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極品最強主宰 第3章 冰山總裁宋墨馨  
   
第3章 冰山總裁宋墨馨

g,更新快,無彈窗,!

夏小流臉色慘白,呆呆地盯著凌宇,心髒狂跳.

無敵紅包系統,是他最大的秘密,在自己被女友甩的那天,突然降臨.

其神奇之處,顛覆了他的認知,催眠藥丸和洗髓丹,都是從系統里抽來的.

這種事情,不可能有別人會知道的.

可是凌宇的話,又讓他渾身發冷.

"系統!系統!你的存在被人發現了,快想想辦法!"

夏小流在心底吶喊,希望萬能的系統可以幫他.

"開始檢測敵方身份,分析敵方弱點……"平靜而冰冷的電子音響起,讓夏小流生出一絲希望.

"分析我?"凌宇不屑,瞳孔泛起了金光.

"敵方身份無法檢測,敵方沒有弱點……警告!警告!系統遭受不明力量沖擊,系統數據開始崩潰!系統數據開始崩潰!"

突然,夏小流如同觸電一般,渾身痙攣,口吐白沫,腦海中湧現出無數猩紅猙獰的感歎號,這是極度危險的訊號!

"逃!"

他被嚇得魂不附體,連陳香雪也不管了,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凌宇平靜地站在原地,並沒有去追,雙瞳深邃如星海,似是在以無上姿態俯瞰萬物.

陡然獲得力量,叼絲的本質毫無改變,通過踩人報複獲得快感,以裝逼撩妹為人生真諦.

螻蟻終究是螻蟻,愈加強大的能力,換來的只能是愈加膨脹的野心,卑微的靈魂,依舊卑微.

他邁動腳步,准備離去,卻突然被陳香雪叫住.

"良心這種東西,你有嗎?"

他回頭,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濃烈的怨恨,風輕云淡道:"怎麼?"

陳香雪冷冷道:"你為什麼對我的恩人那樣?"

凌宇直勾勾看著她,許久不言,直讓後者一陣頭皮發麻.

"你,你這是什麼眼神?"

"當然是看傻幣的眼神."凌宇淡淡道.

"你!"

"你難道不蠢?別人要踩你,你會無動于衷?"

"我!"

"你當然會,否則也問不出這種蠢問題."

陳香雪氣得俏臉發白,深吸一口氣,"那麼,既然你擁有這種力量,為何不救我?"

凌宇搖了搖頭,若是換作蘇醒前,那個樂于助人的自己,遇到這種女人,一樣不會救.

見他沉默,陳香雪鄙夷道:"你不配當個人!"

這時,凌宇抬起頭,漠然的目光星海一般深邃,使陳香雪猛地一顫.

"拔刀相助是情分,見死不救是本分."

"一開始,你只當我是個普通人吧?你,把這種道德行為視作義務,以我重傷乃至生命為代價,換取你清白的義務!"

"于是,我的路過,成了一種罪過."

字字誅心!

路見不平,就一定要拔刀?

見人遇難,就一定要舍生取義?

見義勇為沒有錯,這是一種道德.

但,當道德成為一種約束,便不再道德,而是綁架!

凌宇不喜歡管閑事,也不在乎陳香雪最後下場如何.

生死,他已經曆過太多.

陳香雪啞口無言,一時間臉色都有些蒼白,她從未考慮過這些,內心受到大觸動.

凌宇不再理會她,轉身離去,留下一句讓陳香雪瞠目結舌的話.

"你的恩人始終都在,只是最後才出來裝逼撩妹而已.所以,無論我出不出手,你都會沒事."

……

夏夜的風,很清涼.

凌宇沿著一條清幽的小路走著,心中思緒飄飛.

今日他從輪迴中蘇醒,並未有太多欣喜.

他忘了,忘了自己曾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忘了為何會踏入輪迴.

當他努力回憶時,腦海中只會閃過一些記憶碎片,或殿宇林立,或萬族跪伏,或浩蕩神軍!

一旦涉及到某些重要信息,回憶就會立刻終止.

但在他體內,銘刻著某種至高法則的九十九條鎖鏈,卻象征著他曾是一個無比恐怖的存在.

本來是一百條,蘇醒時,已借助星輝之力撕裂一條.

"這些鎖鏈是封印,對力量還有記憶的封印."

他需要撕裂它們,但在此之前,他還要還清這一世的恩和怨.

小徑盡頭,是一棟美輪美奐的別墅,其內還亮著燈,門前有專業的保安拿著膠棒值班.

凌宇走了過去,保安面帶警惕地走了過來,問道:"你是誰,大半夜的,到這來干什麼?"

"凌宇."

"凌宇?"保安盯著衣著破爛的凌宇,雙眼猛然一瞪,驚聲道:"真是凌先生,您這是被狗攆了嗎,二哈還是泰迪,您不會……"

"世上,還沒有敢攆我的狗."凌宇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看著凌宇漸漸消失的背影,保安略感詫異,總感覺凌宇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除了說話自帶裝逼屬性外,似乎給他一種深不可測,虛無縹緲的神秘之意.

進入別墅,凌宇准備洗個澡,卻突然被一道聲音叫住.

"你多晚回來我不管,也不想管,但現在你的形象和我掛鉤,我不希望你給我丟臉."

聲音很平靜,卻帶著一股高高在上的冷漠之意.

凌宇轉身,看到了一個女人,正是他的妻子宋墨馨.

此時的宋墨馨,穿著一身粉色薄睡衣,晶瑩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雙腿修長而筆直,曲線動人.

她很美,渾身上下卻透著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仿若雪山之巔上一朵高傲的雪蓮.

長發如瀑,雙眼亮如點漆,臉頰無瑕而精致,卻不含一絲笑意,自信而淡漠是她最明顯的標簽,更是散發著一股上位者的氣質.

她黛眉微蹙,看著凌宇的目光隱著一抹不屑,冷冷道:"看看你現在像個什麼樣子,街頭乞丐麼?"

"你覺得,我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凌宇開口了,很平靜,無喜無悲,讓宋墨馨心頭莫名一顫.

"我怎麼知道?你一個男人,連最基本的體面形象都無法保持,還問我為什麼?"宋墨馨雙臂抱胸,冷哼一聲,帶著譏諷之意.

"你是不是認為,能夠和你做名義上的夫妻,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會,我簡直走了天大的運?"凌宇陡然話鋒一轉.

宋墨馨輕捋長發,沉默不言,但她那高傲清冷的眼神,已經說出了答案--是的!

此女無德,蘇醒前的自己也看出了這一點,若非某些原因,根本不可能答應她和她結婚,阻止她父親控制她的婚姻.

"我明白了."

凌宇目光深邃而冰冷,落在宋墨馨身上,讓她生出一股莫名情緒,不寒而栗.

"你是世家千金,是公司總裁,集萬千光芒于一身.而我,只是個毫無背景的孤兒.在你眼中,我生活在最底層,整日為生存而擔憂,卑微不堪.

結婚後,你自詡帶我走出了社會最底層,對我的不屑一顧便成了理所當然."

宋墨馨穩下心神,雪白的下巴微微抬起,像只高傲的白天鵝,道:"難道,不是麼?"

上篇:第2章 強大叼絲夏小流     下篇:第4章 你還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