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54 你一個人睡就不害怕嗎?  
   
354 你一個人睡就不害怕嗎?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沒想把時間浪費在陸薇琪這個人身上,她道:"你有骨氣也聰明,下點功夫的話,那個圈子適合你發展.你若願意,我會幫你.但是前提是,你得誠心對我,不得背叛我."

蘇麗怡沉默著不說話,蘇湘道:"你在這個圈子里混過,知道不好混.我不知道能不能把你捧成大明星,但總比你單打獨斗要好.最關鍵的……"

她的聲音一沉:"我可以讓你清清白白的在這個圈子里混,不被人利用也不會成為誰的寵物."

蘇麗怡的嘴唇抿緊了,陷入了沉思.

蘇湘偏頭,繼續透過玻璃看幾個孩子們的練舞.她道:"你再好好想一想."說著,她推開練舞教室的門走進去,拍了下手對著小誠那幾個孩子道:"時間很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大家都停下練舞,小誠擦著汗走過來,他看到蘇麗怡悄悄的躲在觀察室在看他們.

小誠道:"蘇姐,你是不是要讓蘇麗怡進來?我可不喜歡她."

大家都還記得前年舞蹈大賽的時候,雙方起的沖突.蘇麗怡為了進入前三甲,跟別人合謀炒作,害的他們最後沒有完成奪冠.

蘇湘笑了笑,還沒開口說話,蘇麗怡走了進來,她揚著下巴,一臉驕傲道:"就你們這幾個小屁孩,我才不稀罕呢."

她轉頭看向蘇湘道:"你要我簽約你的工作室也可以,但前提是,我必須要比他們紅."

蘇湘淡淡一笑道:"少年團有現在的成績,是他們努力爭取來的,你自己也看到了.你要想比他們還要紅,看你自己的本事."

蘇麗怡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小誠呆呆的看她離開的背影,手指指了指,對著蘇湘道:"她……該不是真的要簽約我們的工作室?"

蘇湘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她給你們下戰帖,記得別讓她騎在你們的腦袋上."

小誠露出了一個傻眼的表情,用呆滯的目光送走了蘇湘.

……

傅邸.

蘇湘回去的時候,傅寒川已經坐在客廳,在那里看電視.

傅寒川這個人,工作比什麼都重要,所以他坐在那里看電視,只說明了一個問題,他在等她回來.

蘇湘走進去:"你怎麼比我還早回來?"

傅寒川關了電視機,一臉無趣的道:"難道我要留在那里,跟常守過夜?"

蘇湘摸了下鼻子,被他一臉怨念的語氣逗笑了.她往樓梯那里走去,一邊說道:"你要是留在那里也不錯,又不要你付房費."

傅寒川在她的身後,突然出手一把摟住了蘇湘的腰,稍微用一點力,她就整個人往後倒.

"啊!"蘇湘驚呼了一聲,以為自己就要滾下樓梯,下一秒,傅寒川接的正好,把她按在樓梯扶手上.

"你再叫大聲一點,是要把他們都叫醒嗎?"男人的臉靠近,蘇湘立即閉上了嘴巴.

樓上住著傅贏,樓下住著安平管家跟宋媽媽,被人看到他們這樣子,蘇湘甯可從樓梯上滾下去.

蘇湘的後背抵在扶手上,柔軟的腰肢往後倒,這個姿勢讓她不舒服,她推了推他:"你干嘛呀,嚇死我了."

傅寒川勾著唇角笑的邪佞:"你再說一遍看看?"

蘇湘眨了眨眼睛:"你嚇死我了."

"上一句."

"又不要你付房費……"

傅寒川低頭,在她的唇上懲罰的咬了一口,咬了一口還不算,勾住她的腰肢吻上了,過了一會兒他才松開了他,臉上還是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蘇湘的臉又紅又熱,身體都軟了,他打橫抱起她,往樓上走,暗啞的聲音說道:"我的房間也不收你房費,你留下來包你滿意."

這可是她自己挑起來的,傅寒川樂得鑽一切有利于他的空子.

蘇湘立即嚇得要下來.

她忘了他們正在樓梯上,傅寒川的身體晃了下,蘇湘嚇得抱住他的脖子不敢亂動了,有些後怕的往後面看了一眼.

這要是抱著一起滾下去,就算不受傷,也要把別人笑到內傷了.

傅寒川警告的低頭看她一眼:"別胡鬧."

男人的臉上是嚴肅的,心里卻正享受,難得她有這麼乖順的一天.

上了二樓的平台,蘇湘就松開了他的脖子,要求下來了.傅寒川沒堅持,放她下來以後,低頭看了看手表.

此時已經很晚,他們又是各自回來,有些事還沒說,他道:"先洗澡,還是把話留著明天說?"

蘇湘下意識的道:"先洗澡吧."

累了一天,身上又是酒味又是汗味,不然實在沒有談話的心情.

說完了,她意識到說了什麼,眉頭一擰,這會兒才反應過來,傅寒川故意留話坑她.他明明可以說,洗完澡再把各自事情說一下.

她抬頭就見傅寒川翹著唇在那笑,蘇湘橫了他一眼,往自己房間走去.

洗了一個熱水澡以後,蘇湘打開浴室的門,就見傅寒川坐在她房間的沙發,正在那里講電話,臉上沒什麼表情.

他看了她一眼,轉頭結束了電話:"……那麼常先生,以後有時間再聊."

他把電話掛斷,手機隨手擱在了茶幾上.那神情好像他出現在蘇湘的房間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

蘇湘的注意力也被那一通電話吸引去了.她看了一眼他的手機問道:"你剛才在跟誰打電話?常老先生,還是常奕?"

常姓不是大姓,蘇湘知道的人里面,就只有南城的常家.而今晚的事又與常守有關.

傅寒川道:"常奕."他對著蘇湘招了下手,蘇湘在茶幾的另一側坐下.

男人的洗漱時間比女人要快很多.就這半個小時里,傅寒川早已經洗漱乾淨,還去拿了兩瓶巴黎水上來.

他穿著黑色的短袖T恤,寬松的煙灰色長褲,隨意的坐在那里,短短的頭發一簇一簇的頂在腦袋上,很是放松的樣子.

他擰開一瓶水,放在蘇湘那邊,再開了另一瓶水喝了一口,說道:"常家現在很亂.常老先生力不從心,這件事就跟常奕說了."

常妍得了很嚴重的抑郁症,楊燕青又生了個兒子,常家二老現在的心思都在那兩個孩子身上,公司的事只能常奕扛起來,所以常家才從北城退出.

傅寒川簡單的說了下道:"常守來北城,這件事常奕也不清楚,他根本沒時間管這個弟弟.我跟他說,讓他留意常守."

蘇湘手里拿著水,若有所思的說道:"你覺得常奕能看住他,不讓他亂來?"

蘇湘不知道,經過今晚,常守是不是死心了,不會再來找她的麻煩.她不能把他送警察局,也不能私自扣留他,最好的方式就是敲打他,讓他想明白,她沒有害他們一家.

常奕自顧不暇,常守那個脾氣,他未必能夠兼顧的上.

傅寒川瞧著蘇湘愣愣出神,拿手里的水瓶碰了一下她的,"叮"一聲脆響,蘇湘回過神來.

傅寒川道:"我想了個法子,可以讓常奕必須看住這個弟弟."

蘇湘狐疑看他:"什麼法子?"

傅寒川看她不信任的眼神,拳頭抵著唇輕咳了一聲,身體斜過半張桌子,對著蘇湘勾了勾手指頭道:"給點好處,我告訴你."

蘇湘仰頭喝了一大口水,傅寒川看她潮濕的嘴唇,滑動的咽喉,握著水瓶的手指忍不住用力握緊了下,抽回了視線.

蘇湘剛洗過澡,皮膚透著瑩潤的粉紅色,濕漉漉的頭發堆在肩膀,發梢的水珠滴落在她的胸口,往里面滑進去了.她只是一個仰頭喝水的動作,在男人眼里看起來都是極具誘惑力的.

此時若蘇湘真給點甜頭,他恐怕是刹不住車.

傅寒川又清了清喉嚨說道:"在名門世家,很少有不爭權奪利的兄弟.你看到的常家,看似齊心協力,可真正如何,你我未必清楚.常奕跟常守是親兄弟,常奕也未必真正清楚常守是什麼想法."

"我把常守過來談果汁工廠的事情跟常奕談,告訴他說,常守有意通過果汁工廠搞垮傅家,爭取在常老先生面前露臉,你覺得常奕會怎麼想?"

蘇湘皺了皺眉:"可是常守想做果汁工廠是假的--"

傅寒川接話道:"但我可以說成是真的.常守派過來的那個特助,真的是他的助理."

常守做這件事本就偷偷摸摸,又是在緊急情況下,他便安排了他的助理過來.連他的助理都不清楚他的真實意圖,還高興的對常守報告了這件事.

如果常奕要查,常守辯解也說不清楚了.

"常家坐穩南城的第一把交椅,常老先生派常奕來北城,讓他開辟新市場,就是有意讓他接任常氏.常守就只能繼續留在南城,繼續在常老先生的眼皮子底下,你覺得他心里就真的服氣?"

蘇湘張了張嘴巴,這種事情,旁人哪里知曉,只是各自揣測.

站在常奕的角度,他聽了傅寒川的話,不管心里是否相信,都會去想一下,若是常守真的把事情做成功了,在常老先生心里會是怎樣的影響.

常守能夠憑著一個小計謀扳倒傅家,讓敗走北城的常家吐氣揚眉……常奕心里多少不舒服的吧.

傅寒川看了眼默不做聲的蘇湘,繼續說道:"常奕看起來沉穩,但他只要是個人,是個高高在上,嘗到了權利滋味的人,心里就會有所芥蒂.他可以愛護自己的兄弟,但不會允許真的有人奪了他的位置."

兩個人,兩個個體,沒有誰有讀心術,知道對方的真實想法.傅寒川就是利用的這一點,在常奕面前挑撥了常守.這樣一來,他們兄弟二人就算和睦,不受傅寒川的挑唆,但在常奕的心里,也是埋了一根刺.他繼續兄友弟恭的同時,也會留著一只眼看住了常守.

此外,常奕知道了此事,也不敢繼續讓常守再來騷擾他們了.傅寒川透露了另一層意思,這次饒了常守,下次就未必了.

這樣一來,不管常守是不是想明白了,他也不足為患了……

傅寒川最後總結道:"常奕不但會看住常守,還會因為我放過常守,欠我一個人情."

蘇湘擰著瓶蓋子,定定瞧著傅寒川,他這般深入的算計人心,十個常守都不是他的對手.

傅寒川看她瞧著他,笑了笑道:"你這表情,我可以理解為你在崇拜我."

蘇湘的聲音冷了下來,說道:"我不可能崇拜你."

因為她也被他算計過.

傅寒川意識到自己一時得意忘形,閉了下眼趕緊轉移話題,他道:"你那邊呢?蘇麗怡安分了?"

蘇湘把水放一邊,說道:"她答應簽約我的工作室了."

蘇麗怡既然答應了,就說明她把她收服了.至少眼下,她知道誰不會害她,誰能夠給她帶來真正的強大.

傅寒川道:"你就不怕她以後成名了,再來反咬你一口?"

娛樂圈是個大染缸,蘇麗怡身上帶著一股子邪氣,要是她走紅,傍上了那些圈中大佬,將來她可能就反水了.

蘇湘道:"她現在簽約我的工作室,以後她紅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我捧紅的.她要是跟我撕破臉,外界對她的風評就是忘恩負義,誰還敢跟她合作.另外,等她到了一定的高度,她就會愛惜自己的羽毛,我的秘密也會是她的秘密."

傅寒川點了下頭:"你倒是想的仔細……"

他想起一件事:"對了,常守離開前說,蘇麗怡的那部劇,讓她繼續拍著,車子也不用還了,就算是對她的補償."

常守雖然混蛋,但是蘇湘的那幾句話,常守聽了還是覺得虧心的.

蘇湘冷哼了一聲道:"怎麼,他覺得他還有臉要回去?"

蘇麗怡做他的女朋友,受了那麼大的傷害,他要是還有臉撤回投資,她就往外傳常守不是個男人.

花花公子,對女人一擲千金,分手了就索回禮物,這要是在圈子里傳出去,常家的臉丟光不說,外界還要加重對常家的猜疑,覺得常家不行了.

夜色很深,一瓶巴黎水已經見底,傅寒川坐在沙發里,沒有要動一下的意思.

蘇湘踢他的腳尖:"你該出去了."

傅寒川的手指插在口袋里,把玩著指尖的東西,心中有些無可奈何.

他往窗外看了眼,明明是月朗星稀,一個氣氛很好的深夜,可因著蘇麗怡與常守的"分手",把他好不容易營造起來的氣氛給破壞了,此時再難出手.

他抽出手站了起來,捏了一把後腦勺道:"那你早點睡."

蘇湘:"……"

已經過了十二點,哪來的早睡.

傅寒川走到門口,手指握在門把上,突然轉過身來沒頭沒腦的道:"你一個人睡就不害怕嗎?"

蘇湘漠漠看他:"我更怕房里有人."

傅寒川長歎了一口氣,心中更加怨恨常家的人.今晚就這麼放過常守,太便宜他了.

蘇湘臨睡前時,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傅寒川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給她的.可能,他自己也給忘了吧.

常守的事情就此過去,蘇麗怡正式簽約加入回形針工作室,成為蘇湘工作室旗下的藝人之一.

日子又風平浪靜了下來.

傅寒川看了眼桌面上的日曆,上面全部都是他已經安排下的日程,滿滿當當的.他的指尖抵著額頭,另一只手握著筆,他保持著這個姿勢已經有一會兒了.

唐天時進來提醒他開會時間:"傅總,兩點的會議就要開始了."

傅寒川回過神來,問唐天時道:"你有女朋友嗎?"

唐天時一愣:"有啊."

傅寒川:"談了多久了?"

唐天時不好意思的笑笑:"兩年多了,快三年了."

"快三年,你就沒想跟人家求婚嗎?"傅寒川的臉色不大好看,好像人家不結婚就是不負責耍流氓.

傅寒川自從上次電影院過後,就沒再找到機會把那東西給蘇湘.她簽約下蘇麗怡,又多了一件事,天天都忙.他也是,前幾天剛從英國出差回來.

兩個人同在一個屋簷下,按照傅寒川原先的打算,早就該拿下蘇湘了.

他剛剛看了看日曆,恍然發現這一年已經過去半年了.

唐天時是喬深從分公司提拔上來的人,他以前聽聞傅氏總裁喜怒無常,過來以後也見識過了幾次,但為了他求沒求婚發脾氣,讓他著實受寵若驚了.

唐天時手足無措,馬上說道:"傅總,我回去就跟她求婚."為了讓老板高興,他又補充了一句,"我保證完成任務."

傅寒川橫了他一眼,心中更加郁悶了.

人家最起碼是只要求婚就能答應的那種,他則是連蘇湘的一句話都沒討來.

他只是把蘇湘留在了他的身邊,可她再也沒有說過一句愛他.

所以這樣的求婚……他心里沒底.

所以,他才比旁人更要想方設法的讓那個女人動心,在她情緒起來腦子一熱的時候答應結婚.偏偏自從那災難片以後就再也沒了機會.

兩人往會議室走,經過外面秘書室的時候,那邊幾乎每張桌上都有一束花.

小嘉捧著束玫瑰,一臉幸福的走過來,腦後的馬尾辮都隨著她的腳步一甩一甩的,充分表現了她此時愉悅的心情.

傅寒川看了一眼她的花,腳步停下來問道:"這是什麼意思?"他指了指那束花.

小嘉嚇了一跳,把花藏在身後弱弱道:"傅總,今天是七夕節……"

公司里有男朋友的都收到禮物了,小嘉也是剛去前台簽收花店送過來的花.

傅寒川板著臉走了.

七夕節……

他的腳步忽然一頓,對著唐天時道:"你去預訂一間餐廳,要環境好的."

七夕節是國人的情人節,這樣的日子,商家早就打出了情人節的牌,環境好的餐廳早已被人預約.

唐天時一臉為難,說道:"傅總,現在預約餐廳有點難,而且你今天晚上要見安德烈先生的."

傅寒川蹙了蹙眉,他想起來好像在日程上看到了.他道:"那你安排安德烈去酒吧,酒店,隨便什麼地方,只要讓他今天高興就行了."

他往會議室走,唐天時跟上去:"那餐廳……"

"餐廳的預約留下."傅寒川頓了下,想到了什麼再繼續道,"讓那邊的人把場地布置一下,務必浪漫感人."

唐天時看著時間緊迫,連忙答應要辦事去了,又被傅寒川叫住了:"等一下,回來."

唐天時轉過身:"傅總,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傅寒川道:"餐廳不要弄了,讓人去傅邸,在那里布置,布置結束後,傭人放假一天."

唐天時手指頂了下眼鏡,恭敬道:"是的,傅總."

轉過身時,小伙子臉上禁不住笑出來,原來這段時間傅總冰山鐵面是有原因的.

……

蘇湘手頭上的工作很多,不過她沒有在工作室加班的習慣,到了時間就收拾東西回家了.

傅贏昨天去了三亞探望卓雅夫人,在那里過暑假,蘇湘到了傅邸以後才想起來,她今晚不需要做晚飯了.

車子進了傅邸的大門,車速慢了下來.她把車子停在停車坪,下車.

酷暑炎熱,即便是到了傍晚,地表的溫度也沒降下來.涼鞋踩在地上感覺都要融化了似的,蘇湘急著往屋子里去吹冷氣,沒有感覺到別墅的異樣.

到了里屋門口,她的腳步慢了下來.

門框上貼了一圈的氣球,紫色粉紅,豔麗的顏色鬧哄哄的.

蘇湘琢磨著,傅贏不在家,誰弄的這東西?

她走進去叫宋媽媽,但是沒有人回應她,整座屋子里靜悄悄的.

"宋媽?安管家?"

沒有人回答,蘇湘嘗試著叫了一聲傅贏,以為那孩子在三亞待不住跑回來了.

"傅贏?"

沒有聲音,她的手機卻響了起來,是宋媽媽的電話.蘇湘接了起來:"宋媽,你不在家嗎?"

電話里,宋媽媽著急的語氣道:"太太,你快過來,先生他出事了."

宋媽媽對蘇湘一直沒有改過稱呼,蘇湘搬到傅邸以後,傅寒川要她改一下,免得蘇湘不喜歡搬走,宋媽媽從那以後就改了,此時心里一急就叫了太太.

聽著宋媽著急的快哭了的聲音,蘇湘頓時有種踩空了的失衡感,握緊了手機匆匆往外走,到門口台階的時候差點摔了一跤:"你們在哪兒?"

上篇:353 別走……     下篇:355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