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381 你吃最好,不吃也得吃!  
   
381 你吃最好,不吃也得吃!

g,更新快,無彈窗,!

喬影哂笑了聲,說道:"我倒是希望."

佐益明死了,這日子也就消停了,還她清淨.

後來的幾天,裴羨偶爾過來找喬影出去吃飯或者看電影,喬影沒有再答應.

周末的時候,傅家那些個朋友聚會打網球,裴羨穿著球服,懶洋洋的坐在休息椅上喝水.

不遠處,傅寒川跟蘇湘對打莫非同,封輕揚兩個人.

蘇湘球技不行,封輕揚倒是球技不錯,就是碰不到球,都被那兩個男人截走了.

兩個女人握著球拍站在那兒曬太陽一樣,看傅寒川與莫非同厮殺.

蘇湘看了半天,覺得沒勁透了.非要把她拉過來打球,結果她連球都沒碰到.

"你們倆打吧,我跟蘇湘就去喝咖啡了."封輕揚威脅,招呼著蘇湘要下球場,兩個大男人這才把球場讓給她們.

傅寒川拎起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在長椅上坐下,拿起水喝了半瓶.

"你怎麼回事兒?"他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裴羨.

莫非同在另一側椅子上坐下,一邊喝水一邊斜眼看裴羨.

裴羨有一下沒一下的轉著球拍,懶洋洋的道:"沒什麼."

莫非同擰上瓶蓋,笑睨著裴羨道:"裴少,是不是真的沒什麼,要不要我們幫你啊?"

莫非同的口吻,十成十的看熱鬧,裴羨心情不咋地,懶得搭理他.

傅寒川看了下他的臉色,說道:"喬影那兒怎麼樣了?"

這段時間,連良那孩子不過來傅家玩了,傅贏那小子也跟著在那玩抑郁呢,整天也不知道在瞎琢磨什麼,三天兩頭的折騰蘇湘給他做飯,還不帶重樣的,看得傅寒川心里直冒火.

他媳婦兒,憑什麼要給那臭小子做牛做馬的.

前幾天下了一場雪,雪鏟起來堆在球場四周,像是白色的矮牆,陽光下雪光反射過來.裴羨微眯眼,搖了搖頭道:"還是那樣."

莫非同摩挲著下巴琢磨:"我說,喬影她到底遇到什麼事兒了?"

事到如今,他也僅僅知道喬影捅了張業亭.那張業亭又想吃回頭草,在追求喬影.還有那個孩子,被傅寒川給弄到了漱金園去了,每天都有人接送.

裴羨面無表情,站起來拍了拍莫非同的肩膀,說道:"你管著你的藍鯉魚就行,別的就少操心了."

"我--"莫非同氣得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好好的說到他做什麼.

網球場的入口處,藍理姍姍來遲,正好與走過來的裴羨打了個照面:"你要走了嗎?"

裴羨擺了下手,算作打招呼,接著往外走去.

裴羨從來都是如春風和煦,難得見他面色冷冷的樣子,藍理一臉莫名,走到球場對著莫非同問道:"他怎麼了?"

莫非同聳了下肩膀,隨後臉一拉說道:"你怎麼這麼晚才來,我這球都打完了."

藍理一臉無辜,放下包包說道:"默松去上課了,我才有時間來嘛."

莫非同一聽就上火,狠狠瞪了一眼藍理,酸道:"喲,現在關系好的很啊,叫得這麼親密了."

這兩人見面就能吵起來,傅寒川躲清靜,出球場往院子里走去,就見裴羨握著手機像是在發呆.

傅寒川回頭看了球場一眼,此時莫非同跟藍理上場去了,殺球很猛.

"我以為今天能看到那個孩子."

裴羨低沉的聲音響起,傅寒川一愣,抽回視線看向裴羨,不確定的問道:"你想見連良?"

裴羨點頭:"嗯."

傅寒川道:"你那天找了喬深,都問清楚了?"

裴羨再一點頭,說道:"那件事不能告訴你,我答應過喬深,不會讓任何人知道."

傅寒川了然點頭:"理解."

從喬影姐弟的詭異來看,就知道她藏著很深的秘密,應該不只是一個張業亭而已.

他道:"那孩子有好一陣子沒來了.不過,你想見她,是想讓她跟喬影的關系改善?"

作為孩子的親生母親,知道卻不相認,對孩子的影響很大.連良還是個小孩子,不會感受到喬影的苦衷,只知道她不要她了.這樣下去,兩個人的隔閡會越來越深.

裴羨深吸了口氣,斟酌著字句,他道:"喬影的壓力很大,來自很多方面,這孩子也是其中之一,看看能不能取得孩子的諒解,這樣,至少她不用那麼累."

說起來,那孩子是佐輝的女兒,她的降生背後是百分百的不被歡迎,不受祝福.

一出生就背負著這樣的命運,對于一個孩子來說,未免太殘酷.

兩個都是籠罩在那件事陰影下的人……裴羨歎了口氣,他再聰明,對于這樣的問題也不知如何解答.

好像是一個無解的難題呢……

傅寒川說道:"可是,你私下找那孩子,對喬影來說,她能接受嗎?"

裴羨面色凝重,他之前跟喬影談過.雖然那時候不知道她的具體情況,但對孩子來說,不被承認的傷害始終都在,對喬影來說,拋棄孩子的罪惡感也始終都存在.

兩個人都有心結,兩個都沒錯,都是無辜的,背負最沉重的卻是她們.

裴羨沉默著,心里也在考慮著,他並沒有立場去做那件事.

他心中默默道:裴羨,你想幫喬影,可是有些事,不是輕易能夠碰觸的.慢慢來,慢慢來……

裴羨以為,這段時間不會再有什麼波折,他還可以一步一步的來,可有些事情,是不管你如何籌謀,你千算萬算,總有那麼一兩個意料之外,總有人把你周密的步驟打亂,這是後話了.

周一正常上課,中午的時候,傅贏打開便當盒,里面是蘇湘准備的網球形飯團.

傅贏在學校里交了不少朋友,便當盒打開的刹那,就被幾個孩子搶了,傅贏護下了最後一個留給連良,說道:"吶,這是最後一個了,不吃就沒了."

連良看了一眼,扒拉著自己的午飯.

學校有食堂,國際小學的午餐怎麼都不會差的,但是這段時間以來,連良都沒有什麼胃口.

小姑娘本來就在長個子的時候,飯不好好吃,就光長個子不長肉了.她瘦巴巴的,巴掌大的小臉,那一雙圓圓的眼睛更大了.

傅贏見連良繼續沒精打采的,將飯團一直送到她嘴邊,說道:"你吃最好,不吃也得吃!"

傅贏的聲音大了些,周圍的孩子看過來,有幾個在那起哄了,連良小臉一紅,瞪他道:"你干嘛那麼大聲."

她把飯團接過來,只得吃下.

飯團里面包了魚子,鮑魚還有雞肉,營養好得很,傅贏看著她吃下了,心里籲了口氣,終于肯好好吃飯了.

他想,女孩子就是心事多.當年他媽離開的時候,他哭了幾天,但飯還是好好吃的.

他得活著等到他媽回來找他呀.

飯後,兩孩子又溜到學校體育器材室里,那兒現在成了他們的秘密基地.

這器材室好是好,就是有點冷,傅贏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雞蛋那麼大的暖手寶塞到連良手里.

傅贏道:"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傅贏沒有告訴連良,他認識喬影的事兒,連良覺得他也背叛了她,一直不怎麼跟他說話.

連良道:"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傅贏正在拉扯著墊子上的線頭玩,一時沒明白過來,扭頭看她:"嗯?什麼?"

連良眉頭微皺了下,搖搖頭:"算了,沒什麼."

"對了,演唱會的票,你還留著嗎,我們去聽演唱會吧?"

傅贏道:"你想去聽演唱會?"

連良道:"挺無聊的,我們就出去玩一下,好不好?"

連良情緒低落了很久,難得有了她感興趣的,傅贏點頭答應了:"那就去聽,我叫上阿宙他們."

事情說定,下午傅贏便告訴了幾個小伙伴,放學時,傅家的私家車來接人,而連良則是由連加實接走了.

這段時間以來,連加實到了孩子上下學的時間就不接載客人,每天准時接送.

出租車在一堆豪車里面很是顯眼,喬影遠遠的看著,看到連良上了車子才默默轉身.

眼前站著一個人影,深灰色的風衣,黑色的西褲褲腳.寒風卷起一片梧桐葉,翻滾著在那雙皮鞋上擦過.

喬影抬頭,就看到裴羨站在她的面前.

裴羨往前走了幾步,說道:"你每天都來看她放學?"

喬影抿了下嘴唇,打開車門准備要坐進去,裴羨道:"你有沒有想過,跟她緩和一下關系?"

喬影微怔了下,說道:"不需要."

裴羨擰眉:"你就這麼願意被她怨恨著?"

喬影淡淡道:"我來看她,就只是防止她被那邊的人搶走而已.她恨我,應該;不恨我,也是應該."

連良恨她的拋棄,是應該的;連良不應該恨她,則是因為她這麼做,可以讓她留在她喜歡的父母身邊.

"我對她沒有太深的感情,你不要誤會了."

喬影淡漠的說完,坐上了車子,在她要關上車門的時候,被裴羨一把拉住了.

他道:"你以為裝冷漠,就可以掩飾一切了嗎?"

"你覺得自己是個邊緣人,不配得到任何感情?"

喬影抬眸看向他,說道:"裴羨,你跟我是兩個世界的人,你明白嗎?"

"你是光,我是影子,你是明亮,我是黑暗."

裴羨,他的名字里就包含了他擁有別人羨慕的人生,而她呢?

喬影根本不敢生出奢望來.

她這輩子也就這樣了,沒有任何的希望.

"裴羨,不要再來找--"

她的話沒有說完,裴羨忽然彎腰,捏住了她的下巴,嘴唇貼在她的唇上.

溫熱的觸感在嘴唇上傳遞,他渾厚的氣息縈繞在她的鼻息間,喬影整個兒僵硬住了.感覺到他慢慢的吮著她,喬影才反應過來,卻是捏著袖子用力的擦他的嘴唇:"不要,髒……"

她眼睛酸澀,淚水盈滿了眼眶,手指都顫抖了.

為什麼要親她,她從來不是那個乾淨清澈的,像是透明人一樣的喬影,那都是夢里的.

盡管喬影一遍遍的給自己做心里建設,告訴自己要抬起頭來,她沒做錯過什麼,可她無法抹了那些事實.

她被人侵,犯過,還生下了一個孩子,她跟別的女人都不一樣.

這些意識像是烙印一樣刻在了她的腦海中.

裴羨一股氣從他胸口冒了起來,他的大手一把握住了她的,說道:"誰說你髒的,是你自己這麼認為.你覺得我沒看過這世界上最肮髒的嗎?"

遠處,一輛車停在馬路邊上,饒有興致的看著前面.

男人搓著下巴:"嘖,大馬路上這都親上了,看來張業亭是徹底沒戲了."

鄭再邪氣的一勾唇,撥著方向盤把車子開走了.

他去了張業亭的住處.

張業亭開了門,見到門口的鄭再,冷冷一瞥,什麼話都沒有就轉身走回到了客廳,拿起一罐魚飼料繼續喂魚.

鄭再看了一眼魚缸,在沙發上坐下,疊起腿嘲諷道:"還有心情在這里喂魚,怎麼,准備放棄了?"

張業亭低下腰,視線與魚缸齊平,看著里面的魚爭相吞食著.魚尾波動水花,整個魚缸都鬧騰了起來.

張業亭淡淡道:"你又得了什麼好消息?"

鄭再道:"你的女人,跟她的老情人在大馬路上就親上了.你的計劃,似乎行不通了呢."

張業亭微怔了下,不懂聲色的繼續投下魚餌.他道:"你的癖好就是看別人親吻嗎?"

鄭再一揚眉,說道:"我至少還在做事,不像你,還有心情在這里喂魚啊."

"張業亭,你在佐先生面前保證的,等過了年,我看你還怎麼跟他交代."

張業亭直起腰身來,走了幾步,將魚餌罐頭塞到鄭再的手里,神色淡漠的看著他道:"明天我要回一趟美國,你是我的助理,記得幫我照顧好這一缸魚."

他轉頭看了一眼那些金魚,唇角微微勾起.

鄭再一愣,突然的轉變讓他摸不著頭腦.他狐疑的看著張業亭:"你要回美國?"

他想到了什麼,緊接著又道:"佐先生跟你說什麼了?"

鄭再一直防著張業亭,他是佐益明的得意門生,也不知道他有什麼本事,佐益明那麼信任他.

鄭再不知佐輝的那段往事,正是當初張業亭的選邊站,幫著勸住了喬家人,佐益明才能在美國的上流社會中繼續如魚得水.

張業亭看著緊張的鄭再,扯唇笑了笑說道:"別緊張,我只是回去跟教授述職而已.你是我的助理,就在這邊辛苦幾天."

張業亭句句話踩著鄭再,鄭再咬著牙,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他緊握著手里的魚餌罐頭,很想狠狠摔在地上.

呵呵,得意什麼,等他弄到了那個孩子,看他還得意什麼.

過了聖誕節,元旦就在眼前了.

傅贏抱著大白貓,抓著一件紅色的寵物裝往貓身上套,看樣子心情不錯.

但大白貓可就沒那麼好的心情了,掙紮著要逃跑,被傅贏按在了沙發上.

蘇湘端著糕點放在茶幾上,把貓抱了過來,脫下傅贏好不容易穿上的寵物裝,她道:"你爸看到要生氣的."

傅寒川把這貓養的矜貴著呢,書房還特意的備了貓窩.他不喜歡這些花里胡哨的東西,連個鈴鐺都沒給貓掛著.

蘇湘安撫了一下大白貓,把貓放走了,對著傅贏道:"心情這麼好,連良跟你和好了?"

傅贏的一根手指套著寵物服轉圈圈,說道:"連良才不是跟我生氣.我們說好了,要去聽演唱會,還要一起跨年."

蘇湘看他:"年底公司有宴會,你不去了?"

一到年末,各種各樣的宴會是避不開的.傅贏作為傅家的繼承人,重要宴會基本上都不會缺席.

傅贏道:"你跟我爸去,給我派幾個保鏢不就好了."

再說了,他可是傅家的小爺,誰敢動他?

蘇湘道:"你去跟你爸說."

"說什麼?"傅寒川加班才回來,正好聽到蘇湘的那句話.

他把公事包放在沙發上,蘇湘站起來道:"你先吃點心墊墊肚子,我去把晚飯熱一下."

蘇湘往廚房那邊走,經過傅寒川的時候,被他拉著手臂,傅寒川非要親一下才放她走.

傅贏受不了的把寵物服蓋在眼睛上,真是的,一點都不顧及他這個小孩子的感受.

等蘇湘走開了,傅寒川一把掀開那寵物服:"你這玩意兒哪兒弄來的."看到上面沾了幾根白毛,他看了一眼遠遠躲著的白貓,將那寵物服丟到垃圾桶里了.

傅贏沒去撿起那件寵物服,說道:"邢娜娜送的聖誕節禮物."

傅贏寫了一篇貓的作文,被老師作為優秀例文讀了,邢娜娜知道後就給他送了這麼件玩意兒.

傅寒川捏起糕點咬了一口,問道:"剛才跟你媽說還什麼了?"

跟傅寒川商量事情,傅贏就要顯得嚴肅多了.他坐起了身體,說道:"爸爸,我想去聽演唱會,就不去參加宴會了,你給我安排幾個保鏢,行嗎?"

傅寒川看著兒子一臉正經,眉頭微蹙了下,說道:"跟連良一起?"

傅贏點點頭,傅寒川看了他一會兒,答應了下來.

晚上睡覺前,傅寒川給喬影打了個電話,說道:"他們幾個孩子要去演唱會,我已經安排了保鏢.你要是不放心,就陪著一起去."

喬影聽說孩子們去聽燕伶的演唱會,心中一陣複雜.

喬影聽說過,連良跟燕伶的關系好像還不錯,燕伶還送了票.

她不知道裴羨跟燕伶到底是怎麼分手的,其實對裴羨來說,燕伶那樣的,才更加適合他啊.

此時,喬影跟裴羨正在一起.

今晚喬影值班守夜,有一個孕婦估計半夜生產,裴羨給她送了宵夜.

"我……我會去的."

喬影掛了電話,裴羨看過來,問道:"傅少的電話?"

喬影點了點頭,她看了裴羨一眼,說道:"他說,孩子們要去看燕伶的演唱會."

聞言,裴羨的眉頭微微蹙起:"傅少答應了?"

在這個情況下,去看演唱會實在不是什麼明智的決定.

喬影道:"他安排了保鏢,到了那天,我也會去的."

她停頓了下,看向裴羨,想問他跟燕伶為什麼分手,話到了嘴邊,她又咽下去了.

這樣的問題,還是不要問的好.

她既然拒絕裴羨,問了,反而好像在給彼此找希望.

到了十二月三十一那天,連加實提早收工,先去接了老婆羅青下班,再去接連良放學.

連家夫妻都是比較節省的人,兩個人結婚那麼長時間,還從來沒有看過一場演唱會,更不要說是最當紅歌星的演唱會.難得弄到了票,一家三口整整齊齊的去玩,再倒計時等新年的到來,那畫面想想都很開心.

長時間的陰霾籠罩在上空,所有人都希望有個機會可以放松一下.

吃過晚飯,進入會場前,他們在門口的小販那里買了應援的熒光棒.羅青手巧,把熒光棒彎過來做成了一個鐲子套在了孩子手腕上.

連加實看著好看,大方了一把,買了一大把熒光棒讓每個人都手上套兩個,手里再舉幾根.

人群里的喬影遠遠的看著那邊,嘴唇咬的很緊.

她沒有讓他們發現她,不想破壞了他們的歡樂.

裴羨看了看喬影,手握住了她的,發現她的手指冰冷,更加握緊了她.

喧鬧中,裴羨隱約聽到喬影說道:"……不要同情我."

她用力掙回了手,看到那邊往會場里面走去,她也跟著進去了.

她不想被裴羨握著手.這個時候她太寂寞,一旦貪戀了他的溫暖,他的陪伴,她心里的防線會崩塌.

這是燕伶的主場,她更不想.

後台化妝室內,燕伶正在抓緊時間准備.

蔣書走了進來,說道:"我剛才好像看到裴先生了."

燕伶的粉刷停頓了下,然後集中注意力繼續化妝.

蔣書看了看她,燕伶的這定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分手了的人,還能表現的若無其事,若是別的女明星,起碼要消沉好些天.

不過她這樣也好,愛情沒了,不能連事業也沒了.

燕伶分手,蔣書有很大一部分責任.她馬上把話題岔開,說道:"哦,對了,傅家的那位小少爺也來了,還有幾個孩子.看來你的粉絲,真是從八歲到八十歲都有."

燕伶嘴唇微彎了下,她道:"幫我好好招待他們."

上篇:380 初雪,帶鉑金的羊蠍子?     下篇:382 喂,你去哪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