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77 給你做嫁衣?  
   
377 給你做嫁衣?

g,更新快,無彈窗,!

喬影掛了電話.

盡管傅寒川說,她不需要為此背負責任,可這件事終究因她而起,她怎麼可能做到一點事都沒有?

喬影回到家,情緒還是低落.

喬深看了她一眼,當著父母的面沒有說什麼.晚飯過後,喬深敲了喬影的房門.

喬影正盤坐在瑜伽墊子上冥想,聽到敲門聲,關了音樂,抓起搭在床尾的毛巾裹著,走過去開門.

喬深進來看了一眼:"在做瑜伽?"

"嗯."喬影點頭,走到桌邊倒水.

這段時間她越來越感到自己的情緒不穩,晚上失眠,聽說瑜伽可以解壓,就買了點裝備.

喬深靠著桌站著,看她很快的就把一杯水喝完了,又去倒第二杯.他道:"我跟秦醫生預約好了時間,你明天抽時間去看看."

他拿出一張名片遞給喬影.

喬影愣了下,看了一眼那張名片,沒有立即伸手去接.

喬影是在恢複了記憶之後,才知道之前全家騙著她,說她因車禍而失去的那一年多記憶的說辭是假的.

真正的原因,是喬家父母花重金邀請到了最好的心理醫師,用催眠的方法洗去了她那一年多的記憶.

那位心理醫師就是秦醫生,當初喬家從宜城搬來北城,也是因那位醫生就在北城.當時喬影做完催眠以後,那秦醫生就建議說,最好換環境,陌生的環境比較不容易讓病人恢複記憶.

喬影看著喬深道:"我不需要看心理醫生,我很好."

喬深道:"如果你覺得好,就不會時常出現手抖的狀況了."

"姐,你的情緒不穩定,我知道你在想辦法控制."說著,他看了一眼還鋪著的瑜伽墊子,還有她床頭的心理輔導書.

"自從張業亭出現,你就一直把自己繃緊了."

"張業亭只要一天不離開這里,這都會是一場漫長的仗.你得調整好狀態,才能保護好你想要保護的."

喬深把名片放在桌面上.

喬影捏起名片,看著上面的名字跟電話號碼,腦子里隱約浮現一個中年男人模糊的身影.她只見過那位醫生一面,而做完催眠以後,就完全不記得這個人的存在了.

她點了下頭:"好."

喬深微微皺眉看她:"你不要敷衍我."

喬影把名片收起來,輕吸了口氣道:"我沒有敷衍你."她頓了下,眼眸微垂,"我也不想回到過去,更不會讓佐益明把連良帶走."

就在剛才一瞬,她明白了,若她堅持不住,那這個爛攤子,讓誰來接?她沒那個臉,再讓家人為她放棄一切.她不能用瘋了來逃避屬于自己的責任.

喬影抬起眼眸,微扯了下唇角:"這次姐承了你的好意.還有……"

她想了想:"你陪我一起去吧."

喬深倒是有些意外,她居然主動開口了,他還以為她會堅持自己去.

清醒的喬影一直是很獨立非常有主見的.

像是知道喬深在想什麼,喬影道:"見心理醫生……我不知道到時候我會不會抗拒,有你在的話,應該會好一點."

面對心理醫生,是要把自己的內心剖開給別人看.秦醫生的診金很貴,但他是最了解喬影的狀況的,找熟悉的醫生相對來說可以降低那種被剖開的痛苦,但也只是降低而已.若中途喬影忍受不住,很有可能中斷.

喬深本來就想陪著喬影一起去,但想她可能不願意,現在她自己提出來,他當然是答應了.

第二天,到了秦醫生的診所的時候,喬深看到對面站著的男人,臉色立即沉了下來:"你來干什麼?"

他下意識的擋在了喬影的面前,一臉怒意.

張業亭的目光越過喬深,落在了喬影的臉上.喬影輕輕推開喬深,說道:"是我讓他來的."

喬深詫異的看了一眼喬影,見到喬影徑直的往前,走到張業亭面前,然後揚起手,落下.

"啪"的一聲,清脆響亮,男人清雋的臉上立即浮現了紅手印.

手起手落,喬影這一出手出其不意,非常迅速,這一下,不只是看呆了喬深,張業亭也是一臉驚詫:"小影子?"

他昨晚接到喬影的電話,心中還激動著,以為她想通了,卻不想見到她,她上來就是一巴掌.

喬影的那一下打得非常用力,掌心都打麻了.她微微揚起下巴說道:"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

張業亭微微皺起眉,臉色沉了下來.

喬影往後退了兩步,對著男人譏諷一笑道:"看來你是知道的."

"張業亭,你是個男人,能拿的出手的手段,卻只是利用女人."

她悲淒一笑,微微側頭看他:"我真不明白,當初的那個張業亭,是不是死了,你是什麼怪物?"

當初為了理想,積極向上的那個陽光少年,怎麼變得陰暗肮髒?

"你利用我也就罷了,連不相干的人你也拖下水.你就真不怕不得好死嗎?"

"呵呵,對你來說,死可能太遙遠了,畢竟你現在還活的好好的."

張業亭頂著半邊紅腫的臉,摸都沒摸一下,他直直的看著喬影說道:"如果能夠讓你回到我身邊,我不計任何代價."

喬影譏諷一笑,喃喃道:"看來是真的死了……"

那個陽光少年,早就被權勢欲望淹沒,死了……

她道:"你把傷害投在別人身上,你自己感覺不到痛,所以你無所謂,你可以不擇手段."

喬影的眼眸忽的一變,眼底浮起一絲笑意:"不是說,還想要我回到你的身邊嗎?"

她往大樓上面看了一眼,手往上指了指,說道:"這里有一家心理診所.我現在,就是去看病的."

"張業亭,你從來沒有看到那一年我所承受的折磨.而現在,你讓我的噩夢回來了,我也就讓你看一看,看看你還剩下多少良心."

說完,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張業亭,往大樓里面走了進去.

喬深走在喬影的身側,微微側頭往身後看,看到張業亭站在門口踟躕.

喬深道:"姐,你怎麼讓他來了.還有,你說的那是什麼事?"

喬影走到電梯那邊等候,沉著臉說道:"燕伶從威亞上掉下來,是張業亭找人做的,為的是不想讓裴羨插手進來."

喬深愣了下,喬影抬頭看著慢慢往下降的數字,咬牙說道:"我要讓張業亭親眼看到,他造下的孽!他還能若無其事的享受著靠傷害別人得到的成就感嗎!"

這也是昨晚喬影答應喬深來看心理醫生時想到的.她不在乎張業亭看到她是什麼模樣,只要辦法有用就行.

電梯到了,叮的一聲打開,喬影走進去.

因為是高端寫字樓,大廳內空空蕩蕩的,乘坐的人不多,這一批就只有喬影跟喬深走了進去.喬影站在里面等待著,電梯門就要合上的時候,張業亭終于走了進來.

當年給喬影做催眠的秦醫生是一個中年男人,幾年過去,他的臉頰微微凹陷,多了很多皺紋,也已經長出白發了.

喬影對這個人記憶本就不怎麼深刻,見到秦醫生的時候微微拘謹,倒是喬深先上去跟他握了握手,說道:"這次又要麻煩秦醫生了."

秦醫生點點頭,看向喬影,微微笑著說道:"真遺憾,我們又見面了.我以為我的催眠時間可以更長久一些的."

喬深在聯絡秦醫生的時候,就把喬影的狀況說了下.

"按道理說,你不需要再來了."秦醫生有些困惑.經過他的催眠,她少了那部分最黑暗的記憶,即便後來想起來,經過三四年的時間,她已經過了最傷痛的時候,就算想起時會痛苦一陣子,但應該可以正常了的.

喬影勉強笑了下,目光往張業亭那里瞥了一眼,秦醫生順著她的目光,也看了一眼那個男人.

秦醫生是心理學博士,從那幾人的微表情就看出些什麼來了.

他又問了一遍:"你真的要我幫你催眠,想起那些清楚的回憶嗎?"

喬影點頭道:"那些記憶其實一直在我的腦中,只是我刻意的不去想而已.但是這次……"

她轉頭看了一眼張業亭,再說道:"我想更加直面的面對,比逃避要好吧."

秦醫生不再多說什麼,指了指靠窗的一張躺椅:"那請到這里來坐吧."

喬影看了看那張躺椅,上面鋪著柔軟的絨毯,看上去很舒適的樣子.

喬影經常上手術台,但她做的是身體手術,而現在,是她自己要做一台心理手術.

喬影躺上去,手腳並在一起,盡管身下的躺椅很舒服,可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很僵硬.

秦醫生柔和緩慢的聲音響起:"閉上眼睛,不要緊張."

喬影依言,慢慢閉上眼睛,閉上之前往張業亭那里看了一眼.

最後的余光中,她看到張業亭比她更加緊張.

不知者無畏,可當揭開那層蒙著的面紗,就要知道下一秒看到的是什麼的時候,才會緊張,才會感覺到害怕.

喬影微微的翹起了唇角,就讓他良心不安吧.

她的心反而安定了下來.

秦醫生正要開始,這時候,張業亭忽然往前走了一步:"等一下--"

喬影睜開眼睛,看著他,張業亭有些手足無措,看了看秦醫生,再看看喬影.

喬深擰著眉,不悅道:"你要不敢看就滾出去!"

張業亭抿緊了嘴唇,手指握緊了起來.

喬影微微笑著,輕緩說道:"你可一定要看清楚了."說完,她再一次的閉上了眼睛.

張業亭看到了喬影的微笑,仿佛滾燙的烙印往他身上摁,他忍不住的顫了下,微微的張大了眼.

一聲響指後,他看到喬影臉上的笑褪去了……

張業亭渾身繃緊了,看到因為痛苦而不安掙動的女人,她在哭,一聲一聲哀嚎,聲聲如泣血,讓人心碎.

一會兒,她渾身都在顫抖,身體像是個小孩子一樣的蜷縮起來,仿佛那樣就能躲避傷害.

"殺了她!殺了她!她是孽種,是惡魔的種!"陷入了癲狂的喬影忽然握緊了拳頭往肚子上打,然後又忽然像是清醒了,卻絕望等死般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張業亭看到她的淚水不停的落下,跟滾落的汗水混在一起跌落.

她這樣時而清醒時而癲狂的模樣反複了好幾次.

那一聲聲的叫聲,像是刀一樣往他身上紮.

當年,喬家去美國跟佐家交涉,最後為了喬影,只能吞著血淚回到了國內.張業亭則繼續留在了佐益明身邊,前途一片光明.

他沒有親眼見過喬影癲狂的模樣,也不知道她懷著身孕的時候,是怎樣的狀況.

他知道的,只是後來調查到的報告,報告里並沒有提到她曾經陷入精神混亂.

沒有親眼見到,就會刻意的忽略她受到的傷害.他以為她恨那個孩子,不想記起那過去,把孩子丟棄了以後,她就重新站起來了.

可此時,他再也回避不了,這個深深愛過他,他也深愛著的女人,因為他而變得支離破碎.

他想起她曾經詰問他,她的靈魂變得破碎,他是否知道.

現在,他知道了……

她顛覆了的人生,全是因為他而起.

"夠了!停下來,停下來!不要再問了!"

張業亭握緊的拳指骨發白,忍不住的吼了起來.

喬深雙眼布滿了紅血絲,同樣在拼命克制著的又豈止他張業亭一個.他雙眼通紅,一把揪住了張業亭,若不是怕此時揍張業亭會影響到喬影,他早就把他按在地上狠狠的打了.

這種垃圾,就不配活著!

秦醫生看了就要打起來的兩人,停下了催眠,把喬影喚醒了.

隨著一聲響指,喬影睜開眼,只覺得渾身虛弱無力,渾身都是汗.

她輕輕喘著氣,撐著坐起身來,喬深用力推開了張業亭,過去把喬影攙扶起來.

秦醫生遞過去一杯溫熱的蜂蜜水,說道:"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們再接下來治療."

喬影虛弱的點點頭,在她醒來之後,她就沒有再看張業亭一眼.

在她發生了那些事之後,他竟然還想著跟她在一起.

不管他是贖罪也好,還是想利用她再往上爬,他都沒有那個可能了.

只要看到他的臉,她就會想起那些噩夢.

張業亭往後退了一步,靠在牆上半天沒緩過來.

他踉蹌著腳步走了出去,肩背都佝僂著,像是被抽去了脊骨一樣.

接下來,喬影繼續留在診室內接受秦醫生的心理醫治,喬深走了出去,在走廊外看到靠著牆抽煙的張業亭.

他似乎還沒有從看到的那一幕走出來,捏著香煙的手都是顫抖著的.

喬深譏諷的冷笑了下:"這就受不了了?"

"你知道,她這樣的日子,我們陪了她整整一年嗎?"

如果不是怕喬影一直這麼下去,怕她瘋癲的時間越來越長,再也清醒不過來,真的把孩子殺了,他們不會要求秦醫生把她的那段記憶洗去.

那一年,折磨的不只是喬影,還有整個喬家.

張業亭毀了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家,所以他才說他罪孽深重.

張業亭顫著手吸了口煙:"她……她為什麼沒有把那個孩子拿掉?"

那孩子的存在,無異于在提醒她,她遭受了什麼.

如果孩子沒有生下來,或許,她不會病的那麼嚴重.

喬深閉了閉眼睛,捏著拳道:"你以為他是你嗎?可以無所謂的當一個劊子手?"

"她是醫生!立志救死扶傷的醫生!"

"你要她殺人嗎?"

"……器械進入體內,把胎兒搗碎再吸出來,都是碎肉……七八個月時,針打在胎兒的額頭,在體內讓胎兒死亡再取出……"

喬深的手指最後點了點額頭,喃喃的說了一遍,張業亭的手顫抖的更加厲害了,最後丟了煙,捂住了耳朵:"別說了……"

喬影精神混亂的時候,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清醒的時候就要打胎.可打胎的過程,又讓她陷入了自責糾結,意識又陷入了混亂.

她反複著那個過程,一邊是受到侵害給她留下的心理創傷,一邊是打胎給她的罪惡感,兩個極端讓她的精神越來越不穩定,靈魂不斷的被撕扯,最終讓她徹底的崩潰了.

喬深面無表情的望著張業亭,沒有一點情緒的起伏,仿佛是麻木了.他道:"張業亭,憑什麼你覺得,所有的好處都要讓你占了,而且還不需要付出代價?不需要受到良心的譴責?"

"你是不是覺得,只要你成功上位,你照顧她後半生,就是贖罪了?這樣就是圓滿?"

張業亭歪倒著身體,雙腿仿佛沒有了力氣,勉強的撐著,根本不敢看喬深的眼.

"……這麼多年過去,我們好不容易恢複了平靜.即便是她恢複了記憶,想起了那些噩夢,她還能堅強著撐住自己."

"可你的出現,你那一步步的計劃,又要毀滅了她……你說你要照顧她,怎麼照顧?"

"面對一個瘋子的時候,你能忍受多久?"

張業亭張了張嘴唇,喬深諷刺道:"別說你可以,就連我們這些骨肉至親都承受不了.你那惡劣的自私基因,只會讓你最後把她像是垃圾一樣丟棄."

"張業亭,她今天肯讓你看到她的那段痛苦記憶,只是看在你們還有一段過往.你看到她那個樣子,要是沒有心理陰影,要是良心還覺得安甯,你可以繼續你的計劃."

"但是--"喬深停頓了下,語氣陡然變沉變厲,"你會知道,這次你什麼都得不到!"

喬深不管張業亭是否受到了震動,他沒再管他,進入了診室內.

喬影已經差不多,聽到開門聲,回頭看了一眼喬深.喬深看向秦醫生道:"怎麼樣了?"

秦醫生眉頭輕擰,說道:"只要沒有太大的刺激,她的情緒還是可以控制的.我這邊開了些藥,每天定時定量的吃,過一個星期再來."

喬影拿過藥單道了謝,跟喬深一起離開診所,出來的時候,沒有再看到張業亭了.

電梯內,喬深道:"你這麼做,不覺得太傷害自己了嗎?"

喬影的做法,雖然刺激了張業亭,可也是讓喬影再經曆了一遍過去.

喬影的臉色還是蒼白著,她唇角微扯了下,說道:"張業亭以前是三好生,是在別人的嘴里誇著長大的.他一直都有著優越感,出國留學,再進入佐益明的實驗室,再後來成為別人眼里的成功人士."

"可他也有痛苦,那些屬于我的痛苦,是他的黑曆史.他把那些痛苦回避了,我做的,只是讓他看到."

"他的良心掩埋越久,等他找回來的時候,才越痛苦."

喬影這麼做,也是不想張業亭再害人了,尤其是不要再牽扯到無辜的人.

她賠不起.

喬深沉默了,但願張業亭的良心真的可以覺醒.

……

似乎事情真的如喬影所希望的那樣,這段時間更加平靜了,張業亭甚至沒有再往診所這里送花送東西.

診所內的護士們有時候還會問喬影,跟那位帥氣的先生是不是分手了,喬影都說,從來沒在一起過.

辦公大樓內,剛結束了一場會議,其他公司人員先行離開會議室.張業亭坐著沒動,翻看著會議記錄.

鄭再已經走到門口,想起了什麼,轉頭看他一眼,開口道:"你好像有陣子沒再去找那個女人了?"

空氣里只有紙頁窸窸窣窣翻動的聲音,鄭再回過身體走過來:"怎麼,放棄了?"

張業亭合上會議記錄,淡淡抬眸看向鄭再:"拆遷地塊沒有一點進展,政府的審批文件也沒有拿下來,美國的董事局看到的是我們的無能."

"這個時候最應該集中精力做什麼,你不懂嗎?"

鄭再盯著張業亭看,他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麼.他微眯了下眼睛,摩挲了下巴,陰冷的聲音響起道:"我們有兩個人,不妨這樣,我們分工合作,你盯著公司的事情,而我去負責那個孩子?"

張業亭漠漠的看著鄭再:"教授說了,誰能把那孩子帶回去,誰就是亞洲區的負責人.呵呵,我解決公司的事情,給你做嫁衣?"

上篇:376 假裝沒看到那個二缺的示意     下篇:378 不好意思,我沒咬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