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17 他覺得傅贏沒良心一定是從她那里遺傳的  
   
317 他覺得傅贏沒良心一定是從她那里遺傳的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驚訝了下,微怔.

從卓雅夫人與傅正南離婚後,她就沒再聽到關于她的消息.上次認親宴,傅正南是一個人來的.

她與她的恩怨了了,對卓雅夫人,她沒多余的情感在她身上,別人也知道她跟卓雅夫人的關系,更不會在她面前提起.

但傅寒川卻說要帶著傅贏去見見她.

卓雅夫人自認高貴,為人強勢,喜歡主導一切,她是不是知道了她跟傅寒川面臨著又一次的離婚,所以才要帶走傅贏?

蘇湘沉默著,沒有應答,傅寒川似乎猜到了她在想什麼,說道:"卓雅夫人今晚去三亞,以後可能就不會再回來了."

他的聲音很低沉,聽得出來他的情緒不高.

傅寒川雖然與卓雅夫人在理念上多有不同,但他是卓雅夫人最看重的兒子,兩人的感情很深,卓雅夫人走了,留在他身邊的人不多了.

蘇湘嗯了聲,答應下來,掛斷電話後,她將手機還給宋媽媽,轉身進去讓傅贏收拾書包.

傅贏是卓雅夫人的親孫子,卓雅夫人不接受蘇湘,但對這個孩子一直都很疼愛,她要走了,蘇湘沒道理攔著不讓見.

傅贏的作業都寫完了,正在等蘇湘過來檢查.蘇湘將他的作業本都放進書包,摸摸他的腦袋道:"宋媽媽來接你了."

傅贏仰頭看她道:"不是說住在這里嗎?"他有點不高興.

家里沒人陪他玩,這邊有珍珠,而且爸爸總是對他很嚴厲.

小孩子不管在家里多麼驕寵,但有個玩伴總是很高興的.

蘇湘蹲下來,摸摸他的小臉道:"下次再過來住."

她安撫了傅贏,把他送上保姆車,宋媽媽上車前看了一眼蘇湘,低低的歎了口氣.

宋媽媽在傅家做事那麼多年了,對傅寒川也算是了解的了.晚上看到傅寒川回家情緒低落,又催著她來接傅贏小少爺,就知道那兩個人又鬧別扭了,而且感覺這次還鬧得很不愉快.

汽車開出去,移動的燈光照亮夜色,到了路口的時候停了下來.

傅寒川的車子停在那里,傅贏從保姆車上下來,換了輛車.

傅寒川並未親自開車,他坐在後車座閉目養神,臉色稍有疲倦.

傅贏看了他一眼,乖乖的坐在他旁邊,車子重新開動起來.

沒人說話,車子里很沉悶.

傅贏把新買的烏龜也帶著了,他跟珍珠一人一只.傅贏將金魚缸放在膝蓋上,拎著根小棍在那逗烏龜玩.

車子勻速的在馬路上行駛,半晌,傅贏低低的問:"奶奶真的要走了嗎?這麼晚?"

蘇湘沒有瞞著傅贏,與他解釋過卓雅夫人今晚要走的事情.

傅贏知道今年家里發生很多的事,老太爺走了,奶奶也搬出了老宅子,就連那個沒怎麼見過面的大爺爺也不見了.

但傅贏長在第一豪門的傅家,他的所見所聞本就與普通家庭的小孩不同,所以他很沉穩.只是知道奶奶要走了,他還是有點不愉快.

小孩子誰對他好是很敏感的,卓雅夫人雖然嚴厲,但傅贏記得她常常帶著他參加各種宴會.是卓雅夫人先教會了他怎麼做社交.

傅贏舍不得卓雅夫人.

傅寒川大手揉了下兒子的腦袋,他沒回他,反正一會兒機場就能見到了.他問道:"在那都做什麼了?"

傅贏道:"買菜,做飯,寫作業."

傅寒川微似乎只是隨意一問,問過後就不再說什麼了.他讓傅贏把書包打開,在車上檢查他的作業.

去機場還有一段路,他很快就看完了傅贏的作業,其實也只是隨便一看,打發時間.

因為他總是忍不住的在腦中想,蘇湘帶著傅贏逛市場又一起做飯的場景.

他與她這樣的機會不多,少之又少.他總是很忙,也不願意與她一起走在街上.等想與她一起時,她已經不願意了.

此時回想起來,才知道他錯過了多少溫馨,又讓傅贏錯過了多少團聚.

他將作業本收起來,看到傅贏在捏著烏龜玩,說道:"你在那里很開心?"

傅贏玩得正高興,點頭嗯了一聲,傅寒川的臉就拉了下來.

這臭小子沒良心.

又過了會兒,車子終于在飛機場停了下來.

傅寒川帶著傅贏下車,讓司機在車上等著.

機場的燈光將黑夜照得通明,卓雅夫人就在一家料理店等著他們.

她穿著一襲紫色短袖旗袍,發髻挽起,依然一副高貴的模樣,只是額頭梳起的頭發里多了好幾根白頭發.

其實她早已生出了白發,只是那時候她跟傅正南還是夫妻,只是傅正南的身邊還養著一個年輕的女人.

卓雅夫人不肯服老,她一生都驕傲,更不肯讓人看到自己早已腐朽的婚姻.她的驕傲不容許別人對她同情.

等到她與傅正南離婚,她堅持的東西不想再堅持了,她便不再掩飾年齡,也不再強留容貌.

現在的她,更喜歡自然的老去,她的心態也平和下來了,凌厲的眉眼中多了幾分柔和.

傅贏有點傷感,上去抱抱她:"奶奶,你別走好嗎,我會常去陪你的."

卓雅夫人搬出去以後,傅贏就沒那麼多機會看到她了.傅贏只知道她生病了,要一個人清淨,清淨能養病,就像以前的太爺爺那樣.

卓雅夫人感到欣慰,孩子是懂得感恩的.

她只對他一點兒好,對他的母親也不和善,這孩子卻沒怨過她.

或許,是蘇湘給她留了幾分做奶奶的尊嚴吧.

卓雅夫人被爆出丑聞後,她就失去了她的尊嚴.她與昔日那些所謂的姐妹們再也沒有了往來,她不願意別人看她的笑話.

她在傅贏面前也覺得抬不起頭來,所以就吩咐傅寒川,不要帶著傅贏去看她,但其實她心里是很想看到傅贏的.

今晚她就要走了,臨走之前她覺得再不看看孩子,都快忘記他長什麼樣了.

雖說以後還有寒暑假可以團聚,但孩子長得那麼快,經常變樣子.她是注定要錯過這些時候了.

卓雅夫人讓傅贏坐在旁邊的椅子挨著她,給他吃買的壽司.

傅贏晚上吃得很飽,但還是吃了下去.

卓雅夫人看著他小口的吃東西,慢慢說道:"三亞那邊的環境很好,適合奶奶養病.這個月結束,你就能到三亞來過暑假."

傅贏一聽說她要去那里養病,就不再說什麼了.

過了半個小時,臨近登機時間,傅寒川父子便把卓雅夫人送到了檢票口.她去三亞,把夏姐也帶過去了,這一路上總歸不至于太寂寞.

傅正南沒有出現,卓雅夫人對這個人死了心,就再也不想見了.

黑夜適合悄悄的走,卓雅夫人不想見到她不願意見的人,也不願意走的時候還被人登上新聞.

回去的路上,傅贏窩在傅寒川懷里睡著了.這個時間早就過了他睡覺的時間.

到了傅邸,傅寒川輕手輕腳的抱著傅贏去了他的臥室,司機把傅贏留在車上的東西送了進來.

待傅寒川走出兒童房,他又進了書房,站在玻璃窗前抽煙.

他用力吸了一口煙,徐徐的推送出來,煙霧氤氳在空氣里.

這一天發生的事情,都是跟離別有關的.

蘇湘提出了要與他離婚,卓雅夫人離開了北城.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兩個女人都要離開他.

傅寒川的心情很沉重,可是這個時候,他找不到傾訴的人,也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他去酒櫃拿了一瓶酒,宋媽媽起夜看到客廳有燈光,隱隱的有電視機的聲音傳出來,出來一看,看到傅寒川一個人躺在長沙發上,又是煙又是酒的.

傅寒川很少這樣,他晚上大多時間都是在工作的.

宋媽媽蹙了蹙眉毛,勸道:"傅先生,很晚了."

傅寒川摁滅了煙頭,也沒管還開著的電視機,起身回房了.

宋媽媽偏頭看了看傅寒川的背影,扇了扇空氣里濃郁的煙味,這是抽了多少的煙啊.

她輕輕搖了下頭,過去把電視機關了.

她從沒感覺到這個男人這樣頹唐過,整個人好像空了一樣.

……

湘園.

祁令揚過去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他看到蘇湘站在廊簷下,抬頭看著天空.

夜色如水,碧空無云.因為一連幾天下雨,好似把空氣都洗乾淨了,晚上的星星都好似比往日里多了許多.

四下里嘰嘰的響著蟲鳴聲,還是有些潮濕悶熱.

祁令揚走過去,站在蘇湘並肩處,仰頭看了看天空道:"在看什麼?"

蘇湘搖搖頭道:"沒什麼,進去吧."

屋里開著空調,進去整個人就清爽了下來.

蘇湘走進去廚房,把留著的飯菜端出來.因著天氣悶熱,涼了的飯菜反而更易下口,只有葷菜她加熱了一下.

祁令揚坐在那里吃晚飯,應該說是夜宵,蘇湘坐在他的對面,在剝一顆葡萄.

她的手指白皙,碧綠晶瑩的葡萄在她手指尖露出果凍一樣的果肉,她吃了一顆又一顆.

祁令揚喝了一口湯,寂靜中,他問道:"孩子們都睡了?"

他想,她把傅贏接過來,今晚應該留他住下的.

蘇湘道:"他把傅贏接回去了."

祁令揚捏著勺子的手指停頓了下,看了蘇湘一眼,蘇湘道:"今晚卓雅夫人離開北城."

祁令揚了然,他繼續喝湯,蘇湘不再吃葡萄了,她擦了擦手指,低聲說道:"他答應離婚了."

她半垂著眼眸,祁令揚看不到她眼底的神色,她的小臉凝重,心情很低落的樣子.

在一個人身上離了兩次婚,蘇湘心里連恨的力氣都沒了.

她只是把這個結果告訴了他,然後她又說道:"我做過手術的事,不要對任何人提起,尤其是宴霖."

宴霖缺失了二十多年的父愛,現在恨不能一次都補上.他厭惡傅家對蘇湘做過的事,若他知道傅寒川對她做了那種事,可能會對傅家發起報複.

蘇湘不想再有誰活在仇恨里了.

傅家已經分崩離析,而且,他的報複會傷害到傅贏.

宴霖的年紀也大了,他早年受過重傷,現在的身體並不好.

報複是雙刃的,到時候只會兩敗俱傷,對誰都沒有好處.

人到暮年,應該心平氣和,蘇湘希望他們父女在一起陪伴的時間能再多些.

她希望這件事,隨著她與傅寒川的離婚落幕.

祁令揚答應了下來.他也不希望大動干戈,再生事端.

時間永遠都是往前走的,那天過後的一個星期,閔悅真便把離婚協議給了蘇湘.蘇湘翻看了下,覺得沒什麼問題便沒讓閔悅真做出修改.

她帶走了離婚協議,然後給喬深打了電話.喬深轉達了蘇湘的意思,彼時,傅寒川正在簽一份文件.

他的筆尖在紙頁上重重一頓,寒字的一個點寫的格外的用力,幾乎戳破了紙.他接著快速的簽完了字,把文件遞還給喬深.

"跟她說,去古華路的別墅."

喬深便去照辦了.

喬深走到門口的時候,傅寒川又叫住了他,喬深以為他改了主意,卻聽他問道:"還沒找到他的任何錯漏嗎?"

喬深搖了下頭,他從沒見過這麼一個男人,他幾乎是完美的.

他對蘇湘無微不至,讓人找不到任何的錯漏.

就連他們談判要離婚的那天,那個人也體貼的把空間給了她跟孩子們,絕不惹她心煩.

他進退有度,恰到好處的把握著每一個分寸.

傅寒川的目光暗了下來,拳頭握起,眸光微微閃爍.他有些沉不住氣,又必須忍耐著.

喬深等著他的吩咐,傅寒川看他一眼:"再繼續找."

喬深點了下頭,出去辦事去了.

喬深把見面地點告訴蘇湘的時候,蘇湘怔愣了下,但她還是答應了下來.

不管傅寒川約在哪里,都無法改變她的心意.

古華路的別墅密碼沒有變過,蘇湘按照記憶里的輸入進去,門推開來,里面的家居擺設都沒變過.那一台抓娃娃機還放在靠陽台的角落,退了些顏色,但是不沾纖塵.

這里的家具每一件都是干乾淨淨的,看得出來,這里雖然沒有人住,但是有人經常來打掃.

外面還是陰雨綿綿,傅寒川還沒過來,蘇湘一個人等著無聊,走到那台抓娃娃機前.

這台抓娃娃機被送到這里後,她一次都沒玩過.

她記得那時候她跟祁令揚在地鐵站第一次玩這個東西,莫非同看到了就告訴了傅寒川,然後他一夜清空了那條線路上所有的抓娃娃機,那一台就被搬到了這里.

可她再也沒有玩的興致了.

蘇湘摸了下投幣口,等待的時間里,她突然有了興致,從包里找出來兩個硬幣投了進去,站在那里搖動操作杆,她將爪子瞄准了下面的一只藍胖子機器貓,忽然她感覺到了什麼,後背一僵轉頭看過去.

傅寒川站在那里,瞧著那勾爪說道:"繼續."

蘇湘進門的時候沒有關門,她覺得敞開門更好一些.

關上門總有一種曖昧不清的感覺,他們既然要離婚,就要分得清清白白.

蘇湘松開了手,她道:"本就是無聊才弄一下,你來了,我們就正式開始吧."

她走到沙發那邊坐下,傅寒川看了她一眼,自己走上前握住了抓娃娃機的操作杆.他動了幾下,把那只藍胖子給抓了出來.

他把那只藍胖子放在茶幾上,距離蘇湘稍進一點的地方.蘇湘看了一眼,沖文件袋里取出離婚協議來.

她把協議遞過去道:"我已經看過了,你再看看,若不合適的,可以修改."

其實重點在于離婚後的財產以及孩子歸屬問題,這些都沒還沒寫在協議中,留了空白,蘇湘打算他跟傅寒川商議下來後,直接填上去.

傅寒川接過來,隨便看了兩眼就擱在了茶幾上.

他疊起腿,點了根煙:"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除了傅贏."

他看到了財產配置以及孩子歸屬那邊的空白.

他也知道蘇湘對傅贏的感情,他虧欠了她,按照他對她的了解,她很可能趁機提出索要傅贏的撫養權.

這是她最好的機會.

她不要他的任何補償,只要傅贏的撫養權.

稀薄的煙霧中,蘇湘對視著傅寒川,他的臉龐清雋,輪廓更加深刻了些.他一副談判時的冷峻模樣,即便知道自己有錯,他也不會示弱半分.

傅寒川在商場中總是這樣,即便條件對他不利,他也不會讓對手討到半分好處.

面前的人是他的妻子,他做了對不起她的事,可傅贏是他的底線,他就不會讓步.

蘇湘深吸了口氣,說道:"我不會要你的任何東西.我也不會與你爭奪傅贏的撫養權,我只有一個要求."

"我要求隨時可以見到傅贏.他喜歡在哪邊就在哪邊,你不能夠阻攔.若是你違背了條約,傅贏的傅撫養權就歸我.我會馬上要求法院執行."

上一次離婚,蘇湘只得到一個月見一次傅贏的權利,那時候的她,已經用盡了全力去爭取,也只能爭取到那樣的結果.

現在,她有這個機會了,她可以用傅寒川對她所做過的事與他爭奪,就算他不肯,她拼盡全力未必爭搶不過.

但她不願把事情鬧大,最傷害的是傅贏.到那個時候,傅贏會怎麼看他的父母?

蘇湘所能做出的對他最好的保護,就是給他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

而且傅贏的路,從他一出生就已經鋪好了,他是傅家未來的繼承人.這些年,他的所學所做,都是在往那條路上走.

若她把傅贏強要過來,就改變了傅贏的成長路線,他會迷茫.

蘇湘提出的要求,其實就是維持現狀,傅贏想來湘園住,住多久,都由他自己的意願.她想要見傅贏,傅寒川也不能橫加阻攔.

可傅寒川若是蠻不講理的話,她就不會客氣了.

他剝奪了她的生育權,憑什麼再剝奪她陪伴傅贏成長的時間?

傅寒川怔愣了下,他上來就擺出冷峻嚴肅的樣子,就是為了打消她索要傅贏撫養權的念頭的.可她卻提出這樣的要求,傅寒川覺得自己還是看錯了她.

他吸了口煙,噴薄出的白煙掩去他眼底的錯愕.

他道:"可以."

蘇湘便在空白處寫上去,她又道:"另外,我們嫁娶自便,與對方無關."

他若另娶,她不需要做出祝福更不會阻攔;而她再婚,他也不必送上他的祝福,但也別破壞.

說白了,就是簽上字後,從此一別兩寬,互不干涉.

傅寒川擰了擰眉,長長的煙灰落了下來.他道:"你一離婚就要結婚?"他又一次的沉不住氣了.

蘇湘抬頭奇怪的看他:"難道我還要經過你允許?我們倆離婚以後,除了還是傅贏的父母,別的就什麼都不是."

前夫沒有權利決定前妻的去處.他覺得他還能像以前那樣操控她嗎?

"你若結婚,我也不會有任何想法的."

傅寒川就要氣死了,他這麼多年身邊一直有女人圍著,他從來都沒放在心上.但她一直有個備胎.她一離婚,祁令揚巴不得把她娶進家門.祁家也好光明正大的有個女主人了.

蘇湘寫完了條款,看了眼傅寒川,看到他眼底的憤憤不平,她道:"傅寒川,你沒什麼好氣憤的.你若覺得你落後了的話,以你傅總裁的身份,想嫁給你的女人前仆後繼,你可以弄個後宮選秀都沒問題."

"正好卓雅夫人離開了,你掌控了傅家,大傅先生也阻止不了你.你可以娶你任何想要的女人,她們也不會再承受任何的痛苦,只要你的寵愛就夠了."

那些都是她含著血淚走過來的路,她也沒有得到傅寒川的寵愛,而那些後來者,踩著她的路,享受了徹底的安逸,真真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

蘇湘一想到自己的過去,那些屈辱她就沒辦法保持平靜,言語中帶著尖刻.

傅寒川永遠都不缺桃花,但他缺一個真心相待的女人,缺一個他喜歡的女人.

他那麼努力的清除乾淨傅家,可不是為了娶那些女人的.所以當蘇湘出言諷刺他的時候,傅寒川心里就升起怒氣.

他覺得傅贏沒良心一定是從她那里遺傳的.

可一想到他們走到這一步,也是他自己造成的,他哪有資格指責蘇湘沒良心?

傅寒川便道:"任何女人?包括你嗎?"

上篇:316 傅寒川竟然痛快答應了     下篇:318 橋歸橋路歸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