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49 你給我擦  
   
349 你給我擦

g,更新快,無彈窗,!

傅贏期末考試不錯,蘇湘答應陪他去露營,所以此番兩人都是提前回來的.

莫非同在玩樂上一向舍得花錢,他買了座湖心小島,弄了一年終于把島上的基建完成了,正適合度假,大家約好了過去先享受一下.

不一會兒,蘇湘拎著行李袋下來了,傅寒川父子早已准備好,在樓下等著,傅寒川上去把蘇湘的行李拎了過來:"走吧."

傅寒川開的是越野車,車上東西都塞滿了.安平管家也去連家,把連良也接了過來,兩個孩子可以在島上一起玩.

小島距離城市稍遠,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才在碼頭停下.岸邊停靠著一艘游艇,莫非同早已經等在游艇上,穿著一件向日葵的花襯衣,搭配及膝的白色短褲,腳下一雙白色球鞋,看著時尚又休閑.

他沒什麼站相,趴在船頭欄杆上,一只腳踩著,手上夾了一根煙,邪痞邪痞的,俯視著從車子里下來的人自言自語:"這拖家帶口的……"

游艇下方.傅寒川先下了車,走到後備箱去拿行李,看到在游艇上看著樂的男人,對著上面道:"看什麼,沒點眼力見的."

因為是傅贏一直期待的探險露營,傅寒川不可能帶著助手,所有事情都是他親力親為,面臨的第一件事就是拎包.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女人兩個孩子,那行李可想而知.

莫非同呵呵笑著從梯子上走下來,蘇湘正在從後車座拿東西,他靠過去道:"我給你拿."

他從蘇湘手里接過去兩袋子的東西,傅寒川拖著兩只大號行李箱過來,輪子在地上咕嚕嚕的響,瞪著莫非同時額頭青筋突突的跳.

莫非同回頭對他咧咧嘴,慢悠悠的道:"傅先生,這負擔得你來承受."

媳婦兒子,還有未來兒媳婦,這一大家子都齊全了,他湊個熱鬧就好.

這時,藍理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從游艇上對著下面喊道:"要我幫忙嗎?"

莫非同來之前,對藍理說合伙人福利,把她給忽悠了出來.他對著上方道:"不用,你繼續釣魚."

藍理腦袋一縮,就真的繼續釣魚去了.

傅寒川來回了兩趟,才算把行李都搬完,熱得要死,心中開始冒火,干什麼這大熱天的要出來什麼露營探險,這不是沒事找事.

等他把行李放在船艙,蘇湘遞給他一杯冰鎮酸梅汁,傅大爺心頭的火瞬間熄滅,問莫非同道:"什麼時候開船?"

莫非同有游艇駕駛證,看了看時間道:"裴羨還沒到."

此行都是熟識的人過去,就差裴羨了.

話音落下,莫非同的手機響了起來,裴羨的電話打了過來,說有事不來了.莫非同收起電話,對傅寒川微蹙眉道:"他不來了."

電話里,裴羨的聲音低沉,好像心思很重的樣子,幾十年的默契,莫非同覺得他有事就沒追著問.

傅寒川點了點頭,嗯了一聲,莫非同便去船艙開游去了.

船艙里,兩個孩子加上一個藍理,圍著莫非同好奇的問東問西,甲板上,蘇湘站在船尾,看游艇漸漸離開岸邊.

此時夕陽已經掛在天邊,耀眼的日光變成了一輪金紅,幾只白鷺在天空飛來飛去,岸邊的濕地還能看得到蘆葦杆子在搖晃.

蘇湘聞著潮濕的空氣,微微眯起眼睛,舒服的歎了口氣,她已經很久沒出來放松了.

一雙大手從她的後腰穿過去,將她摟在懷里道:"以後多帶你出來."

從前的蘇湘一直想到處看看,現在有了自己的事業有了錢,卻沒有了時間.

她道:"天天忙得腳不著地,哪有時間到處去玩."

不光是她,傅寒川也是一樣.旅行,是掛在嘴上的空想.

傅寒川高出蘇湘一截,瞧著她的頭頂,曲起手指在她腦袋上彈了下道:"能不能感性一點."

就算不能夠時時出去玩,這麼好的景色下,好歹也期待一下.

蘇湘回頭瞪了他一眼,拆來他抱著她的手臂:"熱死了,你離我遠點."

這麼個大熱天抱在一起,他不害臊,她還害羞呢,一會兒上來人看到了怎麼辦?

她往船艙里去,問莫非同道:"哪一座是你的島?"

北海湖是堰塞湖,碧綠水面,遠望過去,大大小小的幾百上千島嶼,有的被開發出來做了旅游景點,有的還是荒島,有的則被私人買下.

這麼多小島中,要認出哪一座是自己的,還真挺困難.

莫非同抬手一指,說道:"看到看沒?"

就見前面兩座小島中間,有一座小島,前面是一片淺灘,淺灘上豎著高高的三面旗幟,其中一面上畫著一個像是圖騰的花紋,仔細看,是"莫非同"三個字的藝術體.

蘇湘額頭一滴汗,這也太簡單粗暴了,而藍理直接是看傻了眼,直接吐槽道:"莫非同,你這也沒品位,太不講究了."

莫非同正在炫耀自己的島,被潑了冷水,橫了她一眼:"再說話就把你丟下去."

藍理撇了撇嘴,訕訕閉嘴,這男人就知道欺負人,沒品位.

幾分鍾後,游艇在小島的西側靠岸.島上就一個看守的中年男人,叫老王,提前接到莫非同的電話,在岸邊等著,看到游艇過來了上去接人.

"老王,你先把行李都搬過去,先幫著他們把帳篷搭起來."莫非同指揮著,又對著蘇湘跟藍理道,"你們倆先去找合適地方,老王給你們弄."

莫非同的這座小島,沒像旅游開發的那樣弄成民宿,他沒動這里的原生態,就只蓋了一排木屋做供給站.這一年的基建工作,就只是通了水電而已.

傅寒川跟莫非同兩人又是一番行李搬運,而女人孩子們則是跟著老王去找露營地了.

老王可不是一般的隔壁老王,他懂很多野外生存知識,全能類型的人物,能修機電,能潛水,還能就地取材做工具,莫非同花了高價請來的.

老王一路上都在介紹適合建營地的地方,說道:"……太靠近水邊不行,要是漲潮了,帳篷會被淹沒……"

"樹林里也不行,晚上有野獸出沒,蚊蟲還特別多."

藍理害怕,弱弱問道:"這島上還有野獸?"

老王看了她一眼,笑笑道:"老虎獅子肯定沒有,但是野豬山貓肯定有的."

藍理懸起的心就更放不下了,惴惴往密林里看了一眼.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樹林在暗青色的天空映襯下顯得黑梭梭的,幾只鳥撲棱棱的飛起來,嘎嘎怪叫著往遠處飛去.

她感覺身上的皮膚繃緊了起來,吞了口口水,訕訕道:"那我們還是在林子邊上吧."

此時,藍理都有些後悔為什麼要來什麼旅行了,這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她還不如跟李默松約會吹冷氣呢.

藍理提著帳篷的袋子,垂頭耷腦,一身臭汗黏糊糊的.

傅贏初生牛犢不怕虎,說道:"藍理阿姨,你不要怕嘛,我會保護你的."

連良就馬上捧著他道:"傅贏,你真勇敢."

傅贏挺了挺胸膛,特別男子漢.

蘇湘抿著嘴唇笑而不語.剛才她看到這個老王的笑意很有深意,不知道是否有什麼用意.

她們在林子邊上選了一片平地,清理乾淨了地上的碎石,就開始搭起了帳篷.

要說莫非同沒有商業頭腦,高價買座私人島嶼玩,典型的紈绔那是冤枉他了.

不管是民宿還是觀光旅游,那樣的島嶼成千上萬,早就沒有了新奇感.莫非同要的就是返璞歸真的野趣.豪華酒店容易找,但是安全又能讓人體驗荒島求生體驗的很少.

傅寒川早就知道莫非同的用意,問他道:"你家老爺子來過沒?"

莫非同的鞋子踩在沙地上,深一腳淺一腳,他道:"還沒有,怎麼啦?"

傅寒川道:"你家三個兄弟,你最像他,所以這莫家的交椅非你莫屬了."

這座小島,給人一種開拓野心的感覺,原生態的地方,讓人想要征服.

很多人,到了一定的位置就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了.他們固守在那位置上停滯不前,開始享受人生,也在這種享受中被人超越.

莫非同不開發這座小島的用意,是喚醒來人的野心,喚醒繼續開拓的雄心.

傅寒川以前還不覺得莫非同跟莫老爺子像.莫老爺子威嚴,小孩子看他一眼都要哭,而莫非同整天吊兒郎當沒個正形,所以莫家的繼承人選擇中,莫非同第一個被排除出去.

可人們看到的只是現在的莫老爺子,誰知道他年輕的時候是什麼樣呢?

莫老爺子一生殺伐,莫家從他的手里發展起來,他喜歡的是有狠勁的人.莫家的另外兩個兒子,只是在他的基礎上守著那片江山,不會再有多大的作為.而反觀莫非同,他走一路玩一路時,已經把自己的江山建立起來.

莫非同看著在享樂,花天酒地,實則非也;莫家的另外兩個兒子,看起來忙忙碌碌,互相競爭,實則碌碌無為.

莫非同嘁了一聲道:"你可別嚇我.要真有那麼一天,我就躲到這島上來當野人."

傅寒川搖搖頭,正要說什麼,前方藍理跑了過來道:"莫非同,老王說這里有野獸出沒."

莫非同看了她一眼:"野獸怎麼了,野獸來了你就抓一把泥糊臉上,嚇死它們."

藍理皺眉瞪他:"你真煩人."但她沒有跑開,到了營地,跟著莫非同忙前忙後的,沒敢離開他很遠.

蘇湘此時算是看明白了,她對著走過來的傅寒川道:"莫非同肯定交代老王嚇唬她了."

傅寒川斜眼看了看蘇湘,嚴肅說道:"這里真的有野獸,你別跑太遠."

蘇湘一怔,有些茫然的看了眼密林深處,真的?

她默默的吞咽了口口水,看了眼在撿枯樹枝的兩個孩子,覺得還是不大可能.他怎麼可能把孩子往危險地方帶.

她看向傅寒川,就見他在那里憋著笑.蘇湘捶了他一把道:"就知道胡說八道."

傅寒川一本正經的道:"是不是胡說八道,你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蘇湘不理他了,拿起榔頭把樁子敲到地底下去,鐺鐺的響.

傅寒川把榔頭接了過來,說道:"你一個女人掄什麼錘子,去另一邊."

帳篷已經豎起一半,蘇湘走到另一側,把骨架搭建起來.兩人分工合作,不一會兒就完工了.

蘇湘看了看帳篷,看著挺大,足夠兩人休息.

另一邊,吵嘴聲不斷,就聽莫非同在那里罵罵咧咧道:"跟你說,不是這樣弄的,簡直氣死我……"

他把帳篷的骨架抽出來,就著越來越暗的天色,重新插入凹槽.

藍理則委屈道:"你厲害就是你弄呀,你讓我來玩兒,卻要我在這里做苦工."

她悶悶不樂,但也沒甩手不干,撿起軟塌塌的尼龍布繼續,嘴里嘟囔:"為什麼不買自動甩開的那種帳篷,這麼麻煩……"

那兩人吵嘴不斷,但是搭起的帳篷距離很近,幾乎緊挨著.看起來,藍理是真的怕野豬沖出來.

蘇湘收回視線,對著傅寒川道:"我們也趕緊的吧."

他們人多,帳篷才搭好了一個.

此時,傅贏在老王的教習下,已經生出了火,兩孩子圍著篝火轉圈圈的跑,興高采烈比過年還開心.

傅寒川看了眼蘇湘,瞄了眼身側還沒搭建起來的新帳篷,對著蘇湘說道:"你先去弄晚餐.等帳篷搭建完畢,就能馬上吃."

蘇湘不疑有他,找出了鍋碗勺子開始煮飯.

第一晚將就的吃帶過來的水餃,等水餃熟透的時候,蘇湘一顆顆的撈起來放涼,鍋里添了新水重新架上去,然後去叫他們過來吃東西.

她走到傅寒川那邊,又一座帳篷已經搭建好.可是地上已經沒有別的包裹了.

"這就完了?"

蘇湘眨了眨眼睛,這帳篷跟之前的那個一樣,只是顏色不同.

傅寒川敲完了最後一個固定釘子,丟開榔頭,擦了把額頭上的汗道:"啊,不然呢?"

帳篷是傅寒川准備的,所以他准備了多少蘇湘不知道.看到這兩座雙人用的帳篷,蘇湘想傅寒川安排了他與傅贏睡一個帳篷,她跟連良睡一個,這樣也不錯,兩個孩子都有人照顧著.

她沒多想,說道:"去洗把臉,過去吃東西."

傅寒川打開了行李箱,從里面翻出了衣服拖鞋,然後就見他往湖邊走去.

蘇湘回到篝火邊時,一抬頭就看到男人脫下了衣服褲子,月光下,他的背影高大寬闊,結實的後背肌肉緊繃,與平時看他西裝筆挺的背影大不一樣.

蘇湘不知是被篝火熏著了,還是別的原因,臉上一熱,飛快的低下頭來.

遠處已經傳來了劃水的聲音,蘇湘捏著一根樹枝撥弄火苗.

這麼熱的天氣,她身上的汗早已經把衣服濕了一遍,被火烤干了一遍後,新出的汗又一次的潮濕了衣服,聞著都有股餿味了.

藍理好不容易把她的單人帳篷折騰完了,有氣無力的坐在石頭上道:"我們也去游泳吧?"

她抬著手臂聞身上的味道,雖說她常年在窯爐那邊燒瓷器,可是這身上又是汗又是沙子的,她也忍受不了.

此時,莫非同跟老王,還有兩個孩子都換了泳衣去湖邊.經過一天太陽炙烤的湖水是溫熱的,去游泳最舒服不過了.

蘇湘看了眼鍋子里還在煮的開水,笑了下道:"我不會游泳,你去吧."

藍理看了看她,詫異蘇湘居然不會游泳.她道:"那好吧."

她起身,在帳篷里磨蹭了會兒,出來的時候裹著一條毛巾往湖邊走去.

蘇湘托著下巴頓覺無聊,把燒著了的樹枝拿起來趕蚊蟲.

沙地上無聲無息,一雙腳走過來,低沉的男聲道:"你不去洗澡?"

蘇湘抬頭看了來人一眼,傅寒川穿著白色的T恤,寬大的熱褲,頭發濕漉漉的,劉海垂在額頭,還能聞到他身上帶著湖水的清涼氣息.

蘇湘下巴朝著那鍋熱水點了下道:"一會兒我用這個就可以."

她一會兒擦擦就行了.

蘇湘淹過水,傅寒川看她一眼,默不作聲的走開了.他去了帳篷一趟,從里面拿了一只空的純淨水水桶,去湖邊灌了半桶涼水,回到篝火邊,把鍋里熱水倒入進去.

然後就見他把蓋子固定住了,再在上面上紮了幾個孔,一手拿著火把,一手拎著那只水桶往林子里去.

林中火光搖曳,蘇湘跟在傅寒川的旁邊,看他用繩子把水桶吊起來,她問道:"你在干嘛?"

水桶滿時頭輕腳重,吊在樹枝上還在微微晃悠,傅寒川敲了下水桶道:"你去拿衣服,過來這里洗澡."

蘇湘睜大了眼睛看著這個淋浴器,佩服傅寒川的腦洞,一時也傻眼了.傅寒川不耐煩的催促:"快去."

可以洗澡,總比簡單擦拭要乾淨,還能順便洗頭,蘇湘依言,一會兒就拿來了乾淨的衣服放在一側乾淨的石頭上.

她反手去拉裙子拉鏈的時候,看到傅寒川站在那里沒動,目光灼灼的看她,蘇湘臉一紅,說道:"你還站在這兒干嘛?"

她的聲音嬌軟害羞,聽得男人骨頭要酥.不過傅寒川沒惹惱她,他用另一根繩子系在水桶的出水口,教蘇湘道:"你要用的時候,就拽著這根繩,水桶倒過來就行了."

說完,他把繩子松開,往林子外走了幾步就沒再走遠了.

"我在這里把風."

蘇湘從樹葉縫隙看過去,只見男人背對著她這里,正在低頭撓手臂.男人低沉的聲音傳過來:"你快點,這里蚊子很多."

淋浴器是他做的,而這里畢竟是野外,蘇湘膽子沒那麼大,不能把人趕走了,她聞著一身忍無可忍的臭味,咬咬牙洗了.

傅寒川一連被咬了幾個包,渾身都癢,後悔剛才沒把驅蚊藥水拿過來.

這里距離營地不遠,他走過去一趟也沒事,可聽著身後淅淅瀝瀝的流水聲,腳就邁不開.

他稍稍側頭,透過樹縫可以看到女人露出的一截雪白肩膀,喉結上下翻滾了下.這時,里面一聲驚呼聲傳來,傅寒川一驚,馬上走了進去.

蘇湘被腳下的一顆石頭滑了下,本能的驚呼了一聲,站穩身體以後,整個人就呆住了.

頭頂的水流汩汩的澆灌在她的腦袋上,前面男人站著焦急問她:"怎麼了?"

蘇湘從頭紅到了腳趾頭,雙臂環住身體蹲下去:"你,你跑進來干嘛!"

傅寒川看著火光晃動下瑩白的身體.其實蘇湘並未全部脫光,身上還穿著內衣,他有些失望,說道:"你洗澡還穿著衣服的……"

蘇湘羞憤的恨不得把自己埋了,抓了塊石頭丟了過去:"滾蛋!"

男人哈哈的笑聲走遠,蘇湘算是明白了,她上了賊船!

湖邊,幾個人游泳舒坦了上岸,往營地篝火走去.看到那邊沒人,就只有晾了的餃子,整齊的碼放著,一顆沒動.

莫非同捏起一顆吃了起來,藍理問道:"他們呢?你不等他們就吃了啊?"

莫非同餓死了,嘴里含糊不清的道:"不在這里肯定辦事去了唄,傅寒川不懷好意很久了."

藍理簡直想啐他一臉,這個大老粗.她看了一眼兩個孩子,幸好他們還小聽不懂,她道:"能不能好好說話."

莫非同捏著一顆水餃,看到兩個孩子睜著純淨的眼睛看著他.

"呃……我是說,蘇湘撿柴火去了,你爸陪著他."莫非同連忙改正過來.

話音落下不久,蘇湘跟傅寒川從林子那邊走過來.藍理上下看了看蘇湘,見她臉色坨紅,身上的衣服也換過了,不由就站在了莫非同的一邊,真的辦事去了……

莫非同對著傅寒川使眼色,往林子里看了看:還真是賊不落空啊.

傅寒川懶得理他們,大大方方的坐下吃東西.蘇湘從帳篷里拿了止癢的風油精遞給他:"喏."

傅寒川大爺似的伸出手臂:"你給我擦."

上篇:348 你熱昏頭了     下篇:350 你是我的寶葫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