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48 你熱昏頭了  
   
348 你熱昏頭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看了她一眼:"你在說什麼?"

封輕揚看到蘇湘,快走了兩步,在她面前一屁股坐下,說道:"你還記得常家的人嗎?"

蘇湘一怔,臉就沉了下來.有了常妍之前做過的事情,蘇湘很難忘記.她整理桌上的文件,漠漠道:"你怎麼提起那家子的了."

常家在南城,陸薇琪為了給傅正康歸來鋪路,把卓雅夫人跟常妍的事情一起公布了出來,常家的生意從那以後更是一落千丈,常奕在北城辛苦部署了幾年付之東流,現在已經全面退出了.

封輕揚微皺著眉道:"我看到常守了."

封輕揚見過常守,記憶中那是個莽漢,囂張跋扈,可今兒見到他,感覺他變了個人似的,深沉儒雅,一派穩重男人的氣質,她差點都沒認出來.

蘇湘也跟著皺了下眉:"常守?"

"是啊,常妍的二哥,你不記得了?"封輕揚以為蘇湘忘記了,特意提醒了她一下.

常守常年待在南城,常妍出事的時候,來過北城,蘇湘見過幾次,但沒有跟他真正的交過手.說到常守,蘇湘對他大哥常奕的印象更加深刻一些.

不過對常守這個人,蘇湘還是有一點印象的,是個性格暴躁的人.她干巴巴的道:"沒忘.你說他怎麼了?"

封輕揚舒服的靠在椅子里,捏著肩膀道:"我看到他跟一個小女生在一起,可能是泡妞來的."

有錢的公子哥兒不就喜歡追女人,封家的那兩個兄弟也是,結了婚也不安分,還有女人挺著肚子找上門來.

不過常守為了追小女生,整容似的大改變,把性子都改變了……封輕揚就覺得這個人奇怪,反而更好奇那個小女生了.

常守是多喜歡那個小女生,這南城追到北城來,連性格都改變,都有點傅寒川的作風了.

不過那個小女生,怎麼感覺也是她應該見過面的?

封輕揚想著想著,實在想不起來就放棄了,她慢慢的瞟了一眼蘇湘,身體忽然往前,雙臂放在桌面上,晶亮的眼瞧著蘇湘,神態曖昧的道:"蘇小姐,你跟傅寒川怎麼樣了?"

"我看你面色紅潤有光澤,可是愛情滋潤的呀?"

蘇湘正在想常守的事情,被封輕揚這一打岔,無語的瞪了她一眼道:"封小姐,如果你有時間的話,能不能告訴我,秋季防燥潤肺的果飲是否研發出來了?"

研發室的工作由封輕揚盯著,一聽工作上的事兒,她就無趣的撇撇嘴道:"蘇湘,你可真沒意思.傅寒川到底瞧上你啥了,一板一眼木頭人兒."

蘇湘滴滴答答的敲打鍵盤,面無表情的說道:"私人事情,封小姐就不要打聽了."

封輕揚最喜歡調戲一本正經的蘇湘,"嘖"了一聲,抓住了她的語病,拖聲拖調的道:"哦,我知道了.這是你們小兩口的閨房趣事,好,我不說了,不說了……"

她站起來,背著手往外走出去.

蘇湘抬頭看了她的背影一眼,敲打鍵盤的手指慢了下來,最後停下了.

蘇湘前幾年被設計陷害了太多,不知是否落下了後遺症,聽到跟常家有關的,心里就毛毛的.

另一邊,封輕揚出去以後,卻接到了封家的電話,看到來電顯示,她的眉頭緊緊皺起,好心情瞬間掃光.

鈴聲不斷,她不能掛,只好接了起來:"慧珊,什麼事兒?"

孫慧珊是封輕鴻的老婆,前幾個月,封輕鴻在外面弄了個女人,夫妻倆就吵了起來.封輕揚撫了把額頭,她一點都不想管他們的破事兒.

電話里,孫慧珊哭哭啼啼:"姐,我真是沒法活了……"

封輕揚一聽這話就翻了個白眼,很想說,那就不活了吧.她握著手機:"你在哪兒?"

……

車子開往約定的商場,封輕揚一路咒罵.她算是受夠了,她永遠在給對兄弟擦屁股.生意上他們出了差錯,她要去解決;後院著火,也要她去解決,這就是她在封家存在的意義嗎!

紅色的跑車子彈似的射出,十幾分鍾後,一個利落的倒車入庫,停穩在停車場.她從車內出來,還是一身簡單的裝束,連個包都沒有,甩上車門就往通道電梯去了.

對面,常守解開安全帶,正要從車內出來,就看到一輛紅色跑車開進來,迅速利落的倒車入庫,那過程叫他也歎為觀止.當他看到車里出來的是個女人時,愣了好一會兒.

"女人開車這麼牛的,倒是少見."常守微一勾唇,開了車門下車.

封輕揚乘坐電梯,直達三樓以後,就往一家珠寶店走去.

受了氣還有心情買珠寶的,大概也就封家娶進門的那位孫小姐了.

孫家並非世家名門,暴發戶起家,不過財力尚可,封輕鴻娶孫家的女兒,就是商業聯姻.孫慧珊沒什麼腦子,受了氣就只會哭,不然就是回娘家.

封輕鴻跟孫慧珊結婚比較早,這麼多年下來,孫慧珊三天兩頭的往娘家跑,孫家那邊也便不管她了,反正只要不離婚就好.

封輕揚倒是希望他們能夠離了,省的老是來煩她.

封輕揚雙手抄在闊腿褲的口袋里,慢悠悠的走進去,就看到孫慧珊正坐在一個櫃台前面,左顧右盼的欣賞著自己的手腕.她的手腕上戴了一條鑽石手鏈,燈光下光芒璀璨.

營業員把她捧為上賓,櫃台的玻璃面上擺了一排的珠寶首飾.

封輕揚走到孫慧珊旁邊,問道:"看中哪個了?"

看她那樣子,哪有電話里哭哭啼啼的樣兒.

孫慧珊知道封輕揚來了,馬上拉住她道:"姐,你看這些手鏈,哪條比較適合我?"

封輕揚對珠寶沒什麼興趣,只掃了一眼道:"不是說沒辦法活了嗎?你這是要吞鑽自殺?"

孫慧珊癡迷鑽石,那台面上的首飾,全部都是鑽石的.

她尷尬笑笑,說道:"我這不是心情不好嘛."出來看下這些珠寶,她就活過來了.

孫慧珊看封輕揚的臉色不好,識相的沒再說什麼,對著營業員道:"這條我要了."

她晃了下手腕上的那條手鏈,沒再摘下來,從包里拿出卡遞了過去.

封輕揚看著冷笑,說道:"我放下公事特意跑過來找你,怎麼,不給我也買一條?"

孫慧珊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姐,我沒什麼錢,不然這些首飾,隨便你挑."

封輕揚知道孫家的人吝嗇,心底里冷笑,想孫慧珊跟封輕鴻就是一對活寶.

孫慧珊收回卡,與封輕揚一起逛商場.她的手掛在封輕揚的手臂上,很親密的樣子.

封輕揚一身中性化的利落打扮,孫慧珊卻是個嬌滴滴的千金貴婦打扮,這麼一走,好像女同似的.封輕揚實在不想被人誤會,推開孫慧珊的手嫌棄道:"你離我遠點兒."

孫慧珊千百個不好,但有一點好.她不記仇,臉皮也厚.被推開了,她馬上黏上來,嗲嗲的喊:"姐……"

封輕揚被她撞得差點打了個趔趄,身上雞皮疙瘩掉了一地,無語的撇撇嘴.

商場內新開了一家蛋糕連鎖店,非常有名,孫慧珊看到了,馬上就拉著封輕揚往內進去.

這時,常守已經買了一盒蛋糕走出來,看到封輕揚認出她就是停車場的那位.他本覺得她開車技術好,看到她身邊掛著的女人,眉毛就擰了下.

原來是個女同.

封輕揚又一次的看到了常守,但是沒看到那個小女生,正覺得詫異,看到他手上拎著的蛋糕,想這大概是要送給那個小女生的吧.

兩人沒什麼交集,錯身走了過去.

蛋糕店內設置了座椅供客人休息享用美食,封輕揚與孫慧珊進去以後,就挑了一張靠窗的座位坐了下來.

孫慧珊道:"姐,這家的蛋糕很好,我請你吃."

說著,她打開包,封輕揚以為她要拿手機去結賬,卻看她從包里還拿出了一張優惠券,往櫃台那邊的玻璃櫃里挑選蛋糕去了.

封輕揚簡直哭笑不得,真是勤儉持家啊,她搖了搖頭,拿起桌面上的精美廣告單看了看.

走廊外面,常守走了幾步,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總覺得那個女人是見過的.

他往後退了幾步,從光潔透明的玻璃窗看進去,腦中劃過一道光.

是那個女人!

常守曾在傅家老宅見過封輕揚,後來為了常妍賠償的事情,這個女人也出現過一次.

那個三千萬,他怎麼能忘了!

常守的眼眯縫了起來.那她是否認出他來了?

常守沒再多停留,拎著蛋糕快速的回到了車子里.電話響起來,一道嬌俏的女孩聲音響起來:"好無聊啊……"

常守放下嚴肅的表情,勾著唇角扶著方向盤將車開出停車場,他道:"無聊就背劇本,我在開車呢."

對方一聽說在開車,就乖乖的不打擾了:"哦,那你好好開車吧."她的語氣里有小女生的埋怨.

電話掛斷,常守把車子開得更快了一些.

蛋糕店內,孫慧珊買了蛋糕走過來,嘟嘟囔囔的道:"太氣人了,以後不來了."

封輕揚看了她一眼:"又怎麼了?"買個蛋糕也能生氣,也是沒誰了.

她看了眼孫慧珊拿過來的蛋糕,只是兩塊很簡單的奶油蛋糕,沒什麼特色.

孫慧珊嘟嘴生氣道:"我剛才在那里挑選蛋糕,那營業員就跟我說,蛋糕已經被人包了,只給了我這兩個.不然就要我等."

其實能夠在這家商場消費的,身份都不低,至少手里都是有錢的主兒.營業員把顧客當上帝,壞就壞在孫慧珊先拿了優惠券去問人家能不能用.

這自降身價的舉動,能怪營業員不給她面子嗎?

孫慧珊嘀嘀咕咕往嘴里塞蛋糕,兩頰氣鼓鼓的像是只河豚,封輕揚被她氣樂了,說道:"那你還吃?"

換做是她被人看低了,早就轉身走人了.

孫慧珊擦了擦唇上的奶油道:"優惠券就要過期了."

封輕揚決定還是換話題:"你之前電話里說不能活了,封輕鴻又怎麼你了?"

同時,她心中又在想,那個包了全部蛋糕的是哪位主兒,買那麼多蛋糕不可能是自己吃.

她看著店里的幾個營業員全部圍在櫃台在那里打包.

孫慧珊一聽封輕鴻三個字,悲傷事情勾上來,蛋糕吃不下了,她翻出手機,甩給封輕揚看:"姐,你看看那個騷狐狸,都把這個發到我的手機上來了."

封輕揚看了一眼手機,照片上是封輕鴻跟一個女人睡在一張床上,封輕鴻還睡著,他是趴著睡的,女人則趴在他的背上,被子把兩人的大半部分遮住了,不過該表示的意思都表示出了了.

封輕鴻本就是個愛玩的人,婚前婚後女人都沒斷過,這照片是真的,也是第一次有女人明目張膽的把照片發到孫慧上的手機上.

封輕揚只看了一眼,就把手機還給了孫慧珊:"那麼你要離婚嗎?"

封家,孫家利益結合,所以不管兩個人怎麼鬧,離婚是不可能的.

封輕揚這時有些同情孫慧珊.她跟她一樣,都是家族的犧牲品,不過不知道孫慧珊看得開,還是認定了自己沒用,她從沒反抗過這樣的命運.

她的小打小鬧,就好像只是在豐富自己的生活而已.

如果是封輕揚看到自己的男人跟別的女人睡同一張床,她是容忍不了的,可孫慧珊卻還能存著這張照片.

孫慧珊惡狠狠的看著那張照片,然後把手機啪的反面按壓在桌上,那巨大的動靜把那幾個在包裝的營業員嚇了一跳.

孫慧珊沒搭理她們,癟著嘴巴憋氣,眼睛都憋紅了.

沒有哪個女人遇上這種事不生氣不委屈的.可她在孫家就被瞧不起,封輕鴻根本不把她當成一回事兒.她能怎麼辦?

一哭二鬧三上吊?

對封輕鴻來說,她死了才好,這樣他就能順順利利的把那個騷狐狸娶進來,還能霸占她的嫁妝.

所以,她才使勁兒的對自己好,買珠寶首飾,買衣服買包,使勁的花他的錢.

看她這模樣,封輕揚就知道孫慧珊不可能提出離婚了,若提出離婚,她要反抗的是兩個家族.

封輕揚抱起了手臂,以局外人的口吻道:"慧珊,既然你不想離婚,你就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讓封輕鴻記住,他這輩子的女人只能有你一個,要麼就當個形式太太,反正不少你錢花."

孫慧珊抽了抽鼻子:"那……我要怎麼讓封輕鴻記住只有我一個女人?"

封輕揚笑了:"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她眨了眨眼睛……

……

北城影視基地,某個劇組.

蘇麗怡跑斷了腿,面試了無數次,終于弄到了一個網劇的女一號.導演說她是新人好調教,她的形象也符合人物角色,給了她機會.

那時候的蘇麗怡喜滋滋的,後來才知道,這是高昌首投資的網劇.

蘇麗怡後來知道以後,抱住高昌首的腰感動的又哭又笑的,想不到他對她這麼好,為她默默做了這麼多事情.

蘇麗怡很珍惜這次機會,雖然是網劇,也有不少一夜爆紅的.

七月的天氣很是炎熱,攝影棚內更是悶熱,蘇麗怡穿著里古裝戲服,熱的滿頭大汗,那小風扇吹過來的風都是熱的,但她還是努力集中精神背台詞.

這時,劇組的幾個人看到一個男人走過來,便笑著打招呼:"高先生."

蘇麗怡聽到聲音,放下劇本,就看到高昌首拎著一個蛋糕盒走了過來.

她幾乎跳起來,將劇本摔在座椅上,對著高昌首道:"不是說要忙嗎,怎麼過來了?"

高昌首拎起蛋糕盒在她面前晃了下道:"看到一家不錯的蛋糕店,想你們小女生不就喜歡吃這種東西,就買來了."

蘇麗怡感動的幾乎要哭:"阿昌,你對我太好了."

自從蘇家落魄以後,她就再沒有這樣被人捧在手心上的感覺了.

其實兩人早上才一起吃過早飯,這會兒又見面,還熱淚汪汪的,蘇麗怡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可這大概就是熱戀吧,分開一會兒就想對方,更何況高昌首又不是時時刻刻的在北城.

蘇麗怡拉著高昌首坐下,在這之前一把拿開自己的劇本.她道:"劇組太熱了,你待一會兒就忙去吧."

高昌首看了她一眼,站了起來把椅子還給她,讓她吃蛋糕,自己則就地斜倚著一根柱子.

這地方確實很熱,不過他在健身房待慣了的人,這點熱算什麼.

高昌首看著劇場來來往往,准備下一場戲的場務,想著另一件事.

要說他跟封輕揚的那幾次見面,也是很久以前的事兒了.那時候完全是大哥常奕在主理北城事務,而在常家,也一直是常奕行走在人前人後,對這個常家二少沒有那麼多的關注.

他的模樣氣質也已跟往日大不相同,那個女人,應該不會認出他的吧?

高昌首即是常守,昌首便是常守的諧音.

蘇湘現在這麼風光,而他的妹妹則聲名狼藉,被重度抑郁症所困,常家在北城部署了那麼長的時間,變成竹籃打水,一想到那些,他就無法忍受.

他原以為陸薇琪能夠跟蘇湘斗上一斗,沒想到那個女人那麼沒用,反被蘇湘預知還反過來擺了一道.

常守對陸薇琪的下場,只覺得還不夠解恨.常妍變成那個樣子,陸薇琪也是罪魁禍首之一.若不是她公開了視頻,常妍的事情本該過去了.視頻門的揭發,讓常妍的病情加重,她徹底的崩潰了.

如今常家的宅子里,有一間房,常年不透光,門窗緊閉,窗簾蓋得嚴嚴實實,那就是常妍的房間.

她雖沒有坐牢,但與坐牢無二,她把自己囚禁了起來.

常守恨陸薇琪,恨意不比蘇湘少.

傅家內斗的那陣子,常家的人就在冷眼旁觀.陸薇琪是傅正康的女人,傅正康倒下了,陸薇琪就成了落水狗,也算是給常妍出氣了.

陸薇琪再也翻不了身,接下來就是蘇湘了.

不過陸薇琪對常守而言,還有個煙霧彈的用處.有了陸微琪在前,蘇湘以為解決了她,就沒人找她的麻煩了.

常守想,不管怎樣,不能讓封輕揚壞了他的事兒,他得加快動作了……

蘇麗怡想讓常守也嘗嘗蛋糕,一抬頭看到高昌首抱著手臂,他的拇指跟食指搓捏著,目光發直,一看他就在想事情.

蘇麗怡走過去輕輕問道:"你不開心嗎?"

高昌首回過神來,笑了笑道:"有些煩心事,沒什麼."

這時候,攝影棚門口一陣熱鬧,場內的人跑了出去,一會兒再見那些人都跑回來了,一個個都拿著蛋糕.

"麗怡,沾了你的光,我們也有口福了."這是冰激凌蛋糕,而且出自那家貴的嚇死人的蛋糕店,眾人吃的開心也滿足.

蘇麗怡心里就更加感動了.

高昌首不但給她投資拍劇,還給她在劇組拉攏人心,不讓別人欺負她,這樣好的男朋友,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蘇麗怡想,他對她這麼好,而他有煩心事,她卻不能給他分憂……想到此,她踮起腳尖,在高昌首的唇上吻了下,嬌羞道:"謝謝."

兩人正式交往以來,也不是沒有親吻過,只是蘇麗怡一直保持著女孩子的矜持,沒有主動親過男人.

高昌首抬手擦了下她額頭的汗,看她臉蛋泛紅的模樣,眼底深處卻是一片冷意.

蘇麗怡垂著腦袋沒有看到他的神情,當她抬眼時,高昌首已經是溫柔笑著的模樣.

蘇麗怡道:"你有什麼煩心事,能說出來我聽聽嗎?"

……

蘇湘在封輕揚提起常守以後,就一直心不在焉,開車回去的時候,車子開過了傅邸一直往前.傅寒川就看著蘇湘的車子經過傅邸的大門,往西邊開過去.

他打蘇湘的電話:"你去哪兒?"

蘇湘接電話都是下意識的,聽到傅寒川的聲音,她看了看周圍的房子,立刻踩了刹車.

她調轉車頭回去,傅寒川上來就把她從車子里拎出來,氣得想打她幾下屁股.

就這開車技術,還敢走神.這前面是一條筆直的路還好,要是前面是堵牆,她就該撞上去了.

"你熱昏頭了."傅寒川拉著她的手往屋子里進去,又問道:"都准備好了嗎?"

蘇湘點點頭,往樓上去拿行李.

上篇:347 也不怕毒死你     下篇:349 你給我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