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27 你想謀殺親夫!  
   
327 你想謀殺親夫!

g,更新快,無彈窗,!

一棟棟的舊樓外牆在風吹日曬之下露出了斑駁的痕跡,有的頂樓居民自己搭了蔬菜棚子,此時無瓜果,干枯的藤蔓在半空飄來飄去,顯得蕭瑟.

莫非同坐在車內,定定的瞧了會兒那飄飛的藤蔓,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才驚覺自己居然跑到藍校長家來了.

藍理跟他還有婚約在身,卻跑去跟別的男人約會,莫非同往這里來,好像要找藍校長告狀似的.

莫非同撇撇嘴唇,正打算把車開走時,忽然車前頭就站了一個老頭.

那老頭微彎腰,湊近了往車內看,看到莫非同就笑了起來.

莫非同看到那老頭,就只好松了方向盤.

保時捷跑車,黑色的油漆太陽光下亮閃閃的,在這樣普通的小區實在招搖,藍校長一眼就看到了.

車窗被人拍了下,莫非同放下車窗,藍校長笑呵呵的往里面看:"你小子,是不是等很久了?我剛從超市回來."

老頭左右手拎起,各掛著一只鼓鼓囊囊的環保袋,一只灰色繪綠樹圖案的,一只青色的,繪了白云圖案.

藍校長看到莫非同坐在車里,就以為他去他家沒找到人正要離開.

莫非同不好解釋,其實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就跑這兒來了.他笑了笑算是默認了藍校長的說辭,還假模假樣的說道:"沒有沒有,就正好路過,順便來看看."

藍校長很久沒有看到莫非同了,熱情相邀:"走走走,我買了菜,一會兒我們喝一杯."

莫非同被藍校長逮了個正著,便只好推開了車門下車,反正他下午也沒什麼事可做.

因為自己是糊里糊塗的開過來,他又不好空手去人家家里,而且在藍校長心里,還以為他是特意過來的.

車上也沒什麼可送的,莫非同一掃,看到後車座還留著兩瓶紅酒.他原先准備送給蘇湘作為她搬家禮物的.他今天渾渾噩噩,居然漏了兩瓶酒在車上.

莫非同便拿了出來,兩瓶酒拎在手里沒什麼分量,他眼睛一轉,看到藍校長手里拎著的快要墜到地面的環保袋,就上前道:"校長,我來拎吧."

藍校長年紀大了,兩個大袋子拎在手里確實吃力,又不好意思全部丟給莫非同,便丟給了他一只拎著.

兩人一起往樓道走,莫非同聞到了袋子里飄出的烤鴨香味,問道:"校長,你怎麼這個點還沒吃午飯?"

莫非同在蘇湘那已經吃過午飯,還玩了一會兒,所以有些驚訝.

老年人的三餐不是都只早不晚的嗎?

藍校長笑呵呵的道:"上午老年活動室忙活了下,你看,這環保袋好看吧?"

藍校長好像心情很好,走到樓梯台階上時,拎起他手里袋子的晃了下.

莫非同剛才就注意到了,配合的點了下頭道:"嗯,挺好的."

藍校長就得意起來,對著莫非同道:"這是我設計的.用完了可以折疊,有個按扣,攜帶方便……"

藍校長退休在家無所事事,就去居委會發揮了一把余熱.現在推行環保,小區居民只要捐舊衣物廢棄紙箱,就能領到這樣的環保袋.

他們走樓梯的時候,莫非同聽了一路老校長的介紹.

"一會兒你回去的時候,我送你幾只."

老校長開門的時候如是說道.

莫非同心里想:我又不需要逛菜市場,那是家庭婦女的事兒.再說了,一個大老爺們兒拎著這樣的環保袋,像什麼樣子.

不過在藍校長面前,他配合的點頭:"好啊."

進了門,迎面還是那一眼就能看遍的小居室.

莫非同進了廚房,幫著老校長把東西從袋子里取出來.

老校長買的菜,起碼能夠吃三天的,肉類居多,沒有水果,有兩瓶高粱酒.

莫非同微蹙了下眉毛,老校長不是說血壓高了嗎,還吃的這麼沒忌憚?

水流嘩嘩的響,老校長已經在開始洗菜,吩咐莫非同大:"你把那烤鴨微波爐轉轉,還有那糖醋魚."

這些都是老校長在熟菜店買的,一塊東坡肉已經被他倒入了鍋里加熱,白色的油脂在慢慢化開.

老校長不把莫非同當外人,指揮起來順手的很.

莫非同便先把那糖醋魚放進了微波爐.

兩個男人在廚房里忙活了一會兒,到了兩點的時候才上了餐桌.

藍校長給莫非同倒酒,情緒好像更加高漲了.

"小莫啊,你來陪我喝酒,我就特別高興,以後常來."

藍校長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後拿起酒杯要跟莫非同碰一下,叮的一聲後,藍校長咂了一小口,舒服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幾道菜,除了熟菜的味道還算可以外,藍校長親自下廚的那兩道蔬菜味道是在不咋地.

莫非同心里說,難怪老校長買了那麼多的熟菜.

他包了片烤鴨在那蘸醬,老校長看了過來問道:"對了,你過來什麼事兒啊?"

老校長兩口老酒下肚就忘了之前莫非同說的,順路過來看看的說辭.

他覺得年輕人跟年輕人玩在一起,突然過來找他這個老頭子了,就是有什麼事了.

莫非同的手指頓了下,他這一停頓有點重了,沾了一大把的醬料,但也只好一口塞到了嘴巴里.

他咀嚼了幾下,忽然覺得有點惆悵.

他看著前面牆壁放著的一只小櫃子,櫃面上擺放著一只粉色翹著尾巴的貓,提起一條腿好像隨時要跳下來,金色的眼睛虎視眈眈的看著這邊餐桌,表情有點猙獰,看著滲人.

莫非同記得他春節過來的時候還沒看到這只造型奇特的貓.

藍校長沒有聽到莫非同的回音,看到他盯著前面愣愣出神,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他看到那只瓷貓就站了起來.他走過去,撿起地上的一塊紗布蓋了上去.

看樣子,那塊紗布原本就是蓋著那只貓的,只不過被風吹下來了.

藍校長走回來,嘴里嘀嘀咕咕:"死丫頭放這麼個玩意在這兒,出來上個廁所都要嚇一跳."

莫非同笑了下說道:"應該是幫她盯著老校長你的吧?"

他掃了眼老校長手里的酒杯.

老校長走回餐桌的時候,就順手拎起了酒杯,可見是個愛酒的.

老校長尷尬笑了笑,把酒杯放回了桌上,掩飾似的夾了一口青菜吃.他眼睛一瞟莫非同,說道:"小莫啊,跟那丫頭是不是吵架了?"

老校長做了那麼多年的校務工作,自認煉了一雙火眼金睛,年輕人的問題一眼就能看出.他覺得莫非同顧左右而言他,就是在逃避.

莫非同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又覺得剛才一口烤鴨太咸了,老校長沒准備湯,于是他只好喝了一口酒.這在老校長看來,更加覺得莫非同痛苦的難以言說.

老校長拍了拍莫非同的肩膀道:"小莫啊,藍理那丫頭性子就是慢了點,什麼也不懂.她還小,你讓讓她,別跟她一般見識,回頭我來說她."

莫非同什麼都沒說,老校長先做了保證,莫非同的眼睛微轉了下,拿起酒杯敬了起來:"老校長,還是您明事理……"

他拍了一頓馬屁,把老校長逗得呵呵笑.

半頓飯過去,莫非同感覺有點撐了,挺了下背摸了摸肚子順氣,老校長還正吃著高興.

這時,門口傳來響動.

藍理嘴里哼著歌進門,看到坐在正對著門口的莫非同,笑容頓了下.她心大,直接笑問道:"咦,你怎麼來找我家校長了呀?"

莫非同看到她心情愉悅的樣子,自己的心情就沒那麼好了,一張臉拉了下來.

他道:"怎麼沒把人給帶回來啊?"

莫非同的語氣不陰不陽,聽著有點刺耳.藍理再好的脾氣此時也沒笑嘻嘻的臉了,她還沒跟老校長說她談朋友的事兒,故而不搭理他,低眸看了眼桌上的菜.

老校長注意到了莫非同的話,問道:"什麼人啊?"

藍理緊張的瞪了一眼莫非同警告他別胡說八道,再對著老校長生氣道:"爺爺,不是說不喝酒了嗎!"

藍理不常在家,她周末回來,老校長還以為她今天還是往常一樣要傍晚才回,此時被逮到了,馬上站起來道:"小莫找你,我先進去睡個午覺."

老校長酒喝得不算多,腳步走得穩健而快,一會兒就進了房間關門.

關門時帶起了一陣風,把那塊紗布又給吹了下來,那只貓繼續虎視眈眈的看著餐桌方向.

餐廳里安安靜靜的,莫非同與藍理大眼瞪小眼.

藍理深吸了口氣道:"不許你在我爺爺面前胡說八道."

"我胡說八道?你敢說,你沒有跟那個小白臉--"

"閉嘴!"藍理的臉紅了,警告的瞪他,往老校長的房門瞥了一眼,"出去再說."

藍理才進門沒幾分鍾,身上背著的小牛皮背包還沒放下,又往門口走,走的時候不忘帶走桌上的酒,連酒杯也拿了出去.

莫非同慢悠悠的跟在她的身後,瞧著藍理的腦袋.她弄了個半丸子頭,腦袋上頂著一個發包,隨著她走路一跳一跳的.

藍理今天穿著淺藍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針織毛衣搭配格子裙,淑女又不失俏皮.

莫非同瞧著她小腿下方,露出呢子大衣的一截黑白格子裙拍打在她的腳踝.他酸溜溜的想:這女人約會還特意打扮一番.

藍理到了樓下,把酒瓶跟酒杯一起扔了,一點都不心疼.

莫非同瞧了一眼垃圾桶,這女人平時摳的很,扔酒的時候倒是利落瀟灑.大概之前她丟過幾次,所以藍校長買酒的時候,都沒買貴的.

太陽還掛在天空,往西邊斜移了一點兒,風吹過時卷了地上的落葉,藍理縮了縮脖子,想到了什麼,就摘下背包從里面抓出來一條圍巾.

灰褐色的圍巾,看著就不是女士用的.

藍理挺高興的抖開了圍巾,她怕藍校長看到了起疑,進門前就收了起來.

莫非同眯了眯眼睛,冷冷的道:"車上去說."

說罷,他便先往車子那邊走去.

藍理瞅了一眼他的背影,就想問到底是誰找誰的茬啊?

莫非同坐在了副駕座上,藍理便又繞過了車頭,去坐了駕駛座.

車內開啟了暖氣,但溫度還沒升高上來,藍理脖子上的圍巾就沒摘下來.

她摸了摸柔軟的羊絨,唇瓣漾出一絲笑,莫非同瞧見她那春心蕩漾的模樣,眼疼的閉上了眼睛,冷漠道:"開車."

他要回莊園.

一路上,莫非同沒少找藍理的麻煩,從藍理的開車技術到她的不孝順.

"……老校長年紀那麼大了,你不多陪著他,弄了只假貓代替,你良心就安了?"

藍理耳朵都快出繭子了,頭一回發現莫非同這麼能說,什麼高貴冷酷都是浮云.

她忍無可忍,把車子停了下來,生氣的對著莫非同道:"你來大姨媽了啊!"

此時車子里已經很暖,藍理不知道是熱的還是氣的,一把摘下了圍巾,莫非同看到她脖子上光溜溜的,這才順眼了些.

他舒展了修長的四肢,似是享受這車子里的溫暖,懶洋洋的道:"你別惱羞成怒,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嗎?你心虛了."

藍理狠狠瞪了他一眼,咬牙繼續開車.她道:"你不許在我爺爺面前胡說八道,等我想說的時候,我會把人帶回去的."

莫非同半垂著眼皮沒回應,藍理默了下又道:"等我想好了,我就會跟爺爺去說,我們退婚的事情."

其實也沒有什麼退婚一說,當初就是兩家大人答應下來的,她都不知道那過程,也不知道為什麼老校長就答應了下來.

反正她就覺得她的婚姻莫名其妙的被賣了,問題是家里也沒多出一毛錢.

像莫家那種聲明顯赫,又有深厚背景的,突然答應要一家普通至極,平凡至極的女孩兒做兒媳婦,肯定是有什麼難言之隱的.既然是這樣,肯定要重金收買的吧?

可是一點都沒有.

他們的生活沒有一點變化,只除了她突然就成了別人的未婚妻.

藍理問過老校長,但是老校長只說她跟莫非同是天作之合.

藍理就覺得這里面有貓膩,很奇怪,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莫非同的目光微動了下,他轉頭看向藍理,她正認真的開著車.

莫非同道:"退婚?你也承認,你現在是我的未婚妻."

他諷刺的冷哼了一聲,眯著眼惡毒的道:"藍鯉魚,沒看出來你是白眼狼啊.我養了你的錢包,你就想綠了我,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

說著,他直接就下了命令:"把車開回去,現在就跟你家校長說,你要退婚.以後你愛誰跟誰去."

藍理生氣極了,她現在肯定不會跟校長說她戀愛了.她不是戀愛腦,不會在剛開始的時候就把人帶回家.

受到老校長的影響,藍理是個很傳統的女生,在她看來,把男生帶回家就代表了結婚,這意義重大.

藍理又一次的把車停了下來,莫非同猝不及防,整個人往前沖了下,他扭頭瞪眼道:"干嘛,你想謀殺親夫!"

他脫口而出,等意識到說了什麼,不自在的轉了視線,補救似的咳了一聲道:"我們婚約還沒解除的."

藍理卻一直的盯著他看,足足的看了有兩分鍾,她忽然道:"莫非同,你是不是喜歡我?"

"咳咳咳……"莫非同一陣咳嗽,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他吃驚的瞪著藍理道:"你特麼的有妄想症吧?我怎麼可能喜歡你這種女人."

說罷,他用鄙視的視線上下掃了她一眼.

藍理無奈的歎了口氣,對他鄙視的眼神並不怎麼在意.

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她很平凡:家世平凡,長相平凡,工作平凡,生活很平凡.

他很貴:家世顯貴,長相英俊,他不靠家里也能有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生活還驚險刺激.

他們有著云泥之差.

出了身份的差別以外,藍理也不能接受一個有著黑色背景的男人作為自己的丈夫.

她偷偷打聽過,莫非同的母親好像就是被人尋仇才死了的.

藍理兩手一攤,說道:"看吧,你不會喜歡上我,你自己有喜歡的人.所以我以後還是會被退婚,成為一個棄婦.既然這樣,我為什麼不能在適當的時候談戀愛尋找另一種可能呢?"

"誰知道他是不是我的真命天子呢?錯過了,我就沒有了."

藍理慢吞吞的說著,試著跟莫非同講道理.

"但是現在,我還不能證明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如果我現在就去對我爺爺說,他會被氣到."

"你也可以追別的女孩子,我不會生氣的."

莫非同看著她認真的表情,有點生氣,又覺得好笑,他都要笑出來了.

真命天子都出來了,她是腦殘劇看多了吧?

他真想看到藍理被甩,痛哭流涕的樣子.

轉念一想,他有什麼好氣的.他又不喜歡她,只是她頂著他未婚妻的身份跟別的男人戀愛,讓他很不爽.

他有種自己的玩具被別人撿了的氣憤感而已.

莫非同噙著冷笑挖苦道:"說的你的戀愛好像很苦一樣."

"但我可不是什麼大善人,我是不可能幫你的."

他豎起一根手指頭:"一,去跟老校長說清楚你要退婚."

他再豎起一根手指頭:"二,跟那個小白臉分手,別壞了我名聲."

藍理看著他的那兩根手指頭,想了想,她歎了口氣道:"如果你堅持的話,好吧,我會去說的."

莫非同豎起的那兩根手指頭收了回來,攥緊了,心里驀然燃起了一團火.

"好,那就快點!"他惡狠狠的說道.

他也很不紳士的讓藍理下車,自己把車開了回去.

莊園在城郊靠近鄉下,藍理被丟在半路上不上不下的,最近的公交車站還要走好一段路,出租車也不願意來偏僻地方.

藍理就覺得莫非同很沒風度,她慢慢往公交車站走,心說誰養活了誰的錢包.她在莊園工作,不也帶動了他的莊園生意嗎?

另一頭,莫非同悶悶不樂,他突然打了方向盤,換了另一條路往市區開.

等到藍理轉了兩次公交車回到家的時候,看到門口擺了一堆的瓜果蔬菜還有營養品.

她愣了下,從袋子里拿出一盒車厘子,再拎起一盒營養品看了看.

校長就在家,他的學生來看他的話,怎麼不叫開門?

這時候對門的鄰居開門,看到藍理就笑了起來道:"小理啊,剛才你男朋友來了,送來了好多東西,你家沒人就回去了."

鄰居以前見過莫非同,那麼出類拔萃的男人記憶深刻.

她只是正好看到莫非同拿了很多東西過來,絲毫沒想過男朋友來,肯定會事先知會過一聲的.

藍理又是一愣,低頭看了眼手里的車厘子.

他不是回莊園了嗎?

他這是催著她快說?

鄰居探究的眼神看過來時,藍理尷尬的笑了笑,拿出鑰匙開門.

她的情緒有點低落,至于為什麼這麼難受,她也不好說.

可能,以後他們連朋友也做不了了吧.

藍理想想自己是挺過分的.雖然彼此都沒承認過對方,但在家長眼里,他們是確定了關系的.她讓莫非同沒了面子,他肯定很生氣的.

藍理琢磨著尋個時間,盡快的對雙方家長說清楚,接下來的事情卻讓她慌了神.

她推門進去時,屋子里靜悄悄的.老校長說進去睡覺,藍理就以為他這會兒還睡著.

她便進了廚房做晚飯,可等她做完了晚飯去叫老校長吃飯時就出事了.

只見藍校長滾在了地上,已然陷入了昏迷.

"爺爺!"藍理一聲驚叫,手忙腳亂的打120急救車.

車子一路呼嘯著直奔醫院而去,手術室外,藍理緊張的咬著手指頭蹲在地上.

老校長要是有事,這個世界上她就再也沒有親人了.

莫非同趕過來的時候,就看到藍理蹲在地上,眼淚一顆顆的掉落卻忍著不敢哭出來.

他心里忽然刺痛了下,走過去半蹲在她面前,一把將她摟住了輕拍著安慰:"老校長會沒事的……"

藍理一個人在這里驚恐了很久,莫非同的到來讓她好像找到了一個支撐點.她抱住莫非同的脖子哭了出來:"莫非同,我很害怕……"

"沒什麼怕的,我在這兒呢."莫非同抱著她,很後悔之前沒有進去看一看.

上篇:326 我是不是人品太好了,所以才被人無視?     下篇:328 相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