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97 為什麼爸爸要叫媽媽喝酒,他又不是那些人脈圈  
   
297 為什麼爸爸要叫媽媽喝酒,他又不是那些人脈圈

g,更新快,無彈窗,!

傅正南一直以來高高在上,貴不可言,他從沒把蘇湘當成是傅家的人,更是把她視作恥辱.

他已經習慣了那種身在高位的傲然,此時對著蘇湘那張淡淡而笑的臉孔時,他的眼角微微的抽搐了下,這一句恭喜讓他嘴里說出來,還真的很難.

人的際遇真的很難說,誰能夠想到,就是這麼個啞巴,一躍成了貴女呢?

但傅正南來說,即便沒了權勢,對著蘇湘的時候還可以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臉孔,他對著任何人都不會失了傲氣,這就是傅家的人.

傅正南淡笑著,對著蘇湘道:"蘇湘,宴老板是個很好的人,你做他的女兒,是大福氣,今後可要多多孝順."

他是長輩,長輩對晚輩的關照,不管處在什麼位置上,讓人孝順總是沒問題的.

宴霖認干女兒,此時也沒人覺得他的話有什麼問題.

但在蘇湘聽來,怎麼感覺傅正南把她當成自己人,依然對她頤指氣使的呢?

不管是否她打心眼里反感傅正南,對他的話有所抵觸,但在場面上,尤其又是這樣的場合下,蘇湘不會翻臉,更不會主動挑事,她唇角彎起,眉眼清朗,她道:"謝謝大傅先生賞臉."

方才,宴霖帶著她一路給那些大人物敬酒,既是感謝,也是給她結交人脈,她說了一路感謝賞臉的話,對著傅正南也不會有什麼別的話說.

她一點頭,對傅正南就算是過去了,眾看客心里對蘇湘則是又看高了幾分.

蘇家的風評不好,再加上蘇湘一直被人抹黑,不了解她的人,對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會來事會耍手段"這個層面上,哪怕她多次在公眾場合出現過,又有愛心大使這個稱號,別人還是覺得她肯定用了什麼手段.

而今近距離觀察,對著這個小女人則是越看越順眼了.

難怪宴霖這樣的人,也要收她做干女兒,有氣度知禮數,不卑不亢不諂媚,是個上得了台面的女人.

就算是對著昔日惡言相向的婆家,也能保持這樣的淡定自若,笑臉相迎,就這份沉著大氣,很多人都比不上.

常言說,距離產生美,可到了蘇湘這里,反而要倒過來,只有真正認識了她的人,才只是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蘇湘仰頭喝了酒,酒液入喉,冰涼過後是一片灼熱,她手背貼了下面頰.

縱然她手里拿著的酒杯盛不下一兩酒,這一杯杯下來也不少了.

睫毛低垂,她看著有人又往她的酒杯里倒上新酒,一抬頭,又對上了傅寒川的那張臉.

他臉上沒什麼表情,一雙眼似笑非笑盯著她看,看得她心里發毛又打鼓,她看不透他此時心里想著什麼,在這地方,他不會做出什麼事來吧?

傅寒川一直默默的瞧著她,她在台上時,遠看她像是一朵大氣瑰麗的牡丹,此時近瞧,這朵大氣的牡丹又有著小女人的嬌媚,一張粉白臉紅撲撲,泛著紅潤光澤,那一雙水潤的眼,更是波光瀲灩,她連鼻子都微微的透了紅,讓他想到家里那只總拿濕漉漉鼻子來嗅他的大白貓.

蘇湘啞然的看著傅寒川拎著茅台給她倒滿了,酒香四溢.她瑩潤的目光中含了些憤怒,這個人是專門與她作對的嗎?

祁令揚替她擋酒,到了他這里,他反而親自給她倒酒.

傅寒川的唇角一勾,捏著酒杯道:"喜酒喜酒,不喝酒怎麼叫喜?"說罷,他低頭看了一眼傅贏.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關系,在對陣傅正南以後,就看傅寒川與她的好戲了.

前夫來參加前妻的認親宴,一樁奇事,看得也就更加興致勃勃了,更不要說,就在前段日子,傅寒川還在那麼多媒體前面說了告白的話.

這是明擺著是要追回前妻嘛.

這群人精,一向會審時度勢,參照傅家現在的光景,難免想到此時傅寒川要追會前妻,是否有拉攏宴家的意思.可這會兒,他又親自給人家倒酒,一點沒憐香惜玉的意思.

他到底要干嘛?

傅寒川手里捏著酒杯,笑吟吟的看著蘇湘,他說的場面話蘇湘是推脫不得的.

不喝酒怎麼叫喜,意思就是,她若不喝下這杯酒,就不喜了.

挑了吉日選了吉時公布的消息,有福氣有喜氣,有希望平安福順的意思,不喝酒,就是往外堆福順.

蘇湘瞧著他英俊的臉,只覺他可惡透頂,她都快喝吐了,但她還是只能咽下這杯酒.

傅寒川看她喝,自己也一飲而盡,但那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像是看下酒菜似的,眼看著她臉上的紅潤更深了一些,他唇角的笑意更深幾分.

傅贏一點也不稀奇傅寒川喝酒,但他幾乎沒看過蘇湘喝酒,眼睛發亮,就覺得她好厲害.

他經常被卓雅夫人帶著去不同場合,見過不少世面,也偷偷喝過酒,他知道喝酒能夠打開人脈圈.但酒的味道不怎麼好,比他吃過的藥還難吃,辣嘴巴,她竟然一口就喝沒了.

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爸爸要叫媽媽喝酒,他又不是那些人脈圈.

傅贏今天明顯是打扮過的,穿著筆挺的小西服,脖子間打著紅色蝴蝶領結,頭發也上了發油,一絲不亂,是個非常帥氣可愛的小正太.

他往傅寒川身邊一站,儼然傅寒川的縮小版.但他比他爸嘴甜,小家伙道:"媽媽,你今天好漂亮啊."

兒子誇她漂亮,蘇湘聽了心里很受用,眼睛笑的像彎月.傅寒川眼底劃過一抹狡笑,呵,祁家不是在擺身份嗎?還有什麼比傅贏的這句話更加硬氣的呢?

祁令揚坐在紅毯的另一端,看著這一端的熱鬧.可他今天是客人,不能陪在蘇湘身邊,傅寒川的話,那孩子軟糯清脆的話,隨著風吹過來.

他的手指捏緊了酒杯,一張溫潤的臉依然平靜如秋湖,在這樣的場合,他什麼表情也不能有,不能怒不能醋,因為旁人一只眼睛盯著那邊,另一只眼睛在盯著他這邊.

小男孩一聲媽媽而已,他本就是蘇湘的孩子,傅寒川在這時候耍心眼,在宴家人的眼里未必就是好事.

以傅家以前對蘇湘不承認的做派,此時就有上趕著拉親近的嫌疑了.

他捏起酒杯,徐徐喝酒,眉眼間還含著笑意,繼續不動聲色.

這邊,傅寒川接著傅贏的話說道:"你媽媽不是今天才漂亮,她一直都很漂亮."

蘇湘本就因為喝了那麼多的酒身上發熱,他話一出口,跟覺得從頭燒到了腳,耳朵脖子全紅了.

她一身紅裙,現在感覺自己像是個大紅人,真正的大紅人.

他怎麼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這話呢?

可,他說她漂亮,好像還是第一次.

蘇湘喝多了,腦子昏沉沉的感覺,她記不清他是不是第一次說,但被人誇長得漂亮,而且是他當著這麼多人說,是個女人都會覺得高興.

剛才好多人都誇她漂亮大方,她聽得心里就很高興舒服,誰都喜歡被人誇贊.

傅寒川這樣的人物,被很多女人喜歡著,愛慕他的人可以從北城的南端邊界一直排到北端的邊界去.他閱女無數,在他眼里,可以誇作漂亮的,不多的吧?

她是個啞巴,沒有人覺得她漂亮,伴隨著她的,也只有別人的輕視鄙夷,她再堅強自信,啞巴始終是她的缺陷.哪怕她現在可以說話了,她的普通話與別人都是不一樣的.

在傅家三年,她始終沒有抬起過頭,傅家的人不承認她,更不要說在重要場合上誇她一個字,連蘇湘這兩個字都不能夠被人提起.

所以沒有人知道,蘇湘此時心里想的是什麼.

她有種吐氣揚眉的感覺,又羞憤傅寒川當著眾人面對她的調X戲.

旁人聽到傅寒川當眾誇蘇湘漂亮,各自交換著眼神,誰沒看出來,傅家這是跟祁家在較上勁了?

相隔了幾張座位的陸薇琪,一口雪白牙齒都快要咬碎了.

從前,她是別人眼睛里的一道光,她走到哪里,那些人的目光就跟著到哪里.可現在呢,那個啞巴,麻雀似的女人成為了別人眼里的金鳳凰.傅寒川甚至當眾說她漂亮.

傅寒川的嘴里,誇過誰?他的出身,他的優秀帶給了他無上的優越感,站在他身邊,誰都能被他給比下去.

哪怕她陸薇琪,站在他身側的時候都會有自卑感,覺得配不上他,他的光芒太盛了.

陸薇琪與他戀愛的時候,他也曾把目光放在她身上,也曾說幾句哄人的情話,可從她離開了他以後,那目光就再也不屬于她了,更不要說一句肯定的話.

陸薇琪恨得咬牙切齒,不只傅寒川當眾與她調Q情,還因為此時站在她身後的男人.

宴霖與傅正康是差不多的年紀,蘇湘認了宴霖做干女兒,以後都將受到宴家的照拂,而她卻只能做傅正康的情人,陸薇琪心里又恨又苦,只這幾分鍾里,酸苦麻辣什麼滋味都嘗過了,沒有一點甜.

一想到是她陰差陽錯的幫了那個啞巴,她就氣得要吐血,眼睛里就快噴出火來了.

可她這個時候,什麼都不能做.

她現在是傅正康的女人,她失態,失了顏面的人是傅正康,她以後還想不想當薇琪夫人了?

此時,宴霖在與傅正康寒暄,互相道喜,宴霖認了個女兒,傅正康的這位女朋友懷孕這麼明顯,自然也是要說句喜話.

宴霖與傅正康接觸不多,說話不生分也不特別親近,但是對這陸薇琪是絕對沒什麼好感的.

三年多以前,就是這個女人陷害了蘇湘,讓她被傅家趕出去,這筆賬且慢慢算.

陸薇琪不經意的碰觸到宴霖目光時,心里忽然抖了下,待她在仔細看過去時,那人已經是儒雅和順的一張臉孔了.

陸薇琪是個聰明人,她知道剛才那一瞬陰冷的目光不是她的錯覺.

她立即就想明白了.宴霖這樣身份的人,要認下一個干女兒不只是投緣那麼簡單的.他肯定會先把蘇湘的身份背景調查清楚,也就知道了她與蘇湘的恩怨.

她跟蘇湘的關系是非常惡劣的,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所以他又怎麼會看好她?

再者,是她指使邢思挖了宴家的墳地,不管她有沒有承認,蘇湘肯定是告訴了他的.

天曉得,她只是挖了個坑給蘇湘跟傅寒川跳,現在卻是把自己坑的要活埋了!

陸薇琪很快的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她看了眼傅正康,掌心底下已經微微冒出冷汗.

傅正康忌憚傅寒川與宴霖結盟,可若因她的關系,宴霖再恨上了傅正康,有意與他作對的話,傅正康會不會為了不得罪他,就不要她了呢?

她幫著他把傅正南傅寒川都趕下了台,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她的可利用價值已經差不多了.

她還有個孩子……陸薇琪下意識的摸了摸肚子,這孩子才四個多月大,才只有一個胎形,對傅正康那樣冷酷的人來說,孩子又怎樣?

他有權有勢,這樣的男人,即便年齡大了些,也多的是女人貼上去,那些小明星小網,只要鑽到了空子就會往他床上躺,只要他想,他想生多少就有多少.

而她坐過牢,早就不是以前風光的天鵝公主了,她與傅正康最大的聯系,還是因為利益.

她還想到,她坐在這里時,傅正康就沒怎麼對人介紹她,那些人也不怎麼與她說話.若他承認了她的話,又怎麼會不對人介紹她呢?

陸薇琪心里越想越亂,越想越怕,沸騰起來的心慢慢涼卻.

陳晨一直瞪著被人簇擁著的蘇湘,她從來沒有看得上這個女人,只當她運氣好,麻雀飛上了枝頭,心里暗暗咒她,一個沒家世背景的啞巴,天曉得能夠得意多久,跟宴家結交的人非富即貴,她蘇湘算是老幾.

可心里也嫉妒著她的好運氣,憑什麼好事都落到她頭上去了.

那一身紅裙刺得陳晨眼睛生疼,干脆抽回了目光低頭喝酒,反正她這個小角色是不會有人過來敬酒的,陸薇琪沒動靜,她也沒敢貿然出去給別人敬酒.

她本來的打算,就是趁著陸薇琪與傅正康出去與人敬酒的時候,她跟著一起過去順帶混個眼熟而已.

陳晨一側頭,看到陸薇琪發白的臉色,以為她身體不舒服,馬上問道:"薇琪,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這時候,蘇湘倒是主動的給陸薇琪敬酒來了.

她的目光看過來,走到陸薇琪跟前道:"陸小姐,你來喝我的酒,非常感謝."她抬頭看了一眼身形強壯高大的傅正康,微微笑說道,"聽說傅先生與陸小姐好事將近,我先討杯喜酒喝."

前幾天,蘇湘去見過陸薇琪,與她對峙,那時候她是說過要放過她一馬,但只是吉隆坡的事情而已,別的,她可沒說.

她現在是宴霖的干女兒,這麼多大人物在,她讓陸薇琪下不了台,別人也都會看在眼里.陸家靠著傅正康的關系在周轉,但從今以後,就還要再考慮一下宴家了.

另外,傅正康這種盯著利益權勢的人,蘇湘估摸著,他對陸薇琪也就利用的成分在.

他那樣的人,會娶一個坐過牢的女人做夫人?這個答案,懸.

蘇湘去與陸薇琪對峙的時候,陸薇琪為了凸顯自己的優越,尤其提到了自己就將是傅夫人的身份,還特意的炫耀了一下她的大鑽戒,蘇湘此時特意挑了這句話來說,目光往她的手指上掃了一眼.

陸薇琪經過方才一番心理活動,已經是心有戚戚,此時蘇湘一挑話,心虛之時下意識的縮了下手指.

那枚大鑽戒,她今日也特意的戴在了手上.

傅正康是個精明人,不然也不會走到現在這個位置.他知道蘇湘跟陸薇琪有很大的過節,之前他還特意的煽了一把火,讓陸薇琪加深對蘇湘的恨意,當時目的是為了方便達到自己的目的,但任何事都有兩面性,現在這把火就快要燒到了他的身上.

傅正康不能拉攏宴霖,但也絕不想跟宴家過不去.

男人垂著的眼皮底下,目光微微滑動,他笑說道:"蘇小姐想討杯喜酒,我當然要給面子.蘇小姐聰明,我近日確有好事.下個月我辦壽宴,還沒來得及通知,這第一個邀請的客人就是蘇小姐了,請務必與宴老板賞光前來."

一樁好事在男人嘴里換了別的意思,婚宴變壽宴,也就等于否認了與陸薇琪所謂的好事將近,否認了她的身份,當眾的打了她的臉面,當下陸薇琪一張臉又紅又白,眼睛里湧上了淚水,紅了的眼憤憤的瞪著蘇湘.

可她陸薇琪此時所有的光環都來自于那個男人,她毫無抵抗的力量,即便受了委屈羞辱,也只能咬碎了牙齒往肚子里吞.

陳晨還指望著陸薇琪當上傅夫人,讓她的位置更加牢靠.若她做不了傅夫人,那她陳家還有什麼希望?

蘇湘打碎了陸薇琪的夢,也就等于打碎了她的夢!

陳晨一直是個急躁脾氣,她忍不了這口氣,一口氣悶了那口酒,突的跳了出來.她對著蘇湘冷聲諷刺道:"蘇湘,你在這里裝什麼高雅?"

"認個干爹就了不起了嗎?你憑什麼看不起薇琪,你跟她不也一樣?"

什麼干爹干女兒,不過就是辦場宴會遮掩不正當關系.

說實在的,別的男人想包養女人,嘴上叫干爹干女兒,一場歡A愛游戲,但沒有人辦這種隆重宴席的,政界商界,有名望的文藝界人士,就連莫家都來了,那種關系,誰能夠這麼光明正大?

這種隆重場合,有眼睛沒眼睛的都能夠看出來,宴家父子是真看重這個姑娘,真感激她的幫忙,宴霖看蘇湘的目光,慈祥的就是老父親看女兒的眼神,宴孤言語不多,但也表示出了對這個妹妹的維護.

所以說,這說話嗆人的姑娘,不只是不長眼睛,還沒腦子,一句話把氣氛全毀,也就等于毀了她與她全家的將來.

陸薇琪是傅正康的情人,在場的人都清楚,不過是給傅正康面子,看破不說破.陳晨卻把蘇湘比作了陸薇琪那樣的角色,在場的人都無語搖頭.

這種女孩,就是上不了場面的.

陳家以前風光過,有人認出她,說她是陳某某的女兒,直接議論她沒教養,氣得陳晨面紅耳赤.

宴霖今日一直是好心情,沒擺過難看臉色,陳晨說了不客氣的話,他也沒表現出特別難看的臉,只問道:"這小姑娘是誰家的孩子?"

陸薇琪心髒都快跳出來了,宴霖一問話,她只能硬著頭皮道:"宴老板,她是我的朋友.不好意思,她喝醉了說胡話呢,宴老板蘇小姐請不要介意,真的很抱歉……."

人是陸薇琪帶進來的,她不能裝作不認識她,頭低的不能再低了.她也沒有想到,陳晨會這麼沉不住氣.

陸薇琪以前就有八面玲瓏的手腕,這個時候也使出了她的全部能耐,可陳晨的話說的太直白了,她想挽救都難,除了道歉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她心里懊悔的要死,恨不得鑽桌子底下去.

陸薇琪這次過來,本來就是想找機會露面,告訴這些權貴們,她是傅家的夫人了,但這會兒後悔無比,她不該來的,更不該把陳晨也帶過來.

宴霖表示出他的大度,一揮手道:"哦,繼續吃喝,別掃了興致."

他沒再說什麼,輕輕淡淡的一句話就過去了,接著下一桌.

這就是場面人,對于別人鬧事,也能在鎮定自若中圓了場子,但所有人知道,不管是這個沒腦子的陳晨,還是陸薇琪,好日子是結束了.

陳晨的這番話,想打蘇湘的臉,卻也打了傅正康的臉,傅正康當即臉色就沉了下來,繃緊了牙關,他只是按捺著不發,陰冷的目光一掃陸薇琪,胸口用力的起伏著,被她們給氣得.

這下,宴家是徹底的得罪了.

陸薇琪被傅正康的目光嚇的心髒停掉了一拍,身體微微的顫抖了起來.從他冷厲的目光中,她知道她一直在害怕的事情,就要發生了.

蘇湘隨在宴霖身後去下一桌,腦袋微微偏側,眼角余光掃了下陸薇琪,唇角微勾.

還真好解決.

上篇:296 風水輪流轉     下篇:298 典型的得了便宜就偷著樂的人 七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