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別鬧,薄先生! 第2043章  
   
第2043章

看書網..LA,最快更新別鬧,薄先生!最新章節!

"剛剛當父親才幾天,就開始把一對雙胞胎兒女扔一邊看都不想著看一眼?"

雖然是自己親女兒的親女婿,但他倆這樣是不是真的過分了些?

心疼她的兩個可愛外孫.

樓若伊在旁邊撇撇嘴,口氣格外的酸.

"什麼叫開始啊?在他眼里就只有繁星最好看,最重要!可憐我兩個乖孫子,在他眼里怕就是個意外."

薄景川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

本來就是.

沈繁星好氣又好笑地在他胸口捶了一下.

薄景川將她的手握在手里,拉著她一起走了進去.

洗漱完出來,薄景川才走到嬰兒車旁邊,朝著里面看過去.

兩個小家伙在看到他的時候,小胳膊小腿又開心地又蹬又揮著,發出的稚嫩聲音怎麼聽怎麼是高興的.

薄景川微微勾起了唇,雖說是兩個意外,不過到底還是自己親生的.

看著他們的反應,他自然是非常滿意的.

伸手戳了戳兒子的臉,小太陽一雙眼睛水靈靈地看著他,小手揮動著碰到他的手指.

他隨後將視線放到旁邊的小月亮身上,伸出另一只手,將她抱了起來.

也許是抱起來的過程中有一種飄乎乎蕩秋千的錯覺,也或許是被喜歡的人親密接觸,小姑娘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從來沒有離開過薄景川的臉,過程中那張小嘴兒更是開心地咧開一絲.

一直到傭人喊來吃飯,薄景川都未曾把小月亮放下來.

去餐廳的時候,樓若伊不滿地埋怨薄景川.

"你是不是太偏心了?我都沒見你抱過幾次兒子,兒子也是你的!"

"他以後也是要保護小月亮的.我現在疼愛小月亮,他應該感到高興."

樓若伊:"……"他剛剛出生的時候,她是不是對他太好了些?

這是一種什麼神奇的思想.

落座的時候,姬鳳眠卻淡淡開口:

"也沒關系,都是親生的,他偏心女兒,自然有人更心疼兒子.繁星平時也沒少抱兒子,"

薄景川眉心動了動,輕飄飄地朝著姬鳳眠看了一眼.

沈繁星到廚房跟傭人一起上菜,出來時候聽到樓若伊的話,淡淡的笑著,沒有一點要反駁或否認的意思.

薄景川臉色漸漸繃起來幾分.

看沈繁星時候的眼神,帶著幾分細不可察的幽怨.

姬鳳眠看著薄景川,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她就是覺得,她這個女婿,很有可能跟楚博揚沆瀣一氣,背地里不知道都在搞什麼小動作.

今天繁星跟她說的那些意有所指的話足以見得,他肯定沒少在繁跟前吹枕邊風.

不然繁星什麼時候多管過她的事情?

有時候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確的.

薄景川的確在背地里搞了一些小動作,不過說他吹枕邊風,這就有點過分了.

晚餐過後,姬鳳眠的手機便開始響了起來.

幾次都被她故意無視掉.

沈繁星和薄景川對視好幾次,看著若無其事逗弄著兩個孩子的姬鳳眠,沉默.

目前實在找不到一個隱晦的說辭趕人走.

姬鳳眠電話又響起的時候,沈繁星手肘戳了一下薄景川.

這意思明顯是把鍋甩給他了.

薄景川閉了一下眼睛,捏了捏眉心.

"媽,您電話響很多遍了."

沈繁星在旁邊低著頭扯了扯唇,實在有些好笑.

也有他薄景川束手無措,說話沒底氣的時候.

姬鳳眠臉上的笑意緩緩斂了下去,視線從自己兩個外孫身上轉移到他身上,別提有多冷.

薄景川只能繼續道:"電話真的響了很久.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您盡管開口……"

姬鳳眠冷著臉站起身,將旁邊的包拿了起來.

"幫我忙?我還是不給你添麻煩了吧."

她說完,冷哼了一聲,抬腳朝著外面走去.

沈繁星連忙起身追上她.

"媽,您去哪兒?"

姬鳳眠腳步不停,"我能去哪兒?這麼誠心趕我走,我去睡橋洞豈不是對不起你們."

兩人走到門口,沈繁星遠遠已經看到大門外楚博揚的身影.

不過她還是拉住了姬鳳眠,"既然您這樣說的話,那您干脆別走了,這里房間很多,隨便您想住哪一間."

姬鳳眠的視線也瞥到了門口站著的那道身影,她包里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抿了抿唇,將沈繁星的手拿開,"不用了,我不給你們添麻煩."

"媽."

"行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盤算什麼!"

沈繁星抿了抿唇,看著姬鳳眠的背影漸漸朝著門口移動,然後又看著她被那個男人突然抱在懷里,被推開後,兩個人又先後上了車.

她歎了一口氣.

無奈搖頭.

母親這性子……

人被攬進一個溫暖的懷抱里,熟悉的氣息讓她主動倚靠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不知道他們到底會怎麼樣."

薄景川摩挲著她的肩頭,"看起來,那個男人在母親面前沒什麼脾氣,應該只有被她欺壓的份兒,至少你不用擔心她受欺負."

沈繁星看著車子掉頭離開,微微笑了笑,"……他不敢了吧."

薄景川盯著大門口的方向良久,幽幽道:"母親似乎對我不是很友善,在這件事情上."

沈繁星眸子動了動,沉吟了一會兒,仰頭看他,一臉歉意.

"抱歉哦,我今天多嘴跟母親多說了兩句話,她估計覺得,這事兒多半有你的參與吧……"

薄景川眉心微微蹙著,若有所思一番,"那可不行,我得想想辦法證明一下自己,沒有跟那位楚先生沆瀣一氣."

沈繁星失笑,"怎麼證明?"

"我留意一下,試著給她找一個志同道合的……異性朋友?"

沈繁星眸子一頓,掀眸看了他一眼,"貌似……是個不錯的主意.只要你不怕結果更糟糕的話."

薄景川攬著她轉身進屋,"我覺得,她既然想要真的擺脫那位楚先生,應該會很認可才是."

--

姬鳳眠自己打開車門下了車,沒有給楚博揚任何表現的機會,下車便進了別墅.

楚博揚只能跟在後面.

傭人跟兩個人打了招呼,並告知晚餐准備好了.

姬鳳眠沒說話,直接上了樓.

身後是傭人和楚博揚對話的聲音.

"先生,晚餐……"

"她已經吃過了,撤了吧."

"……那您也用過了嗎?"

楚博揚淡淡"嗯"了一聲.

仰頭看著姬鳳眠的背影剛好消失在二樓樓梯口.

楚博揚沒緊跟著進房間,實際上還是像昨晚一樣,八點半准時進房間,手里端著一杯牛奶,說著跟昨晚同樣的話,進浴室,上床休息.

隔天姬鳳眠還是去了盛景莊園,用了晚餐再被楚博揚接回來.

這樣的生活一直沒有改變的持續了一個禮拜,兩個人之間的話更是少的可憐.

可就算是這樣,楚博揚似乎仍舊覺得沒有任何不妥.

整個人平靜又淡漠地守在她的身邊,沒什麼太多明顯的表現,但是能感覺到他依然很滿意現在的狀態.

看到姬鳳眠會笑,他跟她說話得不到回應,他也很平靜,甚至兩個人待在一起一整天,一句話都沒有,他都可以.

姬鳳眠覺得他有病.

這種感覺,在相處中越發的濃烈.

以前覺得他就是無恥.

現在她覺得他近乎變態.

以前一些話他說出來也覺得沒什麼.

可真到他日複一日這樣萬年如一日地做出來,性質完全不一樣.

雖然當初在B國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差不多也是如此.

可是那是屬于他的國度,她白天同樣很少見到他,沒覺得有什麼那是因為他身為一國領導,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忙.

可現在,他在平城,身上沒任何工作,就只能在她的身邊,她偶爾留在家里,他一聲不吭地坐在他的身邊,越安靜,她就越覺得不對勁.

"你覺得這樣的生活很有意思?"

外面陰著天,她今天沒出門.

楚博揚難得聽到她主動講話,抬頭時臉上的驚喜難以言喻.

"你的書看完了嗎?還想看什麼,我讓人准備."

姬鳳眠深吸一口氣,"楚博揚,到底要怎樣你才能善罷甘休?"

楚博揚臉上的驚喜漸漸隱了下去,他搖搖頭,"這每次都是這個問題,也得不到別的答案,不要再問這個問題了,阿眠."

"可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

"這里不好嗎?那我帶你會B國……"

"你裝什麼傻?"

楚博揚勾了勾唇,緩緩站起身,"我說過什麼都可以答應你,唯獨不能離開我."

姬鳳眠冷冷看著他,"你不是愛我嗎?現在的生活我很壓抑,我不快樂!你就是這樣愛我的嗎?"

楚博揚的眸子陡然染上濃稠的沉,有幾絲鮮紅的血絲爬出,像是被猩紅閃電遍布的天空,可怕的裂痕仿佛隨時都有什麼恐怖的東西湧出來.

他一動不動地看著她半晌,房間里的沉默讓他身上悄無聲息散發出來的深沉冰冷的氣息越發的讓人害怕.

姬鳳眠心中發涼.

她害怕現在的楚博揚.

人生第一次覺得他害怕.

她的身體微微向後仰了仰,下意識地逃避.

楚博揚眸子突然閃了閃,抬腳緩緩靠近她.

姬鳳眠臉色猛然變了變,剛想要翻身從另一側下床,人便被楚博揚抱進了懷里.

上篇:第2042章     下篇:第204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