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21 取消婚禮  
   
321 取消婚禮

g,更新快,無彈窗,!

相對于蘇潤的急切,蘇湘反而慢慢悠悠的.

她的手機貼在耳側,唇角噙著一絲笑.她道:"哥,我還從來不知道你這麼孝順."

蘇湘以前啞巴的時候叫不出哥,等後來會說話了,兩人已經是仇敵一樣的關系,更是沒有叫過他一句.她這一句哥把蘇潤給叫懵了.

過了會兒,蘇潤才回過神來,他有些惱羞成怒,咬牙叫道:"蘇湘!"

他在電話里罵了起來,怒道:"蘇湘,你別太過分了!你阻止我跟外婆相認,你枉顧人倫!你自私惡毒!"

蘇湘卻不以為意,她言語間都是涼薄:"哥,你看,我叫你一句你都惡心的不行,你覺得我會讓你跟老夫人相認嗎?"

她甯可做了這個惡人,也不會讓蘇潤去把老夫人氣死.

她的語氣平淡下來,卻也認真嚴肅的道:"蘇潤,就算是老夫人來找了你,她也只是看在母親的份上.她給你錢,是讓你安穩過下半輩子少折騰,別把命再玩丟了!"

可蘇潤既然知道了老夫人的存在,又怎麼肯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他大叫了起來:"蘇湘,你們把我弄到這破地方來,我還要謝謝你嗎!"

"我告訴你,如果你沒有幫我認到老夫人的話,你就別想得到清淨!"

路途遙遠,蘇潤氣急的怒吼聲破了音,從電話里聽起來夾雜了很多雜音,耳朵聽著很不舒服.

蘇湘將手機拎遠了一些,等蘇潤吼完了,她再貼著臉頰道:"蘇潤,我只能告訴你,你的命還欠在賬上,你要是離開鳳城一步,或是再弄出什麼幺蛾子來,我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想想你在日本的事."

"現在的你對我而言,沒有任何的價值了.我卻還記得你對我做過的事,你覺得我還會再來救你的命嗎?"

蘇湘說話的語氣心平氣和,但無疑也是給了蘇潤最深刻的提醒,那悠緩平靜的語調讓蘇潤心頭一驚,馬上就想起了在日本東躲西藏差點沒命的日子.

他不敢再出聲,蘇湘把話說完了,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蘇潤那種人,說白了就是平靜日子過舒坦了,好了傷疤忘了疼,又開始折騰了.

蘇湘看穿了他,提醒他在日本差點喪命的事兒,他就害怕了.

她甚至不想告訴他,蘇家到底欠了宴,沈兩家什麼,欠了多少.反正他那種人是不會顧及前因後果的,他只考慮他自己,說了他也只會用一句"又不是我干的"這種話撇的干乾淨淨,然後繼續死皮賴臉.

如果蘇潤是個有良心受諾言的人,就不會在蘇明東跟沈煙死後,還是把她送到了傅寒川的床上,就不會跟常妍合謀,又把她跟祁令揚送到了一張床上.

對付蘇潤,就只要在他那顆心又躁動不安時狠狠敲一棍子下去,他就老實了.

蘇湘解決了蘇潤,馬上給沈老夫人打了個電話.

她必須先確認過,老夫人是否真的派人去找過蘇潤,如果不是的話,她就要防范是否有人知道了他們的真實關系,是否有人在借著蘇潤挑撥鬧事.

電話是傭人接的,過了會兒老夫人才過來接電話.

等待的時間里,蘇湘看著車窗外劃過的風景.

她的心里其實很煩亂,她壓了太多的心事,可這個時候,她必須讓自己平靜下來.

"喂,是湘湘嗎?"老夫人蒼老而愉悅的聲音傳了過來.

蘇湘回過神,笑說道:"是我,外婆."

老夫人更高興了,說道:"湘湘,什麼事啊?"

老夫人年紀雖然很大了,但也知道小輩們平日里都忙.蘇湘要結婚的事兒老夫人那邊也知道了,正准備十二月的時候回來北城參加蘇湘的婚禮,就想她這個時候應該更忙了才對.

蘇湘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不要太緊張,試探著問道:"外婆,您有沒有派人去過鳳城?您想見蘇潤?"

電話那頭的老夫人呼吸頓了下,說道:"你知道了?"

老夫人這麼一說,蘇湘就放心下來了,是老夫人的話,她就不要去擔心別的有心之人了.

蘇湘沒說話,老夫人以為蘇湘生氣了,問道:"湘湘,我沒有告訴你這件事,你是不是生氣了?"

"他畢竟也是小煙的骨血,他成了那個樣子,我還是要照看他一下的.但我只給了他錢,以後就不會再管他了……哎,我也是仁至義盡了……"

老夫人不糊塗,雖然宴霖跟蘇湘都沒有在她面前說起蘇潤做過的那些事兒,但老夫人從宴孤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

那孩子跟蘇明東一個德行,老夫人聽了也是搖頭失望,對蘇潤沒有半分好感,給他一筆錢就算是了了這份血緣親情.

老夫人這個年紀,是數著日子過的人,她想等她死了,地下去見到沈煙,也能夠告訴她,她這個老太婆對她的兩個孩子都照顧到了.

因為只是出了一筆錢的事兒,加上宴霖對蘇家的恨意,老夫人就沒對任何人說起.

蘇湘道:"外婆,我沒有生氣.我就是來問一下."

"外婆,您當時給蘇潤錢,是用什麼名義?有沒有透露您的身份?"

老夫人覺得疑惑,她反過來問道:"湘湘,你怎麼會知道我找過他?"

蘇湘就把蘇潤想與老夫人認親的事情說了下:"外婆,我就是擔心有人想利用蘇潤,所以才跟您確認一下,現在沒事了."

老夫人一聽蘇潤竟然還生出了妄想,心里頓時一陣惡心,她就不該心軟.

她道:"我派了人,以保險公司的名義給他錢的.這孩子真是不知感恩."

蘇湘寬慰她:"外婆,您是仁慈."

她又跟老夫人聊了幾句,後來才掛斷了電話.

蘇湘在腦中飛快的捋了一遍.

老夫人借口沈煙投保到期的事,讓派去的人以保險公司的名義給了蘇潤一筆錢.可老夫人遠在馬來西亞,對蘇家的事並不那麼了解.

蘇潤是最清楚蘇明東以及沈煙財產的人,他拿到那筆錢的時候就知道肯定不是保險公司的.對他來說,送上門的錢他是不會拒絕的,不管是否失誤他都會先吞了再說.

他拿了錢,又出錢調查這筆錢的真正來源,如此他才能安心.他查到了在海外的沈老夫人就會猜到她的身份,故而生出了妄念.

蘇湘輕輕的籲了口氣,蘇潤的事情就此解決了.

此時她發現車子已經拐入了靠近湘園的一條馬路.

蘇湘心中驀然一緊,手指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握了起來.

"停車."她吩咐司機.

司機愣了下:"啊?還沒到呢."

"沒事,我就在這里下了."

車子停了下來,蘇湘付了車費推門下車.

她沿著馬路慢慢走進去,心里越來越沉,腳步也跟著灌了鉛似的.

有一陣子沒有下雨了,道路兩旁的綠化帶樹葉蒙了一層灰,遠處的圍牆,纏枝雕花的鐵柵欄看上去也是灰撲撲的.

一切看上去都是灰蒙蒙的,就像此時蘇湘的心.

祁令揚……那個服務員下藥的時候,他是真的看到了嗎?

如果他看到了,而沒有阻止……

蘇湘的心顫抖了下,她閉了閉眼,決定一切都等問過以後……

另一頭,傅寒川還繼續坐在咖啡廳內,慢條斯理的喝著咖啡.

他看了眼窗外金燦燦的陽光,微微的眯起眼睛.

服務員在他的手上,他大可以讓服務員直接肯定的說,祁令揚是看到了他下藥的,威逼利誘之下這很容易做到.

但他沒有那麼做,他讓蘇湘自己去查.

只有她自己去查,自己親耳聽到真話,她才會揮刀割斷跟祁令揚的一切情誼,不管是師恩還是友情,親情.

傅寒川是絕對不會承認蘇湘與祁令揚除了那幾種感情以外,還有別的什麼多余的感情存在的.

除了他,她不會對任何一個男人動心.

傅寒川在這一方面,自信的近乎自欺欺人.

他是她第一個男人,她親口承認過的,她愛過他.

除了他以外,他會毀了她對別的男人的任何感情.

祁令揚,只是她暫時的依靠.

蘇湘,只屬于傅寒川.

此時蘇湘已經站在了湘園的門口.

她抬頭看到了那塊牌匾,漆黑底色,金漆寫的湘園二字,婉約又古樸,有家的溫暖跟堅實可靠.

她望著那道門檻,不然不想踏腳進去,她心底里有著恐慌,怕進去以後,她家園的城牆就將坍塌了.

可她終究要進去的.

蘇湘的手指握著門框,指甲用力的在上面抓了下,這才鼓起勇氣進去.

園子里也是一片濃濃秋意.草坪上的綠草漸漸萎靡,枯黃的草屑被秋風打得來回卷;茶花凋零,一朵朵的掉落在了地上;一株晚桂還剩下一縷殘香,若有似無的漂浮在空氣里.

蘇湘沿著小路一步步的入內,前方,祁令揚就站在廊簷下.他手里拿著一根金紅色的羽毛在逗阿了,聽到腳步聲,他側頭看過去,看到蘇湘靜靜站在園子里,他就放下了那根羽毛,沿著走廊往前走了幾步.

"你回來了."他的聲音依然溫柔,溫文儒雅的身姿站立,如玉的臉龐在陽光下生輝,一雙墨石般的眼靜靜看著蘇湘.

"嗯……"蘇湘抬步往上走,她微垂了眼眸踩上台階,經過祁令揚身邊的時候,沒有看他.

她不敢,怕那是事實.

蘇湘經過祁令揚身邊時,刮過一陣微涼的風,祁令揚看著她低頭走過去的身影,垂著的手指握了,然後進去里屋.

蘇湘進了工作室,坐在休息用的沙發里,傭人想要進來上茶,蘇湘吩咐一個人也別靠近那里.

祁令揚走進去,蘇湘看了他一眼,捏住了手指頭,她的表情是肅然繃緊的.

祁令揚在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他靜靜望著她.

寂靜的空氣,沉悶的氣氛,讓蘇湘極力維持的平靜情緒翻湧了起來,她突然感覺口渴的厲害,目光惶惶不定.

她用力吞了一口口水,指甲用力一掐,定住了心神.

她看向祁令揚道:"三年多前,那天的生日宴,你是不是看到服務員在我的酒水里放東西了?"

蘇湘直奔主題,聲音低沉至極,若仔細聽的話,會發現她的聲音在微微顫抖.只是她本就語音異于普通人,難以發現.

祁令揚漆黑的眼盯著蘇湘,溫柔的目光中透出一絲裂縫來.那裂縫中是無可隱藏的傷痛,像是在哀傷有什麼就將失去了.

蘇湘一看到這個眼神,心里就抽緊了,她好像被人潑了一盆涼水,渾身發冷.

祁令揚薄唇開合:"這就是他跟你說的?"

蘇湘道:"我見到那個服務生了."

祁令揚看了她一眼,垂下了眼眸,他沉默了幾秒開口道:"是,我那時看到了."

他最對不起蘇湘的就是這件事,這是他最深處的秘密.

蘇湘的命運,是從那天晚上徹底改變了的.

卓雅夫人可惡,常妍可恨,而他……對蘇湘做了落井下石的事.

如果那天他阻止了,或者那那個服務員揭穿了,之後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可如果那樣的話,他也就得不到蘇湘,他們不會在一起.

蘇湘嚯的站了起來,心頭像是被人點了一把火,可她對祁令揚的失望又像是冰,將她冷徹.

她像是夾在冰火兩重天里,腦子一陣陣暈眩.

她那麼信任他,他們彼此說好坦白,說好要做家人,可他卻給她隱藏了這麼一個……一個讓她無法承受的秘密!

她經受了什麼,他親眼看到的!

蘇湘的眼淚落了下來,她再也忍不住嘶吼了起來:"你為什麼不阻止!"

她捧住欲裂的腦袋,看到祁令揚的靠近急往後退.

小腿抵在沙發上,她一下子跌了下去,隨手抓起一個抱枕砸了過去,阻止他的靠近:"你別動,別過來!"

她崩潰了,她感覺到全世界對她的背叛.

她做錯了什麼,要去經受那些?

她信任了他,她還准備與他結婚,現在卻成了一個莫大的諷刺!

"蘇湘……"祁令揚看她痛苦崩潰,心里有如刀紮.

他痛苦的看著她,垂著的手握緊了拳.

他可以否認,說他沒看到.

當時也只是一瞥,只有他跟那個服務員,他否認,那服務員也不能咬定了他.

祁令揚轉身走回沙發,他寬闊的肩膀微塌了下來,身子沉重.

蘇湘緩了過來,通紅的眼看向祁令揚:"為什麼,你又現在承認了呢?為什麼不隱瞞到底?"

"你否認,我便一輩子都不會知道."

祁令揚溫潤漆黑的眼此時失去了所有的華彩,他的臉色也是蒼白一片.

他道:"我原來打算隱藏這個秘密一輩子,我也以為無人可知……只要我跟你結婚了,在一起了,到死,我們也是幸福的過了一輩子……"

他的聲音沉緩,說到幸福過一輩子的時候,他唇角微微笑著,有著希冀也有破滅後的自嘲.

"我也以為這一天很快就要到了,我期盼了那麼久,終于等來了這一天……"

"可我沒想到,秘密這麼快就被揭穿了,那個服務員竟然留意到了我,還被傅寒川找到了……"

"傅寒川……"

祁令揚握了握手指,那個人確實有本事的,這麼隱秘的,甚至可以說得上隨時可以被否認的秘密,他竟然也能挖了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祁令揚也沒必要再隱藏下去,對蘇湘坦白,是他最好的救贖.

做錯了事的,總會受到懲罰,生出了貪念的,最後終將失去……

他道:"這件事既然被說出來了,即便我否認,在你心里也生了懷疑的種子.你會一直糾結,而我,我也答應過會對你坦白……"

"坦白?"蘇湘諷刺的冷笑了下,滾落下一顆淚.

現在坦白二字,對她而言只剩下了諷刺.

祁令揚翻滾了下喉結,在她面前,坦白二字已經不值一文,他也無力為自己辯解什麼了.

蘇湘抬手擦了擦眼淚,她想起了什麼,說道:"你對我好,也是補償嗎?就像之前那樣?"

祁令揚最先就是利用了她,與傅寒川爭奪繼承人的位置.但他後來放棄了盛唐,放棄了那個位置.

她以為他是真心對她,現在想來,或許也是為了那件事在彌補,他良心不安!

一想到這個,蘇湘的手指蜷縮了起來,心里更是悲涼一片.

她的價值,就是只是被他們利用來利用去,她的尊嚴,在他們眼里就不存在嗎?

祁令揚看到她整個人蜷縮在了沙發里,她用否定的眼神否定了他,也否定了她自己.

他道:"蘇湘,我對你好,是我真的愛你.我不要你懷疑這一點."

祁令揚的喉嚨翻滾了下,眼眸落在了幾寸遠的茶杯上.

他停頓了下,又開始說了起來:"從我母親去世開始,從我知道我不是祁海鵬的兒子,我就是孤獨的……"

"沒有人陪在我身邊,也沒有人把目光投注在我的身上……杜若涵是唯一愛我的人,可她變成了別人的,我什麼都沒有……"

"在我的心里,滋生了怨恨,我想報複那些無視我的人,我想報複拋棄了我母親的人……我變得陰暗不擇手段,我看到了你……"

祁令揚看著蘇湘:"可你卻是一道光,反而把我心里的陰暗驅逐了."

"我留在你的身邊,看到了你的努力.你在逆境里,一步步的走到光明處.而我呢?我卻墮落在黑暗里."

"我就想守護著你,我想得到屬于我的溫暖我的明光……"

"那一晚,我看到那服務員的動作,我心里也有過掙紮.可我也知道,這是我擁有你的最好機會."

"蘇潤把你送到了傅寒川的身邊,他又要把你送到我這里來了……這樣的想法充斥了我滿腦子……"

"我喝醉了,按照他們的計劃,把我送到那間房……其實我可以真正的得到你,可我又掙紮.若是真的發生了,你大概也活不下去了吧……"

所以他停了下來,他留了一條她可以反悔的路.

若她不願意與他在一起,她還是清白的.

祁令揚把該說的都說完了,空氣中又恢複了平靜.

蘇湘的眼淚撲簌簌的往下落著,她此時心里只有痛感,別的什麼也沒了.

她遭受到的巨大背叛擊倒了她.

祁令揚不知道什麼時候走的,園子里的傭人聽了蘇湘的吩咐沒敢靠近那里.

天色徹底的黑了下來,今晚沒有月亮,窗外黑峻峻的一片,光禿禿的樹枝搖晃如鬼魅.

噼啪幾聲,雨點落了下來,擊打在窗戶上,響起了雨點落地的聲音.

蘇湘蜷縮著身體,怔怔的望著那些雨點漸漸將玻璃濕透.

她的大腦好像停止了思考,她的世界,坍塌了……

祁令揚沒走遠,他坐在車里,車子就停在湘園的外面,他看著里面透出了的燈光.

當這一天的到來,他後悔了,後悔那天應該不顧一切的要了她,這樣她就沒了退路.

只要把她留在身邊,徹底做個小人他也願意.

他很清楚的知道,他愛她.

她的光芒是他看到的,她也是他心里的光.沒有人知道,身在陰暗處時,對光對溫暖的渴求.

可他也清楚的知道蘇湘的性格,她善良大度卻也痛恨背叛跟利用.

他看著里面還亮著的燈,想知道她現在是不是還在哭,是不是恨他,永不原諒.

這個念頭一上來,他哆嗦著手指點了根煙,他用力的吸了一口,卻嗆得連連咳嗽.

祁令揚趴在方向盤上,肩背震了好一會兒,眼底起了薄霧.

他真的很愛很愛一個女人,一個叫蘇湘的女人,他願意為她放棄一切……

他想進去看看她.

他答應過她,要讓她快樂幸福的.

可她此時一定不想再見他的.

蘇湘把自己關在湘園兩天,兩天後,她給宴霖打了電話,告訴他,她要取消婚禮了.

當宴霖聽到她這麼說時,大吃了一驚,連忙問道:"好好的怎麼要取消婚禮?你是不是跟祁令揚吵架了?我去問問他!"

宴霖知道現在的小年輕一吵架就要鬧分手,還有結婚當天就鬧掰了的,可蘇湘不是這樣的人,祁令揚把蘇湘當寶貝,兩人吵架也不會太過的.

所以宴霖很著急.

蘇湘很平靜的跟他確認了這件事,她只是說她後悔了.她發現自己沒有那麼愛祁令揚,所以她想停下了.

上篇:320 知道了,再決定要不要嫁     下篇:322 他就是無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