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90 那個小女人也沒怎麼漂亮  
   
290 那個小女人也沒怎麼漂亮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張了張嘴巴,他好像認識這個經理?

宴孤仿佛知道她在想什麼,淡淡說道:"方經理是馬來女婿,他的妻子是酒店創始人的女兒,他現在是二把手."

原來如此.

蘇湘點了下頭,宴孤看向那經理再問道:"前天的事情,為何你到了今天才發現不見,報了警?"

南星公司的影響力,別說在吉隆坡,在整個馬來都是數一數二的華人公司.酒店經理對宴孤很給面子,無奈道:"我在與那客戶交談完畢後,緊接著又去了檳城酒店視察,直到今天才回來."

酒店有副經理處理事務,又有他老丈人在,他就安心在那邊處理事情了,誰能想到他自己也被偷了.

其實蘇湘也清楚,就算這個經理沒有去檳城,他也不一定能夠發現自己的畫被偷了.

那方經理喜歡收集名畫,也不過是買來當投資的.既然是當成投資品,就不會時常去惦記著,買來也就擱在那兒了.

既然事情捋清楚了,跟酒店的糾紛就到此為止了.她心里舒了口氣,同時看了一眼宴孤,看來他不是只陪著她來走個過場的.又或者,剛才她表現出的,對葉承的畫的維護,讓他願意開口?

接下來的時間,警方從那方經理處拿到了約他出去的那個人的電話號碼,他們告知方經理,一會兒還要去他的辦公室收集證據,再等案子結束後,就會把這幅畫還給他,那方經理也便答應了.

蘇湘一行人在一邊等待著,等警方與方經理交涉完畢,再去酒店再次取證.

當然,警方也沒能從監控中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現在的盜賊都精明的很,更何況是在保安嚴密的大酒店下手,就連方經理給的那個號碼,查下來都變成空號了.

從酒店出來,已經是午後兩點多,蘇湘精神懨懨的,已經分不清是餓的還是氣的.

傅寒川看了看時間道:"去吃飯吧,上哪兒吃?"

宴孤腳步停了下,看了他們一眼說道:"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他點了下頭,轉身上車,干脆利落,又表現的冷冷淡淡.

車子揚塵離開,蘇湘看著車屁股,聳了下肩膀道:"隨便吧."

出了這種麻煩事,她沒什麼心情吃飯,也沒了到處觀光的興致.這個時間點,並不是用餐時間,兩人找了家茶餐廳要了下午茶套餐.

蘇湘拎著一根雞翅,盯著面前的茉莉花茶發呆,傅寒川看她沒動靜,說道:"怎麼了,這茶水有毒?"

蘇湘意興闌珊的瞥了他一眼,咬了最後一口雞翅,順勢吮了下手指頭,拿紙巾擦了擦.她道:"我在想,如果是傅正康做的話,他的身邊誰能想出這麼周密的計劃."

蘇湘查宴霖,沒有大張旗鼓,知道內情的人更是很少,傅正康那邊因為不清楚狀況才弄巧成拙,反而推了她一把.

但是設計出這麼周密的計劃,卻是非常有心思的.

蘇湘臉上露出冷笑,她剛才雖說了一句問句,但是口氣是篤定的.

依附著傅正康的,與他有著共同利益的,除了陸薇琪還能有誰.若是傅正康倒台了,她那個傅夫人也就沒指望了.

傅寒川喝著咖啡,眸光微閃,慢悠悠的說道:"倒是可以從陸薇琪那方著手……"

蘇湘看他,說道:"你是說,可以從陸薇琪那邊反過來調查,找到她安排在馬來這邊的人?"

傅寒川的意思,是用反推法.既然那人將證據湮滅,就要從源頭上來查.只要這件事是陸薇琪指使的,那就可以找到她在這邊安排下的人.

蘇湘想了想,說道:"陸薇琪給我們設下連環套,她已經得手了,還會留著那個人在這里給我們查嗎?"

傅寒川輕笑了下道:"你別忘了,在他們眼里,我來馬來西亞的目的是什麼?"

蘇湘道:"拉攏宴霖."

傅寒川點頭,分析道:"你想,傅正康緊張我來馬來西亞,就會一直的盯著我在這邊有什麼收獲.他們挖坑給我跳就是希望我得罪宴霖無法聯盟,挖墳偷畫,已經按照他們設定的發生了,但是結果如何,他們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怎麼好放心?"

蘇湘眼眸微微轉動,往酒店的方向看了眼,說道:"也就是說,很有可能,那個人還在酒店,或者是酒店附近,還在盯著."

傅寒川道:"沒錯."他的身體往後靠入椅背,手臂舒展開搭在扶手上,他道,"剛才我們與宴霖一起在酒店出現過,如果那人看到了的話,你猜會怎麼報告回去?"

"那肯定是實話實說,等著她撤退的指示啊."對方拿錢辦事,陸薇琪肯定也不敢暴露自己.

傅寒川微勾了下唇角道:"未必."

蘇湘投來疑惑的目光,傅寒川解釋道:"他們把證據消滅的乾淨,一時半會兒警方是查不到的.你試著站在陸薇琪的角度想,我是來拉攏宴霖的,又被懷疑挖墳偷畫,那我勢必要證明自己的清白.我們與宴霖還有警方一起到了酒店查案,就證明了這一點."

"但是時間一長,宴霖肯定會沒有耐心,對我非常反感,也就跟得罪了他沒什麼兩樣了."

蘇湘琢磨了下,他說的有道理,點了點頭.

傅寒川看她一眼,斟酌了下,蹙著眉毛低垂眉眼,身體豎起來,拎著銀勺慢慢攪動咖啡,慢吞吞的道:"說起來……其實前幾天,在畫廊我見過陸薇琪.也許,她看到了我買的畫,以為是我買來送給宴霖,作為拉攏他的禮物."

雖然她走在他前面,但是按照她的性格,說不定還會回去打探一番.

蘇湘看他一眼,微微蹙眉,他買的四季圖尺寸與姜花圖不一樣.

她看著傅寒川忽然諷笑了下,拿起花茶抿了一口.

傅寒川對她的那個笑不滿,冷著臉道:"你笑什麼?"

蘇湘道:"陸薇琪知道你買了畫,又可以誣陷我偷畫,一箭雙雕啊."

若是站在陸薇琪的角度想,傅寒川因為她要求卓雅夫人公開道歉,從而引發了一系列的事情,丟了傅氏掌權人的身份,所以才硬要拖她下水.

若陸薇琪認為,那畫是獻給宴霖的禮物,那麼畫被掉包就有她的另一層用意了.

四季圖有四幅,此番他們來馬來只送了一幅,畫不全就沒意思了.傅寒川為了拉攏宴霖,可以釣他胃口,一旦他點頭,其余的三幅畫全部送上.

只不過,畫是她拿在手上的,畫被掉包了,就變成是她干的了.她成了貪圖那一點小利的人?

這一招實在不怎麼高明,充其量就是做點小報複給她心里添堵.

蘇湘冷聲道:"陸薇琪果然還是打算要報複我呀."

當年她把她弄到牢里去了,那一戰,陸薇琪敗得一無所有,想報複回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傅正康將她的那團報複的小火星苗子煽旺了.

她看著傅寒川道:"把卓雅夫人與常妍所做之事都捅出去的,也是他們做的吧?"

在那一場輿論風暴里,遠在國外的傅正康卻成了最後的贏家,陸薇琪也沾了光.相信在她的設計意圖里,是要她與傅寒川反目的,可偏偏傅寒川之後又弄了新聞發布會,這對她來說肯定是很不甘心的,一計不成就再來一計.

只是她想不明白,他們是怎麼知道那麼多的內情的.

傅寒川看她一眼,這件事他才查到一點眉目,本打算證據確鑿了再與她細說,現在她自個兒猜出來了,也就不瞞著她了.他道:"可以這麼說."

蘇湘捏住了手指,目光中透著怒意,回去再找她清算!

"不過,她不可能知道的這麼清楚,是誰告訴她的?"

傅寒川道:"還沒查到."

蘇湘抿著嘴唇不再說話,一提到陸薇琪,她心里就有火,端起微涼的茶水喝了一大口.

傅寒川擱下了銀勺,拎起咖啡喝了一口,從邊沿上方看她道:"還要住在宴家嗎?"

這會兒天空還是陽光熱烈,光芒投射進來,半個餐廳都籠罩在陽光中.

蘇湘道:"如果我繼續住在宴家,在某些人眼里,是不是可以看成我被當成了人質?"

如果對方知道她住在宴家,又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的話,就會這麼猜想.

傅寒川的本意是希望蘇湘今晚能夠回到酒店的,宴霖對他有敵意,他心里也郁悶著.

……

北城的某別墅內.

陸薇琪一手握著手機,一手托著肚子,在落地窗前來回走著,臉上露出煩躁的表情.

她道:"馬來西亞的警方辦事效率沒那麼快,想辦法給辦案的人使絆子拖時間,幾天下來,宴家就沉不住氣了."

挖墳那麼大的事,宴家肯定氣得頭頂上冒煙,傅寒川卻反而去追查那幅畫.

也是,挖墳有違道德,但不涉及金額,那畫才是值錢的東西.傅寒川沒辦法找到挖墳的人,就從畫上下手.

但他肯定拉攏不成宴家的.

進入四月的天氣,窗外陽光明媚,一場春雨下來,鮮花遍地盛開,花園中間一簇牡丹開得豔麗,花瓣層層疊疊,大氣雍容,壓住周圍一眾群芳.

陸薇琪瞧著那叢花,唇角微微翹起.

傅正康喜歡大朵大朵的牡丹,院子里就只種了一叢,去年回來時,專門請花匠培植的.

外面溫度適宜,風吹在身上暖洋洋的.陸薇琪散心,散步到花園里來了.她撫摸了下柔嫩的花瓣,越看越喜歡,以前她怎麼會喜歡郁金香呢?

傅正康從外面走進來,看到陸薇琪在賞花,走過去道:"心情這麼好?"

陸薇琪笑著道:"今天天氣好,心情就好."

陽光打在她的臉上,皮膚透白,眼睛明亮,人比花還嬌.

傅正康撫摸了下她精致的臉,這女人就是漂亮.就算沒有濃妝豔抹,這皮膚看起來透透的,水潤滑嫩,像是剝了殼子的雞蛋.

他脫下外套遞給下人,然後抱著陸薇琪在椅子上坐下,在她滑膩的脖頸間嗅著香味,手指在她的衣服底下鑽進去說道:"你也有三十了吧,這皮膚怎麼比小姑娘還嫩,愛不釋手了."

陸薇琪心里聽著不高興,年齡對任何一個女人來說都是禁忌.她在牢里過了兩年多,沒有任何保養,吃不好睡不好,心情抑郁,皮膚一下子就暗沉了下來,頭發枯黃,看起來比三十多歲的女人還老.

好在她之後拼命的保養,每周一次美容院,每天一次的牛奶浴一直堅持到現在,如今,是那些小姑娘比不上她了.但也也不能阻止年齡在往上攀爬.

她抽出傅正康的手,嗔怨道:"以後我生了孩子,這皮膚就壞了,你現在就去找小姑娘先備著吧."

她作勢起身離開,傅正康拉住她的手腕,把她按回腿上道:"現在不是還嫩著麼."他繼續摸著,陸薇琪也沒再矯情了,這男人只要一天沉迷在她的身上,她就還是受寵的.

趁著受寵,生下兒子,得到傅夫人的位置,他以後愛找誰就找誰,反正他現在身邊的女人也沒少.

她不愛他,只是愛他可以給她帶來的利益.

傅正康握住她柔滑的手指把玩,低眉問道:"那邊怎麼樣了?"

陸薇琪道:"宴家氣得不輕呢.那邊來電話說,已經報了案,宴孤陪同去的警局,臉色非常難看.從酒店調查結束後,他們連午飯都沒一起吃.而且,聽說那啞巴留在宴家住了一晚上,應該是作為人質留下的吧."

傅正康對這個回答挺滿意的,捏著女人的下巴笑說道:"這次做的不錯."只要傅寒川無法拉攏宴霖就可以.

陸薇琪拍開他的手,雙臂勾住他的脖子道:"我哪次做的讓你失望了?"

"這次給我什麼獎勵?"她問著話,伸出她的一只纖纖玉手,動了動無名指暗示他.再過幾個月孩子就要生下來了,她可以沒有婚宴,但是領證可以啊.

對現在的陸薇琪來說,再炫目的燈光,再多人的注目,都不如一張結婚證來得實際.

說起來諷刺,以前是她不要別人的求婚,現在是她腆著臉討要結婚.

傅正康看了看她青蔥似的手指,微微挑了下眉梢,從口袋里掏出一只小巧方正的絨布盒,很干脆的說道:"你自己看."

陸薇琪一看到那只紫色盒子目光就亮了起來.這一看就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

她松開手,接過那只絨布盒打開,鑽石璀璨的光芒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頓時感覺呼吸都要停了.很大的一顆鑽,起碼有十克拉.

傅正康捏捏她的臉頰道:"嘴巴都要咧到耳後根去了."他捏起那枚鑽戒往陸薇琪的手指上套,垂下的眼皮里收斂著他的精光.

給她點甜頭,她才會好好給他辦事.

這個女人比起他的上一位妻子,可要聰明有用的多了……

……

吉隆坡,蘇湘在晚些時候又被送回了宴家大宅子.

進去的時候,蘇湘有些不好意思,說酒店那邊有些麻煩,還要再多打擾一陣子,把行李也帶過來了.

對宴霖來說,巴不得她可以一直住下去,只是怕她不願意.

而對于傅寒川,宴霖就沒那麼好的臉色了.他冷冷掃他一眼,沒說留他吃晚飯,傅寒川也識趣,把蘇湘送到以後就回酒店去了.

對此,蘇湘什麼話都沒說.

傅寒川把她拖到傅家爭斗的漩渦,把沈煙也拖了下去,所以她不想為他說什麼.

傅寒川坐在酒店大堂一個人吃晚飯,手里端著一杯紅酒輕輕晃動,他半垂著眼睛在想事情.

今天,蘇湘問起了陸薇琪,讓他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從卓雅夫人與常妍的事情被捅出去開始,到傅正康奪得傅氏大權,這是在陸薇琪的策動下進行的.

她靠著她得來的消息,讓這一場奪權來的迅速而有效.

可是給她消息的人呢?又得到了什麼好處?

那日,陸薇琪分明說,有人自己把秘密送到了她的手上,也就是說,那個神秘人什麼好處也沒拿.

可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好處都不要,就平白給人送消息的.放著好處不拿,還冒著得罪他的風險,就只是他的得罪過的人這麼簡單,還是另有好處?

他傅寒川在商場上得罪過的人不少,但那些人連他手上的商業機密都得不到,更不要說這件隱秘事.

那麼就是後者,另有好處……

傅寒川眯起眼睛,這麼深想下去,他感覺……包括陸薇琪在內,都是那個神秘人的一顆棋子.

那麼,這個人又是什麼意圖?他與父親離開傅氏,對這人有什麼好處?

感覺越來越接近那個答案時,突然一道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索.

"咦,大帥哥,我們又見面了."

那個麥色皮膚的姑娘穿著雛菊花紋的吊帶短裙,戴著一副大大的金色環形耳環,看起來陽光健康,走路時,那副大耳環在她的脖頸下晃動,燈光下閃出細碎光芒.

她拎開傅寒川對面的椅子,不客氣的坐了下來,看了看他面前的牛排,再轉頭四周看了眼道:"那個膚白貌美的小女人呢?"

"你一個人吃飯嗎?"

"你們吵架了?"

她一連問了幾個問題,傅寒川聽著都煩想趕人,那姑娘看出他的不耐煩,馬上道:"失戀了也不要緊啊.其實那個小女人也沒怎麼漂亮,我覺得她不如我好看."

她托著下巴,用漂亮的那一側臉對著他眨了下眼睛:"一個人吃飯很無聊的,我可以陪你呀."

傅寒川淡淡的掃了她一眼,抿了一口紅酒,拎起刀叉切割牛排,男人冷漠道:"我不喜歡跟陌生人一起吃飯,你可以離開了."

姑娘揚了揚眉毛站起來,露出遺憾的表情:"大帥哥,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傷人呢."

傅寒川沒再搭理她,只當與這個姑娘一再的見面,只是一段小插曲,沒想到在不久以後再見她時,才知就是這個主動勾人的小姑娘一早就盯上了他.

日子就這麼過了幾天,蘇湘每天都去一趟警局詢問進展,然後處理公事,有時間就在附近逛逛.當然,她的身邊有沈老夫人或是宴霖陪著,有時候他們沒時間,也有宴家的傭人守在身側.

這在有些人看來,就是被壓做人質的樣子.

瞧她,時時刻刻的被人看著,根本逃不掉.

五天後,她的等待終于等到了結果.警局通知她過去,那個偷畫的小賊抓到了.

這次是宴孤送她去警局的,傅寒川接到電話,直接從酒店過去了.

到了警局辦公室,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姑娘,蘇湘覺得有點眼熟.而傅寒川對于那個麥色皮膚的姑娘就更有熟悉感了.

"你?"他的眉頭隆起,臉色很不好看.原來在他第一次到馬來西亞時,這個女人就盯上她了.

她一再的接近他,打招呼,做出傾心于他的樣子,就是在洗脫她監視的嫌疑.

這確實是一個好招,以至于他從沒往那個方向想過,只是以為遇到了一個花癡女.

傅寒川與蘇湘商量好從陸薇琪那邊著手後,就讓喬深安排了人跟蹤她,陸薇琪沒有想到自己已經被人懷疑了,掉以輕心下被偵探看到了那個電話號碼記下了.

傅寒川把那手機號碼交給警方,讓他們查這個號,于是就找到了這姑娘.

姑娘見到人來,臉上也沒什麼羞澀表情,對著傅寒川笑了下,聳了聳肩膀道:"好可惜,我應該早點撤退的."

"可惜你沒機會了."傅寒川神情冰冷,對著警員道,"還等著做什麼,可以開始審訊了."

對警方來說,他們的任務是完成案子,找回遺失的畫作,但對傅寒川等人來說,遠不止于此.

他們沒有提起訴訟,但是留下了這個女人,她還有更大的用處.

報案時,傅寒川並沒有說這件事涉及到其他方面的爭斗,所以警方便以偷盜罪處理了,只要他們不追究便好商量.

至于那個酒店經理失竊的畫已經還回去,有宴孤去做交涉,那個方經理本就沒有受到什麼損失,便沒有再糾纏不放.

女人把偷了的姜花圖仍舊藏在了酒店房間,她是客人,只要她沒有被列為懷疑對象,畫放在房間就是安全的.當然,在她暴露以後,這幅畫就又被蘇湘拿回去了.

上篇:289 一朵花就被他這麼糟蹋了,真是手欠     下篇:291 蘇湘知道他的用意,心里罵他奸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