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52 要是你淹沒了,我會放棄游泳  
   
352 要是你淹沒了,我會放棄游泳

g,更新快,無彈窗,!

高昌首給蘇麗怡布菜,說道:"不陪自己的女朋友,難道要陪別人嗎?"

蘇麗怡彎起唇角,低頭吃飯,高昌首看她一眼,慢慢收起筷子,說道:"這次過來,我打算帶你回家一趟.可以嗎?"

聞言,蘇麗怡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對于高昌首,她是滿意的.只是他的條件太好,而她是清楚自己的位置的.

蘇家倒了,她早就不是蘇家的大小姐,落魄的混著日子,若不是高昌首出資,她連演戲的機會都沒有.

可是見家長……蘇麗怡覺得這太快了.

她的腦子里迅速的想推脫的說辭,說拍攝任務重不好請假,可他是投資人,導演哪能不給他面子.

蘇麗怡想了想,抬起頭來說道:"阿昌,我年紀還太小了……"

高昌首看她,笑說道:"北城這幾天是夏天最熱的時候,我只是想讓你去我那兒避避暑,你緊張什麼."

蘇麗怡松了口氣,臉都紅了起來,可是去他老家,還不是要見家長?怎麼可能到了地方不去拜會一下.

蘇麗怡就覺得他在哄她年紀小不懂事.她順勢道:"大家都熱,我怎麼好意思跑去避暑.要是以後被人爆出來耍大牌,那我不就慘了?"

她還沒有紅就爆出負面新聞,以後還怎麼混.

蘇麗怡感動歸感動,腦子還是拎得清的.

高昌首這時表情嚴肅了下,收起了溫柔的笑.他道:"我知道你的顧慮.不過有我在,你覺得以後我還會讓你出來吃苦嗎?"

他的表情更加嚴肅了一些,握著蘇麗怡的手:"麗怡,你知道我的年紀不小了,我家里也在催."

蘇麗怡呆住了,等反應過來時,差點跳起來.

"催!你家里急著要你結婚了嗎?"

蘇麗怡是個潑辣刁鑽性格,扮著懂事乖巧的好女友,聽說高昌首要結婚,她就繃不住了.

她的聲音拔尖,自己聽著都覺得刺耳,馬上冷靜了下來.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擠出個笑,說道:"我是說……我是說……"

一聽說高昌首有可能會結婚,她就緊張的說不出話來,舔著嘴唇.

他要結婚,那她怎麼辦?

她家那個樣子,要高攀高昌首肯定要遭到反對的.

高昌首瞧著蘇麗怡低頭緊張想對策的模樣,唇角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冷笑.

他之前幾次試探蘇麗怡,想從她嘴里套一點關于蘇湘的事,她都冷漠說,自己跟她沒什麼關系.

高昌首臉上浮起一抹溫柔笑意,說道:"麗怡,你是在緊張什麼?"

蘇麗怡道:"你見過我母親的,她那個樣子……哎……"

一說到魏蘭茜,蘇麗怡自己先歎了口氣,她再道:"我想等我闖出一點名堂了,再去見你的父母親,這樣我還能有點底氣."

"我覺得我們的差別太大了."蘇麗怡沮喪的說完,垂下了頭.

她早熟,也曾經是名門小姐,知道什麼是門當戶對.現在的蘇家,沒有一個能夠為她撐腰的.

高昌首看了看她,沉默了下說道:"你不是還有個姑姑嗎?她那麼厲害……我覺得我家里不會反對的."

他的意思就是,父母不行沒關系,但是有個有名望的姑姑也是可以的.

高昌首徐徐誘導:"你之前說,你跟你姑姑的關系不好,所以才不願意去投靠她.麗怡,你家跟她怎麼會不好的?"

"我聽說過她,聽說她是個很不錯的人."

蘇麗怡擰了擰眉毛,蘇家的事情,幾乎全城都知道,高昌首是外來的,可是只要他打聽一下,就知道蘇家的那些破爛事兒了.

而且,蘇湘根本就不是蘇家的人,這個秘密她就更加不能說了.

蘇麗怡自己想得很長遠.

眼下看起來,蘇湘跟她有親戚關系對她有利,可以後萬一出了什麼事,蘇湘的身世被爆出來,管她是誰的野種,野種就是野種,這對蘇家而言,可就是奇恥大辱了.

她若入了高家的門,那不是給高家也抹黑了嗎?高家的人怎麼看她?

所以說,靠人還不如靠自己,先要自己強大起來才行.

高昌首瞧著蘇麗怡似有難言之隱,開口道:"任何事都可以和解的.要不要我幫你說一下?你們是親人,能有多大的仇."

高昌首故意說的不以為意,好像很輕松的樣子.他拎起裝著果汁的水壺,給蘇麗怡重新倒了一杯,說道:"我正好有個項目,希望能夠跟她合作呢.你要是能從中引薦,回去我也好跟我父母說,提前給你記功."

蘇麗怡前面堅定著自己的信念,但高昌首的一番話,她心里又有些動搖了.

要等她自己大紅大紫,成為一張名片不知道還要等多久.她現在是個無名小卒.

她盤算著,指望自己的父母是不能夠了.她不願求到蘇湘的門上去,可是給她介紹項目,是雙方合作,大家都有利,這就不算求了.

而且若是她引薦成功了,那麼高昌首的父母會不會覺得她有旺夫命?

在豪門世家中,旺夫命什麼的是很看重的.那些家族,聽起來很高大上,其實思想還是老舊的.

蘇麗怡點了點頭:"給你引薦倒是可以的."

高昌首道:"那就跟我說說說關于她的事吧.知己知彼,成功的機會才更大."他一副感興趣的樣子,蘇麗怡看了他一眼,高昌首馬上補充道:"知道你們的事,我才好從中給你們調和,是不是?"

蘇麗怡的情緒就低落了下來,晚飯都吃不下去了.

"其實跟你說也沒什麼,你只要查一下北城的新聞,就知道了.蘇湘以前的名聲可不好,但這個跟我爸也有點關系……"

關于蘇湘跟傅家的那點事兒,網上刪除的差不多了,可總有漏網之魚,要是細查肯定能夠查到.

蘇麗怡想,自己與高昌首在一起,以後他家肯定要細查一番的,與其等他們自己去查,或者經過別人的添油加醋,還不如她自己說了呢.

蘇麗怡說的那些,常守早就知道,跟常妍的那段恩怨糾葛,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了.

而之後傅正康跟傅寒川的爭斗,常守一直暗中關注著,不管是傅寒川,卓雅,陸薇琪還是蘇湘,都是害了常妍的人.

他在心里冷笑,面上一副認真聆聽的樣子.

蘇麗怡說起蘇湘那些往事的時候,是避重就輕了說的,就算是坦誠,也不能坦白的太徹底,她只要給高昌首看到她的真誠就可以了.

高昌首淡淡笑了笑:"好,我知道了."

"那什麼時候,你幫我約見一下她,我這個項目還是挺著急的.你知道,若是我能夠做出一點成績來,在我父母面前就更能說得上話了."

蘇麗怡不疑有他,答應了下來.第二天,她就抽了時間特意去見了蘇湘.

寫字樓內,蘇湘見到了好久沒有露面的蘇麗怡.正好果汁工廠那邊送過來一批解暑飲料,工作室的人每人一杯,蘇湘把自己的那一杯遞給了蘇麗怡道:"上次你去解約以後,很久沒看到你了.最近怎麼樣?"

蘇湘絕口不提關于她拍戲的事,更不提她跟常守戀愛的事,當做一無所知.

蘇麗怡把果汁放在了茶幾上,說道:"我在拍戲,就不喝這個了,先謝謝了."

蘇湘扯了下唇角,垂眸一看那杯連吸管都沒拆封的飲料.她從蘇麗怡的態度看得出來,她在有意與她劃開界限.

看起來,常守的出現,讓蘇麗怡有了徹底與她劃清的意思.

蘇湘不動聲色,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拍戲?這是好事,恭喜你了."她頓了下,再問道,"劇組不忙嗎?我想你應該不會沒事跑過來,專門跟我說你找到戲拍了吧?"

蘇麗怡道:"我有個朋友,想要跟你合作項目,讓我幫忙牽線."

蘇湘做出了然的樣子,點了點頭:"是什麼項目?"

蘇麗怡道:"是你們的果汁工廠.他說你們的模式很成功,他想在他老家那邊也開一家,借用你們的品牌你們的模式,等于是你們的下屬公司."

傅寒川出資置辦的那家果汁工廠,當初創辦的目的現在已經基本達到,而且在他們充分的准備下,推出市場時就獲得了很大的成功,健康與環保結合,是現在快消市場上的寵兒.

蘇麗怡道:"你只是出借一個品牌,但是每年有品牌費可賺,這對你來說,不是很劃算的買賣嗎?"

蘇湘聽著,微微笑了下,做出很感興趣的樣子:"聽起來是不錯."

"這個品牌,我們花費了很多心力才樹立起來.你的朋友開分公司,等于是把這品牌推向更高的地方……"

蘇麗怡聽著,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接著就聽到蘇湘一句"可是".

只聽蘇湘道:"可是飲品在我們自己的監控下嚴格生產,出問題的概率不大.但若是放在外人手里……若是出了問題影響到這個品牌,那後果是無法想象的.麗怡,這是一家給殘疾人就業的公司,可是容不得一點馬虎."

蘇湘如果馬上就表示出願意合作的樣子,她想原話傳到常守那里,他就該起疑了,所以她故意表示出為難.

蘇麗怡果然臉色變了變,她道:"怎麼會.一樣的流程一樣的配方,會出什麼問題.我是不懂工廠管理,但我知道,開公司可以幫助地區解決就業問題."

"那麼多殘疾人,你總不能讓全國的都到北城來吧?而且,你那工廠,容納的下那麼多人嗎?"

"我朋友開公司,也是想為宜城的慈善事業做點貢獻."

蘇湘沉吟了下,若有所思:"你說的倒也是,總不能讓人大老遠的過來.殘疾人本就不方便……"

蘇麗怡一看有戲,就接著說道:"現在也只是有這麼一個合作意願,成不成等雙方坐下來談談不就知道了.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大家一起吃頓飯,我來跟他約."

蘇湘道:"可是,我只是那家公司的顧問,如果要合作的話,是要經過傅寒川的同意的."

蘇麗怡一愣,倒是沒想過這件事.她道:"要找傅寒川?"

蘇麗怡覺得傅寒川比蘇湘還要難說話.那是個奸商,如果他要得狠了的話,高昌首不是很吃虧?

蘇湘拿起那杯果汁,喝了一口說道:"不過,我可以試著幫你們說一下.不過結果如何,最後還要看他們談的怎麼樣."

蘇麗怡就等著蘇湘的這句話,她答應下來,她就可以找高昌首約時間了.

她道:"能夠與傅寒川當面談,那就更好了."

得到了蘇湘的答複,蘇麗怡回去就跟高昌首說起了,高昌首很高興的樣子:"麗怡,那真是謝謝你了,事成以後,給你一個大大的禮物……"

另一邊,蘇湘跟傅寒川說起此事.她冷冷道:"常守看中了果汁工廠,他是下了大代價來報複啊."

對常家來說,出錢辦一家小工廠不過是小事.假若常守真的辦了這麼一家分公司,又成功借用了果汁工廠的品牌,只要他的公司出事,北城的公司就會受到牽連,同樣的受到質疑.

他再背地里煽風點火,不管是蘇湘還是傅寒川,都將名譽到底,面臨公眾的口誅筆伐.

果汁工廠的意義特殊,要是出問題,就會有人攻擊說他們借著幫助殘疾人的名義斂財黑心.到時候,哪怕他們撇清關系,說對方公司只是加盟,可所謂的加盟費消息一出,更是摘不乾淨了.

常守的算盤打的極好,一箭雙雕.

就算蘇麗怡守住了她的秘密,他還是能從別的方面想辦法.

傅寒川道:"常奕回到南城,跟他父親一起坐鎮,相對的,常守就空閑了下來.我倒是可以在他們之間挑一把火,讓他忙一點."

蘇湘看他一眼:"你要怎麼挑火?"

傅寒川對著蘇湘勾了勾手指:"你過來."

蘇湘站在傅寒川書房的大書櫃前沒動,在那一摞一摞的書里面看書目:"才不去."

傅寒川從書桌後面站了起來,一把拉住蘇湘往沙發那邊坐了過去:"你想看什麼問我就可以了,我這里都裝著."

傅寒川指了指腦袋,書架上的那些書枯燥繁瑣,還不如多跟他交流交流.

蘇湘嫌棄的噘了下唇:"臭屁."

她把話題轉了回去道:"可是常守說要跟我們談合作,到時候一見面,不就都知道了嗎?他到底在弄什麼名堂?"

這是蘇湘想不通的,常守難道還指望著他們失憶,都不記得他的長相了嗎?

他只是換了個造型,除非去整容.

傅寒川冷笑了下道:"他不會自己出面."

蘇湘微蹙了下眉,傅寒川道:"他的目標,還是在蘇麗怡的身上.你以為他真會建工廠?"

把動靜鬧大了,到時候會反噬,所以常守不會真的破土動工建一家工廠.他只是想用這個借口,從蘇麗怡身上打主意.

至于他下一步要怎麼做,還是要看後面.

過了幾天,蘇麗怡這個牽線搭橋的就來傳話了.她約定的地點在一家酒店包廂.

到了那天,蘇湘跟傅寒川進去一看,來的人果然不是常守.

蘇麗怡介紹說道:"這是高先生的特助,高先生有急事,授權他的特助先與你們談項目合作事宜."

高昌首沒有過來,蘇麗怡是失望的,不過他在電話里說,他的一個客戶出了點問題,要出差一趟,他把他的特助安排過來分開行動,也是表示了對此次合作的重視.

蘇湘與傅寒川對視了一眼,笑了笑沒表示意見,幾個人坐了下來,一邊吃飯,一邊說起了關于合作的事.

雙方都表現出了合作的意願,最後傅寒川道:"那我就等高先生親自來與我詳談,到時候,就該是簽合同了吧?"

一說簽合同,那特助臉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了下,舉起酒杯應和:"希望我們合作的那天盡快到來."

晚餐結束,那位特助就回了宜城,說是要回那邊盡快的把合同准備出來.

蘇湘與傅寒川坐上車子,臉上掛著的笑就落了下來.

蘇湘看了一眼蘇麗怡,她正坐上另一輛車.

這麼短的時間,她已經擁有了一輛卡宴,想來那也是常守送給她的.

蘇湘收回視線說道:"蘇麗怡被常守哄得團團轉,陷入進去了."

傅寒川喝了幾杯酒,揉著太陽穴嘟囔道:"小女生很容易哄,要是給你車給你房,你陷入進來,我也願意."

他們現在的狀態,還在曖昧不清的階段,蘇湘沒有點頭同意,所謂的在一起只是外人看來.

蘇湘以前曾經說過,驕傲的把自己的愛人介紹給朋友,親人,那才是真正的愛人.

蘇湘聞言,瞥了他一眼:"小女生?"

蘇湘奔三了,在這個關鍵數字上,對有些字眼是敏感的.

傅寒川一愣,馬上反應過來,說道:"我是說,蘇麗怡沒有你一半的聰明,就是個無腦小女生,給點錢就跟著人跑了."

蘇湘哼了一聲,讓司機開車.

車子經過了一家私人電影院.傅寒川突然開口道:"停車."

司機依言把車子停了下來,蘇湘轉頭看過去,發現那家私人電影院就是傅寒川以前定下包廂的那家,他們數次在那里見面.

傅寒川轉頭看向蘇湘道:"去看個電影吧."

晚上沒有什麼事,他也需要約會來追他的小女人,不然天天談公事,還怎麼增進感情?

最近傅寒川睡前都在想,要是那時他們留在小島上,只過二人世界,把該做的都做完了,那現在就是躺一張床上談事了,當然,是辦事以後談.

蘇湘看到電影院門口張貼的海報,點頭答應了.

兩人一起進去,還是那一個包廳,他們選看了一部末世災難片.

特技做的逼真,讓人覺得末世就要來臨,每一秒鍾,巨浪都在吞噬生命,人們無處可逃時的絕望,讓人的心都揪了起來.

蘇湘是個感性的人,縮著身體流淚,她緊張又害怕,紙巾抽了一張又一張.

傅寒川對電影才沒什麼興趣,他把人抱了過來,說道:"哭什麼,又不是真的."

蘇湘卻很認真的道:"亞特蘭蒂斯就是這麼消失的.現在環境這麼糟糕,天曉得什麼時候就是世界末日."

傅寒川摸摸她的眼,這雙眼睛還能再愛哭一點.

他道:"要是你淹沒了,我會放棄游泳."

蘇湘的身體微微一僵,水汪汪的眼在熒幕的亮光下幽幽的看著他,傅寒川擦著她眼角的濕潤,很認真的道:"真的."

他抬頭看向前面的大熒幕:"以前你在我身邊,我心里有你卻不自知,現在我知道了的."

他低頭看向她的眼睛:"蘇湘,你呢?你心里有我,是不是裝作渾然不知?"

蘇湘的心跳隨著緊張的奏樂而起伏.她的目光微微閃爍,傅寒川道:"我們現在有大好的時光,但時間每過去一點天,這樣的大好時光就少一天.就算沒有災難,人生卻是有限的.到了老的那一天,我們會後悔沒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後悔把時間荒廢……"

蘇湘的喉嚨翻滾了下:"我……我不知道……"

傅寒川的額頭抵在她的額頭上,握著她的手按在她的心口:"我知道你害怕,我留你的回憶太差勁了."

"但我卻要感激那些差勁的回憶,因為太深刻,你才能記得我."

若不是那些刻骨銘心,那三年里,她會真的忘記他.

"但我也會給你制造美好的回憶,你什麼都不要做,只要你點頭就可以."

他伸手摸到口袋里,蘇湘看他在那里掏來掏去,問道:"你在找什麼?"

傅寒川擰了下眉毛,本來現在是最好的時候,可是那件東西被他收起來了.早知道就帶在身上了.

他道:"一件很重要的東西,我怕弄丟了,放在了書房.我們現在回去."

他說風就是雨,電影還沒播放完,就拉著蘇湘往外走.

他希望他跟蘇湘的複合,不要影視劇中的生離死別才能頓悟,是她的半推半就,還是兩人水到渠成,他做主導,她只要點頭就好.

車子往傅邸的方向開,車速很快,在前面路口的紅路燈時,傅寒川的電話卻響了起來.

電話中,對方報告道:"他們進了富麗酒店."

上篇:351 指日可待     下篇:353 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