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縱情 第七章 餡餅  
   
第七章 餡餅

方馨和黃曉走後,屋里也只剩下我和黃姨兩人相對。雖有些尷尬,但比最初時候要平靜了許多,黃姨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黃姨……對不起。”我呐呐道,感覺還是放不開。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就別再提了吧。”黃姨道,“我只希望你能對曉曉好些,別讓她傷心難過了。”

“這我會的,曉曉……任誰都不會願意看她傷心的。我也是她哥哥,以後一定也多花時間陪陪她,讓她開心。”

黃姨看了看我,道:“我說的不是這個……”頓了下,終于說了:“我相信你和方馨都有點看出來了吧,曉曉對你的感情……這已經遠不止兄妹的依戀那麼簡單的了。其實自你走後,我便多少看出了點。那次,她可是和我幾乎吵了一架——這可是她頭一次這樣對我啊。就是以前我對不起她,她也只是一個人藏著,不說出來……她是那麼的埋怨我,甚至後來更是連家都不肯回了。我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她對你的依賴,比對我還更加多的多了。蕭弱,曉曉是我女兒,我這一生,唯一的願望也就是要她過得好些。若是……若是,她真的喜歡上了你——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也知道你和方馨的感情,也不是要你對曉曉怎樣,只是,若是曉曉真的愛上你了,我希望你也能對她好些,別因為方馨的關系而躲開她——哪怕只是一點點的同情,也不要讓她因為你的拒絕而從此傷了心……即便是最後沒有個結果,但……多給她些時間,讓時間來慢慢解決——就當是我一個母親的自私吧,好麼?她一直是個孤單的孩子,你是她除我外第一個相信的人。我不敢想象……三個月你沒在她就已是那麼悲傷,若是你從此不再陪著她,我怕……怕……”黃姨一連說了幾個“怕”,但始終不敢說出結果來。

黃姨的要求並沒什麼,而且和我們的意見大抵相同,我自然就不可能會去反對。何況,我是個男人,方馨以外的女生喜歡我,也讓我有點心花花的虛榮滿足。

後來方馨在枕邊和我交換了意見——我基本有什麼事情都不瞞她,黃姨的事是個例外——對黃曉的感情也就暫時接受了。這其中最歡喜的自然是我和黃曉了,黃曉對我更是親熱,我也不再顧忌些什麼。雖然方馨有時也有點吃味,但對黃曉,她也是無可奈何,不忍心啊。

這天是周末,在親熱了兩天後,我送方馨和黃曉回校。因為呆的晚了點,公交車已經沒有了,我也不想打的,于是借了王麗琴大姐的自行車,騎車回家。路過平安立交橋的時候,驀地一輛小轎車從斜里沖了過來,撞在身後的一個騎助動車的身上,將整輛車子撞的凌空飛了起來,連帶的波及了我,一起撞在了橋下綠化帶的鐵欄上,再摔在地下。一瞬間,腰部以下劇烈的疼痛起來,連動都不能再動一下。肇事司機見闖了禍,一踩發動機,飛也似的逃走了。

這時是晚上近10點,立交橋這帶路段也不怎麼好,所以並不見什麼路人。我勉強忍著痛,轉頭望向比我更倒黴的傷者——那是個50左右的中年人,此時早已昏迷不醒,身下一大淌的血跡,一雙大腿歪歪曲曲的扭著。我再望望四周,有燈光的小店,離我們至少也有百來米,即便我大喊也未必能聽得見。若要等人來救——天啊,鬼才知道要多久才會有人經過。我努力的伸了伸手——還好,夠得著他的口袋。四下離掏了掏,除了錢包等,終于如願的摸出個手機來。我顫抖著打了個120,然後就仰頭望著天,不願再動彈一下——好疼,好冷,好可怕,好多血……也不知道旁邊那位死了沒,我不敢伸手探他鼻息。

好在120的效率還不錯,沒多久便將我送到了醫院明亮的病房。

現在已是第二天下午,我自然也是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腿上裹著石膏白紗布。昨晚照顧我的是黃姨——因為方馨和黃曉要上課的,醫院讓通知家屬的時候我便報出了黃姨的號碼。聽說我出了事,黃姨便發瘋似的趕了過來。好在我只是輕度骨折而已——畢竟只是余威波及,不怎麼嚴重的。她這才放了心,但仍守了我一夜,等到天亮了才通知方馨黃曉兩人。黃曉很是擔心難過,在床頭戚戚哀哀的哭了好一會,才被我們勸住。中午的時候她們也就各自走了,黃姨可是一天一夜沒怎麼休息,方黃二女——我以傷的不重為由讓她們回校去了。

不過沒人照顧真的很不方便。就像現在,我尿急了,只好叫來了護士小姐服侍我——一點都不爽啊,讓一個不認識的女人見識了自己的寶貝,郁悶。回來的時候,路過一個病房,里面竟然傳來了吵鬧聲。護士小姐皺了皺眉,推開了門,只見里面站著一個中年人,三個青春貌美的年輕女子,病床上的那位,看著有點眼熟——哦,對了,是昨晚的那個倒黴鬼(後來我才知道這傷者叫吳俊龍,一個公司的老總,傷勢很重,再加上平時一些不大不小的毛病,雖然搶救了過來,但尚未脫離危險區。)——此時正一臉的怒氣,胸口不住起伏。護士小姐忙道:“幾位別再大聲說話了,這是特危病房,病人的情緒不穩,很容易引起病情惡化的。”

三女中的一個瞪了護士小姐一眼,也不顧她的提醒,叫道:“俊龍,你說,好歹我們都陪著你那麼多日子了,對你也很不錯的,你想要我們什麼就有什麼。現在你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而且又沒什麼親人了,就先立個遺囑,給我們留點保障,難道就不行麼?”

“你們……你們來這……就是為了這個?難道就一點也不……為我的安危考慮麼?”吳俊龍臉色發白。

“俊龍,我們這也不是為了你考慮麼?”另一女道,還賠著一臉的媚笑。

“你……你們……”吳俊龍氣得渾身顫抖,抬手一個個指著她們。

“幾位小姐,別急著談論這了,人命關天的,病人為重啊。”我忍不住插了句嘴。

“你是誰?關你什麼事了?”某女對我大是不滿,皺起了臉。

我有點不知所措。還是護士小姐道:“他也是昨晚的傷者……還是他報的警,吳先生才能及時搶救過來。”

三女呆了呆。吳俊龍眼睛亮了下,眼看著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視線也開始變模糊起來,勉力叫道:“好……好……你們……不是要我……的遺產……嗎?我這就立了。”他顫抖著手越來越低,眼睛從三女臉上一個個掃過,終于停在了我的臉上,道:“江律師……你作見證,我的……所有遺產,全部……都……都交給……給他。”手指勉強指了指我,終于掉了下去。

幾人面面相覷,三女都是驚呆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已經閉上眼的吳俊龍,終于反應過來,撲在他身上,搖晃起來,叫道:“死老頭,你說,你說,這不是真的,是不是?”但並沒有人應答她們。

護士小姐也驚了下,上前看了看病人,也叫了起來:“快送急救!”

我眼看著幾人忙碌尖叫,心下還有些發傻,愣愣道:“我……我竟然……就這麼給餡餅砸中了?!”

這時門口又進來一個冷豔的年輕女子,一身的職業打扮,見屋亂糟糟的,不禁呆了下,呐呐道:“我走錯地方了嗎?”');

上篇:第六章 表白     下篇:第八章 秋若的回憶(一)(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