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別鬧,薄先生! 第2022章 恭喜  
   
第2022章 恭喜

"昨天太累了,不小心睡過去了."

黎墨蹙眉,"那你手機為什麼關機?"

"是嗎?"她說著拿出手機看了看,昨晚她關機之後,現在還沒開.

"哦,應該是沒電了.畢竟我昨天在醫院一整天,都沒有充電."

黎墨盯著她看了半晌,才突然冷笑了一聲.

"許清知,手機沒電你來得及給護工發信息卻不通知我?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

許清知扯了扯唇,轉身有條不紊地給他倒好了一碗燉湯,"這湯的味道不錯,你嘗嘗."

"……"

病房里一時間陷入一種詭異的死寂當中.

醫生護士和護工均是齊齊打了一個冷顫,面面相覷之後,識相地陸陸續續走出了病房.

許清知臉上仍舊帶著淡淡的笑,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黎墨身上的低氣壓.

她能不知道嗎?

她當然知道.

黎墨的一言一行,甚至一個表情,她都能輕易地察覺得到.

以前是很在意,可是現在,她在意又能怎樣呢?

"不喝嗎?味道真的不錯."

黎墨被她的可以忽略感到格外的憤怒,朝著她走近兩步,垂眸,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你在逃避問題."

許清知伸手將頭發勾到耳後,微微退了兩步,仰頭看他.

"你心里既然有了答案,又何必讓我親口承認呢?"

黎墨的眉骨狠狠一跳,幾乎下意識地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你……"

他剛剛開口一個字,卻不知道說什麼.

所以她就是故意關機的.

就是在故意針對他?

許清知低頭看了一眼他握著她的手,"看來你身體似乎沒什麼大問題."

黎墨眯眼,見她抬起頭,近距離看著她帶笑的臉,那雙眸子里的笑,真是要多冰涼有多冰涼.

根本不是她以前看他的眼神.

"許清知,你到底在想什麼?"

許清知抿了抿唇,轉動著將自己的手腕抽回.

"我去問問醫生你恢複的怎麼樣,"

她邊走邊說,神情依然淡漠.

又是一個背影,熟悉的讓黎墨心頭一慌,再次拉住她,高舉著她的手將她拉進了懷里.

"許清知,你到底想干什麼?!能不能不要這麼陰陽怪氣?!"

他的聲音氣急敗壞,耐心已經消磨殆盡.

對于他對她的低吼,許清知只是顫了顫眸子,仰頭看著他.

"我只是想確認你的身體有沒有事情,如果需要出院那就不要再在醫院里耗著."

黎墨卻還是不信,幾乎脫口而出,"然後呢?!"

"然後?"許清知清清淡淡地看著他那張氣急敗壞卻仍舊俊逸非凡的臉,眸子晃了晃.

"然後我們就該辦離婚手續了."

她的話,讓黎墨胸腔里的心髒狠狠顫了顫,整個人像是被刺到了一般,猛然松開了許清知.

他看了她一會兒,然後走到床邊,背對著她又站了一會兒,才又轉身,眉眼陰鷙.

"我說過了,離婚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我……"

"當初既然選擇嫁給我,那就該做好面對任何事情的准備!現在想要離婚,那你當初就不要固執地非要嫁給我,我給過你機會.開始這段婚姻的人是你,你還想要隨時隨地想要結束?你把我和黎家當成了什麼?!許清知,不要一副你很委屈無辜的樣子,這些都是你當初的固執造就的,怨不得別人."

黎墨劈聲打斷許清知的話.

許清知的雙手連緊握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她沉默了一會兒,才輕輕點頭.

"這個我知道,我從來沒有埋怨過你,強行捆綁你的人生很抱歉,莫曉娜這次回來,多少讓我明白一些事情……嗯……我昨天說的那些話其實都是真的,畢竟我們也曾是夫妻一場,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所以只想好聚好散.不管是我委屈,還是成全你跟莫曉娜在一起,這都不重要,如果你非要一個理由,那麼你可以自己想個合理的理由……只要結果不變就可以."

結果不變……

所以她的意思是,只要可以離婚,她什麼理由都可以接受?

黎墨冷笑一聲,"你聽不懂人話嗎?想要離婚,這輩子都不可能."

許清知清清淡淡地看他,"何必呢黎墨,我承認我一開始的決定是錯誤的,及時補救並不是不可以,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跟我耗著,莫曉娜等得起嗎?不要一下子毀了三個人……"

"嗯,這是誰造成的呢?"

許清知深吸了一口氣,"黎墨,只會拿這一件事情來搪塞我,你不覺得自己有點胡攪蠻纏嗎?"

"可誰讓這就是事實呢?既然錯了,你就得一輩子為此付出代價."

他說著,伸手將身上的衣服脫掉扔到一邊,掀開被子躺了進去.

"我現在不想跟你說這件事情,我現在渾身上下都很難受,去幫我叫醫生!"

許清知閉了閉眼睛,深吸了一口氣,轉身走出了病房.

十幾分鍾後,沈繁星帶著醫生進來,她剛剛倒了湯的湯碗已經空了.

一時間她是又好氣又好笑.

簡直幼稚加無恥.

醫生進來給他檢查,許清知也沒避諱,但凡醫生摁他一個地方,他便皺眉,沉聲喊"疼".

十幾個地方,就沒有一處是不疼的.

醫生也是一臉的尷尬,"黎總,您這個樣子,跟全身壞死沒什麼區別了……"

黎墨蹙眉,"全身壞死?差不多吧,那你趕緊治吧!"

醫生:"……您這屬于全球特例,需要好好研究一下."

"我給你們時間研究,我不急!"

許清知:"……"

醫生走後,許清知站在黎墨的床邊,看著他的背影,輕聲道:"黎墨,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

"不幼稚你就能不離婚?"

"你幼稚也不能,"

黎墨沒再說話.

許清知干脆繞過床尾,坐到了他對面的沙發上.

黎墨閉著眼睛翻了個身.

許清知:"……"

歎了一口氣,她索性沒再繼續跟他糾纏.

就這樣,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兩個人一句話都沒有說.

六點鍾的時候,許清知直接給護工發了一條信息.

護工敲門,她去開門.

"接下來就麻煩你了."

依稀能聽到許清知的聲音,黎墨猛然睜開了眼睛,從床上坐起來,病房門口只有護工進來.

他沉聲問:"她呢?!"

護工顫了一下,"太太走……走了呀……"

黎墨額頭青筋跳了跳.

"先……先生……"

"滾出去!"

"可是太太她……"

"我讓你滾!"

護工再也沒有猶豫,忙不迭走了出去.

走出去才緊跟著給許清知直接打去了電話,"……太太,您還是回來吧,先生他這……脾氣我實在……"

許清知皺了皺眉,"那就這樣吧,他既然能把你趕出來,估計也沒什麼大事."

"好好好."護工連忙附和,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剛剛走到醫院門口的許清知,攏了攏身上的衣服,轉眸看到停車場的某個車子里下來一人,走到燈光處朝著她打招呼,"太太."

是黎墨的助理.

許清知點點頭,"黎墨他現在不方便讓護工照顧,你幫忙看著點."

那助理聞言,有些迷惑地點頭,"這個倒是沒問題,只是黎總應該不會同意我在旁邊照顧他……"

"那就把莫小姐找上來,他總不會跟莫小姐發脾氣."

助理愣了愣,"……太太?"

"晚安."

許清知淡淡說了一句,便下了台階,走了.

晚安?

助理看了看手表,才六點多.

不過冬天的天色,確實已經是晚上了.

--

當黎墨聽到助理說,許清知讓他請莫曉娜上來照顧他的時候,他在地上踱了幾個來回,突然抬腳將跟前的茶幾踢到了一邊.

發出的巨大聲響讓助理在一旁嚇的瞬間縮了一下身子.

那渾身的戾氣,讓人打心底里恐慌.

可黎墨發完脾氣卻還是不說話,只陰沉著一張臉坐在病床上.

助理大氣都不敢出.

幸虧他這次沒有叫莫小姐上來,不然事情似乎更嚴重.

--

許清知仍舊是第二天中午去醫院,黎墨還是一語不發.

接連幾天,都是如此,讓許清知疑惑的是,她倒是一次都沒有見過莫曉娜來過病房.

也許只是為了避諱她?

所以別的時間段來?

都安排到了同一家醫院,上下樓的關系,不見面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機會?

黎墨一直在醫院待了一個禮拜,腦袋上的紗布早就拆了,整個人看起來吃的多,喝的也多,穩健如牛.

但他卻絲毫沒有出院的打算.

終于在第七天的下午,許清知終于沒忍住,"黎墨,我咨詢過醫生了,你的病好的差不多了."

"好什麼好?我現在渾身疼!"

許清知看了他一會兒,沒說話,直接走了.

黎墨這幾天也習慣了,她想要回去睡覺,那便回去.

反正第二天也能見到.

然而第二天中午,來給他送飯的,卻是喬芷蘭.

黎墨皺眉,"她呢?"

喬芷蘭淡淡道:"清知打電話說公司過幾天新品發布會,需要她在場安排,這幾天都會很忙.怎麼?她沒跟你說?"

黎墨的胃漸漸調養過來,在第三天的時候就可以適當正常進食了.

最近許清知和喬芷蘭都是輪流給他送飯,而喬芷蘭自此上次回去之後,老太太便直接帶著他一起回了黎家.

只是說兩個年輕人的感情他們不宜再過多的過問,她們在中間勉強也沒有用,還是讓他們自己看著來.

總歸他們是知道兩個人彼此都是喜歡的,結局總不會太差.

所以她們也就一直沒有過多的問過.

但是這又五六天又過去了,怎麼還不見他們有進展?

黎墨沒有說話,喬芷蘭歎了一口氣,無奈搖頭.

連續兩天,許清知都沒有再去醫院.

黎墨又礙于面子不肯主動給許清知打電話,最後忍無可忍把助理叫過來.

"我身上的貼身衣服沒有換的了."

助理連忙應道,"我這就去買."

他說完就走,卻被黎墨叫住.

"站住."

助理轉身疑惑看他.

黎墨輕咳了一聲,"我家里有,你去家里取,找不到就讓許清知給你找."

助理頓了一下,"……好的,知道了."

"等一下."

"先生?"

"我這兩天胃口不好."

"……"助理抽了抽嘴角,所以呢?

"她做的包子不錯."

助理反應過來,"我會跟太太說的."

黎墨沒再說話,助理終于出了病房.

可是這一出去就是一個下午的時間,黎墨左等又等變得等不到人,現在已經晚上七點多鍾,他直接給助理打去了電話.

"怎麼這麼慢?"

話剛說出口,病房門便被敲響.

緊接著助理便出現在了門口.

氣喘籲籲地走了進來.

手里拿著一個服裝品牌的袋子,還有一個袋子是品牌店的包子.

黎墨蹙眉,"我讓你去我家."

助理氣兒都沒喘勻,"先生……我……我去了,但是摁了好久的門鈴都沒有人開門,太太她……似乎不在家."

"你幾點從家里離開的?"

"六點多一點……而且路上我也沒有看到太太的車子……"

黎墨臉色有些難看,也顧不上之前一直拿捏著的面子,轉手就給許清知撥通了電話.

電話響了一陣後,才接通.

"喂?"

"你現在在哪里?"

許清知頓了一下,"……在家."

"你在家為什麼不開門,有人摁了一下午的門鈴你吃沒聽到."

許清知沉默了十幾秒的時間,"……你有事嗎?"

黎墨嘴巴抿了抿,"我……只是確認一下你有沒有事……"

"謝謝關心,我很好."

"……"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先掛了,我現在還有個策劃方案要看."

"嗷嗷嗷……"

"噓,小moon,你別咬沙發……過來,給你喝奶……"

許清知的注意力似乎完全被小moon吸引,一邊跟狗說著話,一邊便掛斷了電話.

聽著話筒里傳來的忙音,黎墨眉心死死皺了起來.

居然……

敢掛他電話?!

這麼多天兩個人本來就沒什麼交集,現在又兩天不露面,如今他親自打電話過去,還不如一條狗值得關注?

黎墨怒火翻湧,掀開被子便下了床.

"先生,您這是要干什麼?"

黎墨換了衣服,沈著臉直就走出了病房.

而剛剛安撫好moon,坐在沙發上准備看文件的時候,門鈴卻突然響了起來.

起身開門,楚亦高大挺拔的身形便出現在了門口.

晃了晃手中滿當當的購物袋.

"聽說冬天跟火鍋最配!"

許清知側身讓他進來.

楚亦繼續說:"這些菜可是我托人直接從郊區菜農的手里買的,絕對純天然無公害."

許清知笑了笑,"正好,最近很想吃火鍋."

楚亦挑眉,"恭喜你喬遷新居."

"謝謝."

【有多寫了幾百字~~謝謝大寶貝們的票票打賞應援!!其他寶寶們,女神應援活動,還是希望多多支持~~】

上篇:第2021章 不走心的借口     下篇:第2023章 一定會不擇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