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88 看她穿著他買的衣服,心情就覺得好  
   
288 看她穿著他買的衣服,心情就覺得好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之前與宴霖聊天時,原本想直接問他的,又擔心這個問題讓他又想起沈煙,畢竟他才剛剛知道真相.

宴霖對沈煙的愛是無人可比的,就算他真的把沈煙的骨灰遷了過來,她也不會說什麼,只是挖墳的事,她得弄清楚那個人的動機.

墓碑上沒有名字,那個人跑來挖墳,想看看里面是什麼?那人知道那是沈煙的墓嗎?

蘇湘擰了擰眉,再問道:"那,墓里面的東西可還在?"

宴孤面色淡漠,眉頭微蹙了下道:"沒有,但是墳墓是打開的."

若是打開再蓋回去,做出不讓人知道的樣子,說不定就是盜墓者所為,可墓地現場的跡象,分明就是想讓人知道,那里被人動過,所以宴孤上來就指責他們動過那個墓地.

蘇湘聽完宴孤的敘述,心里隱隱不安,更覺得這是針對她與傅寒川的.

那個人的意圖,是希望他們得罪了宴家?

蘇湘皺眉思索著,宴孤看了看她,說道:"蘇小姐,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蘇湘回過神來,搖了搖頭對他道:"沒有了,謝謝你."

宴孤沒再說什麼,對她點了下頭以後就轉身離開了,依然是冷漠而疏離,甚至連蘇湘最早見到他時,那種剛硬中帶著的圓滑詭譎也沒有了.

好像刻意與她保持著距離似的.

理論上來說,她認回了宴霖,還有沈老夫人,那麼宴孤便是她的大哥,但是蘇湘從那套衣服上就看出來,宴孤對她並不是那麼歡迎的.

宴孤做事穩重精細,不然不會幫著宴霖經營起來那麼大的家業,還對蘇家複仇成功了.所以,他可以猜到她今晚會住下,幫她置備好換洗的衣物,這在宴家人的眼里是自然而然的,若他沒這麼做,倒反而失了他平日里的精明,顯得刻意.

他為人這麼精細,她又偏瘦小,沒道理看不出她穿S碼,可他又故意的買大了一號,因為不熟悉,所以這個理由完全可以.

蘇湘看了看他高大挺闊的背影,輕輕的歎了口氣,有些事還是先等把眼前的事情都解決了以後再說吧.

回到房間里,蘇湘拎開薄被睡下,想起來剛才她出去時把手機隨便擱床上了,就再爬起來,在被子上一通找,摸到自己的手機再爬回了被子里.

手機的指示燈一閃一閃,蘇湘解開鎖,祁令揚打過電話,有一通未接來電,QQ里也留言了.知道他那個人一向睡得晚,而且今晚上要是不給他回個消息,估計他該一直等著.

酥糖不香:剛才去了沈老夫人那邊,沒有接到你的電話.

消息發過去,一會兒他那邊就回複了過來.

令狐無疆:沈老夫人?

酥糖不香:說來話長.

蘇湘一個字一個字的打上去,祁令揚大概是等不及,直接開了視頻,他的那張臉驟然顯示在手機屏幕上.

蘇湘嚇了一跳:"你嚇死我了."

祁令揚笑了下道:"你打字太慢."

兩人視頻時,蘇湘把宴霖的事情都說了,還有姜花圖被掉包,沈煙墓地被挖的事.

祁令揚聽完後沉默了會兒,說道:"想不到這一天,發生了這麼多事."

他笑起來,溫潤的臉龐在這一笑下看起來特別舒服,他道:"恭喜你,找了這麼久,終于找回了父親.宴霖以後,會對你很好的."

以宴霖那種深情的人來說,知道自己在這世界上還有個女兒,只怕要百倍千倍的要補償她.

蘇湘在蘇明東手里缺失的父愛,在宴霖那里可以不再遺憾了.

蘇湘道:"這麼想想的話,應該是吧."現在安靜下來回想,找到自己的親生父親,總歸會變得不一樣了.

只不過……

蘇湘垂下眼眸,笑容慢慢落下來,祁令揚看她道:"怎麼了?"

蘇湘搖搖頭道:"沒什麼."關于宴孤的事,她覺得在她去問過宴霖以後再考慮比較好.

蘇湘道:"明天我會回酒店,配合警方的調查,希望能找到線索."

祁令揚想了想,建議說道:"我覺得,你在調查這件事的時候,最好把傅家奪權這件事也考慮在內."

蘇湘怔愣了下:"嗯?這跟傅家有什麼關系?"

她一直在猜測那個人做下這兩件事的動機,但是只猜測到,那個人想讓他們得罪了宴家,而且是得罪的透透的.

挖人墳墓,這在任何人看來,但是異樣憤怒的,所以她跟傅寒川一到宴家,幾句話後宴孤就下令要拿人,差點就被抓到警局去了.

祁令揚道:"傅家奪權,已經是透明化的了.傅正康在清除傅正南還有傅寒川留在傅氏的勢力,傅寒川要是想翻盤,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與另一股勢力結盟,傅正康就會有所忌憚,那麼這場奪權,就能夠處在僵持階段,傅寒川再找機會打破這個僵持,從而實現翻盤."

"傅正康防范傅寒川,自然會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傅寒川這段時間又一直在調查宴霖,出入枕園,在傅正康看來,就是他在拉攏宴家."

"以宴家現在在北城的地位,如果能夠拉攏到他的話,對傅寒川是極為有利的.別說宴霖的南星公司,就他那個枕園,都是非常可怕的."

枕園看起來只是一家私家廚,但里面接待的都是大人物,又掌握了無數秘密,要是宴霖肯在中間說幾句話,傅寒川能不穩當嗎?

蘇湘靜靜聽著,這麼一想,確實很有可能,從動機上來看就有理由了.

祁令揚接著又說道:"只是傅正康回來才沒多久,對你的事還沒那麼清楚,他又急著保住自己的地位,貿然就下手了,卻沒想到反而推了你一把,加速完成了這個認親."

蘇湘點點頭道:"是啊,如果不是他找人挖墳惹惱了宴家,我也不會直接就攤牌了."

今天她跟傅寒川一天都在解開謎團,卻因為太入局,反而沒了置身事外的冷靜,祁令揚這麼一分析,她眼前豁然開朗,笑說道:"那好,就按照你的這條線索查下去."

祁令揚看她笑的眼睛發亮,也跟著微微笑了下,蘇湘想到了什麼,笑容倏地落了下來,舔了舔唇瓣道:"那個……那麼傅正南有來找過你嗎?"

傅正南那個人,為了奪權什麼事都能做的,當年他連俞可蘭都不要就跟卓雅結婚了,現在傅家主話人的地位易主,他再要祁令揚為他做事,不是可能是一定!

祁令揚濃眉的眉毛皺了下說道:"是有找過."

蘇湘的心立刻就沉了下去:"你沒答應,是不是?"

不管曾經如何,蘇湘覺得,現在祁令揚留在祁家才是清靜的,傅家太複雜了.但這又是被傅正南拿來想要利用一把的原因所在.祁家在北城的地位,雖然比不上傅家,實力卻不容小覷.

而祁令揚的身份又剛被公開,所有人都知道祁令揚姓祁,卻是傅正南的兒子.若他表示支持傅正南,傅氏的那些人還是要看看風向再做決定.

祁令揚看著她擔憂的臉,抿唇露出一個苦笑說道:"沒有."

傅正南早在傅老爺子的葬禮上,就曾在這件事上動過腦筋,他不是猜不到,只不過那時候他被傅正康攔截了,反而還倒刺了一刀.

祁氏是祁家的,就算他身上流著傅正南的血,但還沒糊塗.

況且,因為身世被公開,他自己在祁氏也受到了不少的質疑,若表示支持傅正南,把祁氏拖入那趟渾水,他就該從祁氏出局了.

最後一個原因……祁令揚看著蘇湘,若他答應傅正南,就等于公開的認親,他與蘇湘,還能在一起嗎?

蘇湘默默點頭,那就好.祁令揚看她臉色露出些疲倦,說道:"很晚了,明天你還要去查案,別太晚睡,下了."

他先下線,蘇湘也跟著將手機放在了床頭櫃上.她拎起薄被蓋在下巴,看著窗外月色.

很累了,可一時半會兒又睡不著.

如果真是像祁令揚所說的與傅家奪權有關的話,那麼她這輩子還真是跟傅家牽扯不清了.

……

北城.

蘇湘不在湘園,珍珠便由祁令揚照看著,等她睡了以後,祁令揚再返回了祁氏大樓繼續工作.

他關了電腦視頻下QQ,屏幕切換到數據頁面繼續辦公.

因為身世公開的事情,他在祁氏的壓力很大,要擺平祁氏那些股東對他的看法,就要為祁氏拿下更多的項目,創造更多的利潤賺更多的錢.

見錢眼開,錢能堵住那些的的嘴.

他盯著數據的眼睛微微一動,察覺到了什麼,抬頭看過去,就見到閔悅真坐在了角落的沙發,茶幾上放著一份外賣.

閔悅真拎起那份外賣轉過頭來晃了下道:"看到你辦公室還亮著燈,就多買一份過來一起吃了."

"我還在想,你什麼時候能發現我呢,要不要發出點聲音嚇你一跳."

祁令揚看她一眼,走到沙發那側坐下.

閔悅真身上還穿著她的黑色小套裙,挽著發髻,鼻梁上還架著一副防輻射眼鏡,一副非常職業化的打扮,她的袖子挽起,看起來還在辦公.

祁令揚打開外賣盒,里面是幾個熱氣騰騰的湯圓,閔悅真已經捧著盒子在那里開吃了.

祁令揚舀起來一個湯團放在唇邊,看了看她說道:"怎麼不去約會,還留在這里加班?"

作為祁氏聘請的高級法律顧問,她需要查看過每一份合同,抓補里面的內容條款,因為這段時間祁氏的合同比較多,就比較忙碌了些.

閔悅真咬破一個豆沙餡的湯團,暗紅色的豆沙從唇角溢出來,像是要吐血,她連忙吸了一口,將湯團里面的豆沙都嘬乾淨了,說道:"還是賺錢要緊吧?"

祁令揚知道閔悅真賺起錢來挺狠的,他道:"但是我這邊只支付聘請費用,可沒有加班費."她是外聘人員,給的是打包價,沒有正式員工待遇,不過給她的律師費真的很高,而閔悅真的專業與認真也對得起這份價格.

閔悅真一口吞下軟糯的湯圓皮,嘴里鼓鼓囔囔,用力咽下去後,她趕緊喝了口湯潤喉,然後回道:"你這邊忙完了,我手上還有很多案子等著處理呢."

她來北城這段時間,事務所在發展起來,她給的價格合適,找她事務所的公司不少,當初跟著她過來的那些律師都覺得沒白來.

不過,事業上是起來了,她的感情問題卻還是一團糟.

閔悅真吃了一個湯圓,沒有了吃第二個的胃口,垂著眼皮撥弄著盒子里剩下的湯圓,神色不怎麼好看,她淡淡道:"分手了."

簡單的三個字,表明她現在處在單身的狀態.

祁令揚聞言抬頭看了她一眼,難怪,看她像是打了雞血似的拼命工作.他沒說什麼,繼續吃著東西.

安靜的氣氛顯得沉悶,閔悅真沒聽到他的聲音,抬頭看他道:"你不說點什麼嗎?"也不問一個為什麼?

祁令揚吃完最後一個湯圓,擦了擦嘴唇道:"感情問題,我不參與意見."

閔悅真扯了扯唇角苦笑,祁令揚的辦公室放了飲水機,也有速溶咖啡,他站起身去沖咖啡,閔悅真低頭捧起外賣盒,舀了一勺團圓,喃喃自語:"我不想再自欺欺人,誤己誤人……"

汩汩的水聲中,祁令揚只聽到有人在說話,但她聲音太小,他聽不清,轉頭看她一眼道:"你在說什麼?"

閔悅真眨了下眼睛,揚了抹笑,她道:"我進來的時候,好像聽見你在跟蘇湘視頻,就沒打擾你."

祁令揚沖調好了咖啡,走回沙發那邊,給了她一杯.

白咖啡,味道偏甜,沒有純咖啡的那種酸澀口感,閔悅真雙手捧著咖啡杯來回轉,她看了看祁令揚的神色,說道:"蘇湘跟傅寒川一起出去,你不擔心嗎?"

祁令揚的視線看過來,閔悅真馬上抬起手擺了下道:"我不是故意要聽你跟蘇湘說什麼,就是剛好聽見了."

隨著祁令揚身世的公開,再加上之前常妍與卓雅夫人兩人做出了的鬧劇,現在關于這三個人的感情事,已然成了別人嘴里的香豔事.閔悅真本就有些了解他們之間的事,又不想因為她打擾了他們的談話,就默默等著了.

祁令揚喝了口咖啡,目光中微微閃爍光芒.

閔悅真對于自己聽到的,也只是有個模模糊糊的概念.她不是很確定的投過去一眼,看著祁令揚道:"蘇湘,真是跟宴家有關?"

"那她,可是皇太女了啊!"

蘇湘以前作為蘇明東的女兒,低微到塵埃,處處被人嫌棄,現在她跟宴家扯上了關系,而且還是最鐵的血緣關系,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

雖說,她靠著自己的本事闖出了一份事業,但是如果她身後有背景,又是不一樣的了.

閔悅真為她高興,以後,她的身後就多了一個靠山,同時她又覺得有些遺憾,如果她早點與宴家認親,能少吃多少苦頭啊.

閔悅真出身平凡,靠自己打拼事業,可對于蘇湘這樣背後頂著蘇家大小姐身份的,反而覺得她吃過的苦比她還苦.

祁令揚唇角微勾了下,說道:"算是吧……"

閔悅真想到了什麼,看了看他道:"這些日子,常看見你陪著蘇湘東奔西跑,我看出來你們在查什麼事.不過這麼大的事,蘇湘卻跟傅寒川一起揭開了,你……"

她仔細斟酌著字句,想他這個時候心里肯定不舒服,該是有很深的危機感了吧?

傅寒川與蘇湘還未離婚,現在傅寒川還陪著她找到了親生父親,這份緊密感是不一樣的.

就好像迷途在荒島上的三個人,兩人一起找出路,隱約有了個方向,然後另一個人突然加入進來,最後是這兩個人找到了那個路口,當然是喜極而泣,欣慰相擁.以後的記憶里,都會留著那個令人激動的結果,與另一個人尋找的過程就顯得黯淡了.

她道:"傅寒川幫著蘇湘找到了宴霖,宴霖對他的印象也會不錯的吧?"對于幫著找回愛女的男人,心里也會多一點感恩之意吧?

祁令揚卻冷笑了下,他道:"不會."

閔悅真看他肯定的神情愣了下,就算不想看到這個結果,也已經是事實了.他這麼否認,也只是在安慰他自己陪跑吧.

可他那神情又顯得非常篤定,于是她好奇道:"為什麼?"

祁令揚翹著唇角,目光中微光流轉,他道:"因為傅家,對蘇湘造成了最大的傷害."

閔悅真恍然大悟,她沒把前些年的事情聯系起來看.而且結合傅氏目前的奪權大戰來看,傅寒川幫著蘇湘認親,反而有了拉攏獻勤的意思.

她看了眼祁令揚,難怪他反而不著急了.

……

第二天,蘇湘還在餐廳陪著沈老夫人吃早飯時,傅寒川人就過來了.

他不空手來,這次帶了一束紅白玫瑰,紅色熱鬧,白色清幽,又有滿天星點綴,搭配在一起很好看.

沈煙的事情該過去了,所以,今天他不准備姜花.

玫瑰花香幽幽的漂浮在空氣中,沈老太太看了他一眼,再看了蘇湘一眼,沉默的繼續喝粥.

蘇湘抓抓耳根頭發,站起來把花接過手,傅寒川看她穿著他買的衣服,心情就覺得好.

貼身的白色連衣裙,裙擺在她的膝蓋以上,又有薄紗垂下來到她的腳踝,既能夠看到她纖細勻稱的小腿,又有種朦朦朧朧的感覺,馬來西亞的大太陽也曬不黑她.

而且她適合穿白色的衣服,她唇紅齒白,頭發烏黑,白色襯托她乾淨的氣質.

傅寒川想,他挑衣服的眼光一直都不錯,一眼就知道她適合這件裙子.

蘇湘去把花插到花瓶時,傅寒川湊在她身邊,看她往玻璃瓶里面裝水,他問道:"昨天睡的好嗎?"

他還特意的看了一眼她的眼皮底下,沒有黑眼圈,看起來在陌生環境里,她也能睡得很香.

蘇湘拆了花束外面的包裝,將花插入進去,看了他一眼道:"我懷疑,那個掉包畫,並且挖墳的人,是希望我們得罪了宴家."

傅寒川唔了一聲,很明顯就是這樣,只是結果與那個人設想的相反了.他們不止沒有得罪宴家,反而關系還更緊密了.確切的說,是蘇湘與宴家更緊密了,他麼就呵呵了.

他等蘇湘她繼續說下去:"還有呢?"她挑了這里沒人的地方說話,應該還有別的沒說吧.

蘇湘看了眼外面的大客廳,沈老太太還在繼續吃早飯,宴霖父子也過去了.

蘇湘收回視線,把花束擺出一個比較好看的視覺感,傅寒川上手幫忙,卻是越幫越忙,總是在那有意無意的碰蘇湘的手指.

蘇湘啪的一下打了他的手背,瞪他一眼,說道:"昨天我跟祁令揚視頻時分析了這件事……"

她話還沒有說完,傅寒川的臉就拉長了,壓低的聲音嘶嘶的,恨不得咬她:"你需要每晚都跟他視頻嗎?"在酒店的頭天晚上,她雖然關了電腦,但他看一眼就知道她跟他肯定通話過了.

蘇湘淡淡睨他一眼道:"我跟他視頻有什麼好奇怪的.而且,如果不是有他幫忙分析,我還沒那麼快找到頭緒."她跟祁令揚從認識開始,就是網友加合作伙伴,現在又有別的關系在,跟他視頻怎麼了?

傅寒川捏捏手指,再用力的握了下,又不能掐這個女人,他掐了一朵玫瑰不情願的問道:"然後呢,你跟他分析出什麼結果來了?"

蘇湘轉過身,正對著他嚴肅道:"跟你有關."

傅寒川一下子就怒了,手指一握,玫瑰在他手里捏成一團,他道:"你跟他分析了一晚上,得出的結論是我挖墳偷畫!你是不是……"

他還在懷疑祁令揚,他倒是反過來懷疑他了!

傅寒川氣得想掐死這個女人,對祁令揚深信不疑,對他卻一臉嚴肅的懷疑起來了.

面對男人氣得黑透了的臉,蘇湘沉了口氣道:"我說的是,這件事可能跟你們傅家有關.如果我們按照這個方向查下去的話,說不定能夠有收獲."

目前來看,這個可能大過一切,如果不對,大不了再反過頭來找.

聞言,傅寒川冷靜下來,他冷冷道:"根據呢?"

上篇:287 以為她在害羞     下篇:289 一朵花就被他這麼糟蹋了,真是手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