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都市極品最強主宰 第884章 歸來  
   
第884章 歸來

g,更新快,無彈窗,!

凌宇踩著殘骸,目光看向遠方.

遠方白霧彌漫,穿過白霧,是一座古老的石台,石台上遍布符文,被灰塵蒙蔽.

石台中央,擺著一副石棺,石棺被打開,里面空無一人.

"就是這里了……"

凌宇輕聲道,足尖一點,地面上符文忽然亮起,光輝明亮,所有的灰塵都消失不見.

符文交織,勾勒成一個形狀古怪的法陣,凌宇位于法陣中央,天地間的法則大道都躁動起來,石台上空出現了一道龐大的氣旋.

此地是中央地帶的核心處,作為樞紐,凌宇也從這里調集混沌之地所有的能量,來撕裂他體內的鎖鏈.

不過,過程並不順利,剛開始,就有人來攪局.

"沒想到是你!"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來人是一名高大的紅發老者,驚訝的聲音中透著可怕的寒意.

老人身後,又走來一群人,穿著統一的制服,氣息不俗.

凌宇認出來了,這群人,來自晴銘.

那老人的話,驗證了無秀峰的威脅.

他的同門,果然已經知道了凌宇的存在.

只是,他們來到這里,似乎並不是為了尋仇,只是意外地遇到凌宇.

"這樣也好,既然是你,那我們就沒必要等其他人了!"

紅發老者冷哼一聲,氣勢轟然爆發,雄渾如山,一步邁出,虛空震動,卻又如突然從身後拉住他.

"等一下,別著急,若真如那個叫林明的家伙所說,這個家伙掌控這某種特殊手段,光憑我們的話,說不定會陷入險地!"

"晴銘宗的仇敵,還不需要和別人聯手來殺!"

紅發老者根本不理會這人,一把拍開他的手,直接沖向凌宇.

"火長老太沖動了!"

"這老家伙脾氣本來就暴躁,更不用提無秀峰是他的好友!"

"算了,我們不能看著他送死,隨時准備支援……"

紅發老者速度極快,瞬間就出現在凌宇跟前,一拳轟出,火光炸開,如同一輪烈日,烈日上火海滔天!

關于火的法則在咆哮,暴烈的大道威能激蕩,眾人駭然.

"不愧是火長老!"

"火長老果然不負無敵之名,晴銘宗火無敵終究不是白叫的!"

凌宇踏出石台,與火無敵對拳,沒有什麼花里胡哨的形式,只有某種至極之道的波動.

轟!

火海被一拳打散,如同太陽被打爆,眾人視野中,只見火無敵的身影倒飛回來,猩紅的鮮血在虛空中拉出了一條血色的軌跡.

"火長老!"

一群人震驚,當即飛出去接他.

"好恐怖的力量!"

在他們接觸到火無敵的刹那,就感受到了一股狂暴霸道的沖擊力,順著火無敵身上傾瀉而來,威勢無匹,如山崩,如地裂,如海洋咆哮,如火山爆發,勢不可擋!

于是,一群去接火無敵的人紛紛倒飛,各自負傷,傷勢有輕有重,連直接死掉的甚至都有一個!

他們艱難地起身,去攙扶身邊的人.

火無敵臉色蒼白,虛弱無比,那條與凌宇對轟的拳頭連帶整條手臂,都消失不見,在別人的攙扶下痛苦地站了起來.

死去的那個人,死相淒慘,眼珠瞪大,瞪大的眼珠中充斥著恐懼.

火無敵聲音都在顫抖,"我大意了,我小看他了,我不敢擅自出手,他……是個怪物!"

眾人神色複雜,或憤怒,或震驚,或畏懼……

忽然有人提出,"既然如此,我們就一起上,為了報仇,也顧不得什麼了……"

"不!"火無敵猛地打斷他,看了眼血流不止的斷臂,深吸一口氣,瞳孔深處竟是恐懼,"一起上,導致的,只有全滅."

眾人靈魂顫栗.

凌宇平靜地看著他們,也不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青衫中年踏空而來,氣質不凡,看著凌宇的目光也不想火無敵那樣暴躁冷厲,而是皺著眉頭.

"宗主到了!"

眾人忽然露出喜色,笑出聲來.

火無敵低下頭,慚愧道:"宗主,我……"

"你不用多說,先治療傷勢."青衫中年袖袍一揮,柔和的光暈落在火無敵身上.

火無敵的面色頓時紅潤起來,斷臂雖無重生趨勢,但起碼血算是止住了.

"多謝宗主!"

青衫中年緩緩落下,站在凌宇面前,正要說些什麼,又一道身影出現.

"師父!"

清脆的聲音宛如銀鈴,對于這聲音,凌宇是再熟悉不過,除了蘇婉婉,還能是誰?

蘇婉婉的劍在對戰俞奇的三頭傀儡時,已經破碎,但她此時,手里拿著另一柄劍.

湛藍色的劍身,如同海洋,寒光流淌,如同平靜的海面上波紋起伏.

這是她獲得的機緣,同時她散發出的氣息,也與和凌宇分開始有些不同,更加內斂,如同藏鋒之劍,內斂的同時也更加銳利.

蘇婉婉攔住了青衫中年的路,回頭看了凌宇一眼,眼神輕柔,帶著笑意.

"婉……蘇婉婉,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麼?"青衫張口,又有些遲疑.

蘇婉婉眼神中帶著一些歉疚,輕聲道:"師父……"

"別叫宗主師父,你不配!"火無敵冷厲道,"宗主對你傳到授業,你卻背叛宗門,哼……"

凌宇一個眼神丟了過去,火無敵縱使胸中有無限火氣要發泄,也頓時啞火.

青衫中年名為葉文傑,是晴銘宗主,也是蘇婉婉的授業恩師.蘇婉婉對他很是敬重,此刻有些難受,因為自己,給師父帶來麻煩了.

"師父,我絕不是叛徒,那些人,本來就該死."

青衫歎了一口氣,站在他這種位置,很多事都身不由己.

他了解蘇婉婉的為人,不是不相信她的話,可即便相信了又有什麼用?

宗內的長老和精英弟子被外人斬殺,難道僅僅因為他們該死,他就不予理會?

他是宗主,宗主是份責任,他需要給晴銘宗所有人一個交待.

蘇婉婉知道葉文傑的苦衷,笑道:"師父,你把我逐出師門吧,但請別以叛徒之罪……你永遠都是婉婉恩師."

葉文傑微微一愣,目光複雜,帶著慈父的疼愛,也透著一絲難以言喻的無奈.

Ps:快撕裂鎖鏈了哦~

上篇:第883章 詭陣     下篇:第885章 碾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