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16 傅寒川竟然痛快答應了  
   
316 傅寒川竟然痛快答應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寒川的手指握了下,他停頓了下,薄唇逸出一個字:"好."

蘇湘一愣,沒想到他這次竟然這麼痛快.

她看了一眼他的表情,但是什麼都看不出來,他很平靜的接受了她的要求.

他這樣的痛快,倒讓蘇湘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她本來准備了一肚子話要他答應離婚,現在都不需要了.

蘇湘沒想到傅寒川答應的這麼快,離婚協議都沒准備,于是她道:"好,你答應了,就不要再反複.我會准備一份離婚協議給你,簽字那天就去民政局."

她頓了下,最後道:"你親自來."

傅寒川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好."他的表情依然沒什麼異色,平靜,眼底沒有一絲波瀾.

這樣的男人,反讓蘇湘覺得他奇怪了.可眼下,她實在不想再與他有任何關系,哪怕現在看到他,都會讓她覺得很難受.

她會想起那一段艱難日子,想起他不顧她的意願,在她身上動手術.

蘇湘站了起來,拿起拎包,她對著傅寒川道:"我會再給你電話."說完她便出去了.

傅寒川拿著銀叉,慢慢的卷著面,目光也直直的落在面前的餐盤,沒有看向她的身影.

等到關門聲響起,他便將叉子擱在了桌上,深深的吸了口氣.

胸口是窒悶的疼.

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她歸來,他就用一張結婚證鎖住了她.他把她當成了一只風箏,只要線還在他的手里,不管她飛多遠,她都還是他的.

他遲早還能讓她再愛上他,心甘情願的回來.

可鎖住了人,鎖不住她的心,又有何有?

從接到她的電話時,他就知道,她一定會提出這個要求.他答應的這樣痛快,是因為他不可能再堅持自己的立場.

而且,她早就辦理了分居離婚,滿兩年他們依然會成為陌路人.拖著不離,只是加深了她對他的怨念.

現在離婚,也只是加速結束這場名存實亡的婚姻罷了.

若他答應離婚,能讓她好受一點,能為那個錯誤彌補一點點,能在她心中留下一點點的好印象,倒也可以了.

他獨自一個人坐了會兒,再拿起那一把銀叉吃了一口意面.已經冷了,凝固的油脂吃在嘴里口感並不好.

他的目光落在蘇湘吃過的那一盤貝殼面上,凝固的油脂將面團凍住了,他吃了一勺,口感一樣的難吃.

傅寒川平靜的拿起一張紙巾擦了擦唇角,將紙巾捏了一團……

……

蘇走出電影院,悶熱的空氣立即將她包圍,她站在陽光下,投下的倒影只是她一個人.

旁邊有結伴的情侶走進去,一個女人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肩膀,連忙說了聲對不起,蘇湘晃了晃沒動靜,那女人覺得她怪異,又好像在那里見過似的.

她的男伴問她:"怎麼了?"

女人道:"我好像在哪兒見過她."

男人也看了過來.

蘇湘這時已經抬腳離開.她開車去了閔悅真的律師事務所,要她起草一份離婚協議.

閔悅真不知道蘇湘跟傅寒川之間發生了什麼,聞言怔愣了下,覺得不可思議:"傅寒川他答應了?"

那個男人分明堅持不肯離婚,蘇湘才與他啟動了分居離婚的程序,可才過去了大半年,傅寒川就同意了?

蘇湘點了下頭,她不想與別人透露太多,只說道:"你把協議起草給我,什麼時候弄好了就告訴我.至于條件,我會跟傅寒川談."

閔悅真嗯了聲,她看蘇湘的臉色很不好.

傅寒川答應離婚,那就是有什麼事讓兩人的婚姻再也沒了維持下去的必要,而這件事似乎對蘇湘的打擊很大.

等蘇湘離開事務所,閔悅真便給祁令揚打了個電話.

"蘇湘要與傅寒川離婚,她讓我這邊重新起草一份協議,你知道這件事嗎?"

電話那頭,祁令揚微怔了下,他知道蘇湘會與傅寒川離婚,而傅寒川再也沒了底氣強留蘇湘,他會放了蘇湘,只是知道這個消息時,他還是有刹那的怔愣.

他唔了一聲:"知道."

閔悅真微扯了下唇角,說道:"恭喜你."

蘇湘與傅寒川離婚,徹底解除婚姻關系,那她就能與祁令揚結婚了.

那麼多人在期待著他們兩人的婚禮,他也終于就要等到了.

電話結束,閔悅真轉過椅子,瞧著窗外的陽光,刺眼的光芒令她微微的眯起眼,她的唇瓣帶著一絲微苦的笑.

她也終于可以結束這漫長的暗戀了.

另一邊,祁令揚看了眼已經黑下來的屏幕,坐在座椅上沉默了好一會兒.

他沒有給蘇湘打電話,他想,這個時候她更願意獨自尋找安靜.

他只要等著她回來便好.

……

蘇湘漫無目的的開著車逛了很久.

風從窗口吹進來,空氣不再那麼悶熱難受,好像把她的心也放飛了出去.

可她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快樂,她很難受,說不出的委屈.

她以為自己不會再流淚的,可此時,她的眼睛已經開始模糊.

她知道,那不是風沙迷了眼睛,她就是想哭而已.

車子停了下來,她趴在方向盤上哭了個痛快,副座駕的手機一直響她也不管.

後來,她去了國際小學.

學校放學,傅贏雙手抄在口袋里,酷酷的走出校門口,他的旁邊跟著兩個與他差不多高的小男孩.

他們學校的校服很好看,深藍色的小西裝系,衣服邊沿有一條白色貼邊,胸口是學校的徽章.

小男孩們穿這樣的校服很精神,而傅贏的顏值尤為突出.

幾個小女生圍著他們.

"傅贏,這個周末我生日,你准備送我什麼生日禮物?"

說話的小女生留了一頭長發,編成了一條辮子搭在左側肩膀,發梢用一根帶著紅色絨球的發圈綁住.

現在很少女生編這樣的辮子,會顯得土氣.這個小女生綁了這樣的發辮卻並不顯得土,看上去反而還有些高傲.

她微微的揚著下巴,明亮的鳳眼瞧著傅贏,傅贏卻並不想搭理她.

另外兩個小女生幫腔道:"傅贏,娜娜家很大的,像個城堡一樣.而且娜娜的媽媽給她買了一件公主裙,可漂亮了,你周末可一定要來看."

這個叫娜娜的小女生是他們年紀里最漂亮的女生,只是她太高傲了,只有她看得上的人,她才會跟人家說話.

另外兩個小男生捂著嘴巴偷笑,其中一個捅了捅傅贏的胳膊笑道:"傅贏,你那天要去嗎?"

傅贏瞧了他們兩人一眼,說道:"我又不認識她."

說完他就兀自往前走了,完全不理會那個臉僵住了的小女生.

他們只是一個年級,又不是同班,他干嘛要去參加別人的生日會,真的是莫名其妙的.

那兩個小男孩終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完全不管後面已經漲紅了小臉的小女生.

那小女生性子很倔強,她沒哭,追了上來攔著他們.她一個凌厲的眼神看向另外兩個男孩,那兩男孩便不笑了.

小女生看向傅贏,一臉生氣道:"傅贏,你知不知道,你很不紳士!"

傅贏蹙了蹙眉毛,他不覺得拒絕了一個女生的生日邀請就是不夠紳士.她不也經常拒絕別人對她的好意?

小女生又道:"我看見過你跟一小的一個丑丫頭在一塊兒玩."

一小就是市立第一小學,傅贏以前就讀的學校.她的意思就是,一個學校的都不能一起玩,那他怎麼跟別的學校的一起玩了呢?

傅贏的小眉毛擰得更緊了一些,臉上顯出了不耐煩.他道:"那是我以前的同學,她是班長,是我的好朋友."

這句話,好像只有班長才能做他的好朋友似的.

小女生長得雖然漂亮,但是她的成績不大好.國際小學入學考試很嚴格,她是她爸爸捐助了一棟實驗樓才入學的.

傅贏一句話,戳破了小女生的驕傲,她面紅耳赤,生氣道:"你好討厭,以後我的生日會都不會邀請你!你求我我也不要你來!"

說罷她便跑開了,另外兩個小女生急忙趕上了她,回頭狠狠的瞪了傅贏一眼.

傅贏聳了聳肩膀,雖然他也是他爸爸花了錢送進來的,可他的成績在年級前十了呢.

連良是年級第一名,他再用功一點,他也能成第一名.

傅贏不是不夠紳士,他只是護短,他覺得有意思的人,他才會跟他們親近.

傅贏沒覺得自己讓一個漂亮小女生生氣而愧疚,他們三人依舊往大門口走.

蘇湘在遠處看到了那些小孩子們圍在一起說著什麼話,有個小女生好像是帶頭的,很高傲的樣子,然後就被傅贏氣跑了.

蘇湘遠遠的看見傅贏蹙眉的模樣,就好像看到了傅寒川似的.

她眨了下眼,推開車門下車:"傅贏."

傅贏正准備上自家的保姆車,聞言轉頭看了過去.

蘇湘走到那邊,對著接車的吳老師道:"今天我要接走傅贏."

吳老師點點頭,又問:"那小少爺是住在您那兒,還是一會兒送回傅邸?"

蘇湘垂眸看了眼傅贏,說道:"他住我那兒,明天我送他上學."

吳老師又點頭:"那好."

傅贏現在可以自由選擇去湘園,所以吳老師便答應了.

蘇湘牽著傅贏的小手往車子那邊走,傅贏拎了拎肩膀上滑落的書包帶,仰著小腦袋看蘇湘道:"媽媽,你在不開心嗎?"

蘇湘抿了下嘴唇,腳步微緩了下:"是,是吧……"

孩子的心最純淨敏感,他們能夠感知他人的情緒,而她跟傅贏是母子,這種感知就更親近了.

上了車,蘇湘問:"想吃什麼?"

傅贏想了想道:"我想吃你做的飯."

蘇湘看他一眼,小家伙微微笑著,眼尾微彎.

傅贏長得像傅寒川,可是他一笑起來,那微彎的眼睛就像她.

蘇湘摸了摸他的小腦袋,笑了笑道:"那好,我們回家去."

于是傅贏就很得意,他知道她在給他做飯的時候最開心了.每次她都是一邊笑,一邊在那掄鏟子,她還會把菜都擺出漂亮的造型.

她還最喜歡他把飯菜都吃光光.

車子在湘園停下,珍珠聽到哥哥來了,自個兒從屋子里跑出來,張媽追都追不上.

"哥哥--"

在傅贏一次次的糾正下,珍珠已經能夠清晰的叫出哥哥了.

傅贏小臉板正,珍珠就不敢撲上去,小尾巴似的跟在他後面,他就伸出一根小指頭,讓珍珠的小手握著他.

距離里面屋子還有一點距離,蘇湘把傅贏的書包摘下來拎在手里,讓兩個孩子自己玩去.

她將書包放在沙發上.家里一般只准備兩天的菜,早上采買.蘇湘走了一圈廚房,出來的時候問兩個小家伙願不願意跟她一起去菜市場.

兩個小家伙都很高興的說願意去.

他們又上車,蘇湘開車的時候,傅贏跟珍珠坐在後座,珍珠做鬼臉時,傅贏很酷的撇嘴,覺得這就是個小鬼頭.珍珠咿咿呀呀唱兒歌的時候,傅贏就在那唱閃閃的紅星.

蘇湘噙著笑,車上吵吵鬧鬧的,孩子稚嫩的嗓音吵走了她心里的陰霾.

傍晚的菜市場,有不少上班族做明日的采購,有傅贏看著珍珠,蘇湘並不擔心他們會跟丟,但她還是不讓兩個孩子遠離她的視線.

在傅家,傅贏便很少有機會來菜市場,他對這里很好奇.

他吃的每一道菜都是做成了成品才會擺在他的面前,他對蔬菜瓜果的認知還停留在學說話的時候,而幼年時的記憶已經距離他很遠了,現在在他生活里的是學習.

倒是珍珠,她正在認知事物的階段,看到與圖卡上相似的東西,就會在那說那是什麼.

"這個是西紅柿."

"這是個大冬瓜."

她嘰嘰咕咕,蘇湘挑西紅柿的時候,傅贏抽了一根長豆,圍成一個圈套在珍珠的小腦袋上道:"這是緊箍咒."

珍珠愣住,瞅緊了他,然後嘟著小嘴跟蘇湘告狀.她指著腦袋上的長豆:"哥哥壞."

蘇湘把她腦袋上的長豆圈摘下來,笑說道:"那我們就做炒長豆讓哥哥吃,好不好?"

珍珠馬上就笑起來,甜糯糯的叫好,然後對著傅贏吐了吐舌.

傅贏哼了聲,蘇湘挑了一小把長豆,又拿了兩根長茄子.

到了賣魚攤子的時候,兩個孩子都抱著腦袋,以防被魚拍出來的水濺到.

這時,傅贏看到了一個小盆子里裝著兩只小烏龜,一大一小.

他捉起一只,看著那烏龜伸在外面的四條腿胡亂扒拉,他手指戳過去,珍珠驚恐的睜大了眼睛:"咬."

"才不會."傅贏碰了碰烏龜的腳,那腳就縮了進去.珍珠還是不敢碰,挨著他好奇的看.

攤販很會做生意,馬上推銷起來:"太太,這是我今天下網撈到的,野生的呢,給小孩子玩玩正好."

蘇湘在等攤販給她殺魚,她問傅贏:"要嗎?"

傅贏看了會兒,爸爸養了只大白貓,可是他還沒有寵物.他點頭:"我要的."

他們離開魚攤的時候,帶走了一條桂魚,兩只烏龜.

蘇湘在菜市場又另外買了兩只養烏龜的小魚缸,還有餌料,這才滿載而歸.

回到湘園,蘇湘做飯的時候,那兩孩子就在門口玩烏龜.

他們把烏龜放在地板上,讓它們比賽誰跑得快.

傅贏道:"等烏龜再大一些,你可以再給我買一只兔子嗎?"

蘇湘拎著筷子,另一只手拿著一只小碗,她走出來,看到那兩只烏龜慢悠悠的爬著,後面帶出幾道淡淡的水痕.

她將炒好的蝦仁塞傅贏嘴里:"等你養大了就買."這孩子無非就是想驗證一下龜兔賽跑.

她又投喂了珍珠,再返回去繼續炒菜.

煙火氣中有各種食物的香味,兩個孩子陪著她,這樣的感覺很好,讓人覺得很溫暖.

她讓兩孩子把烏龜收起來,讓他們洗了手,教他們做肉釀面筋.

清水油面筋捅出一個洞,把里面都壓平了再往里面塞肉,傅贏瞅著蘇湘的手,自己依樣畫葫蘆說道:"這樣的我可以吃四個."

珍珠做不來,一個面筋被她捅破了,她就在那把面筋撕碎了往嘴里塞,嘟嘟囔囔的道:"我也可以吃四個."

蘇湘笑道:"好,你們都吃四個……"

外面客廳,張媽在打電話:"……嗯,傅贏小少爺也來了,玩得挺高興的,都在學做菜呢……"

祁令揚在電話里聽到孩子們熱熱鬧鬧的聲音,聽到鍋鏟碰撞的聲音,他心里就安了下來.

她這個時候,也只有兩個孩子能夠撫慰她,別人都無法讓她獲得真正的平靜.

他道:"把電話給蘇小姐."

張媽就拿著手機給蘇湘聽電話,手機里,祁令揚道:"今天晚上我需要加一會兒班,晚點回去."

蘇湘默了下:"哦,好."

祁令揚又說了幾句才掛了電話,但他沒提到傅寒川.

蘇湘對著冒泡的排骨湯微怔,祁令揚是最了解她的人.

她知道,祁令揚只是找借口不過來,給她一個簡單的空間.

晚餐上桌,擺了滿滿一桌子,張媽也一起叫過來吃飯了.

兩個孩子都喜歡吃蘇湘做的菜,傅贏吃得更是努力,腮幫子像是倉鼠一樣的鼓了起來,他已經吃了兩顆肉釀面筋了.

珍珠坐在寶寶椅上,她也開始自己吃飯,她像是漏了下巴一樣,一半進了嘴里,一半掉在飯桌上.

蘇湘托著下巴看兩孩子吃的歡快,嘴唇就彎了起來.

她很喜歡小孩子,尤其是這兩個孩子.

她小時候過得很孤單,她的生活里就只有沈煙.

她嫁給傅寒川後,好長一段日子他們倆都不說話.傅寒川從來不認真看她比手畫腳,傅家的人對她更是不耐煩,從沒有一個好臉色.

她在傅家老宅的日子更加艱難,直到傅贏出生,她才有了陪伴的人.

後來,他們搬去了新房子,有時候她看到傅寒川抱傅贏,心中也有過微小的期待,她想再多一個孩子的.兩個孩子,傅贏就不會孤單.

但那也只是一瞬而逝,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傅家不會再要她的小孩,他們想讓她走.

可她更加沒有想到,傅寒川竟然會那樣的對待她……

蘇湘的笑落了下來,在她出神的時候,面前忽然一根筷子伸了過來,傅贏艱難的戳了一顆肉釀面筋放在她碗里,他道:"這個是我做的."

蘇湘瞧著他得意的小臉,掃了一眼那顆面筋忍俊不禁:"你怎麼知道這是你做的?"

傅贏歪頭指著那面筋道:"因為這個肉最多."他哼哧哼哧的塞了很多進去呢,所以這顆面筋沒有癟掉.

張媽看了眼蘇湘碗里的面筋,難怪她覺得,那一顆特別大,比別的都大了一大圈,還以為是最後掃光肉的呢.

不知不覺,晚飯結束了,一個個的吃得肚子圓圓,他們在院子里散了會兒步.

天色完全黑透的時候,他們竟然還看到了一只螢火蟲,熒光一閃一閃的像是會移動的星星.

珍珠天真的道:"哇,是星星掉下來了呢."

傅贏沒反駁,蘇湘唱起了蟲兒飛,她的語音不准,但哼唱起來很溫柔很好聽,他也跟著哼哼了起來.

再後來,蘇湘陪著傅贏寫作業,珍珠在一邊乖乖的陪著畫畫.她照著小盒子里的烏龜畫,畫了個歪歪扭扭的大圈圈,然後塗滿塗滿,一大片的青色,空氣里全是蠟筆劃起來的沙沙聲.

這時候,張媽走進來,面色局促.

蘇湘抬頭看她:"怎麼了?"

張媽道:"宋媽來了,說要接走傅贏小少爺."晚上的時候,蘇小姐分明說傅贏小少爺會住在這邊.

宋媽媽是傅家的司機送過來的,傅寒川的意思,讓她過來接走傅贏.

宋媽媽走了過來,她手里拿著一支手機遞給蘇湘道:"傅先生的電話."

蘇湘看了眼那支手機,屏幕上很大的字體"傅先生".

蘇湘接過電話,低低的道:"是我.今晚我想讓傅贏住在這邊."她已經讓吳老師帶話了.

傅寒川捏了捏眉心,道:"蘇湘,不可以."

他的語氣微沉,無奈又堅決.

蘇湘的眉毛擰了起來,下意識的就覺得傅寒川又要故技重施.可他憑什麼?

傅寒川知道蘇湘誤會了,說道:"關于傅贏的事,我們以後再談,但是現在我要帶他去見一見卓雅夫人."

上篇:315 離婚吧,這是你欠我的     下篇:317 他覺得傅贏沒良心一定是從她那里遺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