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65 不喜歡小姐姐,喜歡溫柔體貼的大姐大  
   
365 不喜歡小姐姐,喜歡溫柔體貼的大姐大

g,更新快,無彈窗,!

回到公寓,燕伶開了燈,家里冷冷清清的.

更深的疲倦湧了上來.

她忍著疲倦走到廚房.出去了那麼多天,冰箱里儲存的食材已經不能吃了.

最後她泡了一桶方便面.窩在沙發等待的時間,手機響了起來.燕伶微微睜開眼,摸到了身側的手機按了接聽,然後將手機貼在耳朵邊松開了手,繼續睡覺.

蔣書的聲音傳過來:"到了沒?"

燕伶懶懶的嗯了一聲:"到了."

蔣書聽著她的聲音懶洋洋的,一點沒有歸心似箭回去時的急切跟激動,更加證明了自己的猜測.她道:"到了也不給我打個電話.虧我等到現在,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蔣書的聲音頗有怨氣,藝人的安全是她的責任,更何況這個是她手上的王牌.燕伶一個人先回去,她當時是反對的.

燕伶有氣無力的道:"忘了."她回來的時候只想見到裴羨,可是見到了,卻是這樣……

他沒有驚喜,也沒有久別重逢的喜悅,而她一腔的歡喜此時也已經涼了.

燕伶睜開眼,睡不著了.她把手機按了免提,放在茶幾上,然後拿起壓著方便面的書,掀開了蓋子.

調味料的香氣隨著熱騰騰的熱氣撲面而來,燕伶捏著叉子隨便的攪拌了兩下,聽到手機里蔣書的嘮嘮叨叨.

"你跟裴羨在一起,我這電話,該不是打擾到你們了吧?"

話是這麼說,但是蔣書的語氣里沒有半分不好意思,更像是諷刺.

燕伶掃了一眼手機,沒有說話,挑起面條吃起來.蔣書聽著隔了千里的吸面條的聲音,尖刺的聲音傳過來:"你在吃什麼?"

藝人最注重身材管理,半夜吃東西是大忌,熱量不能消耗,身材發胖皮膚浮腫,蔣書更加後悔放任她回去.

"方便面."燕伶淡漠的說著.

蔣書最反對燕伶半夜吃東西,更反對她吃方便面,尤其是麻辣的,傷嗓子的.一聽是方便面,她就只差沒跳起來,隨後她問道:"等等,你是不是連晚餐都沒跟他一起吃?"

燕伶手指頓了下,看了眼手機道:"你怎麼知道我沒有跟裴羨在一起?"

蔣書呵呵冷笑了一聲道:"不然你以為我半夜打給你,是專門破你們的春夢的嗎?"

蔣書就是算准了,燕伶就算趕回去了,兩人也不會同榻睡在一起.她道:"燕伶,我提醒過你.有了這個開端,你跟他以後只會越來越遠."

男人對前任的情結越深,就越容易舊情複燃,尤其對方現在還是落難了的,就更激起男人做護花使者的心理.

燕伶撥弄著卷曲的面條,沒了一點胃口.她道:"喬小姐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這句話,不知道是為裴羨做澄清還是為安慰自己,燕伶苦笑了下,把方便面整個兒倒入了垃圾桶,隨後拿起手機進了房間.

蔣書愣了下,倒是沒想到這麼快,她涼涼的道:"事情是解決了,他的心思回到你這里來了嗎?"

燕伶停住了腳步,氣息沉了下來,蔣書聽著電話那端沒聲音,便繼續嘚啵嘚啵了下去:"我告訴你啊,雖然喬影是他的前女友,但是現在在他身邊的女人是你.你才是正主,如果他們就著這機會再續前緣,她便是第三者."

"你別覺得自己好像搶了她的男人,覺得自己是三兒似的,什麼都忍讓.你這佛系脾氣該改一改了."

燕伶心中本就煩亂,蔣書的一番話更是讓她頭疼,她打斷道:"書姐,我很累了,要先睡了."

蔣書聽到她疲憊的聲音,也不忍再打擊下去:"好好好,你這幾天好好休息.接下來也沒什麼事兒,你好好陪陪他,讓他的心思--"

燕伶沒等蔣書的嘮叨說完就先掛了電話,蔣書喂喂了幾聲,電話那頭已然沒了動靜,氣哼哼的道:"你就繼續犯傻清高,有你後悔的時候."

燕伶坐在床角,撫了一把頭發,往後直接摔在床上,睜大著眼睛看著天花板.

幽幽的月光穿過窗戶,室內也撒了一片.燕伶動了下,轉頭看向窗外.從她這個角度,可以看到空中的那一輪殘缺的月亮.

她仿佛看到了喬影的模樣,那是他的白月光……

燕伶捂著胸口兀自難受.

今晚裴羨的表現,是讓她失望了的.他甚至不像是一個男朋友.

她有些後悔,為什麼沒有像別的女人那樣,對他撒嬌對他耍性子,讓他注意到她的情緒.

可是當初裴羨選擇她,不就是喜歡她的灑脫大度,對什麼都看似不在意.

再可是,對女人而言,對于屬于自己的,她愛的,是沒有灑脫大度一說的.

她愛裴羨,不敢在他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情緒,可不代表她不介意.也許蔣書說的對,她不該讓自己這麼下去了.

燕伶深吸了口氣,從床上坐了起來,她走到窗邊把窗簾拉上,隔著窗簾的縫隙再一抬頭看到那月光,眼睛忽的緊鎖了下,一個念頭在她心中漸漸的冒了出來,讓她渾身冒起了冷汗.

她跑進浴室,對著鏡子仔細的看了看自己,再長長的籲了一口氣,捂著胸口喘氣.

不會是這樣的,她跟喬影長得並不相像,她不是她的替代……

……

第二天早晨.

喬家父母不知道喬影的事兒,只知道姐弟兩個昨天很晚才回來,照例一大早就做好了早飯.

一家人圍著張桌子吃早飯,喬素華看了眼喬影說道:"你昨天出去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喬影捏緊了下勺子,低頭說道:"不小心在公寓那邊睡著了."

喬家父母年紀都大了,對于張業亭突然找上門來,還是心有余悸.他們躲都來不及,可是張業亭突然說要娶喬影,一直讓他們心里不上不下的.

喬影沒有回來,夫妻兩個都擔心,又以為姐弟兩個出去想對策去了.喬素華歎了口氣道:"影子,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們擔心.但是有什麼事,你別再瞞著我們."

喬家老人說話時,喬影的頭埋得更低了,喬深瞥了眼喬影,端著碗大口喝粥,呼嚕嚕的響,故意轉移老人的注意力.

徐善芳果然注意到他了,拍了下他的手臂道:"誰讓你這麼吃飯的."喬家雖然是普通人家,但是家教還是很嚴格的.

"對了,你的車呢?"

喬深的法拉利好幾年前買的,喬家父母覺得他敗家,買那麼好的車子.車子也是喬深的寶貝疙瘩,這輩子,他也就奢侈了那麼一回.

喬家二老沒在家門口看到那輛車,就問了起來.喬深馬上道:"昨天跟客戶談生意,車子留在酒店那里了."

徐善芳不再追問了,不說別的,兒子在事業上越做越好,是喬家這些年唯一的幸事了吧.

喬深已經喝完了粥,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道:"我上班去了."

他站了起來,跟喬影使眼色,徐善芳沒有看到姐弟兩個在那里用眼神說話,交代道:"最近家里事情多,你公司那邊少加班,早點回來."

"知道了."喬深應承著,"我盡量."

他往門口走,喬影道:"我去醫院看看."

說著,她也往門邊走了.

徐善芳歎了口氣,臉上愁云密布.她想說些什麼的,可大概是張業亭的出現,讓他們全家都陷入了陰云里,想說點什麼最後都變成了一聲歎息.

她看著門口,說道:"老頭子,我們是不是要搬家,離那姓張的越遠越好?"

喬家門口,喬深對著喬影道:"我突然想到,張業亭查到了你買了房子,那棟公寓,你用了誰的名字?"

得知喬影買公寓,他並沒有多問,現在不得不防范起來.

喬影知道他在想什麼,說道:"是我的名字."

因為涉及到貸款買房,喬影當時想先把公寓送給連家,名義上說是感謝他們收養連良,讓他們住新房子,等連良將來長大再完成過戶,那時候她的貸款也就全部還清了.另外這樣一來,也好打消連氏夫妻的疑慮.

可是事情生了變化,現在一想,她當時做了個明智的決定.

喬深微微擰著眉點點頭:"這就好."

若直接用的是連良,或是連家人的名字,張業亭肯定會起疑的.

這件事放下心來,他道:"醫院那兒,你還回去上班嗎?"

喬深知道張業亭給醫院打過招呼,讓喬影回去工作.這不過是他為了博好感,而這點好感,在喬深眼里更是諷刺.

喬影搖了搖頭道:"醫院的人事記錄上沒有了我被開除的汙點,我打算找私人醫院的工作."

她在醫院發生了那件事,現在回去也只是被那里的人指指點點,說不定還有人為此而不滿.

醫院也是個小社會,不管她之前的表現有多好,隨著那件事也是一筆勾銷了.再者,醫院里的競爭那麼激烈,少了她,有的人才能上位.

而對她來說,她欠了傅寒川那麼多錢,去私人醫院工作,可以賺到更高的收入.

喬深嗯了一聲:"這樣也好."

喬深想得是,那是張業亭打了招呼才回來的工作,雖然本就是姓張的欠了喬影的,可院方不會那麼想.

他道:"你的車鑰匙給我,我先送你去醫院把工作辭了."

他的車子還在商場那里,但是喬深不想在喬影面前提到那個地方.

喬影道:"我可以自己去醫院,你先去公司,不用管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喬深對她攤開了手掌堅持,喬影沒辦法,從口袋里掏出車鑰匙放在他掌心:"吶."

喬深握住車鑰匙,往前面的福特車走去:"上車."

其實,以目前喬影的狀態,她不應該出門,而是在家好好休息,沉澱情緒的,可是現實推著她必須往前.喬深能夠做的,就是盡量守在她身邊.

到了醫院,喬影去人事處拿了離職單找人簽字,最後去了鮑副院長的辦公室.

"醫院撤銷了對你的處分,你怎麼還要辭職?"鮑副院長不理解,"小喬,以你現在在醫院的資曆,你做主任也是可以的."

喬影苦笑了下道:"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怎麼還有可能."

副院長擰了下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繼續勸:"可是,你是事業編制,你好不容易做到這個資曆,就這麼放棄了,不覺得可惜嗎?"

"這樣吧,你再熬一段時間,等這陣風過去了,我再把你往上提."

喬影道:"謝謝副院長的好意,不過我心意已決."

她笑了笑,對著副院長鞠了下躬,轉身出去了.

她在這家醫院工作了那麼多年,要說沒有感情怎麼可能.可是在她出事後,醫院為了擺脫輿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開會把她開除,也涼了她的心.

她更加認識到,現實有多麼可怕.所以辭職這個決定,她一點都不會不舍得.

出了醫院大樓,喬深還在等著她."都解決了嗎?"

喬影點了下頭,微微笑道:"我要走,還能強留我不成?"

她掖了掖他的西服衣領,拍拍肩膀上的灰塵,做著無所謂的樣子,反而對喬深勸說了起來:"你雖然做了公司老大,但還是在別人的手底下做事.傅寒川賞識你,但你也要有分寸,該上班的時候就上班.你要是惹傅寒川嫌棄了,我們家的頂梁柱就徹底成光棍了."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喬深瞪了她一眼,把車鑰匙還給她,"你找工作去吧,我自己打車去公司."

喬影辭了職,眼下最緊要的就是找下家,她可沒忘記她還欠著傅寒川的巨款.

上了車,她又是苦笑一下,生活就是如此,不管你有多不開心,多痛苦,你卻不能跟生活講道理,矯情一下.哪怕身上背著一座山,你不能趴下,趴著也要繼續往前.

喬深目送著喬影的車子離開了醫院,這才往前去公交站台打車.

隔了兩個車位的地方,封輕揚將墨鏡往下勾了些,看著前面的地方.

那是喬深吧?居然跟個女人這麼膩膩歪歪的,聽話的跟小綿羊一樣.人家走了還要目送一程,嘖嘖.看來那個律師不是他的菜,這個才深得他所愛.

封輕揚心中得出一個結論:喬深不喜歡小姐姐,喜歡溫柔體貼的大姐大.

她聳了下肩膀,從旁邊副駕駛座上拎起一只果籃還有一捧鮮花下車.

她這麼早到醫院來,是為了探望一個出了工傷的公司員工的.

事情要歸咎到她那不成氣的哥哥身上.出了工傷事故,那個廢物想到的居然不是調停賠償,而是想撇清責任,做出了開除的決定,人家鬧到勞動局,就差點上新聞了.

封輕揚真是氣得想殺人的心都有了.這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用簡單粗暴的招數,還不肯告訴給老爺子.等到事情鬧大了,老爺子那邊也知道情況了,又把這個球踢到她這兒來了.

封輕揚風風火火,到了病房門口的時候,咧咧嘴,試了幾個表情,等擺出了一張賠禮道歉的臉後才敲門,推門進去.

另一邊,喬影沒有立即去找新工作,而是先去了一趟傅氏大樓.

等前台通報過以後,唐天時下來接人,帶著她往傅寒川的總裁辦公室走去.

這是傅寒川新婚蜜月後上班的第一天,秘書室的同事都收到了來自總裁的小禮物,正在那兒樂呵著呢,就見一個女人隨著唐天時往總裁辦公室走了進去.

一個秘書輕輕撞了下小嘉的胳膊,對著前面的總裁辦公室小聲問道:"那個女的,怎麼看起來有點面熟啊?"

小嘉看了眼,仔細的辨認了下,露出微微驚詫的表情:"好像是喬小姐."

秘書是去年來的,並沒有見過喬影,就覺得只是眼熟而已,問道:"哪個喬小姐?"

"喬助理的姐姐."小嘉對于喬深還是習慣性的老稱呼,說完了又喃喃自語,"奇怪了,好久沒有看到喬小姐了……"

喬影以前跟裴羨一起來過傅氏大樓,但是跟他分手以後,這里就不再過來了.

進了辦公室,傅寒川正在看積壓的文件,抬頭看了眼來人後把文件合上,對著唐天時擺了下手.

唐天時把人帶到以後就關門出去了.傅寒川看向喬影:"一早過來,什麼事這麼急?"

喬影從包里拿出了跟地產商簽下的合同,還有房產證等資料放在他的辦公桌上.傅寒川拿起來看了一眼,看向喬影:"什麼意思?"

喬影道:"我想讓你再幫我一個忙,將這套房子轉手出去."

傅寒川擰了下眉:"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在昨天給我打電話說要借五百萬."

他把文件放在桌面上,身體往後靠在座椅中,目光盯著喬影:"你在炒房?"

喬影抿了下嘴唇,她當時借錢,但是並沒有說明原因.她輕吸了口氣,說道:"這套房子,我本來想買給連良.但是現在出了點事,我需要把這房子出手."

"另外,請你推薦一個環境跟安保措施還有物業都足夠好的樓盤,我重新買."

傅寒川打量著喬影,她的神色堅定又淡然.

過了幾秒鍾,傅寒川點了下頭道:"可以.不過在這之前,可以說一下是什麼事兒嗎?"

"就我對這片樓盤的了解,這兒的環境跟安保措施都不錯,足夠達到你的條件了."

喬影的這套公寓,是她五年前買下的,當時的房價跟現在的相比,能賺到不少,但也同樣的,她買新的公寓,價格只會更高.

喬影微微垂眸,說道:"我不想讓人從這套房子里,查到關于連良的線索."

雖然房子是她的名字,但是張業亭讓她不安,她不想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她這麼一轉手,張業亭會以為她在炒房.

傅寒川微微揚了下眉:"你說的那個人,是連良的父親?"

喬影只對傅寒川承認過連良是她的女兒,還要求他保密,但是他去度蜜月那會兒,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喬影沒有否認,傅寒川道:"可是你這麼避開他,是不是剝奪了他的知情權?"

"傅寒川,我只能說,這件事很複雜,我不想多說.但那個人不知道,對連良才是最好的保護."

傅寒川看了喬影一眼:"那麼你呢?你還是打算不認回她,不讓她知道嗎?這也是對她的保護?"

"連家夫妻沒有隱瞞連良的身世,她知道自己是領養的.你去學校看她,可能她已經猜到你的身份.你這麼拖下去,只會增加她對你的怨恨.你想過嗎?"

喬影的臉色終于繃不住冷靜,痛苦的擰住了眉,咬緊了唇瓣.

她想起前幾天,那孩子突然回了第一小學,當時她以為她只是回去跟同學聚會……她想到連良那時有意無意的往她的車那邊看,是因為她才回去的嗎?

傅寒川繼續說道:"喬影,她知道了你,可你卻不願意與她相認.到時候,也許你想要認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時間."

喬影的手攥緊了,心里刀子割似的疼痛……最後她還是堅決搖頭,默然說道:"她出生的時候就不在我身邊,我跟她沒有多少感情.她認不認為,我都無所謂."

"連家夫妻收養了她,我送他們一套房,就算作我的補償.別的,沒有什麼特別用意."

孩子出生沒多久,就被送了出去,她甚至有過一段渾渾噩噩的日子,對那孩子能有多少感情呢?

而且她還是那個人的孩子……她心里這麼難受,就只是因為那幾個月血脈相連的感情,就只是覺得虧欠而已,她為了心安理得才買房贈送.

喬影一再的告訴自己就只是這樣,讓自己不要動搖,對她,對那個孩子都好.

從傅氏大樓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喬影卻感覺不到陽光的溫暖,渾身都是冰冷的.

如果她跟連良相認,她可以想象到到時候的那個場面.連良會追問為什麼要丟了她,連家夫妻會以為她是去搶回孩子的,她那麼做,才是給他們造成了困擾跟傷害.

她哪有什麼資格……

而且,這個秘密一旦開了頭,災難只會接連不斷,禍患無窮.比起被拋棄的痛苦,那才是所有人所不能承受的.

所以,她甯可做個狠心冷面的人,被人恨著她無所謂了.

上篇:364 你能幫她治愈了嗎?     下篇:366 她可是個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