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37 去我家  
   
337 去我家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又覺得他有些奇怪.

車上的時候,傅寒川不用轉頭也知道蘇湘在盯著他,他將車速慢了下來道:"我要融化了."

蘇湘眉頭一皺,才過了春節,氣溫都沒上去,哪來的融化,他又不是冰.

她道:"傅寒川,你有點奇怪."

傅寒川扯了抹笑道:"怎麼奇怪了?"

蘇湘眼睛眯起一些,不等她說什麼,傅寒川卻先開了口道:"聽說你的破車也有人惦記."

蘇湘便放松了下來,她還奇怪傅寒川怎麼來了,想來莫非同告訴了他什麼.

第二天早上,是歐洋開車來接的人.他本就是蘇湘的助理,他來接人也沒什麼.

蘇湘為工作室買新車的時候,也是歐洋跟隨在她身邊.

可當蘇湘准備用新車代步的時候,歐洋又有話說了,他道:"東城准備開新店,小韓要去那邊踩點,沒一個星期是不可能的,這車買了,她剛好能用上."

蘇湘的護膚品品牌銷量起來了,就連歐洲線也開始步入正軌,開新的體驗門店是她工作室今年重要的一步棋.

但蘇湘現在事務繁多,開始培養自己的左膀右臂,小韓是她要培養的人,新門店開設地這麼重要的事,便交給她去做了.

東城是北城的鄰城,開車不到兩個小時就可以抵達,自己開車過去的話也沒什麼不方便的.

蘇湘看了一眼歐洋,歐洋一本正經道:"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你想啊,小韓要找地方,東奔西跑的,你讓她打車的費用都足夠油費了.而且她怎麼說也是代表了咱們工作室去的,讓人家打車去談工作,咱們工作室的面子往哪兒擱?"

"所以,你得給她基本的派頭."歐洋摸了摸車頂,新買的車是奧迪,牌子夠硬氣了.

蘇湘深吸了一口氣,微微一笑道:"你說的有道理,那就讓小韓用了吧."

蘇湘沒車,早上歐洋來接,晚上傅寒川去接,持續了一個星期.

這一個星期里,蘇湘問了下莫非同她車子維修的問題,莫非同就推說他的技師還在賽車場上.

這一天傍晚,傅寒川又來接時,蘇湘手指慢慢的敲著車窗的邊,看著馬路邊亮起的路燈一盞盞的劃過去,她轉過頭突然問道:"你不忙嗎?"

蘇湘的上下班時間還是比較准時的.如果不是出去談業務的話,她不會留在工作室,有工作也是拿回家去做.

但傅寒川不一樣,他經常要開會,而且是從早開到晚,有時候晚上還要開會.

在幾年前時,他就是那樣的工作節奏,現在一人全部承擔了傅氏,應該更加忙才是.

傅寒川開車,正在看後視鏡,聞言抽回目光道:"這段時間還好."

他轉移了話題道:"晚上想吃什麼,我請你."

蘇湘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路邊一家自助餐:"就那個吧."

那是一家普通餐飲店,蘇湘只是隨手一指.

傅寒川又瞥了一眼後視鏡,把車放慢下來,依言將車子停靠了進去.

這個點正是吃晚飯的時候,前來吃自助的人還挺多的.蘇湘隨便挑了幾個餐點,沒有擠著去拿貴的,傅寒川更是不可能.

兩人找了張空位坐下來.

蘇湘吃了口蝦仁,看到餐品區新上了飲料,她道:"我去拿飲料,你先看著."

說著,她站了起來往餐品區走過去.

取飲料的人不少,那邊排起了隊.蘇湘排隊時,就隨意張望了下,看到有個男人接觸到她的目光時,馬上轉過了頭.

男人手指插在口袋里,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蘇湘又看了他一眼,排到她的時候,她拿了兩杯混合果汁,原路返回.

蘇湘余光又往靠門口的座位瞥了一眼,那個男人坐在那里.

她回到座位上,把果汁遞給傅寒川道:"沒有我們工廠制作的好,混合了太多的水,還有果粉調劑."

傅寒川連一口都沒嘗,淡淡說道:"不然人家怎麼賺錢."

蘇湘扯了扯嘴唇,問他道:"你也這樣嗎?"

傅寒川諷笑了一聲道:"蘇小姐,我做的是高端業務."

那些高端客戶,什麼沒見識過,無論嘴巴還是鼻子還是眼睛,都毒辣的很.

一個兩個看不出來,可一旦被人發現,就是口碑崩盤的問題.

他拿起手邊的一杯檸檬茶,不經意的往周圍看了眼.

蘇湘心中默數著,第八次.

加上路上的,傅寒川一共看了那邊的男人八次.

她裝作沒察覺,吃了點沙拉,又突然發問:"那個男人怎麼樣?"

傅寒川正在喝水,差點嗆著了,蘇湘擱下叉子,手指交握著放在餐盤與胸口的距離,淡淡看著他道:"你們在做什麼?"

"都已經一個星期過去了,可以告訴我了嗎?"

傅寒川看了看她,心中默默歎了口氣.

他都忘了,這個女人有多警覺多敏感.

在車上,蘇湘問他工作忙不忙的時候,他就在想可能被她發現了什麼.

這個星期,他都是接了人直接往她的公寓送,盡量不在路上停車.就連她去采購,也是他陪著.為了打消她的疑慮,他才故意轉了話題,讓她挑餐廳外面吃.

傅寒川道:"一會兒再告訴你,先吃完了再說."

蘇湘見他願意松口了,這才重新拿起叉子吃了起來.

她拿的東西不多,兩人很快就吃完了.

傅寒川把蘇湘送回了茶灣公寓,然後就坐在了沙發上准備開始兩人開誠布公的談話.

蘇湘去廚房燒了一壺水,沖了兩杯茶.

白霧嫋嫋,茶香慢慢飄散在空氣里.

直角形的沙發,兩人各坐一張,稍微近一點的話,就能膝蓋抵著膝蓋.

傅寒川疊起了腿,看著蘇湘慢悠悠的道:"你知道為什麼龐夫人即便是犯了那麼大的錯,她還能全身而退嗎?"

蘇湘微蹙了下眉毛,這個問題她自己也想過,又覺得是她想太多.

她道:"基金會是她所創,上面要收了她的基金會,放過她一馬.另外,這件事暴露出來,所有慈善事業就將受到公眾質疑,影響太大.不是這樣嗎?"

傅寒川冷笑了一聲道:"你那麼聰明,對這兩個說法,其實自己也懷疑過吧?"

蘇湘抿住了嘴唇不說話,傅寒川便說了下去道:"基金會是她創立,可這不是她的私人財產.她動了那麼多錢,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足夠讓她蹲大牢."

"上面要辦她,可以悄悄的辦,比如讓她退下來以後再辦她,這件事的影響就小很多.而且可以不公開審判她,媒體不知道的話,沒有人知道她去了監牢."

"等到媒體知道了,這種事也是已經過去很久,掀不起多大的風浪,反而還會讓公眾覺得基金會的公正廉明."

蘇湘越聽眉頭就皺得越緊,傅寒川繼續說下去:"你上任後,受到的那些阻力,你也已經查出來了,是龐夫人在背後指使她的人攪渾水,意圖把你拉下馬,扶植她的人上去."

蘇湘點了下頭,眉頭不曾松開,這事兒是她親自處理的,現在的基金會里面可安靜的很,連她提出的善款來去透明化也在慢慢推行起來.

傅寒川道:"龐夫人被你揭穿以後,她只是生氣,卻沒有對你再繼續做什麼……你覺得她是良心發現了?"

蘇湘心中一凜,微微睜大了眼睛:"你是說……"

她想到了這幾天傅寒川做的事,再想到她從生日會出來後,看到有個人在撬她的車.

蘇湘心中發寒,她不願意把龐夫人想的那麼壞.

她去年回來北城,殘聯的人牽線搭橋介紹她認識龐夫人,兩人一起把北城的慈善事業做好.

她被人陷害,滿天謠言,愛心大使的身份被公眾質疑的時候,龐夫人也曾幫助過她,為她說話.

所以,蘇湘在勸龐夫人收手的時候,才特意用了孤兒院的孩子過生日的機會.

傅寒川看了眼蘇湘白了的小臉.

她這個人,總是先把人往好的地方想.

傅寒川松了腿,身體微前傾握住她的手指,冰涼冰涼的,他有些心疼,用力握了下,像是要給她力量.

傅寒川緩緩道:"龐夫人做基金會這麼久,你以為就沒有人察覺,就只是這次被人發現了,才被迫退下來嗎?"

蘇湘的心更涼了,她有想過,可不願往下深想.那麼多錢,怎麼可能不被人發覺.

她來的晚,但想也知道,肯定有人告發過她的,只是一次次的被人攔下了.

龐夫人的人脈那麼廣……

傅寒川道:"她結識的人,不只是商場上的那些企業家.她的基金會創立的時間越久,做的越大,就說明她背後插入進去的手就越多."

"那些善款,不只是別人的捐款,還涉及到了洗黑錢."

蘇湘的心里已經開始冒涼氣.那些來曆不明的錢,進了基金會,龐夫人找個名義把錢弄出來,就成了乾淨的……

蘇湘此時忽然想起了常妍.

常妍為了蘇潤能夠永遠的留在日本,就曾利用基金會打掩護,買通日本的黑道看住蘇潤.

而龐夫人走的,要比她更遠……

蘇湘張了張嘴唇,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她的身體微微顫抖,簡直要坐不住了.

"你碰了別人的東西,他們就要對付你.龐夫人身後的勢力複雜,她要對付你,不只是因為你坐了她的位置."

傅寒川一直瞞著她,就是不想嚇到了她.他感覺到蘇湘的顫抖,手臂一伸,摟住了她的肩膀.

蘇湘這會兒心里煩亂的很,又茫然的很.兩人之間的距離沒多遠,傅寒川一勾她的肩膀,她身體就往他那側倒了過去,靠在他的肩膀上,兩人的膝蓋抵在了一起.

蘇湘的確經曆過很多事,但她真正接觸到的,就只是這個社會面的冰山一角.

八面玲瓏,面面俱到,真正要做到有多難.

而隨著她的事業越做越大,她還會經曆更多的事,見識到更多的人.

傅寒川道:"蘇湘,人都是有兩面的.我也不是說龐夫人有多壞.但你還記得那個姓周的嗎?"

蘇湘還處在震驚中,心里一片寒涼,對傅寒川摟住了她的事也留意不到了,聽到他的問話,蘇湘下意識的道:"周馮?"

傅寒川點了下頭道:"對."

"那天他在晚宴上調戲了你以後,我本來打算找他的,可是他消失了.我斷了他的生意,他也沒出來過."

"後來,我把龐夫人還有周馮的資料給了你.但那時時間倉促,你又一心要找出基金會里與龐夫人聯手的人,也就先讓你行動起來了."

蘇湘皺了下眉道:"可是,周馮不是龐夫人的人嗎?"

資料上顯示的,周馮是因為拿到了龐夫人的把柄,從基金會退出,再用那個把柄要挾了她,之後兩人才勾搭在一起的.

所以蘇湘就一直以為,周馮只是把龐夫人當成了收財工具.要論實質權力,還是拿捏在龐夫人的手里的.

傅寒川道:"並不是如此.龐夫人後來結識到的一些人,是周馮牽線認識的."

"你可還記得,晚宴上,我明明已經警告了那些人,少打你的主意,可周馮卻還敢對你動手動腳."

蘇湘這會兒身體已經不打顫了,可身上還是涼.她已經緩過了一些神,正要偏頭去看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傅寒川捏了下她的肩膀,接著道:"他不怕得罪我,在北城,不怕得罪我的人可沒幾個."

傅寒川說這句話也不是妄自托大,所以他不怕閃了舌頭.

"周馮只是區區一個亞洲代理商,能有多大本事?周家也就只是小門小戶,沒有多大背景.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他身後的靠山讓他有這麼個底氣."

"龐夫人失去了基金會,有些人投入到基金會的錢就拿不出來了.周馮跟龐夫人都被逼急了,宴會上讓你出丑,在眾人面前名譽掃地,是最好的機會."

"只要你下來,龐夫人再活動一番,就可以讓她的人上位……"

接下來龐夫人的計劃蘇湘都猜到了,傅寒川不說她也清楚.而她也已經把基金會清理了.

蘇湘掙了掙身子,傅寒川一挑眉,放開了自己的手,手指頭動了下,訕訕撇了下嘴唇.

這麼快就恢複了,怎麼不再小鳥依人一會兒.

蘇湘拿起茶幾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稍燙的水喝下去,從喉部到胃里,身體都暖和了起來.

她冷靜下來,說道:"我道破了龐夫人的計劃,所以他們要給我一點教訓?"

那麼那天,撬了她車子的人,就不是偷竊那麼簡單了.他們想嚇唬她.

蘇湘最近得罪了的人就只有那兩位,只要她被嚇到,就會想到自己是遭了報複.她會自動從基金會請辭.

可他們不知道蘇湘的倔強,她要決定的事,就算嚇破了膽她也會做下去的.更何況她不允許有人打著慈善的名義做那種肮髒的事情.

傅寒川也拿了茶水喝了一口,點了下頭道:"對."

蘇湘看了他一眼,手里捂著水杯又道:"莫非同告訴你,我的車被人撬了,其實他那時就猜測到了,有人要對我動手.所以,他不讓我碰車,也不要我打車."

蘇湘的車技不好,她的車稍微動點手腳,她就有可能出事故.而她若是打車,就更容易發生點事情了.只要那些人喬裝成司機,就能把她給綁了.

蘇湘再繼續道:"你每天來接我,就是不讓那些人得手."

傅寒川沒否認,蘇湘就什麼都明白了.

她拿起杯子再喝了一口水,又問道:"所以……歐洋是你的人?"

她的車拿去維修,工作室就少了一輛車,出去辦事就麻煩了些,歐洋建議買新車.

買新車的那天,歐洋又說讓小韓開去東城,蘇湘當時沒反對,可心里已經起了疑惑.

小韓出去辦事,她可以在東城租車用,並不受到什麼影響.

歐洋承擔了每天接她去上班的任務,可他的身份是助理,不是司機.

另外,雖然歐洋後來也看過龐夫人跟周馮的資料,可若他不是傅寒川的人,他知道的就不會比她更多.也就是說,他接受了傅寒川的命令,負責了她的安全.

那輛路虎,也是傅寒川給他用的.傅寒川就是歐洋嘴里的貴人.

傅寒川勾起唇角,承認道:"沒錯,他是我的人."

他為了不讓蘇湘發覺,還特意跟歐洋分開來,一早一晚的接送.

在蘇湘對他提起疑問的時候,他就知道歐洋也會被她問出來.如果不是這次龐夫人的事情,她還要更晚一些才會知道.

蘇湘的臉冷了下來.

難怪歐洋那麼聰明,如果只按照他簡曆上的來看,他沒多少工作經驗,卻總能恰到好處的提出建議.而且交代給他的事情,他都是出色完成.想來,他的工作經驗被他隱瞞了.

她應該很生氣傅寒川往她身邊安插了人,可這時要生氣也沒多大的火了.

一來,歐洋確實很好用,他來到工作室,了解工作以後就做上了手,讓她輕松不少.

二來,歐洋沒有越界踩了她的線,如果不是龐夫人弄出來的事,她並不會發現.

三來,就是這次事情里,歐洋一直在保護著她.

蘇湘將水杯放回到茶幾上,她道:"說說歐洋,我總要真正了解一下他的."

她不生氣傅寒川往她的身邊安插人,但不代表她喜歡.

傅寒川道:"你不用那麼在意.歐洋是我資助的人,他在學校的時候就為我工作,但他也不是完全意義上屬于我的人.他去年畢業後,我就把他撥給你用了."

"你的工作室在做大,身邊不能沒有襯手的人.歐洋人很聰明,也有足夠的忠誠,是做事業的人最需要的幫手."

"你總不能一直在助理這件事上,扯你的後腿吧?"

蘇湘想了會兒,抬眸道:"那你要給我一份他真正的資料."

歐洋的工作經驗是假的,那麼他的畢業院校之類的信息,也不會是真的.

蘇湘知道,傅寒川一直在名校物色高材生,畢業後就會吸納到傅氏工作,歐洋的資料不會只是她招牌簡章上的那麼平凡.

好刀就要用在地方,跟著她做一個小助理,那就大材小用了.

另外,她也不想有個傅寒川的眼線時刻盯著她.

傅寒川微微一笑,點頭道:"可以."

龐夫人這件事,並不是完全的只有壞處,起碼蘇湘在知道他往她身邊安插了人之後,沒有那麼大的反應了.

事情都談完了,蘇湘正准備送客的時候,傅寒川忽然道:"去收拾一下衣物吧."

蘇湘正要站起來,半彎著腰,雙手還撐在膝蓋上,她詫異道:"什麼?"

傅寒川轉頭看了一下四周,說道:"現在你都已經知道了,周馮的人想對你下手.你覺得他盯了你一個星期,見無縫可插就要收手了嗎?"

蘇湘默了下,那些錢還在基金會,而她在清算基金會的財務,准備透明化的發放錢款.也就是說,那些錢他是收不到的了,周馮會更加急.

她的這一手,是真把周馮給逼急了.

傅寒川道:"龐夫人被撤下來,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周馮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才沒有上來就下狠手,他還沒那麼大的膽子."

"但是隨著他身後的人追的越緊,他是會狗急跳牆的.現在他只是在你上下班的時候找機會,一旦他發現無處可下手,接下來就是你這房子了."

茶灣小區只是中等的公寓樓房,安保措施沒那麼嚴密.若是有人上來在門外守著她,或者進來做點什麼的話,那是防不勝防的.

蘇湘一想到半夜有人敲門,她就不寒而栗.

她咬住了嘴唇,重新坐了下來.她道:"那我要去哪兒?"

無憑無據的事,她又不能報警.

傅寒川站了起來,一把把她拉了起來道:"我家."

蘇湘:"……"

傅寒川卻自顧自的說了起來道:"傅邸在全北城安保最好的地區,那里閑雜人等進不去.我的房子很大,又有我在里面,他們碰不到你的一根頭發."

富人區,里面不止住人,還藏著很多奇珍異寶,每家每戶都有著最嚴密的安防措施.蘇湘進了那里,就是進了最安全的地帶.

上篇:336 別那麼摳門     下篇:338 他簡直要把她弄得精神錯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