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68 那個魔鬼,終于死了,二更  
   
368 那個魔鬼,終于死了,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張業亭看到資料上的房產記錄時,氣息一下子粗重了起來,一把將紙捏成團,狠狠的扔了出去.

有這麼個人在,喬影很難回心轉意.

一個是狠狠傷害了她的,另一個是分手後還對她關照有加的,她心里會怎麼想?

鄭再看了一眼滾到角落的紙團,皺了下眉說道:"那位裴先生不是有女朋友的嗎?他跟前任牽扯不清,就不擔心他的現任不高興?"

張業亭眉眼動了下,臉上露出一絲冷酷笑意.

……

以喬影的醫術跟經驗,在私人醫院找一份報酬豐厚的工作問題不大.她很快的就在一家香港醫生開的私人診所內重新就業了.

經過前台,前台小姐叫住了喬影:"喬小姐,有你的花,還有一份快遞."

喬影看了一眼那束重瓣洋桔梗.她已經很久沒有收到過花,一時微微一愣.

重瓣洋桔梗是她最喜歡的花,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面色一冷,沒有接過那捧花,淡淡說道:"快遞呢?"

前台愣了下,看了一眼那束漂亮的洋桔梗,女生收到花不是應該很高興的嗎?

喬影拿了快遞盒就往辦公室走進去了.之前放在市醫院的東西,她好些都沒拿,送給了那些護士們,這次重新網購了一些.

打開盒子,里面卻不是她買的東西.

喬影拿起里面躺著的珠寶盒,打開一看,里面是一條鑽石項鏈.

她沒有看那條項鏈,摘下盒蓋上貼著的卡片:猜想你大概不會收我的花,項鏈很美,襯最美的你.

喬影直接將盒子蓋上了,將紙盒重新貼封上,送到前台那里說道:"按照發貨地,發回去."

前台小姐一愣,見她面色難看,點點頭:"哦."

喬影回到辦公室,沉默的坐了會兒,打開抽屜拿出了漱金園的房產證.

有張業亭的盯視,這房子要怎麼才能送到連家人的手里?

她想到喬深從美國得來的調查,心思就更加沉重了.

她想過,等她拖到張業亭無功而返,再把房子送出去,這樣一來,她還能在連良長大以前,對連家夫妻盡些心意.

可是眼下看來,張業亭是帶著任務來的.他不會輕易回去,他是要跟她耗上了.

喬影不知道將來會走到哪一步,也不知道她的掩飾還能支撐多久……

連良越是長大,她在她生命中的這份缺失,還有對連家夫妻不能償還的感恩,壓得她就要喘不過氣.

喬影覺得自己就像是被圍堵在了一座獨木橋上,一端是不斷逼近的豺狼,另一端是漸漸割斷的繩索,她孤零零的站在橋上,隨時就要粉身碎骨.

再也沒有讓她逃避的角落……喬影手指一捏,眸光冷靜了下來,堅毅而平靜.

她將房產證放回抽屜,站了起來又一次的走了出去.

前台正打電話叫快遞,喬影走去道:"那只盒子呢?"

前台愣愣的握著手機,看了一眼那只盒子,喬影拿過來道:"不用寄了,我自己處理."

"我出去一趟,請假一小時,要是宋醫生找,就說我出去了."

然後,前台看著喬影拿著快遞盒往門口走了出去.

……

張業亭在北城弄了個辦事處,他此番回來,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做美國公司的先鋒,開辟國內市場.

此時,他看著一份報告,另一只手慢慢的搓著手指.

鄭再正在做敘述:"……這個男孩在婦幼醫院出生,雙親都十分確定,他不是那個孩子."

之前張業亭讓他去調查喬影送禮物的那個男孩的身份,很快就得到了詳細的資料.

"看來,這是喬小姐有意做下的煙霧彈,我們被她騙了……"

張業亭眸光微微閃爍,腦子里浮現另一張照片.其中一個男孩是傅寒川的兒子,另一個女孩,喬影對她親近,他開始以為因傅寒川兒子的緣故,現在想來……他心中隱約的猜測漸漸的更加堅定了.

他打斷鄭再,從抽屜中拿出了那張照片:"去查這個女孩."

鄭再看向照片,說道:"喬小姐因裴羨而認識了傅寒川.她跟裴羨分手,轉而想從傅寒川身上得到庇護,對這個女孩也一並關照,這合情合理.您怎麼懷疑是這個女孩呢?"

鄭再潛意識的希望喬影的那個孩子是個男孩.

張業亭面色冷然:"你不懂她.她不是諂媚權貴的人."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若這就是事實,難道你想找一個與他毫無血緣的人,去做交代嗎?"

他看向鄭再,面色嚴厲.

鄭再一愣,臉上也顯出幾分不服氣來.他道:"張先生,按照我的想法,與其這麼迂回的從喬小姐那里找到線索,不如直接的找上喬家.當年他們敢扔下佐先生的子嗣,就是罪不可恕!"

張業亭冷笑了一聲:"我看,你是不服我吧?"

鄭再名義上是他的助理,可他也是美國那邊放在他身邊的眼線.美國那邊怕他不盡心做事,同時也許諾,誰能做成事,誰就是亞洲區的總裁.

張業亭冷然道:"你比我更加了解喬家的人嗎?"

鄭再語塞,隨即冷聲反擊道:"我看,是你想魚與熊掌兼得吧.這麼多年,你對喬小姐舊情未了.但我也提醒你,佐先生的耐心是有限的,你這麼拖著,我會如實上報的."

張業亭冷冷的看著鄭再,兩人的火藥味越來越濃,卻聽得門外有嘈雜的聲音傳來.

張業亭給鄭再使了個眼色,往門口一瞥:"出去看看."

鄭再雖然不服張業亭,但位置擺在這里,只能按照命令行事.

喬深的資料上寫有張業亭的辦公地址,所以喬影帶著盒子就去了他的地方.

不經前台通報,喬影徑直走向張業亭的辦公室,走路氣勢都像是燃著火焰.前台上前阻攔,喬影一個凌厲的眼神掃過去,那前台一怔,弱弱解釋:"張先生會不高興的……"

鄭再走出來,在走廊看到喬影突然上門也是愣了一下,然後對著前台一揮手:"你做事去吧."

喬影淡漠的瞧了一眼鄭再,繞過他往辦公室走去.鄭再微側頭,看著喬影過去,腳步一轉跟了上去.

張業亭坐在皮椅內,看到喬影的到來,眼中閃著欣喜的光芒:"小影子--"

他站起來,看到後面進來的鄭再,冷聲道:"你先出去,我跟喬小姐有話要談."

鄭再面色一冷,但也只能聽從,退了出去.

張業亭看著喬影:"小影,你怎麼會來?"

喬影將手里的東西放他桌上一丟,咚的一聲悶響,完全不顧里面是什麼東西.

張業亭低眸看了一眼那盒子,眉心皺了起來.

只聽喬影冷聲說道:"這種東西,不要往我那里送,我那兒不是垃圾回收站."

張業亭的笑有些凝固,隨即笑了笑道:"我只是想送你禮物."

喬影撇過頭,冷聲道:"我不需要."

張業亭卻無所謂的道:"我知道你不需要,但我送給你禮物是另一回事.就像你不愛我,卻不能夠阻止我愛你一樣."

喬影微微一怔,眼眸微微垂下,冷冽的眼神稍微松軟下來.

張業亭看出了她的變化,語氣更軟了幾分,他道:"小影,自從我回到國內以後,過去的事在我腦中就更加清晰了,好像昨天剛剛發生過一樣……"

"我還記得你為了給我打氣加油,專門跑來我的學校.那次因為有你的鼓勵,我才得了第一名.我還記得,在我跑得就要沒力時,你給我遞來了水,那一刻,我全身都是力量……"

"小影,我回來了……以後,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互相扶持著度過余生,給我一個機會--"

喬影嗤笑了一聲,打斷他道:"好啊,那你可以辭了工作,跟我離開這里去別的地方重新開始嗎?"

喬影的目光犀利而冰冷,如針尖直射人心.張業亭愣住,完全沒有想到喬影突然就答應下來了,而且是有條件的答應.

看著愣住的張業亭,喬影冷笑了下,往前走了一步,諷刺說道:"不是說忘了過去,重新開始嗎?"

張業亭張了張嘴唇,笑容落下來,他道:"你知道了……"

從喬影刻意的藏起孩子的信息,她一直在防備著他.

喬影嘲諷的說道:"裝不下去了嗎?"

"張業亭,你我都早就不去過去單純的人.你不是,我就更加不是!"

"惠東集團……是他開的,是不是?"

"他承諾了你更好的未來,是不是?"

張業亭的嘴唇抿緊了,呼吸沉了下去:"喬影--"

"別妄想從我這里得到任何的信息!"喬影的聲音猛地提了起來,字字如千斤落下,"張業亭,你的罪孽,不怕這輩子都洗不乾淨,不得好死嗎!"

張業亭渾身一震,臉龐微微扭曲,他痛苦說道:"喬影,他死了……他死了!"

他一臉沉痛的看向喬影:"他死了,你還不能放下仇恨嗎?"

喬影咬住了牙根,這個消息她早就從喬深的資料中看到,但此時聽到他的親耳證實,心中還是狠狠的激蕩了下.

那個魔鬼,終于死了……

她每時每刻的都在詛咒他,終于是不得好死了.

資料上寫,那個人溺死于自家的泳池,但真實原因則是他吸食過量新型毒品致幻.那位議員為了掩蓋丑聞,買通了警方,對外公布精神病發,失足跌落泳池.大眾為此還很同情,事情很快就消失于無聲了.

呵呵,又是精神病……

喬影淒然一笑,臉上沒有半分同情,往前走一步,直直的盯著張業亭說道:"善惡終有報,就算到了美國那個信奉上帝的地方,也是這個理兒,你說是不是?"

她的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好像他就是下一個.

張業亭心神一顫,他撇過目光不敢再與她對視,沉重說道:"教授他老年喪子,就想知道,當年你有沒有受孕……你是他唯一的希望……"

話說開了,張業亭看著喬影,認真說道:"讓那個孩子去美國,回到她的親人身邊去,你也可以徹底解脫,這不是很好嗎?"

"反正,你也不想要那個孩子,不然,你也不會沒有讓那個孩子留在你身邊."

喬影的面色冷酷了起來:"張業亭,你是條徹頭徹尾的狗."

"但你知道我什麼沒有把孩子留在身邊親自撫養嗎?"她冷笑,狠狠一瞥他後,轉身走了出去.

"你可以回那個人,告訴他,他的兒子死了,他也快了……我的詛咒不會停止,他若還想贖罪,或許還有一個體面的死法."

門關上,砰的一聲,留下的回音久久不散,最後是一室的沉寂.

喬影的話仿佛刻在了牆上,座椅上,電腦上……符咒一樣的一遍遍在張業亭腦子里回響.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他走到門把一把拉開了門把,用力的吸了一口氣.

鄭再走過來,看到面色蒼白如紙的張業亭,微皺了下眉,往走廊出口的一端看了眼,問道:"她說什麼了,能讓你嚇成這樣?"

張業亭沒有理他,砰的一下甩上門,他回到辦公室內立即打了個電話出去:"動手."

他心里有愧,這麼多年又何曾放過自己.他知道,只有喬影才能給他救贖,所以,他拼了命的也會找回她.

……

"裴先生,燕伶小姐出事了."林斐然走進辦公室,一臉急切.

裴羨看林斐然的神色不像是小事,倏地站了起來一臉肅然:"怎麼回事?"

林斐然道:"舞台那邊傳來消息說,燕伶小姐從威亞上摔下來,現在送到醫院去了."

為了讓新歌能夠在演唱會上首發,休息了幾天後,燕伶就在排練舞台封閉式練習.

裴羨臉色一變,隨即拎起外套往門口走,說道:"出了這麼大的事,蔣書怎麼沒有直接通知我?"

林斐然快步跟在他的身後說道:"出了這麼嚴重的事故,蔣書不敢直接上報,想等醫生說明情況後再告訴你的.舞台老師不敢瞞著,就先給了我電話……"

上篇:367 房子只是交易品,我又沒有讓你做交易,一更     下篇:369 我們可以單獨說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