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73 你在教我怎麼做事?  
   
373 你在教我怎麼做事?

g,更新快,無彈窗,!

連良縱然再堅強,也只是個孩子.她的眼眶一下子蓄滿了淚水,像是受傷的小獸,凶狠的瞪著喬影.

對峙間,空氣好像被冰凍住.傅贏緊張的這邊看看,那邊看看,小嘴一抿,皺著眉對著喬影道:"喬影阿姨,你太過分了!"

"你不想認連良,又干嘛要來找她,過你的安心日子就好了."

傅贏也是很生氣,拉住連良的手道:"我們走."

說完,兩個孩子就往門口走去.

喬影臉色煞白,看著連良就要走出店門,對著他們的背影大聲道:"等一下,不許走!"

連良的腳步頓住,轉過身來.她看著喬影,臉上掛著淚水.她道:"如果你是要我搬家才來找我的話,我告訴你,我不要你的房子!我有家,我跟你半點關系都沒有,所以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喬影望著她,手指捏了又捏,臉上痛苦萬分.

連良再也沒有回頭,用力推開店門走了出去.

馬路上,裴羨開車經過,就看到兩個小孩子從一家餐廳走了出來.其中一個孩子好像是在哭.

那不是傅贏,還有喬影的那個孩子嗎?

裴羨的車速放慢,不自覺的從後視鏡看著那個哭著的小女孩,眉心皺了起來.

理智告訴自己不要管閑事,可當他看到喬影從店鋪內沖出來,揪住那個女孩的手臂時,目光卻一直的盯著那里.

他看到喬影似乎在說什麼,雙方在馬路上好像是爭執了起來.

他的眉頭越皺越緊,此時已經看不到那家店鋪,更看不清那幾個人了.他突然一腳踩了刹車,轉了方向盤開了回去.

下車,連車門都沒有關,裴羨大步的走過去,說道:"你們在干什麼?"

喬影身影頓住,轉頭看向裴羨.他擰著眉正看著她們.喬影沒理他,對著連良嚴肅道:"我不管你是不是傷心難過,你必須馬上搬家!"

連良用力掙紮了下,沒有掙開,突然對著裴羨道:"叔叔,幫我報警,她是拐賣小孩的人,販子!"

裴羨眉毛皺得更緊了,不解的看向喬影.喬影氣急,高高揚起手臂像是要打下去:"我這是為了你好,你怎麼這麼不知好歹!"

連良無懼的看她,抬了抬下巴道:"你是要打我嗎?你有資格嗎?"

"不是說,對著任何人都不要說,我是你生的嗎?"

連良的眼睛黑白分明,直直的望著喬影,在這樣的直視下,喬影幾乎要崩潰了.

她看著那一雙眼睛,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身體開始不能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她極力的咬住牙齒,讓自己不要想起,死命的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她用力的閉了下眼睛,深吸了一口氣,手直指著前面的馬路:"你走!你走!"

她松開了手,連良沒看她一眼,快步的跑了起來.

傅家的車一直的跟著他們,此時就停在馬路邊上.連良快跑了幾步,到了車邊砰砰的敲車窗,哭著叫開門.

兩個孩子最終坐上車,很快就離開了.

喬影蹲在地上,雙手緊緊的環抱住自己,好像把自己跟這個世界隔絕了開來,身體依然在不住的顫抖著.

裴羨想起在車庫時,她發狂前也是有這樣的異樣,不敢輕易碰她.

他蹲下來,幾乎是平視著她,小心道:"喬影,你還好嗎?"

低沉的磁性嗓音仿佛來自很遠的地方,卻讓人心安,喬影覺得自己從一個冰寒黑暗之地走了出來.

她抬頭茫然的看著面前的臉,再轉頭看了看四周圍.陽光很暖,頭頂的樹葉被陽光照射著發出金芒,每一根葉脈都清晰無比,周圍的行人在奇怪的看著他們.

喬影回過神來,頃刻間就恢複了冰冷的神色.她站了起來就要往自己的車那邊走.

裴羨一把拉住她,低頭看著她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臉.他道:"我們談談."

喬影抿住了嘴唇,沒有說話,做出跟他沒什麼話好說的模樣.

裴羨沒松手,兩人僵持著,過了幾秒鍾,裴羨道:"我要跟你談的是那個孩子的事."

喬影偏頭看他:"關你什麼事?"

裴羨道:"我們要在馬路上討論你跟她的事嗎?"

他強自拖著她,把喬影送到車上.

裴羨關上車門,看著前方路面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行為,是在給她二次傷害?你會毀了她的!"

"你跟她沒有感情,就給她安靜.你這樣的殘忍,當初又何必生下她?"

裴羨知道她被強,暴,孩子是那時候的產物.可在她懷孕的時候她有權利做出決定,要不要生下孩子的.

參考被強,暴過女人的案例,很大一部分都選擇了流產.

裴羨能想到的,就是因為那孩子是張業亭的,她對他還有感情,所以她選擇生了下來.可是張業亭卻沒有對她負責,她沒有想要撫養這個孩子.

雖然這里面依然疑點重重,但裴羨從得到的那些信息來看,只能拼湊出這樣的結果.

喬影的手指蜷縮了起來,唇色煞白,她低吼道:"你知道什麼,憑什麼在這里指手畫腳!"

裴羨道:"我不想對你的事指手畫腳.但既然看到了,相識一場,我覺得我有義務提醒你."

"你說,那孩子是張業亭的,你又千方百計阻止他找這個孩子.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也不知道你想做什麼.但在我看來,你這是在報複他對你的拋棄還是什麼?"

"我不是!"喬影尖叫了起來.

"那你這是在做什麼?"裴羨直直的望著她,逼迫她說出真相.

喬影幾乎就要說出來,看到他精銳的眼眸時,又死死的咬住了嘴唇.

裴羨看了一眼她握緊的拳頭,再說道:"喬影,你不想認這個孩子.但既然張業亭找來了,你又有什麼權利阻止他相認?"

"你不要她,就讓那個人也得不到嗎?"

"你說,你這不是報複,又是什麼理由?"

喬影忍不下去了,她再也無法繼續跟他坐在一輛車上.再繼續下去的話,她一定會忍不住的.

她除了發瘋,就是不顧一切的把那些不能為人知的事說出來.

喬影推開車門,頭也不回的逃了.

她坐回到自己的車上,迅速駛離.

不遠處的一輛出租車上,車後座的女人淡淡的看著前面依然停的那輛車,看著駕駛座上的男人抽了根煙,點上火.

星光閃過,煙霧將他的臉籠罩了起來,讓人看不清,她卻能夠感覺到男人心底的煩躁,她可以想象到他皺緊的眉.

燕伶還能清晰想起去年雨夜的場景.

裴羨望著喬影時,目光專注的看著她,不舍心疼,不解,難忘……

而她此時,又一次的親眼目睹了他那樣的眼神.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落下淚,或許那次意外讓自己變得脆弱.她擦了擦臉頰,逼迫讓自己笑起來.

"小姐,要下車嗎?我還要做下一單生意."司機從鏡子里看了一眼後座的女人.她戴著口罩,所以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當她只是個普通的乘客.

燕伶付了錢,道了聲謝後,下車往裴羨的那輛車子走去.

今天是她去醫院複診的日子,裴羨說去接她,可等她檢查完畢,也不見他人過來.

她打他的電話,說已經在路上.裴羨的公司距離醫院不算遠,再等了半個小時,還不見他人過來.擔心他路上出了什麼事,她又打了他的電話,卻沒有人接聽.

燕伶情急之下,就打了車出來找,看到裴羨的車子正想要打招呼,卻看到他的車子突然調轉了車頭.燕伶本來以為他可能是臨時有事回去,卻看到了之後的那一幕.

任何時候,只要是有關喬影的,他都是這樣.

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把喬影放在了第一位.

燕伶慢慢的走向那輛車,哪怕她如此接近,他都沒有看到她.

腦中驀然響起一首歌.

空蕩的街景,想找個人放感情.

做這種決定,是寂寞與我為鄰.

我們的愛情,像你路過的風景.

一直在進行,腳步卻從來不會為我而停.

給你的愛一直很安靜,來交換你偶爾給的關心.

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我卻始終不能有姓名……

燕伶走到車邊,摘下口罩,微微的翹起唇角.她敲了敲車窗,車內裴羨回過神來,看到車窗外燕伶的臉愣了一下,然後才想起來是要去接她出院的.

燕伶坐上車來,她沒有坐在副駕座上,而是坐在後車座,他的車座後面.高高的椅背可以擋住她的臉.

裴羨像是被抓包的,心底煩亂的摁滅了煙蒂.他道:"不是說去接你,怎麼自己過來了."

燕伶笑了笑道:"已經等了你很長時間了,打你的電話也不接."

裴羨沒話說了:"抱歉,臨時有點事."

燕伶又笑了下,眼底浮著一絲淡淡憂郁.她轉頭看了眼窗外,前面有一家婚紗攝影店.

車子開動起來,一會兒就不見了.她低聲道:"裴羨,我們結婚吧?"

"前不久遇到你大嫂跟伯母,伯母還問我,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因為裴家老大結婚早,又擔起了裴家的公司,還早早的生下了孩子,所以對裴羨的管束就沒有那麼嚴格.

可不嚴格,就不代表裴家可以放任裴羨一直這麼下去.他的年紀已經不小,就連傅寒川都複婚了,裴家父母還是著急了起來.

裴家對裴羨找什麼樣的老婆並不挑,只擔心他一直這麼吊著不結婚.

裴羨微擰了下眉:"怎麼突然說到結婚了.你不是還要舉行演唱會嗎?"

燕伶笑了起來,道:"只是說結婚,又不是說馬上結婚.我們可以先訂婚,等演唱會結束,明年春天舉行婚禮.你說好麼?"

她看向裴羨,從鏡子里看他的臉,手指緊緊的捉著衣角.

大多數的女人,最期待的,就是跟自己愛的男人一起走入婚姻殿堂,生兒育女,幸福的過一輩子吧.

她追求音樂夢的時候,想自己一直唱歌,把自己的事業做起來就很好,愛情隨緣.

可人的思想是會變化的,等她實現了音樂夢想,或者說,等她遇到那個人的時候,夢想就變了.

或許是她貪心,她想跟他在一起,她也成了大多數女人中的一個,想變得庸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燕伶等著裴羨的回答.

慢慢的,她臉上的笑意撐不住了,她也等不下去了.她道:"裴羨,你想跟我結婚嗎?你愛我嗎?"

因為坐在後面,她可以不用看到他的臉,她可以一股腦兒的說出來了.

男人沒有說話,她繼續道:"你跟我在一起,是為了什麼呢?"

"因為她嗎?我是你空窗期的補位,還是因為我跟她有相似的氣質,讓你找到了一個藉慰?"

"燕伶!"裴羨壓低著嗓音低喝了一聲,"你在胡說什麼?"

燕伶既然決定了要說,就不在意他的怒氣了.她輕笑了下,眼淚從臉上滾落下來.她道:"我看到了……"

裴羨的眉擰成了一個疙瘩,難怪她坐到了後面.

他的喉結翻滾了下,將車子停靠在了路邊.他開了車門,繞過車頭,打開了後車座的門,上車,關門.

燕伶低垂著頭,拇指的指甲一下一下的用力劃著食指的指節.很疼,但可以讓自己保持清晰冷靜的思維.

旁邊的車子沉了下,她感覺到身側多了一個人,但沒有轉過頭來.

裴羨用力一把將她的身體掰過來,他道:"你不高興我跟她有所牽扯,我能夠理解.但我很清楚,跟我交往的人是誰."

"我只是偶然遇見--"

燕伶輕笑了下,轉頭看向那個已經滅了的煙頭,裴羨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看到那個煙頭也沒了言語.他皺了皺眉,想要說些什麼,燕伶卻先他一步,說道:"雖然我不想承認,但你的潛意識已經說明了一切."

"她是你心里的第一位."

裴羨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線.

燕伶淡淡而笑:"我們同在一個公司,你是老板,我是你旗下的歌手.當有一天,你說希望我們交往的時候,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不是因為我被你看上了,就有了靠山,只是因為我喜歡你."

"可是裴羨,我也有我的尊嚴,我不願意成為別人的替身,不願意看到她出現的時候,我就只能站在一邊看著你們."

"我希望我的愛,可以有平等的對待,可以在你那里,看到我的存在感."

裴羨的下顎繃緊,濃眉擰成了一個疙瘩.

他不是隨便的人,很清楚自己找燕伶開始的時候,就是要開始自己的新生活.但喬影的出現,她身上的那些迷,又將他的視線轉移了過去.

他也想知道,那個冷靜看透一切,條理清晰的裴羨去哪兒了.

他道:"喬影她遇到了一些事情,我只是看能不能夠幫到她."

燕伶道:"你不是說,她的問題已經解決了嗎?"

之前喬影因為傷人而被關進了看守所,她已經被放出來,那個被她傷了的人並沒有起訴她.

裴羨道:"不是那麼簡單--"

燕伶閉上眼,打斷他道:"如果我說,不要你再去管她的事呢?"

"你是我的男朋友,我受傷了,我在醫院等你,你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有考慮過我嗎?"

"她不需要你的關心,你還一直追著她,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燕伶的聲音提了起來,臉頰漲紅,雙眼因為怒意而明亮,如火一樣望著他.

裴羨喉嚨一梗,目光微晃了下,就聽燕伶一臉頹敗的道:"裴羨,你還愛著她……"

"至于我……充其量就是個第二吧……"

"我……"燕伶想說分手,可話在嘴邊,才知道要說出來何其艱難.

其實他們在一起也沒多久,要說分手沒有那麼困難的.可怎麼要說的時候,這麼難呢?

也許正是濃情蜜意的時候,突然停止愛了,才是最艱難的吧.

她突然可以理解裴羨為什麼那麼舍不下喬影了.

這時,裴羨突然出聲,他道:"我們結婚."

燕伶一愣,呆呆的看著裴羨:"你說什麼?"

裴羨又說了一遍:"我們結婚,我不想拖泥帶水了."

後面的一句,包含的意味太多,燕伶理解的是,他不想在兩段感情中猶豫不決,他選擇了她.

而裴羨想的還有更多.就算燕伶說對了喬影在他心里的位置,可他們不會再有開始.

他也不想傷害了愛他的女人.

燕伶很好,他只要知道,自己不要負她.

他道:"我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我們結婚,你,答應嗎?"

燕伶的臉上的表情複雜,唇角微動了下,不知自己此時該哭還是該笑.

她點了點頭,覺得自己的脖子有點僵硬.

她想,自己太沒有原則.剛剛說要自己的尊嚴,要分手,他的一句話,又將她的堅定打成了一盤散沙.

愛情里面,本就是誰愛的多一點,誰就只能遷就.

就算她是他心里的第二,一輩子那麼長,往後他的余生里,都是她啊……

裴羨開車到了附近的一家珠寶店,在里面挑了戒指,燕伶看著他把戒指戴在她的手上,璀璨的鑽石光芒將她心底的陰郁驅散.

……

張業亭看著私家偵探傳過來的照片,表情陰郁.

這是極難捕捉到的畫面,喬影跟連良同框了.

她終是忍不住,去找了那個孩子.

張業亭從保險櫃里拿出一份文件,抽出來再度的看了一遍.

連良,果真是佐家的孩子.

在張業亭對連良起了懷疑之後,買通了琤小學的保潔人員,拿到了她喝過的水杯,附上他從美國帶回來的佐教授的頭發樣本,一起送到了鑒定中心.

鑒定結果擺在這里,喬影再怎麼隱瞞都不能遮掩過去了.

張業亭拿著報告走回到辦公桌前,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有了這份報告,他可以直接去找連家的人,要求把孩子帶回去,可是他並沒有那麼做.

喬影對他的詛咒一直在他腦中回響.

他不是怕她的詛咒,而是不想她再這麼恨下去.此番回來再見她,才知道自己對她有多麼放不下.

她不能夠幸福,他此生都難安.

門口傳來門把轉動的聲音,張業亭眉梢微微一動,在門推開來的時候,他不著痕跡的將報告放回牛皮紙袋里,隨手放在桌角的文件筐內.

鄭再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去過鑒定中心了?"

張業亭"嗯"了一聲,拿著咖啡杯坐下來.

鄭再的視線落向文件筐,伸手就要拿起那牛皮紙袋,但是看到紙袋上寫的是政府文件資料便沒了興趣.

美國那邊公司要把業務發展到國內來,首先就要拿到政府的審批文件,他們最近做的都是這些前期准備工作.

張業亭從杯沿邊上看到鄭再把手縮了回去,他道:"鑒定中心那邊說,檢測的那一批出了些問題,需要重新再做一次."

他在拿到資料後,就買通了鑒定中心那邊的人拖延時間,回來之後就把兩份資料換過一遍.

鄭再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仔細的看了看張業亭的臉色,見沒有什麼異樣,他道:"佐先生那邊等得很著急,你不要拖時間."

張業亭抬起頭來,冷漠道:"怎麼,你在教我怎麼做事?"

"佐先生是我的恩師,你覺得我替他辦事,不如你上心?"

鄭再跟張業亭的地位差異,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張業亭是佐益明的學生,從研究室起就一直跟著他.

鄭再道:"我沒有這麼說,不過我擔心你對那個女人心軟,就是提醒你一下而已."

張業亭冷笑了下:"這個不需要你操心,做好你'助理’的本職工作就好."

他尤其強調了助理兩個字,鄭再臉色難看的看了他一眼,走了出去.轉身前,他再看了眼文件筐.

等門關上,張業亭便把文件袋鎖入了保險櫃里.

他沉了口氣,這件事拖是拖不下去的,他也沒有辦法更改孩子存在的事實.

鄭再已經把消息傳回了美國,他不可能說,那孩子已經不在了.

教授想要回孩子的心很肯定,並且很迫切,他只能說服喬影,可這,還有可能嗎?

張業亭眉頭深鎖,看著已經鎖上的櫃子門……

上篇:372 是你不想看到我,還是我不想看到你?     下篇:374 這不是愛,是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