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55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正文完  
   
355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正文完

g,更新快,無彈窗,!

醫院里,蘇湘一張臉黑透,看著躺在床上輸液的男人,真想把手里的東西砸他臉上.

可她的臉上掛著淚,垂在下巴,吧嗒一下就掉衣領上去了.

莫非同憋著笑說道:"蘇湘,不然你就答應了吧.不然指不定哪天傅少就把自己給作死了.傅贏還是個孩子,可不能沒人管教."

蘇湘沒理他,把他推出了病房外,關上門.她一步步的往前走,在床邊坐了下來,又好氣又好笑,心里不肯承認感動,低頭的時候,看到攥緊的手心.

攤開手心,里面是一枚金燦燦的戒指.

蘇湘趕到醫院的時候,莫非同交給她的,說完,他往病房里的人看了一眼,蘇湘就什麼都明白了.

這年頭,誰還用金戒指求婚.

這一枚戒指,純金打造,戒面是同心結的花紋,放在手里沉甸甸的,看著委實土氣,估計沒有哪一家珠寶設計師能夠設計出這樣的樣式來.

蘇湘鼻子堵住了,甕聲甕氣的道:"這麼丑的戒指,你在哪兒弄來的……"

事情要回到幾個小時以前.

唐天時按照傅寒川的要求,在會議開始前聯系了設計公司的人去傅邸布置.因為時間緊迫,又務必把場地設計的浪漫,設計師到了現場實地考察過以後就馬上設計了方案.

事分兩路,唐天時去傅邸監督,傅寒川則在公司繼續主持會議.

這場會議進行的還算順利,在傅寒川嚴格的流程控制下,各部門領導沒有扯皮拌嘴,提前結束了.

傅寒川回到傅邸,設計公司大部分的人正在游泳池那邊布置.

總設計師前來彙報道:"傅先生,我打算來一場浪漫的水中求婚……"

按照設計師的構思,今晚的主角應該是先吃完一頓浪漫的七夕晚餐,等到天黑的時候,從里屋到這游泳池,利用這路燈次第亮起,引導著里面的人一路往游泳池過來.

泳池里放滿花燈,求婚戒指會放在主花燈中,在遙控器的控制下,往岸邊劃過來.到時候只要彎腰就能撿起花燈,從花蕊中拿出那枚金戒指.

這是個很不錯的構思,尤其金色的戒指在燈光下,顯得華貴而神聖.

設計師也是根據這枚"沉甸甸"的金戒指想出來的構思.婚姻是慎重而神聖的,同時又該是浪漫溫馨的.

設計師因地制宜,利用了這一池子面積寬闊的泳池,還要在泳池周圍布置上彩燈.到了夜晚,會起到燈光與水面粼粼波光相互輝映的作用.

傅寒川對這個設計覺得還算滿意,去書房把戒指取了過來,親自在泳池那邊監督.

時間緊急,方案定下來以後,設計公司的人分為兩撥,一部分人在主屋那邊吹氣球,一部分人在泳池這邊布置花燈彩燈.

花燈好弄,只要掐准了時間,留一個人提前把花燈放在泳池就可以.彩燈則是要固定在泳池邊上,除此以外,周圍的樹也要纏繞上,這樣才有星光與燈火輝映的浪漫.

傅寒川也首肯了.

但問題就出在這些彩燈上面.當時太多的電線纏繞,人多時間又急,傅寒川走在泳池邊上的時候,被那些電線給絆倒,栽倒在游泳池里去了.

當下噼啪火光四起,幸好電流強度不大,不過傅寒川電暈在了泳池里.

傅寒川,這可是一個可以攪弄風云的人物,傅氏的主心骨!傅家的主子!

出了這樣的事兒,眾人手忙腳亂,急忙把人送到醫院去了.

宋媽媽是一路看著傅寒川與蘇湘分分合合的,很想看到最後傅寒川能夠把蘇湘給娶回家來,便說想留下來看到那一幕,卻看到了傅寒川落水電暈的一幕.

宋媽媽年紀大了,嚇得不輕,她不敢直接給蘇湘電話,慌神的時候就打了莫非同的電話.

出了這樣的事,總得有個主事人吧?

等莫非同趕到的時候,醫生已經檢查完畢,說沒什麼事,人醒了就可以了,眾人松下了口氣.

莫非同了解到了來龍去脈以後,差點笑暈過去.他慫恿宋媽媽給蘇湘打電話,跟她說傅寒川出事了,讓她趕緊來醫院.

這才有了蘇湘急匆匆趕來的一幕.

蘇湘來到醫院的時候,還以為傅寒川出了什麼大事,被人尋仇什麼的,結果莫非同往她手里塞了一枚戒指,說這是傅寒川死也沒松手的.

他把傅寒川出事的原因也說了,蘇湘聽完以後,不知道該哭還是要笑,被莫非同憋著的笑郁悶到不行.

可她聽著的時候,控制不住的流了淚.

莫非同道:"蘇湘,傅少的八字,與求婚二字沾不上邊,少讓他折騰吧."

傅寒川正做著夢,唇角都是微微翹著的.

夢里是一片星光閃爍的泳池,他從泳池里撈起一盞展開的荷花燈,從花心里拿起了那一枚金色戒指,蘇湘一臉感動又嬌羞,伸出她細白的手指.

可當戒指套在她手上的時候,她抽抽噎噎的說:"這麼丑的戒指,你在哪兒弄來的……"

傅寒川擰了擰眉毛,含糊的道:"這是我自己設計的……"

他聽到了自己沙啞的聲音,緩緩的睜開眼皮,就見蘇湘坐在床邊上,手里正捏著那一枚金戒指.

他愣了愣,還有點分不清現實跟夢境.

怎麼他才求婚,就到病房里來了?

昏迷前的一幕幕湧入腦海,他的臉色立即拉了下來,氣到握拳,恨恨的罵:"一群廢物."

可這個時候罵也沒有用了.傅寒川看向蘇湘,看著那枚戒指道:"這真是我自己設計的.有人告訴我,婚姻是永結同心,其利斷金."

他從薄毯下伸出手來,握住蘇湘:"以前,我總以為,只要留住了你的人,你就是我的……我不計一切的代價,讓你只能是我傅寒川的人……"

"可我也漸漸意識到,鎖住你的人,若你的心不是心甘情願,只要你的心向往著離開,我那都是徒勞."

"……現在,你能嫁給我了嗎?"

男人的眼巴巴的望著蘇湘,輕輕的晃了下她的手,手指在她的掌心輕輕的畫圈.

蘇湘手心里麻麻酥酥的,垂著腦袋沒說話.

"嗯?"傅寒川已經支起半邊身體,從下方看她的臉,發現蘇湘的目光一直盯著那枚戒指.

他馬上道:"這個求婚不算,回去我再重新布置一下.這戒指你要不喜歡的話,我重新買一個."

蘇湘收起了戒指捏在手心里,她沒抬頭,只甕聲甕氣的道:"宴霖那里,你通過了嗎?"

傅寒川的唇角慢慢漾開,他抱住蘇湘的腦袋,在她嘴唇上一連吻了好幾下,覺得什麼都值了.

他太高興,忘記了手上還插著輸液管,把蘇湘壓在病床上的時候,輸液管被拉扯,吊瓶撞在掛鉤上叮叮當當的響,同時針頭也別出了血管,一陣刺痛.

傅寒川嘶了一聲低頭看了眼,此時也顧不得其他了,壓著蘇湘繼續.

他等了多久才等到這一天,巨大的狂喜將他淹沒.

什麼宴霖,他滿腦子都是:她答應了!她答應了!

可蘇湘已經看到輸液管里已經開始回血,把他推了開來:"你還在輸液呢!"

傅寒川才顧不得那點兒血,他等了那麼久,此時已經沒有什麼能夠形容他的興奮,就那麼幾個吻,怎麼夠他那麼長時間的等待.

蘇湘的臉迅速漲紅,這男人真是要瘋.

病房外面,宋媽媽那些人還沒離開,聽到里面的動靜以為打起來了,連忙推門進去.就看到男人把女人壓在病床上,半空的輸液管還在晃悠.

而聽到開門聲,里面的兩人一起轉頭看過來,頓時好像時空靜止了,雙方對望著.

宋媽媽愣愣的,等反應過來,老臉一紅,連忙握著門把要關上,一個字也沒多說,心里一個勁兒的念叨:要死了,這是醫院呢,年輕人真是的.

門才剛碰著門邊兒,被莫非同再一把推開了,他對著里面人道:"傅少,你悠著點兒--"

傅寒川一個枕頭砸了過去,正砸在關起的門板上.

門外,莫非同很想趁機狠狠嘲弄一番的,只是這觸電事件的女主角是蘇湘,他就只能忍耐忍耐,把一起來醫院的人都趕走了.

"有傅太太照顧,傅先生什麼傷都能痊愈的……"

病房內,蘇湘的臉埋在薄毯下,半天沒出來.

真是跟著傅寒川,什麼臉面都沒有了……

接下來,傅寒川索性一把拔了輸液管,反正輸液已經進行了大半,他身強力壯,這點事兒算什麼.

回到傅邸,看到游泳池一地的狼藉,蘇湘很是無語.

傅寒川被送進醫院後,那什麼勞什子的浪漫也沒人管了.花燈彩燈亂了一地,幾根彩燈線還浮在水面上,花燈晃晃悠悠的,隨著晚風在水中轉悠.

傅寒川也不想看到這失敗的畫面,摟住蘇湘的腰道:"別看了,進去吧."

他想給蘇湘一個難忘的求婚,結果事與願違,他心里也很郁悶.

進了屋子,只有門框上黏著的氣球歡迎著他們,而按照計劃,屋子里本該還有鮮花環繞的.

倒是餐桌上擺放著精致的餐點.

蘇湘匆忙趕去醫院後,大飯店的廚師把做好的菜肴送過來,正好與蘇湘錯過了.

兩個人都沒吃東西,此時已是饑腸轆轆.蘇湘看了看早已涼透了的食物,說道:"我去熱一下."

傅寒川弄了的失敗的求婚,很是過意不去,攔住蘇湘道:"不用了,我帶你出去吃."

蘇湘看了眼桌上精致的淮揚菜,說道:"去外面也是人擠人."

折騰了這一番,她沒有去外面吃的興致了.

傅寒川沒再堅持,跟在蘇湘身後幫著把餐盤端進去.

一會兒功夫以後,熱菜重新端出來,雖然沒有了剛出鍋的新鮮,但肚子餓的時候吃起來更覺滋味.

而對傅寒川來說,蘇湘的回答等于是答應了他的求婚,他覺得此時讓他吃什麼都是好的.

偌大的屋子里除了他倆再沒別的人了,顯得空空蕩蕩的,但更是一種沒人打擾的狀態.

吃過晚飯,蘇湘要收拾碗碟的時候,傅寒川拉住她的手:"別弄了."

他的目光往樓上瞟.

蘇湘順著他的目光往樓上一看,明白他的意思,臉頰又狠狠紅了一紅,他就沒別的可想了嗎!

她氣道:"我父親沒答應的事,你就別想."

反正,她不會再在沒名沒分的情況下跟他那個啥.

雖說,他們已經有傅贏了,可現在就是沒結婚的狀態,傅寒川沒轍,只得作罷.

第二天,傅寒川就去了枕園.

宴霖坐在梨花木的座椅上,不冷不熱的看他:"你來又想干什麼?"

傅寒川道:"伯父,還記得我們上次的約定吧?"

宴霖微微擰了下眉.上一次來,傅寒川給了他兩份文件,並且表示永不讓蘇湘受傷.

那次正是龐夫人設計陷害蘇湘時,傅寒川他做到了,還算完美的解決了那次事件,此時,他讓宴霖兌現承諾來了.

傅寒川掏出另一枚金戒指放在茶幾上,說道:"她答應了我的求婚,伯父是希望她能夠幸福的,是不是?"

宴霖瞧了一眼那枚金戒指,捏著茶盞的手放在唇邊停頓了下,皺眉看向傅寒川,冷聲道:"你好大的膽子."

前來說親,竟然還這麼大的口氣.

傅寒川道:"伯父,我只知道,現在我有足夠的信心與勇氣給她幸福.我的那兩份東西也在你手上,我想此生,都不會有人比我對她更好了."

宴霖又瞥了他一眼,慢慢的喝了口茶,目光又落在戒指上面.

宴霖是老時代的人,在他的那個年代,金戒指代表的意義,就是最貴重的珠寶首飾.到了後來,才開始流行起來鑽石戒指.

宴霖道:"怎麼是金戒指,你買不起鑽石的嗎?"

傅寒川微微一笑道:"因為她是金貴的."

金貴,也是矜貴.他在後來才認識到,蘇湘是矜貴的,沒有人可以瞧不起她,她會是他手上唯一的珍寶.

蘇湘不知道傅寒川跟宴霖說了什麼,等她後來去枕園的時候,宴霖給了她兩份文件,讓她看了再說話.

蘇湘看過文件以後,心中又是驚愕又是感動,她道:"他從來沒有跟我提起過."

宴霖把文件收了回來,鎖進了保險櫃里,說道:"這是他放在我這里的保證."

"傅家的人,最重權欲,他能做到這樣,說明他是真的很重視你.這樣,我也便放心了."

他轉頭看向牆上掛著的姜花圖,緩緩說道:"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吶……"

蘇湘看著那幅畫,囁嚅了下嘴唇:"父親……"

宴霖轉過頭來,對她道:"我跟你母親,此生再無緣分.可是你,還能跟他再續上緣分,大好日子該怎麼過就怎麼過去吧."

……

宴霖那邊同意結婚,傅寒川就再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他即刻就聯系了婚慶公司辦婚禮方案,訂禮服,訂珠寶,一切結婚都需要用到的東西.

然後他飛了一趟三亞,把傅贏接回來.

卓雅夫人知道了這個消息,心情很平靜.她來到這個地方,就已經放下一切,這一段時間過去,她更加平靜了,跟真正修禪的人沒什麼兩樣.

傅寒川告訴卓雅夫人,婚禮訂在中秋,那時候秋高氣爽,適合嫁娶.

卓雅夫人算了下時間:"這麼急?"

傅寒川微微一笑道:"我已經等這一天等了很久."

至于傅正南,傅寒川只是把話說到就可以了,在傅家早就沒有人可以左右他的決定.

可正當婚禮日程推進的時候,蘇湘卻推了婚慶公司送過來的大堆設計方案.

傅寒川皺眉看她:"你是不是後悔了?"

之前祁令揚與蘇湘結婚時,她的禮服還有珠寶,都是專人設計的,在這件事上,傅寒川嘴上沒說,心里卻計較著.

雖然他們沒有結成婚,但是蘇湘心里肯定記著那段回憶的.

傅寒川想給蘇湘留下一個此生難忘的回憶,等她到了八九十歲一百歲還能記得他們年輕時的美好.

尤其他們初次結婚的時候,他給了蘇湘太多的委屈.他想補償她,給她全世界最好的東西.哪怕時間倉促,他也會用錢砸出一個盛世婚禮來.

蘇湘合上了計劃方案,放在茶幾上說道:"我可不想再上新聞了."

她的前半生,多半在新聞上被人說來道去,她早就習慣,已經無懼別人的口舌,可自己的私事,她不想再被人說三道四.

"自己的生活自己知道,而且我現在的身份,也不適合鋪張."

傅寒川有點不甘心:"你真不後悔?"

蘇湘彎唇一笑道:"不知道的人,還有看不慣我們的人,看到我們的婚禮只會又把那些事兒翻出來嚼了又嚼.只有你在意的人,才是真心祝福."

傅寒川看她淡然的臉,默了默.縱然他想用一場婚禮抹去那一切,可是存在別人記憶里的東西是抹不去的.

他不懼別人的說三道四,但就像蘇湘說的,他們都不是愛出風頭的人,只是風浪把他們推了上去,又何必自己出風頭上熱搜.

"我聽太太的."傅寒川握住蘇湘的手,膩膩歪歪的.

他們還沒有領結婚證,但是傅寒川已經改口,非要叫她太太,也要別人改口叫傅太太,宋媽媽樂的改口.

最後他們商定,不辦盛世婚禮,但是在傅邸辦一個場面溫馨的婚禮,只邀請親朋好友參與,另外,傅寒川要送的特訂禮服,還有珠寶首飾蘇湘是不能拒絕的.

"那麼明天去領證?"

傅寒川磨領證的事兒已經好幾天,早晨晚上,天天都在蘇湘耳邊念叨.

婚禮是形式,結婚證才是他的定心丸.有了法律的認可,他才算是真正的抱得美人歸.

早晨,蘇湘還沒睡醒,傅寒川就端了早餐進來,把蘇湘弄醒了.這頓早餐是他討教了宋媽媽,親自做的.

吃人嘴軟,蘇湘也實在怕了他的軟磨硬泡,洗漱過後就出門了.

結果,他們是第一對前去領證的.出來的時候,陽光照射在結婚證的金字上,閃閃發光,那一個耀眼,傅寒川此生都記得這一天.

車上,傅寒川握著方向盤,翹起的唇角就沒放下.蘇湘看他一眼:"有這麼高興嗎?"

傅寒川握住她的手傻笑:"高興."

人生大喜,他娶到了老婆,能不高興嗎?

當天晚上的1988熱鬧非凡.

這一天沒有對外開放,到場的都是兩人的朋友,就連宴孤也過來了,為他們提前慶祝.

當晚,傅寒川喝得醉醺醺的才回去.幸好蘇湘沒那麼瘋,兩人進了車子,蘇湘讓司機開車.

傅寒川靠著她的肩膀,帶著酒氣的呼吸噴拂在蘇湘的脖子里.蘇湘偏頭看他,嘴唇微微彎起.

車廂內光線昏暗,經過路燈的時候才有光線照射進來,男人深邃的輪廓在光影下忽明忽暗.

蘇湘的手指摸摸他濃烈的眉,高挺的鼻梁,心中默想,她結了三次婚,兜兜轉轉都是他,這輩子真的就沒逃過他的手掌心.

這時,男人似乎覺得癢了,身體微微的動了下,腦袋往她身上更靠過來一些,嘴唇湊到了她的耳側.

低沉含糊的男性嗓音響起,像是夢囈似的:"蘇湘……你愛我嗎……"

帶著酒氣的嗓音性感低啞,一直吹拂到了蘇湘的耳朵里,酥酥麻麻,有種讓人昏昏欲醉的感覺.

蘇湘偏頭看他一眼,他閉著眼睛,那一句過後就睡過去了,鼻息間全是他溫熱的味道.

蘇湘想到在酒吧里,他當著所有人的面介紹她說,她是他的妻子,他這輩子最愛的女人.

眾人哄笑的時候,蘇湘心里暖流湧動.

最愛的人……她在意的,不就是她愛的那個人,可以驕傲的對別人說,她是他的女人,是他的唯一.

蘇湘轉頭看向前方,沉默了片刻後,她緩緩開啟唇瓣:"愛……"

旁邊的人身體似乎緊繃了下,緊接著,蘇湘感覺到了他的呼吸變得粗重而灼熱.

一雙大手緊緊的箍著她的腰,蘇湘渾身一僵,轉頭看過去,就看到男人一雙清明的眼灼灼望著她:"我聽到了……"

燈光落入他的眼睛,濯濯華耀,如星輝燦爛,眼底全部是她的身影……

上篇:354 你一個人睡就不害怕嗎?     下篇:356 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