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誅顏 第四卷 宿命 第六十九章 霸主  
   
第四卷 宿命 第六十九章 霸主

我拿著夜明珠,將石洞看了個遍,人漸漸冷靜下來.

這個洞底稍有傾斜,低處有水,空氣似乎也是從哪里進來的,這說明這個洞一定有出口.否則這麼深的一個洞,若沒有別的通風口,里面該滿是沼氣才對.我和云楚也早該缺氧中毒而亡了,根本活不了這麼久.

我替云楚草草清洗了傷口,撒些從他腰帶內找到的藥粉胡亂包紮了一下.他背上有許多深淺不一的血痕,有的傷痕很深,以致血肉外翻,看起來觸目驚心,十分駭人.

難怪他會被我踢暈過去.

其實,我也曾想過不理會他,任他自生自滅,那樣的話,估計他活命的機會不大,他若是就那麼死了,便沒有人再來搶奪我的孩子,也沒有人時時處處想著對古痕不利,而且他這種死法也不算是我殺他.可轉念想想,他畢竟是為了救我……的孩子,才弄成這樣,我雖算不上善良泛濫之輩,可二十一世紀守法女性的道德觀令我做不出這種間接殺人的舉動,盡管我並非真心想救他.

這個問題我掙紮了許久,想著想著便睡著了.

等我再醒來時,發現天已大亮,自己正躺在一條河邊,河的兩邊是高聳的峭壁.天蔚藍蔚藍,水清澈清澈,伴有蟲鳥的鳴叫,一份難得的甯靜湧上心頭.潺潺流水奏出動聽的旋律,加上鳥兒清脆的叫聲,當真是人間天籟,激響人心中最美好的樂曲.

我揉了揉眼,這不是在做夢吧?

"醒了?"云楚的冷言飄來.

我警惕的轉身,他正在不遠處烤魚.我揉著脖子緩緩走近,"這是哪兒?我們怎麼會到了這里?"不是應該在那個密閉的石洞里嗎?

云楚抬頭看了我一眼,"那個石洞與暗河相通."

"然後呢?"

"然後我點了你的昏睡穴,把你拖了出來."云楚翻看手中的魚,"為什麼不殺我?"

"啊?"

"我說,為什麼不殺我?你明明有機會."他頗不耐煩的重複.

我白了他一眼,我是想殺你來著,只是沒能說服我自己,因為我不想做一個趁人之危的殺人凶手,看著云楚,我胡亂搪塞,"我是想殺你的,只不過,沒有兵器……"我聳了聳肩.

云楚猛得從身上摸出一把短刀,在我眼前晃了晃,"你能找到我藏在腰帶內的傷藥,不會沒看到這把短刀吧?"

我稍有些窘迫,"那個,我是看到這把刀了,"我還是用它割斷布條,為你包紮呢,"可我為何要殺你?總不能因為我有機會,所以就把你殺了吧?"沒想到云楚會在這個問題上究根問底.

"你不殺我總該有理由."云楚還是不放過我.

我被問急了,一怒,"你究竟想我給你什麼理由?說我愛上了你,舍不得殺你?"你信我還不信呢,"殺人需要理由,不殺人也需要理由,這世上哪里有那麼多理由?"

"你不是很恨我麼?"云楚仍不死心,"你恨我為何不殺了我?"

"喂!你要搞清楚,恨一個人就非得把那人給殺了嗎?我是人又不是禽獸,哪有那麼殘忍?"我大叫著回答,雖然恨,也不必非要致人于死地吧.

云楚聽罷,表情淡然,口中喃喃,"你的確和以前大不一樣了."

"是麼?那我以前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迫不及待想知道.

云楚將烤魚遞給我,"吃點東西吧,現在我倒甯願你不知道你的過往."說完他坐著不再理會我,似乎在考量些什麼.我看著手中的魚露出一個苦笑,幸好我沒一時意氣,殺了云楚,否則就算我自己能從那個石洞逃出來,只怕也會被餓死.

"怎麼?我烤的東西你不吃?"云楚突然冒出一句.

我急忙道:"怎麼會呢?"我就算再恨你,也是識時務的,不會拿自己的性命爭這口硬氣.

吃完了魚,我猛然間想起尋找極品誅顏的事,暗叫不好,今天已經是第十天了.我得趕緊回到禁園搜尋線索,就算沒有希望也要做最後的努力.

只是,我望著兩面的峭壁,"該怎麼回到禁園?"

"怎麼?你還想去?"云楚稍有些驚訝.

"不回去怎麼找極品誅顏?"

"你還真是不死心啊,"云楚嗤笑,"這世上根本沒有極品誅顏,我不知古少主如何得知助妍山有極品誅顏,但我坦白告訴你,兩百多年來,極品誅顏只是日月國的一個傳說."

連云楚也這麼說?我駭然,若真如此古痕身上的毒素要如何清除?青冥的怪疾要怎樣治愈?不行,我不能就此放棄,"既然你認為世上根本沒有極品誅顏,何妨再多給我幾日時間尋找?"

"你確定?"

我點點頭.

"那便再給你一日,不過就算再給你一年也是枉然,這世上根本沒有極品誅顏."云楚字正腔圓.

"不對!肯定有的."我思及先前的那個夢,考慮著要不要把我夢里那個女人的話告訴云楚,不管那女人是誰,她說過她知道極品誅顏的所在.

"你倒是很執著,"云楚冷諷,"只怕今日,你我都回不了'弑君宮’."他起身拍了拍塵土,"你看見了,兩面都是峭壁,你我只能沿著河流往下走,日落之前恐怕都找不到上山的路."

我一聽,心中焦急,"那還不快走?"

云楚叫住我,一臉詭異,"只怕還要勞煩少夫人一件事,"他將腰帶內的小銅瓶拋給我,"還請少夫人為在下換藥."

我心中焦急,打開藥瓶,只想快些處理好云楚的傷口,趕緊上路,動作毫不遲疑,三下五除二便完成了整套程序.云楚穿好破爛的衣裳,直直的盯著我瞧.看得我頗不自在,"有什麼好看的?"

云楚故作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少夫人沒發覺不妥?"

"有何不妥?"我不以為然,"我臉上又沒髒."

云楚嘴角一動,扯出一抹邪笑,"少夫人為我上藥時,我可是赤裸著上身."

那有什麼?我不屑地瞟了云楚一眼,你的身材雖然不錯,可背上全是令人見了惡心不已的傷痕,一點欣賞價值也無,再說了,二十一世紀的浪漫海邊,多得是身材爆好的型男,"你的身材沒有觀賞價值."

"嗯?"云楚停了停,模樣甚似詫異,他繼而道:"我的意思可是,男女授受不清……"

"啊!"我立馬反應過來,明白了云楚的意思,急忙掩飾,插嘴道:"此一時非彼一時,莫非你贊成我因拘泥禮數而對你見死不救?"

云楚意味深長的盯著我,似狐疑,似猜測,良久才吐出一句話,"只怕你根本不認為有違禮數吧?你不僅與以前大不相同,與這世上其他的女人相比也太不一樣."

"是麼?"我嚇了一跳,他不是開始懷疑我的來曆了吧,我尷尬的扯了扯嘴角,"有什麼不一樣的,還不都是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兩只耳朵,我也沒比別人多些什麼或少些什麼."

云楚聽罷笑了笑繼續走,未再發言.

我緊緊跟上,與他沿著河岸往下游走去,一路上走走歇歇,無話.為照顧我的速度,云楚特意慢下了步子,因此,直到日落時分我和他還未能走出峭壁找到上山的路.

"沒想到助妍山這麼大."我在云楚升起的火堆旁坐下自言自語,看著云楚挽起褲腿握著削尖一頭的樹枝在河里紮魚,動作竟十分嫻熟.

不一會兒,兩條魚已經架在了火上熏烤,云楚不時的翻動,漸漸便傳出了肉香味,而魚表面的色澤也不錯,可見云楚烤魚的功夫一流.

如果此時換一個人在我身邊烤魚,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絕不吝嗇地告訴他,我饞得流口水了.可惜,面對云楚,我什麼贊美的話都不願說,也說不出來.

無聲的等待,等待.魚終于烤熟了.

云楚把最大的一只魚遞給我,我顧不得保持形象,狼吞虎咽似的咬起來.云楚見了,笑著將另一條魚也遞給了我.

我揚起頭,"那你呢?"

"先吃吧,我這還有兩條."云楚拿出兩條尚未熏烤過的魚,一條架到火上,另一條卻用短刀片著吃起來.

吃生魚?這不是日本人的喜好,一直被我稱作"怪人的怪嗜好",記得第一次吃生魚片是在很小的時候,只嘗了一小片,就惡心得我嘔吐連連,自此以後,再不敢嘗試.

回看云楚,我只覺更加惡心,起碼我們吃的生魚片干乾淨淨不帶血,云楚卻是血肉一起吃了.我移了移位置,側著頭皺眉道,"生魚你也能吃?"

云楚抬眼睇我,"你覺得生吃很血腥?"

"也不是,我只是覺得腥味太重,難以下咽."當然血腥了,連血都吃進去了.

云楚冷笑兩聲,"你若曾與萬獸為伍,便會明白,生吃的可口.萬獸之間弱肉強食,弱者永遠是食物,只有強者才能享受生吃之樂."

還樂?瞥見云楚雙眼放光,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我還是覺得很惡心."

"你是不會明白的."云楚說罷,邊放下了刀,將手上的魚穿在木棍上,最終還是架到火上熏烤.

"你能明白……野獸之樂?"我謹慎的問.

"我自小穿梭在萬獸群中,整日與它們為伍,豈會不知它們的樂趣?"云楚以一種拖遝慵懶的聲音回答.

"和野獸為伍?"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像,古痕曾經提到過云楚與野獸為伍的事,我一直只當他在打比方,哪知還真有此事.

云楚仰望看天,身子後傾,雙手支地,"你一定不敢相信."

"的確難以置信,"我張大了嘴,"你居然還能活著."

云楚傲然,"我能活著,那是因為我悟出一個道理,老虎雖是山中霸主,可我若是天下霸主.萬獸也臣服于我的威儀,又豈敢傷我?"

一陣微風吹過,我身子顫了顫,云楚說這兩句話時,大有誰與爭鋒的雷霆之勢,令我不得不相信,天下霸主就該是他那樣的.或許,荀隱,不,陰尋說的對,綠眼一族,當真有異能,云楚若要成為天下君主,就一定是最有霸氣的君主.

上篇:第四卷 宿命 第六十八章 石洞     下篇:第四卷 宿命 第七十章 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