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63 嫁給我  
   
363 嫁給我

g,更新快,無彈窗,!

沒過多久,安平管家就把支票送了過來.

喬影看到支票上面的簽名,問道:"傅寒川回來了?"

安平管家點了下頭,笑說道:"喬小姐趕得巧,傅先生今天中午剛回的."

喬影捏著支票默了下,把支票收了起來:"謝謝."

喬影與張業亭約好了在一家西餐廳見面,告別了安平管家,十幾分鍾以後就到了地方.

西餐廳布置的很高檔,環境清雅,光線幽暗,是個適合情侶約會的地方.

喬影面色冰冷,隨著服務員走到一間格子間:"小姐,這邊請."

張業亭坐在那里,穿著深藍色的手工西服,一派貴氣.他聽到腳步聲,轉過頭來,目光中劃過一道悅然.

"小影子,你來了."他站了起來,拎開了對面的一把座椅.

喬影冷漠的看他一眼,坐下後,張業亭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他吩咐服務員上餐,那服務員便做事去了.

餐桌上已經擺好了一杯檸檬水,還有一只空杯,醒酒器擺在桌角的位置.張業亭拿起醒酒器,倒了兩杯紅酒.

他拿起酒杯,對著喬影道:"先慶祝我出院吧."

喬影坐著沒動,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支票按在桌子上,往前推了過去.

張業亭垂眸一看,愣了下,抬眸看向喬影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喬影語氣繼續淡漠著,她道:"我知道是你付清了余下的貸款."

張業亭微吐了一口氣,誠懇說道:"這是我補償你的,不要拒絕我的好意,好麼?"

喬影唇角諷刺的勾了下:"補償?你覺得能夠嗎?"

她的目光從他身上那套昂貴的西裝,他的腕表上一掃而過.那一身的金貴,都是對她的羞辱跟折磨.

在喬影尖銳,犀利又諷刺的目光下,張業亭和煦的臉撐不住,面上露出了窘迫.他放下酒杯,眼中露出了痛色.

"十年了……"

"這幾年里,我一直在拼命努力.希望有一天能夠回來,能夠贖清楚我的罪孽."

他看著喬影:"小影子,請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用余生來補償你."

"余生補償?"喬影冷笑了一聲,眸光一冷.

桌面上擺著銀光閃閃的餐具,她拿起一把牛排切割刀放在張業亭的面前:"我不需要你的余生,只要你現在."

她的意思很明白.

張業亭看了一眼那把切割刀,手指握緊了:"如果……這是你希望的話……"

他緩緩的拿起了切割刀,這時候服務員把牛排送過來,感覺到氣氛的異樣,一時不知是該離開,還是把餐盤放下再走.

張業亭的手指緊緊的握著切割刀,服務員看他這邊桌上還有一把,說道:"是掉在地上了嗎?我馬上給您換一把."

張業亭看他一眼,淡淡說道:"沒事,你下去吧."

服務員又奇怪的看了兩人一眼,轉身默默離開了.只覺得這兩人不像是情侶,像是仇人.

張業亭把切割刀放在喬影面前的餐盤上,心平氣和道:"如果你堅持的話,我答應你."

"但請你跟我吃完了這一頓飯."

喬影看了一眼餐盤中的煎牛排,面對著眼前這麼個人,她恨不得切的是他的肉,又哪里來的胃口吃下去.

而對張業亭來說,哪怕喬影坐著不動,陪他吃完這一餐都好像是分外的滿足了.

他將牛肉切割成小塊,修長的手指握著刀叉,溫柔的臉俊美,畫面看起來分外優雅.

張業亭將面前的一盤牛排切完了,跟喬影的那一份交換了下,又重新切了起來.

他說道:"你應該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了吧,醫院不會開除你.另外,警方那邊我也打過招呼了,你放心,不會再有人打擾你."

喬影靜默著沒有回音.

張業亭又看了她一眼,說道:"跟警方說,暫時不追責這句話的,是我的助理.當時我醒來沒有什麼力氣,交代了他去辦事,不過他理解錯了我的意思."

"……"

"小影子,我不會再傷害你.你相信我,我也不會用追責這兩個字,作為要挾你的把柄."

"……"

喬影一直不吭聲,就變成了張業亭一個人的自言自語.但他不在意,好像要趁著這個機會,一股腦兒的把話都說出來似的.

"……這些年,我不敢回來.不是怕你恨我不肯放過我,而是怕你已經結婚了,我就再也沒了機會……"

"每晚,我都會夢見你,夢見我們以前的時候.這些年,我沒有找別的女人……"他苦笑了下,"有時候走在馬路上,看到跟你相似的人,都會以為那是你……"

"我這次回來,找了你很久……原來你們都搬到了北城."

張業亭放下了刀叉,眼眸內滿是深情:"小影子,我知道你還沒有結婚.我們忘記一切,重新開始?"

喬影一直偏頭看著窗外,這時候才轉過頭來,諷刺而淡漠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你以為說那些,我還能被你感動?"

她呵呵笑了起來:"你張業亭,現在是多麼富貴的一個人.再看看我,我的故事,還需要我說嗎?你能聽嗎?"

"你知道一個人的靈魂,被分割切碎,再重新拼湊起來的痛苦嗎?"

"你知道因為我,我的家人遭受到的痛苦嗎?"

"看看你現在坐在這里,西裝筆挺,人模狗樣,你配在這里說話嗎!"

喬影的聲音,隨著她情緒的無法控制,漸漸拔高了起來.

餐廳內的人不多,喬影的話讓那些人看了過來,詫異的看著這邊.

喬影再也忍不住,站了起來,充滿紅血絲的眼瞪著張業亭:"張業亭,我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人.別用那些騙人的把戲來糊弄我.我不知道你回來找到我是什麼目的,但如果你想真心贖罪,我已經告訴你該怎麼做."

"如果你沒不敢,就別再來找我!"

喬影甩完話就推開椅子要走.

她把支票留在了這里,上面有傅寒川的簽名,不管張業亭想要干什麼,有傅寒川這個名字,他多少應該忌憚一點.

手腕被人握住了,張業亭在她轉身的時候就匆忙站起拉住了她.

"小影子."張業亭的手指用的力氣很大,讓喬影一時無法掙脫,但這一用力,也讓他的胸口傷疼了起來.

他只是可以出院,但傷口並未完全愈合.他的另一只手捂住了胸口,後背微微佝僂,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他忍了下,再重新直起腰來:"你說的,我都知道.我知道我做錯了……"

"我不該為了榮華富貴背叛你,讓你遭受那樣的折磨……我當時不知道……"他停頓下來,英俊的面容扭曲了起來,顯得痛苦萬分.

"十年了……我們看似走了出來,其實都沒有……你不能接受別人,而我也因為對你的罪孽不能忘記……"

"小影子,能治愈你傷口的是我,只有我……我們重新開始,重新生活不好嗎?"

張業亭掏出了一只紅絲絨的方塊形小盒子,手指輕輕一按,吧嗒一下子打開了.里面放著的是一玫光華璀璨的鑽戒,鑽石很大,碎芒瑩然.

"嫁給我,讓我照顧你."

他的目光直直的看著喬影,而喬影的眼睛卻被那閃耀的碎芒刺痛了.

鑽石是堅貞的,最純淨透徹的寶石.

可是他對她做了什麼?

喬影一巴掌拍開了擺在面前的鑽戒,盒子連同鑽戒一起滾到了地上.

張業亭不顧那枚碩大的鑽戒,只想要留住喬影,他不願撒手,喬影掙紮了起來:"張業亭,你不想死在我手下的話就放手!"

這時候忽然一股很大的力道將喬影拽在了一邊,她感覺到自己的左臂像是被一只大鉗子夾住了,身體隨著那股力道被拽了過去,而她被張業亭握住的右手腕也從他的手里拽脫了出來,手腕處還留有被張業亭用力握住的痛感.

喬影的力道比不上張業亭,但以裴羨的力氣,對付一個受傷了的男人綽綽有余.

這家西餐廳,好巧不巧是裴羨旗下的產業,全國連鎖,有專人打理.他本來只是經過,順道進來看一下經營.去後廚檢查的時候,聽到一個服務員在那說什麼一對情侶好像在吵架,男人握著切割刀,服務員請示經理去看看情況.

裴羨便也一起出去查看了,卻看到靠窗的位置,那所說的吵架的情侶,其中一個正是他認識的人--喬影,張業亭.

裴羨聽說了張業亭已經出院的消息,鮑副院長告訴了他的,警察局那邊也說了,張業亭不會起訴喬影.

看著那一對人坐在那里,裴羨的腳步便停住了,也叫住了前去想詢問狀況的餐廳經理.

因為誤會而分開,再複合,是情侶間常有的戲碼.

看樣子,張業亭在求得喬影的原諒,他們要複合了……

那一刻,裴羨只覺得心里有一種刺痛了的感覺.

餐廳經理什麼時候離開的他不知道,他看著那邊……看到張業亭拿出了戒指求婚.

閃耀的鑽石戒指,他也曾經有的……

正當裴羨怔忪發愣時,卻看到喬影一把拍飛了那戒指,緊接著就出現了兩人相爭不下的局面.

裴羨想都沒想的走了過去,一把抓過了喬影,把她擋在了身後.

裴羨的出現,讓張業亭愣了一下,沒有想到還有其他人突然冒出來.

他看著裴羨,臉色沉了下來,沉聲說道:"我跟喬影的事情,不關你的事!"

裴羨看了一眼喬影,對著張業亭淡淡說道:"這家餐廳是我的地方.你們打擾到了我的客人,你說是不是與我有關?"

張業亭擰了下眉毛,正要說什麼,裴羨又道:"張先生,聽你的口氣,你知道我?"

張業亭不言語,裴羨看了看喬影,又問道:"你回來找她,那麼應該是把我也查過了."

張業亭回來找喬影複合,那麼應該是把她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感情也調查過了的.以他的背景實力,調查一個人不難.

裴羨的臉不喜不怒,漫不經心的說著,好像在談論天氣一樣的.這沒什麼,因為他也在調查張業亭.

張業亭沉沉的目光盯著裴羨,這個男人的出現,打亂了他的計劃.

他平心靜氣道:"裴先生,我確實查過你."

說著,他看了一眼喬影再道:"因為我想知道她的一切.那段時間,感謝你照顧了她.現在,就請你把她交回到我的手里."

"說句不好聽的,現在你的手,應該去握別人."

裴羨面色冷漠,淡淡道:"如果我看到的,是喬影願意心甘情願的跟你走,那我什麼都不會做."

"可是顯然,她不願跟你走,你還驚擾到了我的顧客."

"再者,我跟喬影相識一場,到了這個時候,我更不可能不聞不問."

也不知道裴羨的哪一句話刺激到了張業亭,他的臉徹底的陰沉了下來,手指骨一根根的握了起來.

裴羨注意到他握起的手指,往四周看了下冷聲說道:"張先生,也許你該找其他機會."

這句話,可以理解為想打架,就請下回,或者想找喬影接著再談,也也請下回.裴羨不管張業亭怎麼理解,把話說完了,他就打算帶著喬影走了.

他的手掌貼在喬影的後背,看似推著她往前,又感覺是在保護著她不受別人打擾.

喬影可以感覺到他寬大的手掌貼在後背的感覺,讓她心底又起陣陣酸澀.

她不知道這家餐廳是屬于裴羨的,應該是在他們分手以後他再創辦的.關于他的很多事,她都沒有那麼清楚了,如今陪在他身邊的人是燕伶.

同時,她的心里又有些惶恐.

張業亭的存在,就仿佛是一面鏡子,將她隱藏的黑暗過去折射了出來.她不願意讓裴羨看到,只想趕緊的離開這里.

她更希望裴羨什麼都不要問,什麼都不要說.

張業亭看著前面兩人漸漸離開的身影.喬影的個子高,身形纖細,而她旁邊的男人個子更是高大挺拔,兩個人站在一起,只是一個背影就莫名覺得登對.

他的眼睛紅了起來,對著那道背影忽然大聲道:"我不在意!"

大聲的說話,牽扯到了他的肺腑,張業亭捂著胸口,另一只手撐在了桌面上借以支撐住自己的身體.

他繼續大聲說下去:"我不在意你被強,暴過!我要對你負責!"

喬影在那一刻,只覺得有一把到從她的後背深深的捅了過來.她渾身僵立著,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再那一刻冰凍住了,然後像是被點燃了,在她的四肢百骸奔騰,就要沖破她的體膚.

餐廳的人不多,但在此刻更是好像整個空間都凝結住了.

喬影不敢往任何一個方向看過去,身體在不可控制的顫抖.這時,忽然有一件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一雙有力的臂膀圈住了她,推著她往前快速的走了出去.

喬影用來支撐著走出來的那股氣息到了門口就消失了,她的腳步一軟,整個人往下沉了下去.

裴羨看到軟軟就要跌倒在地的女人,手臂往她腰部一滑,另一只手穿過她的後膝,將她攔腰抱了起來,快步的走向電梯.

電梯門口有幾個等候著的人,當下一部電梯上來的時候,電梯門打開,裴羨抱著喬影走進去,不給其他人進來的時間,直接摁了去地下停車場的按鍵.

"你們走下一部."他不由分說,不讓其他人進來.

那些早先等候在那里的人不樂意了:"哎,你這個怎麼這樣,憑什麼?"

裴羨臉色陰沉,冰冷狠戾的眼一掃,像是要殺人似的,那些人立即閉嘴不敢再說什麼了,訕訕的移動腳步往旁邊一部電梯走去.

電梯門合上,裴羨低頭看了眼懷里的女人.她緊緊的閉著眼睛,臉色蒼白,嘴唇也失去了最後一絲顏色.

他依然可以感覺到她的身體僵硬,而且在顫抖.

裴羨這輩子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好像心里住進了一頭噴火的獸,此時正在里面咆哮著,想要毀天滅地.

他的嘴唇緊緊的抿成了一條線,眼睛死死的瞪著前面緊閉著的不鏽鋼門,渾身的肌肉也緊繃到了極點.

電梯叮的一聲響,不鏽鋼門往兩側打開,空氣灌入進來,眼前的視野也打開了.

面前一涼,裴羨回過神來,他低頭看了一眼喬影,抬步往車子那邊走去.

他把人放入車內,正要給她系上安全帶的時候,喬影忽然眼睛一睜,掙紮了起來.

"不要!不要碰我!"

她的力氣很大,打在裴羨身上的時候,砰砰的悶聲作響,骨頭都在生疼.

裴羨擰住了眉毛,雙手握住她的肩膀,把她按在座椅中.他發現喬影的眼睛雖然是睜開的,但她的眼神是空洞的.

張業亭的話好像讓她陷入了過去的夢魘中.

"你不要碰我!滾開!"眼淚從她的眼眶滑落,她拳打腳踢,用盡一切力量保護自己.

"噓,是我……你看清楚了,是我……"裴羨哄著,眉心緊緊的擰著.他不敢弄傷了她,手一松,又被她打了幾下.

一直掙紮了十幾分鍾,裴羨也沒有把安全帶給她扣上.她這個狂亂的樣子,就算是給她扣上了安全帶,也不能安全開車.

最後由于喬影的不肯配合,裴羨索性抱住了她,把她禁錮在了懷里安慰:"你清醒一下,是我,是我啊……"

喬影掙紮不起來,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哭泣:"……你不要打我,不要……我好疼,好疼……"

"求你放了我吧……"

裴羨的心髒,好像被一道道的鞭子抽打過,緊咬著的牙露出了白色.

她突然分手,是因為想起了那個?

她到底遭遇了什麼?

張業亭強,暴了她,還打了她嗎?

裴羨的呼吸沉重,每深吸一口氣,都感覺肺部在刺痛著,痛的他無法呼吸.他抽出手打了喬深的電話,讓他用最快的速度到云通商場的地下停車場.

喬深接到電話,在手機里就聽到了喬影的尖叫聲還有哭鬧聲,平時需要用二十分鍾的路程,他縮短到不用十分鍾就趕過來了.

車子刹車時,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車輪在地面上擦出一道深深的輪胎印記.

他看到車內被裴羨按住的喬影,不等裴羨說什麼就馬上下了車子.

裴羨看到喬深過來,打開車門,半摟半抱的將喬影強制轉移到後車座.只這一簡單的移動便讓他的臉上身上又吃了好幾下拳頭.

"你來開車!"裴羨的命令聲中帶著壓抑的憤然.

喬深二話不說,馬上坐在駕駛座上,駕車離開了停車場.

車上,喬影還在掙紮哭鬧著,整個人好像陷入了癲狂.喬深用力的攥緊了方向盤,指骨捏到發白,而裴羨則是繼續抱著喬影,不讓她亂動.

"去景逸別墅."在前方一道路口的時候,裴羨又一次的吩咐.

喬深往後視鏡看了一眼,裴羨道:"難道你想讓你父母看到她這樣嗎?"

裴羨在景逸別墅區內有一套私人物業,以前他跟喬影一起住過.後來分手了,他便從別墅搬去公寓住了,如今那里空著無人居住,每周鍾點工人去打掃一次.

喬家的人都住在四合院內,喬深還沒有購置私人物業,裴羨的私人別墅眼下是最合適的地方.

別墅地方夠大,喬影即便是吵鬧,別人也不會聽到.

黑色的車在夜色中如幽靈滑過,經過的車輛聽到車內的尖叫聲也會被嚇一跳.

喬深把車開得很快,不一會兒便進了別墅的范圍.裴羨把喬影抱下車來,此時她已經哭得脫力暈了過去,軟塌塌的任由他抱著.

裴羨把喬影送到了臥室,把她放在床上蓋上被子,喬深一臉痛色的看著床上的人,努力的控制著情緒.他緊握在門框上的手指,幾乎要把門框捏碎.

裴羨回頭看了一眼喬深,低聲說道:"先讓她睡一覺."

熄燈很久了的別墅,今夜燈火通明.

兩人一起下樓,裴羨在客廳站定,看著喬深道:"是誰傷害了她?"

而喬深的也同時響起來:"她怎麼會突然這樣?"

裴羨:"張業亭?"

喬深:"你逼問她了?"

又是同時響起的低沉壓抑的男人聲音,聲音落下時,兩個男人互相的對視著.

上篇:362 想你們想瘦的呀……     下篇:364 你能幫她治愈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