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和大清有個約會 第二部 第71-75章  
   
第二部 第71-75章

第七十一章 進宮

清晨,薄霧繚繞,屋頂和院中的樹上,都凝固著厚重的白霜。最近心中一直隱隱有些事,睡得總是不太安穩,所以便早早地起了床。推開窗戶,一陣涼風迎面吹來,一下就吹進了我的脖子,我不禁打了個寒顫。好冷!

紅兒和喜鵲早已准備好了洗漱的水,等在外間了。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我奉旨進宮小住。我其實倒覺得無所謂,住在哪兒,也不過就是吃飯,睡覺而已。家中的老小卻緊張的要命,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昨晚,阿瑪語重心長的跟我說了一大堆,什麼家族榮耀,全系一身之類的話,我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我可不是什麼家族上祭供品,我只是我自己,一個生活在古代的現代人。怎樣生活,我有自己的原則。倒是額娘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拉著我,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樣。讓我心里不禁有些酸楚。總算有人,不為別的什麼,只為愛我而真心的待我!

其實,不管是住在王府,還是皇宮。對于我來說,都沒有什麼不同。也許皇宮對我的吸引力還要大些,畢竟皇宮可不是人人都能進去的。但皇宮又不同外面隨性自由,還有許多的條條框框。幸好我是做為一個欽封的公主走進去的,若是秀女或別的什麼,只怕就要步步為營,格外的小心翼翼了。

那天從‘怡翠院’回來,便接到了進宮的聖旨。其實我並不意外,因為在封‘固倫公主’的時候,聖旨上就說明,擇日進宮小住。我只是沒想到,這個擇日會來的這麼快。只是以後,要想再和胤禟見面,怕是沒以前那般方便了。畢竟那是皇宮,人多嘴雜。不知道我在皇宮里,又能碰上什麼樣的事情。

胤禟在那日和我分別後,最終還是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他將翠兒一干人等,全部送到了衙門。該怎麼處理,是官府的事。不應該他說什麼,就是什麼。他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我不指望他,有一個現代人的觀念,至少他也應該是非分明!

善惡終有報,做了壞事的人,應該得到應有的懲罰。我知道,這回若不是我的堅持,只怕他也就不了了之了。不喜歡翠兒,不代表我要整她或是怎麼樣。小蓮雖然是一個丫鬟,但是她的死,也必須有人承擔責任。如果這回不追究,下回翠兒一定會變本加厲的。我很高興,胤禟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我倚窗獨坐,深陷在自己的思緒中。

“格格,該梳頭更衣了,宮里來接您的轎子,應該快到了。”紅兒一臉焦急地嚷著,她在一旁連著催促了好幾次了,我都置若罔聞。急得她在一旁抓耳撓腮。

康熙爺恩典,准許我帶一名侍女進宮,喜鵲如今名花有主了,自是不太願意進宮。倒是紅兒,自告奮勇的要求陪我進宮。怎麼說也是衣服如新,人如舊。還是紅兒好啊!此去宮中,前途未卜,身邊若沒有一個貼心的人,日子過起來,只怕更是不習慣。

“繡心,你准備好了嗎?”額娘挑簾進來問道。看我還是一襲白衣且素面朝天,當場就急得抓了狂。沒想到溫柔地人發起火來,也是驚天動地的。

趕緊手忙腳亂地指揮著,紅兒和喜鵲為我梳頭,更衣。我不由啞然失笑。想起一句老話說的好!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監急。我都不急,他們在急個什麼。額娘為我准備了一件大紅色的宮裝。千叮嚀,萬囑咐的,讓我以後在宮中,盡量都不要穿白色的衣裙,否則要犯忌諱。我瞄了一眼滿櫃的衣服,白色的居然占了八成,有顏色的實在沒幾件。特別是我最愛的幾件,都是白色的,這下如何是好?還有身上這襲大紅色的宮裝,怎麼讓我有一種新娘子的感覺?

坐著小轎,我一路晃悠悠地被抬進了紫禁城。這座雕欄玉徹,富麗堂皇的宮殿,帶給我的究竟會是怎樣的生活呢?我忍不住有些期待。我的寢宮被安排在阿哥所內,說是阿哥所,其實康熙爺所有未成年的皇子,和公主都住在這里。把我安排在這里,是真把我當女兒看了吧!只是身邊盡是一群未成年的小孩子,只怕以後是難以清靜了!

最叫我意外的是,我竟是這阿哥所內品階最高的公主。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公主還分什麼‘固倫公主’和‘和碩公主’。妃子所生的女兒和皇後的養女,稱‘和碩公主’。而只有皇後所生的女兒,才能被封為‘固倫公主’。且這個‘固倫公主’已經相當于親王的級別了。我不禁詫異無比!康熙爺是個什麼意思?就是有心認我這個閨女,封個‘和碩公主’也就足以了,干什麼要封個級別那麼高的‘固倫公主’,不是一下,就把我推到風口浪尖上去了嗎?這可是皇宮,凡是都講什麼品階,地位,更是特別的注重身份。康熙爺是特意把我弄進來,鍛煉意志的嗎?看來,我的宮廷生活,想也是不會太平靜的!

“你就是皇阿瑪新封的‘固倫公主’嗎?”宮門口站著一個小毛孩子,一臉老成的走進來問道。皇家的孩子,怎麼都這麼不象個孩子?小小年紀,看著就象個小爺們似的,一點也不可愛。我剛想開口說點什麼,他卻又開了口。

“別以為皇阿瑪封了你‘固倫公主’,你其實什麼也不是,別想騎到我們頭上來。”小屁孩丟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就走了。真酷啊!皇帝的孩子都是怎樣培養的?怎麼個個都跟胤禟一個刁樣。不過,我還挺喜歡!這個比十四還老成的小孩子究竟是誰啊?

~~~~~~~~~~~~~~~~~~~~~~~~~~~~~~~~~~~~~~~~~~~~~~~~~

下馬威

踏進我的寢宮‘清雅小築’,紅兒就忙開了。又是整理衣物,又是擺放東西。

“紅兒,宮里不是有很多宮女嗎?你那麼積極干嗎?真是個閑不住的人!”我有些調侃地笑問道。

“別人放的東西,我不放心。格格要用時,我心中無數,找著也不順手。”紅兒振振有辭地說著,完全不理會我的調侃。

她是對的,我這人本就沒收拾,東西是哪兒用哪兒丟。記性不好,忘性又大。若不是紅兒隨時幫我收拾著,好多東西想用時,只怕早就沒了蹤影了吧。在現代,就經常被老媽罵得慘絕人寰,還好到古代來後,遇上紅兒這麼好一個丫鬟!她在那忙碌著,我倒是象個無事的人一般,找了個小宮女陪著我,東瞧西望的逛著我的新居。也不知道在這要住多久,還是先熟悉一下為好。

‘清雅小築’的前院是一個人工的小湖。湖畔有幾塊太湖石,錯落有致的聳立著。帶路的小宮女說,夏天時,會開一池的荷花,染得滿塘皆是碧綠。眼下季節不對,那般美景是肯定瞧不見了。‘清雅小築’的後院則栽種了好大一片梅林。此時正值初冬,還未到花開的時候。我站在樹下,閉目仰望,想象著花開時,滿院梅花飄香的情形。那該是多麼迷人的景致!

“格格,格格!”老遠處傳來紅兒急急喚我的聲音。看樣子是有什麼急事吧。否則依紅兒的沉穩,斷不會這般地大呼小叫的。

“紅兒姐姐,格格在這兒呢。”小宮女在我未開口前,趕緊出聲應道。這小宮女還真是有趣的緊,很有點喜鵲之風。她這般冒冒失失地,能在這滿是險惡的宮廷里生存下來,還是著實的不容易。

“你叫什麼名字啊?”我輕聲問道,一臉地淡然。

“奴婢名叫百靈。”小宮女福身行了個禮,低聲回道,臉上是一片靦腆之色。

什麼,百靈?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一個喜鵲,一個百靈,活脫脫就是兩只鳥啊!喜鵲鬧喳喳,百靈嘰嘰叫。看來我今後是很難清靜了。想來樂趣也不會少吧!

“格格,奴婢的名字有什麼不妥嗎?”百靈睜著一雙溜圓的大眼睛,有些疑惑的問道。小丫頭一點也不岔生,看起來毫無心機,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沒什麼。我只是想起一點開心的事,所以就笑了。”我輕笑著解釋道。

其實,以我的身份,根本不用跟她解釋那麼多,我現在可是個公主了。但是我總覺得,我已經剝削了別人的勞力了,就不要再把關系搞那般深沉了。小宮女聽了我的話,甜甜的笑著,一笑便露出兩顆可愛的虎牙,讓人看了心里很舒坦。

“格格,趕快回宮吧!”紅兒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著。初來乍到,環境又不熟,想必她是跑了不少的冤枉路,才找到這的。

“紅兒,有什麼事嗎?怎麼了這般心急火燎的。”我不緊不慢地問著,總不會我剛一住進來,這‘清雅小築’就失火了吧!

“剛才值事太監,傳過話來。說是午膳後,萬歲爺要昭你去養心殿喝茶呢。”紅兒忙不迭迭地回道。

“午膳還早啊。有什麼好急的?”我不緊不慢地往回走著。

進宮了又怎樣?皇上還是皇上,我還是我。不過就是喝茶嘛!有什麼大不了的。剛巧胤禟不久前,送了一罐好茶給我,我正想找康熙爺分享呢!人家說酒逢知己千杯少,這品茶也必須要是同道中人。否則也就少了品茗的樂趣了。

“可是十公主和幾個小阿哥眼下在寢宮里等你呢。”紅兒有些焦急地說。

怎麼紅兒進了宮,說話也變得這般沒有主次了。怎麼也應該先說,寢宮里有人等著我啊。我趕緊加緊了腳步往回走去。這些個小鬼,還真是心急。怎麼也不讓我安頓一下,就殺上門來了。我就知道,今天是安生不了的,沒想到小鬼們定性這麼差,來的好快!

“嗨!大家好啊!我是鈕鈷祿*繡心。可能比你們的年齡要大一些,你們可以叫我繡心姐姐。當然願意地在叫,不願意地就算了。”面對著一群小屁孩們,我模仿著現代少兒頻道里的主持人一般,發出親切而悅耳的聲音,和他們打著招呼。

小家伙們看了看我,誰也沒開口應我,氣氛一下就有些尷尬了。對付毛孩子,我一向自認為是得心應手。在現代。我的表弟妹們,無論大小,跟我可都是玩的很好的。可是,眼前這些人,偏偏是一群最不象孩子的孩子。眼下正一個個儀態優雅地喝著茶。都是些紳士,淑女啊?才幾歲呀,就這般老練,一點小孩子的童真也沒有。

起先在宮門口,見著的那個小屁孩也在其中。剛才那般地義正辭嚴,現在倒是不說話了。這當中只有一個女孩子,想必就是十格格吧。看情形,這些小鬼,是來給我下馬威的。今天,我若不把他們給治了,今後在這阿哥所里,還混得下去嗎?他們的哥哥們,或深沉,或清冷,或聰明,或愚鈍,我都不放在眼里,更何況是眼前這些個小鬼了。要跟我裝深沉是吧?誰還怕誰啊?

“紅兒,上茶!”我揚聲喚道,一屁股坐了下來。要跟我耗,我就陪著。我倒不相信還耗不過一群孩子了。

第七十二章 十公主

這些個小阿哥,小公主還真能撐。已然過了一個時辰了,他們還能做到舉止優雅的喝著茶,就不得不讓我刮目相看了。且不說別的,就是穩穩當當在這兒坐這麼久,對于現代的小孩來說,也就是個奇跡了。不過,我瞧著他們應該也撐不了多久了。畢竟都還是孩子,想跟我斗,恐怕還是嫩點!

在這一個時辰內,這幾個小鬼,不知道真渴也好,還是故作優雅也罷,他們已然喝了五壺茶水了。茶,也不過就是今春的‘碧螺春’,對于皇宮里的孩子,根本就不稀罕。就不知道他們的小膀胱,是否還承受的了?

我在心里默然地數著,‘一,二,三,四。。。。’還沒數到三十,我瞧著那兩個年齡小的阿哥,已然就受不住了。小屁股在凳子上,悄然地歪來扭去。那還有什麼所謂的儀態。

“咳,咳,咳。。。。。”我故意輕咳幾聲,驚得亂扭的小阿哥,立即坐正了身子。我的嘴角不由牽起一絲輕笑。不要怪我狡猾,非常時期,非常對待,這幾個小鬼,比大人還難纏。我若不是想出這一招,還指不定要和他們耗到什麼時候呢!

“我們走吧!”最早見過的那個小阿哥起身說道,一臉的不服氣。

“今天咱認栽了!以後再來拜訪。”說完他拉著另外兩個小阿哥,飛一樣跑了出去。怕是出去找地方,方便去了吧!我輕笑,倒覺得這個時候,還是要慢些走才好,如若走快了,還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要是在我這‘清雅小築’尿了褲子,怕是就不好看了。

屋子里還剩下唯一的女孩十公主。十公主也不過才十二、三歲的模樣,生得眉清目秀,就是身子略微有些單薄。穿著一身粉色的宮裝,更顯得越發的嬌豔欲滴。我對美麗的事物總是無法抗拒,對如此美貌的小女孩,更是難以自拔。可是眼前,敵友不分,我總不能自作多情吧?怎麼也得給自己留三分薄面啊!

“你不去嗎?”我微笑著出聲問道。其他幾個都早已受不了了,就她還能堅持,真是難得啊。若不是身體某項功能特別好用,那就是和我一樣。

“我也沒有喝那些茶水。”她甜笑著說道,眉眼間對我並沒有什麼不友好。

不是來給我下馬威的嗎?干嘛笑得那麼可愛?我是不是該小心些?別人不是說,人小鬼大嗎?不過,她還真是個可愛的女孩。難得還那般的聰明,是不是女孩天生就比男孩要聰明一些?

“我是被老十六拉來的。就是剛才說話那個小子。其實我是想來瞧瞧,皇阿瑪究竟喜歡什麼樣的女兒,哥哥們又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她一邊說,一邊上下打量著我。

搞了半天,來砸場子的是十六阿哥啊!他可是康熙爺這些皇子,公主中命最長的一個,比他那個當皇帝的四哥命還長。他後來被過繼給莊親王博果鐸,襲封莊親王,是個難得的好命人。皇子被過繼給王爺,看似紆尊降貴,失去了奪嫡的希望,但卻保住了一世的富貴。他可是活到乾隆三十二年才老死了的。他到底是怎樣一個孩子?為什麼康熙爺會在眾多的小阿哥中,選擇將他過繼給莊親王?究竟是愛他還是不愛他呢?我滿心都是疑惑,看來這皇宮,比我想象中還有趣的多!

我還從未被這麼小的一個女孩子,這般仔細地打量過。心里不知怎麼的,竟還有些難為情了。面對四爺、八爺他們,我都還能坦然自若,怎麼看見這般漂亮可愛的一個小女孩子,我竟還不好意思了呢?

“你很聰明!”我由衷地說道,滿心滿眼都是欣賞。

“繡心姐姐,我終于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你了。”十公主甜笑著說道。如此的可愛,難怪康熙爺舍不得她遠嫁。不知道要什麼樣的人家,才能配得上如此高貴的金枝玉葉呢?

“為什麼?”我有些詫異地問道,滿臉都是好奇。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我到大清以後,居然會這般地受歡迎。真的讓我都有些受寵若驚了。這個問題,又不好去問當事人。總不能去追問別人,你為什麼喜歡我啊?若是別人回答了你,還好!若是反問你兩句,我什麼時候喜歡你了?我還不得一下就傻眼了。我到是問過胤禟,他卻笑而不答,任憑我怎麼威逼利誘都不給我一個答案。今天總算碰上個明白人了,希望她能夠給我一個滿意地答案。

“繡心姐姐,你身上有一種引人靠近的溫暖,就象是冬天里的暖爐。而我們都是一群寒冷的人。”十公主若有所思的說道。

“寒冷的人?”我反複咀嚼著十公主的話。

這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說的話嗎?怎麼聽起來讓人如此的心酸?在這皇宮大內里,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竟讓人感覺寒冷了!皇宮里,所有的皇子,公主,都是嬪妃們討好皇帝的工具。他們從滿月就要離開自己的額娘,住到阿哥所來,由奶娘和嫫嫫養大,他們冷的不是身體而是心啊!

“十格格,我可以抱抱你嗎?”我伸出雙手,對她敞開著。

什麼也不缺的公主,缺的是溫暖和愛。十公主有些渴慕地看著我,卻遲遲沒有什麼動作。她是在矜持嗎?我用鼓勵的眼神看著她,張開的懷抱,就是一個避風的港灣。

“今天天氣很冷喲!”我誘惑地說道,雖然是一臉地笑容,眼睛卻越發的濕潤了。我突然想起我現代的老媽,有一個真心疼愛自己的媽媽真好!

“繡心姐姐!”十公主終于還是禁不住溫暖的誘惑,猛然地撲進我的懷中,輕聲地抽泣著。她的來勢太猛,我被沖撞的退後了好幾步,才站穩了腳跟。可是那又怎麼樣呢?

“也可以抱抱我們嗎?”門邊站著幾個小阿哥,羨慕地看著我們說道。

我微笑,將雙手張的更開了。希望我的懷抱里,可以溫暖更多寒冷的人,更多寒冷的心。。。。

午膳的時候,我的‘清雅小築’里格外的熱鬧。十公主和十五、十六、十七幾位阿哥都留在我這里用膳。席間歡聲笑語,異常鬧熱。一頓午膳吃了一個時辰都還沒完。紅兒在一旁給我使了好幾次眼色,我都假裝沒有看見。我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也知道康熙爺午膳後的傳昭。看見這幾個孩子,吃的那般地開心,我又怎麼說的出口呢?

“格格!”紅兒一張小臉漲得通紅,最後還是忍不住出聲叫道。

“我知道了。”我淡然地輕聲答道。人有時候,也不得不妥協,會做些違心的事,聖命難違!我能怎麼辦?況且也來日方長。

“繡心姐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難道是皇阿碼傳你啊?”十公主幽然地問道,一張小臉,一下就暗淡了下來。

宮里長大的孩子就是敏感,這般小,竟也懂得察言觀色了。這也許就是皇宮里生存下來的法則!我找不到什麼話來勸慰她。十五,十六他們的小臉上也是一片黯然之色。我該怎麼辦呢?

“繡心姐姐,今天我們就告辭了。改日,不!待會兒,我們還可以再來找你玩嗎?”十六對我一揖手,有些期待地問道。這小子現在不裝酷啦?還是挺有禮貌的一個小屁孩嘛!

“當然可以!”我欣然應道。他們來玩,我自然是歡迎的很,這樣我的清雅小築也就不會再冷清了。他們一個一個很有禮貌地來跟我告別,臉上都是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看見他們有些稚嫩的背影,我有些于心不忍。

“你們願意跟我一起去跟萬歲爺喝茶嗎?”我忍不住叫住他們,開口問道。

“可以嗎?”十六有些疑惑地問,一臉地難以置信。

我微笑著點頭,他們眼中的那片孺慕之思,讓我看了都有些心驚。我實在不明白康熙爺,對我一個外人都這般的好,對自己的兒女,怎麼倒還疏忽了?

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開拔到禦花園中。康熙爺已然坐在那里了。我帶著他們趕緊上前跟康熙爺磕頭行禮。

“繡心叩見萬歲爺,萬歲爺吉祥!”我朗聲叫道,然後福身打欠行禮。康熙爺嘴含輕笑,看來今天的心情還不錯喲!恍眼間他就看見我身旁有些局促不安的十公主他們了。

“敦恪,小十五,小十六,小十七,你們都來了?”康熙欣然詢問道。

見著幾個小孩子,康熙爺似乎還是挺高興的,平時,他為什麼就不能多傳他們幾回呢?難道他看不出來,這幾個孩子,看見他是多麼的開心嗎?

“兒臣等見過皇阿瑪,祝皇呵瑪萬福金安。”幾個孩子見康熙爺龍顏大悅,不由就放松了,有些興奮地給康熙爺請安行禮。

“都坐下吧!”康熙爺微笑著說道。康熙爺可以說,是大清朝兒女最多的皇帝了。要是他老人家知道,什麼叫‘一夫一妻’,什麼叫‘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好’的計劃生育的話,只怕就不會出現以後的‘九子奪嫡’了。

“來人,上茶。”康熙爺朗聲吩咐道。看得出來,他今天是真的很高興!

“慢著!萬歲爺,繡心今天可給您帶了一罐好茶來喲!您要不要嘗一嘗,順便品個鮮啊?”我輕笑著問道。

我可是知道,好品茗的人,對于茶都有一種難以自拔的渴望。若是知道有哪種好茶自己沒品過,必定會想方設法的弄來品茗一番。我今天可是有備而來。

“繡心丫頭,我可是聽說了,你上回請老四他們幾個,品過‘祁門紅茶’了。怎麼都沒有朕的份啊?”康熙爺沉著臉大聲問道。他的眼皮低垂著,讓人看不出絲毫的情緒。看似似乎在生氣,不知怎麼的,我就覺得他是在說笑。亦或許是半真半假吧!

“萬歲爺,我今天可給你帶了另一種好茶喲!就算是將功補過,好不好?”我嬉笑著說道。

“你個鬼丫頭,就是知道朕的心思,還不趕快親自給朕泡來嘗嘗。”康熙爺大笑著說道。我瞅著他,微仰著頭,一副得意忘形的樣子。

“到底是個什麼茶啊?”康熙爺有些好奇地問道。

“萬歲爺,你猜啊?若是猜對了繡心有獎,猜錯了的話。。。。”我故意不往下說,做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

“好,好,好!朕就姑且猜一猜,猜錯了朕便認罰。若是猜對了,那又如何呢?有什麼獎品啊?”康熙爺朗聲答道,滿臉皆是笑意。

“萬歲爺,你還沒猜,就要問獎品了啊?繡心保證是你沒有的。”我得意地說道。

“喔!朕沒有的?朕富有四海,還能有什麼是朕沒有的?你說說看?”康熙爺被我勾起了好奇心,滿臉疑惑的問道。我故作神秘的一笑,偏就不告訴他。

“哈哈哈。。。。”康熙爺不怒反笑,愉悅的笑聲響遍整個禦花園。皇上高興,整個禦花園的宮女、太監們都露出了會心的微笑。幾個小阿哥更是看傻了眼。

“萬歲爺,你將眼睛閉好了,可不許偷看啊!”我再三確定後,才接過紅兒遞過的茶罐。經過一番沖泡後,放在了康熙爺的手中。

“萬歲爺你喝喝看,可不許睜眼睛啊!”我嬉笑著撒著嬌,這才是父女嘛!我若不給這些小阿哥,小公主做個榜樣,他們還不知道,該怎樣跟他們的父親相處。萬歲爺雖然是皇上,他畢竟也是父親啊!

康熙爺輕嗅著茶香,他的眉頭輕蹙,淺呷一口後,眉頭蹙得更緊了。我就知道他沒那麼容易猜得出來吧!

第七十三章 普洱金瓜茶

“繡心丫頭,你這茶,究竟是何種茶啊?聞其香,有一股子‘黴味’,有一點貌似云南普洱的‘陳香味’,可是又略微有些不同。品其味,就更是奇怪了,竟然是無味之味。”康熙爺微閉著眼睛,凝神思索著說道。

“萬歲爺,您是要認輸了嗎?”我瞧著康熙爺那一臉地疑惑,抿著嘴笑問。

“繡心丫頭,你還真是給朕出了個難題喲!”康熙爺撫須沉思著。看來他老人家還是不願意認輸啊!

“萬歲爺,要不你睜眼瞧瞧?觀其色,興許就猜出來了。”我輕笑著說道,明顯就是給他放水。總要給康熙爺一個下台的台階。當皇帝的人嘛!面子總是比一般人要重要的多。康熙爺聽了,立馬欣然地睜開了眼睛,恐怕他老人家也是早有此意了。

“此茶湯色呈金紅色,顏色很深。很明顯就是云南的普洱茶啊。可是其味又跟普通的普洱茶又有些不同。難道會是?”康熙爺疑惑地問道。我輕然點頭。

“真是‘普洱金瓜茶’?”康熙爺訝然地叫道。我得意點頭。

‘普餌金瓜茶’被茶界稱為‘普餌茶太上皇’,就足可見其珍貴了。關鍵在于可遇不可求,不是你有錢就能買得到的。不知道胤禟是費了多大的心思,才為我找來的。我知道錢對于他來說,並不算什麼,難得的是他對我的這份心思。如此難得的茶中精品。好品茗之人,窮其一生也不見得有機會喝的到。我在現代的時候,也只聞過其名,卻從未見過其物,更不用說奢望去品茗了。沒想到,到了古代竟還有幸品之。最可惜的是,我現代的老爸沒有機會喝到。他可是嗜茶如命之人!

“哈哈哈。。。。繡心丫頭,這回朕算是猜對了嗎?”康熙爺大笑著問道。我故作無奈的點了點頭,一副心有不甘的樣子。

其實他猜不猜到又怎麼樣呢?不過是博君一笑,反正獎品也沒人會真的在乎。不過,我今天的獎品,可是很特別的喲!反正獎勵也好,懲罰也罷,其實都是一樣的。我忍不住在心中偷笑。

“朕就拭目以待你的獎品了喲!”康熙爺半眯著眼睛,一副你要是敢不給,我就要給你好看的模樣。我知道他不過是在嚇唬我,逗著我好玩呢!

“萬歲爺,你等著。”我拉過十公主和十五、十六他們,在一旁密謀著。

“啟稟萬歲爺,四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給萬歲爺請安來了。”值事的太監大聲的稟報著。

”哈哈哈。。。。快傳!“康熙爺愉悅地喊道。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怎麼康熙爺的兒子,一下就來了一大半了啊!都可以順便開個家庭會議了。我立馬就可以看見胤禟了嗎?快一整天都沒看見他了,我怎麼覺得似乎過了很久一樣。‘砰,砰,砰。。。。’跳動的心,竟有些迫不及待了。

眾阿哥魚貫而入,四爺和八爺都穿著一襲白色的‘開氣袍’一個清俊,一個溫雅,各有各的風格,各有各的味道。而胤禟則是一身寶藍色的長大褂,顯得卓爾不凡。他一進來,就拿眼睛偷瞄著我,肯定是在擔心我進宮後的生活吧!我向他投去一個你放心地眼神,告訴他我很好。十阿哥大大方方看著我,一陣傻笑著,倒也還憨態可掬。十三的嘴角,始終掛著一絲若有似無的微笑,看了我,微微一頷首,他只是一身簡單地長衫,馬褂,卻越發的風度翩翩,氣度不凡了。十四穿得倒是十分的亮眼,醬紅色的對襟‘開氣袍’,銀白色的銀狐皮坎肩,映得他紅光滿面,高貴不凡。不知不覺中,十四竟也長大了許多。這些皇子個個俊帥優秀,看著真是讓人喜愛的緊啊!康熙爺在一旁愉悅地欣賞著他的兒子們。

“兒臣等叩見皇阿瑪,祝皇阿瑪福壽安康!”眾阿哥齊聲見禮道。

“都起來吧!你們瞧瞧,繡心丫頭給朕帶什麼好東西了?”康熙爺神情愉悅地招呼眾人坐下。

“繡心丫頭,朕的獎品呢?”康熙朗笑著問我。這老爺子什麼沒見過啊,到還惦記著我那點獎品。

“獎品在十公主,十五阿哥,十六阿哥,十七阿哥他們那里呢,萬歲爺等著。”我輕笑著說道。

朝著幾個孩子一使眼色,幾個小屁孩,扭扭捏捏地走上前來。怎麼了?不是都商量好了的嗎?怎麼現在到還不好意思了?可不要這個時候給我出狀況啊!首先上前的居然是十公主,我還以為她會最後呢。沒想到,她卻第一個走上前來,女孩子的韌性到底比男孩子強!

“皇阿瑪,我愛您!”十公主用她那嬌嬌軟軟地聲音喊道,康熙爺還沒回過神來,她又沖上去,在康熙爺的頰上一吻。然後羞答答地退了回來,眸光水亮地注視著康熙爺。

滿園靜寂,康熙爺面無表情的坐在那里,應該是呆楞在那里,半晌都沒有反應。不會是太刺激了吧?十公主的眼中開始凝結水氣,糟糕!不會弄巧成拙了吧?看這情形十五他們幾個更是不敢上了。我也覺得有些惶恐了,不會康熙爺他老人家不喜歡這套吧?這伴君果然如伴虎!

“敦恪,你過來!”康熙爺澹然地叫道,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慘了!我不會害十公主受罰吧?

“萬歲爺,不關十公主的事,要罰您就罰我好了!”我趕忙跪下說道。

十公主怯怯地走向康熙爺,我跪在地上,內心略微有些惶惑不安。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總是自以為是呢?總覺得自己能夠聰明的洞悉一切,卻不知道人心其實是最不可測的。

“皇阿瑪息怒!繡心剛進宮,還不懂什麼規矩,請您原諒她的冒失。如果皇阿瑪一定要處罰,兒臣甘願替她受罰。”胤禟滿臉焦慮,急忙起身跪了下來,有些激動地喊道。

他會不會反應太過度了?皇上再生氣,也不至于把我‘咔嚓’了吧!還是我太幼稚,對這宮內的形式,看得還不夠透徹?難道這個皇宮真的有這般可怕嗎?凡事都要循規矩,事事都要講禮儀?古代的人,怎麼活得這麼累?但我不相信康熙爺這樣一代名君,也是這般的迂腐。

“皇阿瑪,請您念在繡心也是一片好意的份上,這件事就不予追究了吧。不知者無罪!”四爺也起身跪了下來,神色嚴峻地請求道。

什麼?連四爺都跪下來替我求情了,難道女兒親親自己的父親,也犯了什麼王法,天條了嗎?這是個什麼世道啊?看來古代再好,比起現代可還是差遠了!做格格不保險,不安份守己,就有可能掉腦袋。現在做了公主,也不能隨心所欲,還是必須謹守本份。人生如此,真是了無生趣!若不是這里有胤禟,我還真不想呆在這里。不過我現在也是回去無門了!

其他皇子也紛紛地跪了下來,轉瞬,園子里就跪了一大片的人。看來事情貌似還蠻嚴重的。不知為什麼,此時,我的心反到是平靜下來了。不是我不知死活,如果我真犯了什麼大錯,在這種情況下,康熙爺也絕不會把我怎麼樣的。結果別人都是一臉焦急,我反而象一個沒事人一般。

“你們這都是怎麼了?還不趕快起來!朕說過要罰繡心了嗎?”康熙爺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可是,未經允許,私自冒犯龍顏,可是犯了大忌諱呀!皇阿瑪真的不會處罰繡心嗎?”十四有些懷疑地說。

難不成這真還是個什麼不得了的大罪了?私自冒犯龍顏?這麼大的罪,我可不敢承認。不過親一下皇帝就叫冒犯了嗎?我覺得實在可笑之極了!眾人的眼中都默不作聲地看著康熙爺。

“唉!”康熙爺微歎一口氣。伸手將站在他面前的十公主,一把拉進了懷里輕摟著。

“皇阿瑪平常對你們的關心太少了,總以為給了你們錦衣玉食就足夠了。忘記了你們也需要父母的關愛。”康熙爺動情的說道。

“皇阿瑪!”十公主驚喜而又忐忑地聲音,縈繞在在場每一個人的耳畔。

十五、十六、十七都急急地沖了過去,紛紛表達著自己對父親的敬愛。成年的阿哥們心里在想些什麼?他們太善于掩飾了,我也看不出個究竟。但我相信他們的心里也不會沒有感覺的。

跪在我旁邊的胤禟,悄悄地握住了我的手。我對著他盈然一笑,多少話語都盡在不言中。恍眼看見十四,正用一種十分奇怪地眼神,看著我和胤禟緊握的手。我趕緊想掙開胤禟的手,他卻故意握得很緊。他是在干什麼啊?眾目睽睽之下,這般地肆無忌憚。我悠然地白了他一眼,拿他真沒辦法啊!可是十四那奇怪地眼神卻在我乃還里揮之不去。

“繡心丫頭!”康熙爺很是欣慰地叫我。他現在滿心都陶醉在父子親情中,我還以為他把我忘記了呢。怎麼又想起我啦?我心里有小小的不平衡,在心中,他比泰郡王府的阿瑪,更象我的父親。

“萬歲爺有何吩咐?”我酸酸地問道。終于想起我這個特大功臣了啊?

“萬歲爺抱著自己的親女兒,還想的起繡心這個干女兒嗎?”我故意撚酸吃醋地問道。

“哈,哈,哈。。。。朕覺得多了你這麼個女兒真好!繡心丫頭,朕要跟你說聲謝謝!”康熙爺看著我欣然說道。

“謝什麼謝呀,不要說我私自觸犯龍顏就好。萬歲爺,繡心這個獎品可還滿意?”我得意地問道。

俗話說,老婆是別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乖!是人,哪怕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他就沒有不愛自己的孩子的。他們都只是被森嚴的宮規,給束縛了起來,內心其實也是火熱地吧。

“滿意!這是朕收到的最好的獎品了。繡心丫頭,老四他們平常這個時候,都不會進宮的。今天明著是來給朕請安,實際上是沖著你來的吧?那朕也不白喝你的‘普洱金瓜茶’,白收你的獎品。傳旨賜宴,朕特許你們今晚在阿哥所內徹夜慶祝。”康熙爺朗笑著說道。

“謝萬歲爺恩典!”我叩頭謝恩,滿心喜悅。眾阿哥臉上也露出了欣喜的顏色。

“都跪安吧!朕還有點奏折要批,今天朕很高興。”康熙爺輕聲吩咐道,欣慰的先行走了。

“耶!我們回阿哥所去吧。”我興奮地叫著,拉著幾個小的跑在了前面。

第七十四章 誤會

傍晚時分,我們一大群人彙集在阿哥所內。我這才知道,原來他們每一位阿哥在阿哥所內的寢宮,都還保留著。成年後他們搬了出去,分府而居,每個人按自己的品階,都有相應的府邸,但宮內仍是有自己的住所。

第一次瞧見皇上的賜宴,我不禁目瞪口呆。這康熙爺真還大手筆啊!這種宴席只怕再來幾十個人都吃不了吧?瞧著胤禟他們都是一臉地淡然,只怕都是見怪不怪了。包括那幾個小的,也都是泰然若之。唉!只有我是個沒見過世面的人。我們不過才十余人,居然有冷菜三十道,熱菜三十道,點心三十道,還有九種珍稀的水果。一共九十九道菜,胤禟說,取其‘九九歸一’之意,是皇宮里規格最高的賜宴了。

雖然有感于康熙爺的厚愛,但還是覺得是一種浪費了。這讓我想起了,現代那些,餓得骨瘦如柴的非洲難民。這一大堆菜,不知道要救多少人了。就是現在,雖然康熙朝是盛世,只怕吃不起飯的人,也還是不少吧!讓我不禁想起杜甫的詩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在旁人眼里,我也是錦衣玉食,長大的郡王府千金。可是我自己知道,我不是。在現代,我也是和父母一道從節衣縮食,走到後來的小康水平。老媽是個挺會過日子的人,在她的言傳身教下,我學會了絕不浪費食物。眼前這鋪天蓋地的一大桌子菜,真讓我有些觸目驚心!

幸好眼下是冬天,不至于吃不完立馬就壞掉,下一頓應該還可以繼續吃。不過,我堂堂一個欽封的公主,總不能每日在皇宮里吃剩飯剩菜吧!那就顯得太可笑了。有誰千里迢迢,從現代穿越到古代的皇宮里來吃剩飯的?宮里人多嘴雜,那我還不成了絕世大笑話了。不忍浪費,又怕被笑話。面子和里子還是發生了沖突。

暗自思忖了好半晌,終于靈機一動。讓宮女把大部分,可能根本吃不了的都打了包。當然,我還是先挑了我愛吃的留下。然後死皮賴臉地纏著胤禟,硬要他答應我,將其他的都送給吃不起飯的人。我以為,一向都盡量遂我心願的胤禟,一定會樂意幫我這個忙的,誰知他卻嗤之以鼻。

“你知道你和皇阿瑪喝的‘普洱金瓜茶’是多少銀子一兩嗎?”他一臉的高傲,嘴角掛著一絲調侃地冷笑問道。

不用他說,我也知道‘普洱金瓜茶’的珍貴和來之不易。可他連這一點小事都不幫我,還在那邊冷嘲熱諷。讓我面子上實在有些掛不住,我就偏不順了他的心。便故意和他斗起了嘴。

“誰還稀罕啊?你送那破茶一點味都沒有,湯色到還不錯,但茶葉卻陳化,淡薄。是‘普餌金瓜茶’當中最次的一種。銀子花的多,只能證明你太笨。是個被人隨意蒙了的笨蛋!”我故意在那頤指氣使的胡說著。

我將胤禟送我的絕世好茶,貶的一文不值,氣得他在一旁直跳腳。其實,好茶的人都知道,‘無味之味’,才是‘普洱金瓜茶’的極品。

“真的嗎?”胤禟一臉挫敗,有些懊惱地問道。他似乎已然有些相信我的說辭了。我總不能說我是胡說的吧,只好不去搭理他。自己便一個人悻悻然地走開了。

‘清雅小築’的荷花池旁,我憤憤地將岸邊的小石子扔向湖里,發泄著我心中的怨氣。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嘛,他居然敢那樣子笑我。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了啊?我一個人在那兒嘰嘰咕咕的抱怨著。身後傳來一陣輕巧地腳步聲,慢慢地向我靠近。我在心中暗自竊喜不已,一定是胤禟來跟我道歉了。我假裝自己沒聽見一般,繼續扔著我的石子,嘴角卻忍不住牽起一絲微笑。半天,身後的人卻沒有說話,我正納悶呢?他來都來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都這個時候了,還裝什麼深沉?我按耐不住,想要轉回身子去看他。他卻一下就從後面,緊緊地抱住了我。

“你是誰?”我沉聲喝問道,這種惡作劇一點也不好笑,我有些惱羞成怒。不是胤禟,究竟是誰這麼大的膽子,跟我開這種無聊的玩笑?一點也不好玩!我在心中揣度了半晌也沒有答案。

“繡心,是我。”身後傳來一個我熟悉地聲音。沒想到竟是他!

“十四,你這個臭小子!沒事從後面抱我這麼緊干嗎?”我怒不可遏地咆哮著。這個小屁孩在搞什麼鬼名堂?鬧著玩,也應該有個分寸啊!

“繡心,你不要再把我當小孩子了,好不好?你好好看看我,我比你還大一歲呢!”十四激動地低吼著。

比我現在還大一歲又怎麼樣?我在現代的時候,可比他們大多了。不承認自己是個毛孩子,卻還做這麼幼稚的事。

“十四,你趕緊放開我,別人瞧見了多不好看。”我好言勸道,今天的‘清雅小築’人來人往的,讓別人看見了的話,真的還說不清了。特別是胤禟,還指不定會怎麼想呢!

“你們在干什麼?”身後傳來胤禟漠然地聲音。我雖看不見他的臉色,我卻聽得出他聲音里的冰冷。

他不是誤會了吧?我的天!人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正想著不要讓人看見了,就立馬被人看見了,還是讓最不想他看見的人看見了。

真是見鬼了!郁悶中。。。。

“十四,你這個混蛋,還不給我放開!”我惱羞成怒地叫罵著。使勁一腳,踩踏在他的腳背上。

“哎喲!”他痛的急聲驚呼,一下就松開了手。

真是的!手拿著不吃,偏要腳夾著才吃!非要給他點顏色,他才學得乖。早說就放開我,不就沒這回事了嗎?現在也不知道跟胤禟說得清楚嗎?

“繡心,你怎麼這麼狠心?”十四搓揉著自己的腳,喋喋不休地抱怨著,一臉不知死活的樣子。難道他沒看見,眼前有兩個人都處在暴怒的邊緣。

“閉嘴!”我厲聲呵斥道,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什麼人呀?如果不是眼下這種情況,我真想狠揍他一頓。他怎麼跟我那成天瞎胡鬧,沒事惹事生非的表弟一個模樣?相隔了幾百年,他們也不是一個老媽生的,怎麼這般象是一個模子里鑄出來的?被我惱怒地一吼。十四當即就噤若寒蟬,呆在哪兒一動也不動。似乎沒料到我也會河東獅吼。

“胤禟!”我急切叫道,飛快地奔到他的面前,生怕他有什麼誤會。雖然我和十四的那般模樣,看起來是有些曖昧,可是,那跟我可沒有什麼關系。

胤禟卻沒有說什麼,只是雙手環胸挺立在哪兒,漠然地掃視了我們一眼,眼睛里充滿了不屑一顧。這個該死的十四,都是因為他。他是個什麼意思?他不害死我不甘心嗎?明知道我跟胤禟兩情相悅,還跟我來這一招?不要以為他小,我就會原諒他了。今天若是不跟我說清楚,我就要他好看。

“我是來叫你入席的,看來你是不用吃,也飽了吧?”胤禟面帶慍怒,嘴含嘲諷地說道。

這種情勢下,我真有種秀才遇見兵,有理也講不清地感覺。我是什麼人,難道他還會不知道嗎?竟然這樣子說我,在他心里,似乎已然認定了我是個背叛者。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咬緊牙關問道。急切地臉,一下就沉了下來。親眼睛看到的,親耳聽到的,就一定是真的嗎?我若喜歡別人,還輪得著他嗎?

“沒意思!”他一臉冰冷地說道。嘴里雖說著沒意思,那語氣分明就是意思大了。

我有些被他的態度激怒了,忍不住想反駁,轉念又覺得懶的跟他多費唇舌。想當初,我懷疑他跟鳳兒的時候,他是怎麼說的?振振有辭地質問我,難道不相信他嗎?那麼現在呢?他就不能相信我嗎?可是,有些事情,人有了先入為主後,再解釋都是沒有用的,那只會越描越黑。

“你不相信我嗎?”我冷冷地質問他,聲音里的決絕,讓我自己聽了都有些心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般小的一件事,非要搞得如此的驚心動魄才好呢?情人之間的關鍵,不是應該相互信任嗎?一路走來,他曾經以他堅決的愛,打動了我。難道我對愛情的堅定,卻打動不了他嗎?

半晌,他沉默不語。就在我決定要放棄的時候,他一把扯過我,狠狠地將我抱住:“我該拿你怎麼辦呢?為什麼你總是要招惹我的兄弟呢?”他愴然地在我耳邊低吼著。

“我沒有!”我的聲音有氣無力,心痛的無以複加。他還是不相信我!感覺自己的天幾乎要塌下來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穿越幾百年時空,來到大清,究竟是為了什麼?

“放開我!”我輕聲地說,聲音小的幾乎只有我自己聽的清楚。

“你說什麼?”他看著我疑惑的問道。在他充滿了邪昧的眼睛里,我瞟見了自己的影子。就是這樣一雙眼眸,讓我每每溺斃于其中,難以自拔。就是這樣一雙眼眸,讓我毅然放棄了,回到現代的機會。如今這雙眼眸里,卻寫滿了對我的懷疑。

“你走開!”我大聲地叫喊著,使勁地推開了他。轉身向我的寢宮跑了去,關住門,任誰來敲,都不予理會。

好好地一個宴會被搞得不歡而散,該怪誰呢?思來想去,罪魁禍首應該是十四那個臭小子。搞不懂他在想什麼,這古代不是男女授受不親嗎?有事沒事他抱著我干嗎?

“紅兒!”我打開門大聲的喊道。我要離開這個地方,我跟這個皇宮絕對犯煞,每次進來都沒有什麼好事。今天剛一搬進來就跟胤禟鬧翻了,還有一大堆的規矩要守。我忙不迭的翻箱倒櫃,找著自己的東西。‘吱’的一聲門開了,有人推了門進來。

“紅兒,快來幫我收拾東西,明早我們就離開。”我趕緊招呼紅兒來幫忙。她東西是怎麼放的啊?我怎麼都找不到呢?

“紅兒,你進來怎麼不說話,也不幫忙呢?”我疑惑的問道,轉頭一看,站在身後的竟是胤禟。

“你來干什麼?”我沒好氣的問道。其實心里也沒開始那般生氣了,但面子上還是有點放不下。難怪別人要說死要面子活受罪!

“繡心,我。。。。”胤禟一張臉漲的緋紅,那冷酷漠然的樣子,早已不見了蹤影。

他不會是來道歉的吧?

第七十五章 吃醋

“你什麼?請問九爺,深夜到此,有何指教?”我冷著臉問道,起先那麼惡劣的態度,現在又跑來干什麼?此時看見他,我倍加覺得委屈。

“繡心,我來是。。。。”胤禟話說一半,又停住了。

看他結結巴巴的樣子,我在心中竊笑不止。臉上卻絲毫不敢泄露半點情緒,怎麼能那般輕易的原諒他呢?雖然他來了,其實我也就不生氣了。但是女人總要矜持一下嘛!

“有話就直說,沒話請閃開。我還要整理東西呢!”我一臉不耐煩地表情說道,假裝很忙碌一般,東晃西逛的,滿屋子走來走去。

“那你忙,我先出去了。”他聽了我的話,轉瞬臉上就變了顏色,擺著一臉的漠然,冷聲回應道。說完轉身真的走了出去。

一時間,我傻在了那里,怎麼事情還沒說個子丑寅卯,我一下就又失去了主控權?怎麼說,也應該讓我占占上風啊!真是的!我怎麼遇見,他這樣一個人了?他真還不是一般地不好對付。固執的要命!

難道是我剛才表現的太過火了嗎?我也沒覺著自己怎麼了呀。拽什麼拽?不理我,我還不稀罕理他呢!身後的門‘咯吱’一聲又推開了。怎麼還是耐不住,來跟我道歉了吧!我現代的老媽就常說,跟男人吵架,第一次千萬不能吵輸。否則,你就一輩子也翻不了身。所以,即使自己有錯,也一定要死扛著。如果他連這點都不包容你,還不得一輩子都跟你較真啊?那女人活著多委屈呀!

“你不是出去了嗎?又進來干嗎?”我義憤填膺地問道,倔強地不回頭去看他。剛才他不是走的那般的瀟灑嗎?現在我可正在氣頭上。身後響起的聲音卻叫我大吃一驚。

“繡。。。。繡心是我!”十四有些底氣不足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這個臭小子,把我害慘了!我還沒殺上門去呢,他到自己送上門來了。我猛然回過身子瞧著他,眼神冰冷地足以將他凍僵。

“繡心,你不要用那種眼神瞧我,好不好?傍晚的時候,我看你一個人在湖邊,你的背影孤獨而蕭瑟。湖風吹拂著你的裙擺,衣炔飄飄,有一種即將禦風遠去的感覺,所以才忍不住上前抱住了你。”十四有些黯然地說道。他的聲音真摯而誠懇,讓我無法不動容。我的臉色平靜了下來,畢竟他並無惡意,只不過是單純的關心而已。

“十四,抱都抱了,那就算了吧。我也就不跟你計較了。不過,謝謝你關心啊!不愧我平常拿你當親弟弟看。”我拍著十四的肩嬉笑著說道。

“繡心,我不要做你弟弟。為什麼你的眼中,從來就沒有我呢?你好好看看我啊!”十四握上我的肩,使勁的搖晃著。激動的低吼聲,在我的房間里回蕩著。皇宮的房間真的好大,怎麼大聲說個話也會有回音?

“十四,你到底要說什麼?沒事使勁搖我干嗎?把我搖的實在眼暈。”我惱火地大聲問道。這個小屁孩,怎麼成天就知道給我找麻煩?大家得過且過不就好了嗎?我心里隱隱知道他想說什麼,卻又不敢承認。

“繡心,我喜歡你,你知道嗎?從第一次在‘醉月軒’看見你,我就喜歡上你了。那時候有四哥,八哥他們在,我也不好說什麼。現在你為什麼選了九哥呢?為什麼你從來就不正眼瞧我呢?說我小,九哥也比我大不了幾歲。而九哥曾經有過多少女人,你知道嗎?”十四神情狂亂,眼神激蕩,大聲的對我喊道。

“十四,在我眼中,你從來就只是個弟弟,再也沒有別的什麼了。感情的事要靠緣分,我們注定無緣。你的福晉不是剛給你生了,一個可愛的小阿哥嗎?你就不要再東想西想的了,一定要好好珍惜眼前的人,否則,你會後悔的。”我苦口婆心地勸道。對于十四,我真的從最初,就只當他是個小弟弟,從來也沒有其他的想法。

“你是認為我有福晉了嗎?我保證,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絕不再碰她了。以後也再不會有什麼小阿哥出生了。好不好?”十四的眼睛里,燃燒著激烈的火焰,仿佛要將全世界都燃燒起來。我有些不敢面對他的癡狂。康熙爺的兒子怎麼個個都這麼讓人難以招架呢?

“十四,愛情是說不清楚的,愛一個人或是不愛一個人,都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我只能跟你說對不起了。我知道你九哥身上有很多毛病,不說別的,就是他以前的那一大堆的女人,就讓人煩惱不已。你以為我真的就可以那麼不在乎嗎?每每那些女人的出現,都讓我痛心無比。可是能怎麼辦呢?過去的事情,已然已經過去了。我亦看見他為了我們的愛情,而做的努力。十四,聽我一句話吧,好好的愛自己的福晉,她才是能夠陪伴你,一生一世的人。”我凝視著十四,懇切地說道。我相信他終究都會明白,我今天所說的話。

“繡心,你為什麼就不能愛我呢?難道就因為九哥送你你一個‘夜光杯’?”十四似乎有些口不擇言了。好東西誰都喜歡,但我也斷不至于,因為區區一個‘夜光杯’而將自己賣了。

“老十四,你在說什麼?”門‘哐鐺’一聲打開了,確切的說,是被踢開的吧!胤禟臉色鐵青地怒視著十四,大聲的喝問道。

我的天!今晚還真是夠熱鬧的。。。。

這是一個近乎寒冷的初冬夜晚,我甚至聽見寒風在窗外,‘呼,呼,呼’地吹的直響。屋內的空氣,卻沉悶地讓人異常的躁熱。握著我雙肩的十四,站在門旁的胤禟,他們相互逼視著。

我的天!不會打起來吧?那我豈不成了兄弟阋于牆的罪魁禍首了。那麼大的罪名我可是擔不起!僅以我之蒲柳之姿,也沒有興趣當什麼紅顏禍水。我暗自思忖著,這兩頭倔驢子如若真打起來了,我該怎麼辦呢?

是以身飼虎,沖上去挨上兩拳,上演一出‘苦肉計’,以息戰火?還是在一旁縛手翹腳,坐山觀虎斗?一時間真還有點難以取舍。‘苦肉計’到是鐵定好使,可是盛怒下的他們,拳腳無眼,怕也不是我能夠承受的。‘坐山觀虎斗’似乎又是壞女人所為。不是我沽名釣譽,不想當什麼好人,到也不想背個壞女人的惡名。一個是我愛之人,一個是愛我之人,怎麼說我也不能袖手旁觀。唉!我還是忍痛以息事甯人吧!

就在這時,我恍眼瞧見胤禟的身後,出現了一個身著白衫地身影,便不由地放下心來。今天穿白衫地只有四爺和八爺,無論是誰來了,只怕這場一觸既發的爭斗,也是爆發不了的了。

“老九,老十四,你們這是在干什麼啊?”四爺那近乎冷冽地聲音,在寒夜里格外地響亮。到底是今後要做皇帝的人,氣勢上,比起一般地人可是充足了許多。連他這些同樣身為皇子,阿哥的弟弟們,也頓時矮了半截。

“四哥!”胤禟和十四一起低聲輕喚道,看樣子對四爺都還頗為顧及。一場風波總算是消弭了一大半,但願不要再出什麼狀況了。如果我在皇宮的第一天,就鬧的沸沸揚揚的,那我還怎麼在這宮規森嚴的皇宮里生存下去?即使有康熙爺罩著我,只怕事關他的兒子,他也不一定以我為考量了。

“老十四,四哥找你有點事,我們去你宮里談,走吧!”四爺一臉淡然,若無其事地說道。聲音雖然平淡,卻讓聽的人根本就無法拒絕。

“是!”十四沉聲應道,一臉認真地看了看我後,向四爺走了過去。

面對他突如其來的深情,我有些慌亂的垂下了眼簾。我不怕別人惡語相向,面對惡意的挑戰,我從來都嗤之以鼻。除非我懶得回應,否則在氣勢上,也不會輸給任何人。可是,面對別人真摯地深情,我卻無能為力了。我從來沒想過去愛十四。今生有了胤禟的愛,對于我來說,已然足以!

四爺帶著十四走了,臨走時,他若有似無的看了我一眼。只是這一眼,我就明白了。他是在問我,現在好不好?現在的我怎麼可能好呢?可是我還是輕微頷首示意。

四爺和十四走了,滿室又恢複了沉寂。我和胤禟仿佛羽化成兩座不朽的石雕,佇立在屋中。夜闌人靜,我們的呼吸聲似乎都清晰可辨。我看向胤禟,他也正目不轉睛的凝望著我。我心里有些微微的惶惑,他會怎樣看待,十四深夜出現在我的房間里?關鍵是我和十四的話,他又聽了多少?不知為什麼,現在的我卻不想解釋什麼。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難道我們要這般一直相望到天明嗎?

“繡心!”胤禟一臉猶豫地喚我,聲音暗啞而低沉。

“你。。。。你想說什麼?”我不知道自己為何,竟是這般的緊張,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剛才。。。。剛才我去找來福了。”胤禟看著我,半天也是說不出一句整話來。看他如此模樣,我反倒放松了下來。

曾經的我們,是那般的親密,難道會為了今天的這點小事,而放棄我們之間的愛情嗎?愛需要考驗,只有經的起考驗的愛情,才是真正的愛情。一向精明的他,今天講話怎麼也是如此沒有重點?找來福,跟我有關系嗎?

“你找來福,跟我有什麼關系呀?”我白了他一眼,厥者嘴嬌嗔道。

“你不是說,要把吃不了的菜,都送給宮外那些吃不起飯的人嗎?”胤禟有些寵溺地對我說道。他真的放下皇子,阿哥的驕傲,在幫我做這件事嗎?我疑惑地看著他。

“我想只要隨了你的心願,你就不會再生氣了吧?”胤禟握上我的手,軟語輕問。他對我竟是這般地縱容嗎?

“謝謝你!”我有些嗚咽地叫道,感動的無以複加,主動地投進了他的懷中。其實幫不幫我這個忙,只是個小事情。關鍵的是他竟沒有誤會我跟十四。

“你相信我了嗎?”我伏在他的肩頭輕問著,隨手玩著他領間的盤扣。

精神松懈下來後,身子也松懈了下來,渾身竟沒有一絲的力氣。我象一個得了軟骨病的人一般,緊緊地依附著他,將全身的重量都懶懶地交到他的身上。

“繡心,我怎麼會不相信你呢?我只不過是看見十四抱著你,就有些受不了了。明顯十四對你就是虎視耽耽的,我放心你卻放心不下他。”胤禟咬牙切齒地說道。

“你不會是在吃醋吧?”我故意若無其事的問道。看他酸的都要倒牙了,誰還瞧不出來啊?

“是!我是在吃醋,我又豈止是吃醋,我都快掉進醋缸里了。”胤禟毫不掩飾地低吼道。

沒想到他會如此的直接,我還以為他會死扛著不承認呢!我的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輕笑,以往都是我酸的沒了胃口,今天總算上略微抱了一點小仇。讓他也嘗嘗吃醋的滋味!

“今生我只愛你一人!”我抬起頭仰望著他,燦豔地笑著對他說道。

“繡心!”他激動的驚叫著,一副激動不已的樣子。伸出他修長地手指,挑起我的下頜,輕然地吻上我嬌豔地紅唇。

夜深人靜,情人的火焰燃至天明。。。。

上篇:第二部 第66-70章     下篇:第二部 第67-8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