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32 上火,多半是陰陽失調  
   
332 上火,多半是陰陽失調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有幾天就要春節,人們抓緊年尾的最後幾天買年貨,公司里的員工已經提前進入過年狀態,精神都懶散了下來.每天都在數著手指頭等春節假期.

去年發生了一些事,導致蘇湘工作室產品銷量銳減,愁的她到處想辦法,今年穩定下來了,隨著少年團名氣越來越大,產品的銷量倒是不用愁了,但更加忙碌了.

蘇湘巡視了一趟工廠,又去了門店,把年貨發下去了,回到辦公室趕緊倒了一杯熱茶潤了潤.

她的嘴唇磕破了皮,現在已經發展為潰瘍,說話吃喝都得慢慢來.助理歐洋看她喝杯茶都那麼有韻味,更加崇拜的看著她,說道:"蘇姐,你真是天生優雅貴氣."

在小鄧離開工作室以後,蘇湘又前後試了兩個助理,最後確定留下來的人是歐洋,一位男助理.

歐洋開車技術不錯,力氣大,腦子靈活,嘴巴也甜,就是年紀小了點,還不夠成熟穩重.

蘇湘簡直苦笑不得,擺了擺手道:"去問一下財務,我們的款還有多少沒催回來.另外,供應商那邊的貨款也算清楚了,,這兩件事爭取在後天都結清了.還有,下午備車去基金會那邊."

蘇湘一句話說了三件事,然後就不開口了,助理點頭:"好的,我馬上去辦."

辦公室就余下了蘇湘一人,她慢條斯理的把茶水都喝完了.

剛想清靜一會兒休息幾分鍾,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蘇湘拿起手機看了下,封輕揚的電話.

果汁工廠那邊,工地上的工人們大都已經提前回老家了,留在那邊的人很少,工地處在停工狀態,但是研發團隊的事還在進行著.這一塊是封輕揚在盯著的.

蘇湘接了電話,那頭封輕揚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中午有空沒,一起吃飯."

她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的,好像也是累壞了.

蘇湘不大想吃飯,她疼,可又知道封輕揚是不會無緣無故的說一起吃飯的,她想了下道:"就粥店吧."

電話那頭,封輕揚頓了下就答應了下來.

蘇湘掛了電話,看了眼時間,拎起外套出門.歐洋從財務那邊過來,正要對蘇湘報告她交代的事情,蘇湘邊走邊說道:"下午再說,午餐不要給我訂了,我出去一趟."

她一會兒就沒了人影,歐洋搖頭歎氣.

這年頭,女強人都是風一樣的女人,讓那些成天混吃混喝的男人還怎麼活,難怪光棍的人數逐年遞增.

不過歐洋是不屬于混吃混喝類型的男人的,他掏出手機發消息:又出去了,沒帶我.

正好一位出納經過,看到歐洋在那搖頭歎氣,往大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道:"蘇姐又出去了?"

歐洋收起手機,聳了下肩膀無奈狀:"是唄."

另一頭,蘇湘自己開車去了一家粵式粥店.

她到的時候封輕揚還沒來,蘇湘便找了一張空座坐下來.

她點了燒鵝,蝦餃,流沙包,還有一鍋魚片粥,服務員上了茶水收了訂單就准備去了.

一會兒,封輕揚就抱著一大堆的文件走了過來,她風風火火,坐下座位後,就將抱著的那一大推的文件堆放在了旁邊的座位上,整個人毫無形象的癱坐在那里,再也沒有風風火火的模樣.

蘇湘給她倒茶,她拿起來一口氣就喝沒了,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我要忙翻了."

蘇湘道:"年底了,誰不忙."

封輕揚就瞪了她一眼,她還指望著她說幾句安慰話,然後把工廠的活兒給接過去一點.

想到這個,封輕揚就一肚子的火,感覺自己上了傅寒川的賊船.

封家不器重封輕揚,但她還是要為家族效力的,封家那兩位兄弟闖禍就沒有消停的時候,她這個救火隊員意義重大,事情完了才能功成身退.

封輕揚當初參與進工廠,本意是壯大自己的小金庫,秘密投資並不參與工廠事務,可不知道怎麼攬上身的事情越來越多,等她回過神來找傅寒川問清楚的時候,那貨輕飄飄的來一句:"是你自己強烈要求加入進來的,我又沒逼你."

封輕揚欲哭無淚,她那時不是緊張自己的錢賠了麼!

到現在,她又要忙封家的事,又要忙工廠的事.

關鍵是,封家的事她忙完了,她想爭功結果被人搶去,她參與果汁工廠有功又不能被人知道.

封輕揚有怨念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是丫鬟命.

服務員把菜式端上來,熱氣騰騰的砂鍋粥,鍋蓋一掀開就冒出一股白霧,隨著白霧冒出的是濃郁的米粥甜香.

另外三道小菜也分別放在了砂鍋旁邊.

封輕揚坐起身看了眼,又懶塌塌的坐了回去,此時的她,已經被折磨的沒有英氣颯爽了.

她哼哼道:"就吃這麼一點啊?"

她餓得可以吃一頭牛,早知道就不答應吃粥了,只怪自己當時累得沒力氣想.

蘇湘拎起勺子舀粥,透過蒙蒙白霧看了她一眼道:"你要覺得不夠的話,再繼續點,又沒限制你."

服務員還沒離開,封輕揚抓起菜單,一連點了好幾道.如果蘇湘有留意聽的話,就知道她幾乎點了一頁面的菜.

點完了,她先拿了一顆蝦餃墊肚子,然後在旁邊椅子上堆著的文件里一通翻找.

那些文件,除了有工廠的文件,還有封家公司的.她抽出一只藍色的文件袋,遞給蘇湘道:"這是第一批果汁配方.樣品我已經找人送到你工作室那里了,先請那邊的嘗嘗."

蘇湘在吹涼粥,頭也沒抬把文件接了過來.

她抽出文件,也不急著喝粥了,跟封輕揚一樣,一邊捏著蝦餃,一邊看資料.

等明年春天,廠房就可以完工,機器進入場地調試.蘇湘這邊的工人招募在秋季的時候就差不多結束了.她在殘聯,人員都有,那些人就像嗷嗷待哺的孩子,都等著春節趕緊過去,這樣就可以掙錢自力更生了.

蘇湘看完了,把文件放在一邊道:"辛苦你了."

封輕揚已經吃完了一籠蝦餃,在那里掰開流沙包,嘴里道:"終于說了句人話."

蘇湘笑了下,這一笑,牽動了嘴唇上的潰瘍,疼得她趕緊閉上了嘴.

她小口小口的喝粥,像是古代皇室娘娘一樣,而封輕揚則是大快朵頤,這一對比,就顯得她特別粗俗,好像她豬一樣.

封輕揚看著眼睛抽抽,這女人什麼毛病,以前看她吃東西也不是這個樣子.

她開了一場慈善晚會,貴人見多了,就在這里矯揉造作起來了?

封輕揚當啷一聲將勺子擱在空碗里,瞧著蘇湘不滿道:"你什麼毛病?"

蘇湘把她的不滿誤解成了詢問,如實說道:"口腔潰瘍了."

她的嘴唇還是疼,從一個小白點現在已經長得小指甲蓋那麼大,不知道是不是還有上火的原因,隨著那傷口一並發出來了.

一說這話,封輕揚揚了下眉毛,整個神情都變了,她微微湊上前來,曖昧說道:"上火了吧?"

那模樣,全然不見之前她累得要死要活的樣子,倒是一臉八卦.

蘇湘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這麼激動做什麼.就聽封輕揚一本正經的道:"上火,多半是陰陽失調,你得瀉火."

蘇湘知道她的內涵意思了,她不接招,比她更加一本正經的道:"嗯,回去喝點菊花茶."

封輕揚嘖了一聲,見她不上當,托著下巴拎著筷子戳一段帶魚,說道:"那天晚宴上我可以看見了的.傅少在那麼多人面前蠻橫的把你據為己有,你們兩個一個干柴,一個烈火,早點燒了得了."

她為什麼會活的這麼累?就是夾在這對男女中間!她就快要被熬干了!

蘇湘用力捏了一把勺子,深吸了一口氣,決定還是不要開口了.

她吃了一口米粥,封輕揚的目光繼續荼毒著她,蘇湘忍無可忍,開口道:"封小姐,看你恢複如此之快,可有瀉過火?"

封輕揚被反射了回來,訕訕閉嘴不提了.

她忙成那個樣子,哪有機會找男人.

再者,以她的身份地位,家里也不會容許她隨便找個男人.她的婚姻,是為家族利益奉獻的.

她從小就被灌輸了這樣的思想,封家的幾位女性,都是這麼嫁人的,不論幸福與否.

封家,也是在各種利益交織下,一步步的有了今天的地位.

可封輕揚不想成為一個布偶娃娃任人擺布,所以才養成了男人一樣的個性,又費盡心思的要擺脫那樣的命運.

在她還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她是不會找男人的.

兩個女人之後直接在餐桌上談論起了工作,桌面上是滿桌的碗碟,半空舉著文件資料在那里討論.

她們是那麼的忙,簡直爭分奪秒,餐廳里進來的客人們看到了,都要感歎一句:新時代的女性不比男人差.

蘇湘在飯桌上結束了果汁工廠的事務,回到工作室那邊,果然如封輕揚所說,一箱子的果汁送了過來,那些人都已經當餐後飲料喝了起來.

歐洋喝了一大口,笑呵呵的道:"蘇姐,這一口喝下去,好像同時吃了幾種水果,果味都出來了."

蘇湘看他笑眯的眼睛,說道:"這就好.對了,箱子里有一份東西的吧,果汁喝完了,都讓大家寫一寫感覺,還有建議,明天收上來."

歐洋傻眼:"啊?"

喝一瓶果汁還要寫報告,就像小學里看了部電影還要寫觀後感.這麼忙,寫什麼寫啊!

歐洋垂眉喪眼,想著隨便對付一下就完事了,蘇湘走到辦公室門口,回頭看了他一眼道:"務必真實,不許打馬虎眼."

"是……"歐洋歎了口氣,摸了摸口袋的手機,他為什麼要喝這瓶果汁.

蘇湘進去辦公室,把封輕揚交給她的那些文件鎖到文件櫃內就出去了.

下午去基金會,那天晚宴上的事她還沒調查清楚.

她不是直接去找那兩個女人談話,那兩個女人她連名字都不知道,要人在面前她才能認出來.

蘇湘若是把人都叫到跟前來認一認,好像她要特意報複一樣,這樣不利于她以後的工作,還會被人抓著不放,刻意把這件事放大.

這,就中招了.

蘇湘思前想後,想清楚了一件事.

那兩個女人先在洗手間說那些話來攻擊她,先一步的激怒她.之後又有那個周老板當著眾人羞辱她,這樣可以更加的激怒她了.

言語攻擊最容易讓人失去冷靜,當時她若控制不住,把事情鬧大的話,眾目睽睽之下,她就當眾失了言行.

做一個負責人,最忌失了公信力,尤其扶蕊基金會這樣的,與之打交道的都是名人,出丑就等于毀了自己在人前的形象.

好在蘇湘當時忍住了,對方恐怕還不夠了解她.

她一次次的忍受了潑過來的髒水,她的忍耐力不可想象.

進入基金會,就看到那里的工作人員都在無聲的打量她.

蘇湘被那周老板調戲的事不是什麼秘密,當時那麼多人看到,早就被傳開.

蘇湘抬頭挺胸,徑直的經過大廳,經過走廊,進入辦公室.

歐洋跟在蘇湘的身後,就覺得蘇湘的腳步特別穩,特別沉的住氣.

而那些人不等蘇湘人影消失,就開始在她的身後悄悄交頭接耳:"她怎麼還敢來,換了我的話,起碼得過了這陣風再來了."

"是啊,多丟臉啊,那麼多人看到.以前龐夫人在的時候,可從來沒這樣過."

"沒錯,堂堂一個基金會負責人,被人當陪睡的,以後別人怎麼看我們?"

"哎,今年有龐夫人在,還能籌集到那麼多善款,明年她做了,還不知道怎樣呢……"

……

蘇湘初來乍到,在基金會內還沒建立起自己的威信,也沒有自己人,那些人談論起來肆無忌憚,一點都不怕被人聽到.

歐洋聽得皺起了眉毛,有些擔憂的看了眼前面的蘇湘,可蘇湘好像沒聽到似的,腳步都沒停頓一下,依然有著她自己的節奏,高跟鞋的聲音堅定沉穩,絲毫不亂.

追隨這樣的人,心里是安定的.

歐洋懸起來的心放了下去,覺得那些女人不過就是長舌婦,這一輩子也就只能眼紅別人的份了.

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要說蘇湘有沒有本事,看看她慈善晚會上籌集到的善款就知道了,數據說明一切.

蘇湘聽到了那些人的小聲議論,她們或許只是自己發牢騷,但蘇湘更加認為,這里面一定是有人先帶了節奏.

這是那個人的第三步計劃.

在基金會里面,抹黑她的個人形象,進而讓人質疑她擔任負責人的合理性.一旦人人不信任她,與她不能共處,上面就要考慮換人.

進了辦公室以後,歐洋道:"蘇姐,那些人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她們是嫉妒你."

蘇湘脫下大衣掛在椅背上,微微一笑道:"你都知道這道理了,我還能不清楚嗎?放心,我不會理會的."

接下來,她處理公事,有條不紊,別的什麼都沒做.

偶爾有人進來跟她報告工作內容,蘇湘看過以後說了幾句,要求把籌集到的善款按照扶助項目,幫扶的人口,貧困程度按比例發放,她再加了一點,要求公開透明化.

那人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驚愕.

蘇湘道:"怎麼,有問題?"

女人被問到,也就直言不諱了,她道:"蘇小姐,你說的簡單.所有的基金會,包括公眾都在要求財務公開透明,可真正做到的有幾個?"

蘇湘不言語,微微笑看著她,等她說下去.

那人看她不說話,再說了下去,言語里更多了些怨氣:"這事情看起來簡單,但我們基金會一共才多少人?"

"扶助人口那麼多地方又分散,還有志願者的管理,這些蘇小姐都你了解嗎?"

女人完全用內行人看外行人的表情在看蘇湘.

蘇湘笑了笑道:"因為難解決,所以就把問題擱在這里了嗎?"

"我拉來的善款,那些人也想知道用在哪里了.若我不公開,扶助人的情況也不清楚,那麼別人怎麼想?"

她神色一凜,道:"為什麼善款越來越少,因為別人在想,錢去哪兒了!"

"沒有捐助,那基金會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蘇湘很清楚,賬目越是混亂,越是容易渾水摸魚.

慈善這一塊,是沒有成本的,全靠別人捐款.除去必要的開支,剩下的錢都應該用在實事上,可沒有監管,沒有透明公開,一部分善款去向不明.

龐夫人被人懷疑,上面的人急著要撤了她,就是栽在了這上面.

若蘇湘再按照龐夫人留下的規章制度走,不就成了下一個龐夫人.

龐夫人還另說,但蘇湘沒沾一分錢,還要為某些人背鍋,不是糊里糊塗就把自己給埋了.

女人被蘇湘的神色震住了,呼吸一頓,抿住了嘴唇一時不敢再說什麼.

蘇湘再神色一緩,語氣放軟了些道:"這些工作,都要一步一步來,也不是讓你們一步登天,馬上就要做到.但做是肯定要做起來的,我們只有完善,沒有一成不變."

不管蘇湘的臉色是柔軟還是堅冷,她的態度擺在了那里,女人不敢再跟她叫板作對,拿了文件出去了.

蘇湘看了眼關上的門,目光繼續落在電腦屏幕上.

接下來的幾天,蘇湘都是工作室跟基金會兩邊跑.

她不著急馬上揪出那個扯她後腿的人,但是她可以肯定,這里面有兩個人以上在策劃把她拉下馬.

人越多就越不能急.

傅寒川聽完盯著基金會那邊的人的報告,唇角微彎了下,又要看到母老虎發威了.

大年夜的前兩天晚上,蘇湘約了傅贏跟珍珠兩個孩子一起吃晚飯,就在她的茶灣公寓.

那天她特意抽了下午兩個小時的時間,帶著孩子們去買衣服,又去市場買了菜,在自己的小廚房搗鼓出了一桌子的菜.

傅家還在,但是已經四散零落,傅贏過年時要跟傅寒川一起去三亞探望卓雅夫人.

葉家沒了,但是宴家還在,家人也是兩地散開,蘇湘要與宴霖去一趟吉隆坡看看沈老夫人.老夫人年紀大了,不適合飛來飛去,而且北城太冷了.

至于祁家,蘇湘只能等吉隆坡回來以後再去給祁海鵬拜年了.

對祁家,蘇湘始終感激祁海鵬這兩年的照顧.在她沒有與宴霖相認之前,祁海鵬是她人生中第一個給了她長輩關懷的人.

蘇湘看著兩個孩子吃的歡快,心里不知是喜還是悲.

她在蘇家長大,可蘇家給了她最壞的記憶,她對蘇家沒有感情,也以為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牽掛的人了.可現在,她身邊有這麼多她在乎的人.

而且,這些她牽掛的人也牽掛著她.

她難過的是,她在乎的人,卻不能聚在一起過個熱鬧年.好在只是短暫的分開,他們很快就能又在一起.

傅贏看了看她,為難的說道:"媽媽,你是不是生氣我沒有陪你過年?"

"奶奶一個人在三亞,我已經有好幾個月沒見到她了.但是我每個星期都能看到你,所以你不要吃醋,我會給你禮物補償你的."

蘇湘聽到他後半句話的時候,傷感就變得有些想笑了.

她突然有種看到十幾年以後兒子的感覺.等兒子以後有了女朋友,也不會時刻陪在她身邊,到時候他也就買禮物補償了吧.

傅贏有時候跟連良玩,帶給她的就是他們搗鼓出來的小玩意.那時候蘇湘就有種兒大不由娘的感覺.

蘇湘揉了揉小家伙的頭發,說道:"三亞那邊比北城暖和,你去那邊正好."

珍珠瞧了瞧傅贏,又看看蘇湘,扯她的衣袖,奶聲奶氣的道:"麻麻,我可以陪你的."

她每天都在玩,她也沒有奶奶要陪,只有爺爺像個小孩子一樣,老是離不開她.

珍珠還小,不懂大人們的變故,蘇湘更不會因為變故而少了對她的疼愛,那份親情沒有變化.而她跟祁令揚的變故,隨著孩子的長大,她會慢慢了解,說不明白的事,隨著時間過去,她就明白了.

蘇湘捏捏她的小臉:"那爺爺怎麼辦?"

珍珠皺起了小眉毛為難了,爺爺是離不開她的.

蘇湘看她那皺眉苦想的小模樣就忍俊不禁,孩子的可愛,是化解一切煩惱的靈藥.

"你現在不就在陪我了?"蘇湘笑著給了答案,珍珠馬上就甜甜笑了起來,"啊,是啊,還有哥哥一起."

上篇:331 這里沒你能睡的地方!     下篇:333 你發財了就好,以後全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