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後傳說 不要收徒  
   
不要收徒

不要收徒



"紫青啊,以後見了本宮不用再稱'民女’,自稱'紫青’便可,"罷,眸光轉了轉,又提議,"比起'林靜’,本宮倒還是覺著'紫青’二字更為好聽,紫青以為如何?"

"名字只是代號而已,殿下隨意便罷."名字叫什麼,其實,真得不重要,重要的是名字的主人,不是嗎?

"呵呵!倒是本宮狹隘了!"慕容敏眸光一亮,也覺有禮的點點頭.

笑罷,看了一眼旁邊那個自從自己一出現,便把他自己盡量縮成隱形人的司凌宇,慕容敏心下歎了口氣,面上也整了整顏色道:"紫青啊,今天確有一事需要你的幫忙."

終于到正題了?林靜心中撇嘴,早猜到你們有事了!

只不過,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而已.

"殿下請,紫青定當盡力……"林靜恭敬的問道.

事實上,林靜對于這位長公主,還是甚為尊重的.

一則是因為郡主趙倩琳,二則是因為慕容嵐,三則是更多的因為她自己本身那種優雅高貴,而卻絲毫不盛氣凌人的為人之態.

所以,早在來的時候,便知此行不易了,但還是決定前來的的原因便在這.

"凌宇,"不想,慕容敏卻不再繼續了,反而喚起司凌宇上前來,"還是由你自己來吧."

呃?

林靜怔然,莫非此事還與司凌宇有關?

隨眸帶疑惑的看向司凌宇……

司凌宇曾在皇宮夜宴上真心幫過她,若是他開口的話,只要自己能幫得上的,定然也會盡力相幫.

"不錯!"司凌宇對林靜點點頭,眼中有著歉意,"紫青,其實,這一次,是我要找你幫忙,而六王府又戒備太過于森嚴,所以,我便請了公主殿下幫忙請你前來,冒犯之處,還請原諒!"罷,歉意的對著林靜施了一禮.

原來是這樣!

林靜了解的點點頭,慕容嵐的府上,最近戒備的確森嚴了些.

明白了前因後果的林靜,自然不會心生不快,更何況對方還是她的恩人,不是?

"先生如此,便是折殺紫青了!"見司凌宇居然會因此而給自己施以歉意之禮,林靜趕緊阻道,"不先生本是非得已,單論先生曾于紫青有恩,紫青便也受之不得."

"那只是舉手之勞罷了,如何談得上'恩’字一?"不想,聽到林靜之,司凌宇眉頭皺得更深了,辭亦是不容置疑的否定.

呃?

林靜愣愣的眨巴眨巴眼.

她只不過是提了一下"恩"字而已,用不著這麼激動和反感吧.

更何況,在那個時候幫了自己,的確是有恩啊!

林靜懵了……

意識到自己的語氣有些凌厲和過激了些,司凌宇張了張口,想要跟林靜解釋些什麼,可是卻又不知該如何出口?

總不能告訴她,自己希望的是,她願意幫助自己是因為自己這個人,而非是因為自己與她有恩……

司凌宇心中苦笑,縱有萬千理由,卻不知該如何啟口……

"是不是有恩也好,輸不輸冒犯也罷,總之歸于一個'緣’字,既是如此,你們兩個又何須執著于此?"就在司凌宇不知該如何啟口的時候,慕容敏適時的為他解了圍,"再了,天色已晚,凌宇你還要趕回皇宮,還是快些解決正事要緊."

雖然發現凌宇有些動搖的心,讓自己很開心,但是,眼看就要到今晚的宴會時間了,重要的事還沒有解決,哪里還有時間談論這些風花雪月之事啊!

"公主殿下所甚是!"對慕容敏微微施了一禮後,司凌宇便也換上正色,"紫青,實不相瞞,這一次來參賽的其中一個是音國的樓家之主——樓雨馨,隨年僅十八,但其琴曲造詣至深,已非我等之人能夠想象,更不是我這個沒落的司家唯一幸存的人所能夠匹擬……"

在司凌宇的娓娓敘述中,林靜便也明白了對方要自己幫的是什麼忙?

竟然是要拜自己為師!

原因很簡單,其實,認真起來,還很老套.

那就是:音國向來以琴曲造詣之深以及制琴工藝之精而聞名于世的.而在這樣一個風雅的國家中,又有兩個尤其出眾的旗鼓相當的家族,樓家與司家.其無論是在制琴之術上,還是在琴曲的造詣上,都遠勝其他任何家族一籌,甚至是曆任音國的禦用琴師,也盡是出自于這兩家.

久而久之,這兩個家族就形成了,在任何一方面總喜歡比個上下.

這樣的形甚至一直持續了幾百年.

直到我父親的這一輩,樓家的族長因緣巧合中,得到了一本曠世琴譜,從而,樓家的整體琴曲造詣便提高了不止一層,而他們的族長的造詣,更是我們司家望其項背也莫想有與之一拼得資格,于是,很快的,司家便沒落了.

成王敗寇,本是正常,但可恨的是,樓家竟然為了獨霸琴曲的魁首,而殺害了我司家所有在琴曲上有些造詣的人,甚至是僅是懂一點點的,也不願放過.

一夜之間,司家滿門盡早殺害,徒留我一人.

而我僥幸存活于世上的原因,便是因為那時候的我被維和的長公主選上作為維和皇宮的禦用琴師,司家被滅門的時候,我已經在行至維和的路上……

而我這麼多年苟活于世,除了為了能夠為家族報仇之外,也希望司家琴曲有朝一日能夠再立于這個世上……

"所以,在你見到夜宴上我彈奏的那一曲,便動了拜我為師的念頭?"明白了事所有始末的林靜有些不太敢確定的再次問了司凌宇一次?

"凌宇,你不是要找紫青以司家的名義出賽嗎?"司凌宇還未回答,慕容敏便震驚的站了起來不敢置信的問道,"為什麼現在變成了是你要拜紫青為師?你確定知道你在什麼嗎?"甚至在問到最後的時候,這位向來優雅尊貴的公主殿下,竟然幾乎是吼出來的!

司凌宇,你為什麼沒有出司家被滅門的真正原因?

司凌宇,你是要我負疚一輩子才甘心嗎?

司凌宇,以你今時今日的造詣,即便是還有欠缺,但也無需到要拜這個丫頭為師的地步,你如此,是要親手斬斷你再次萌起的心嗎?

司凌宇,你真的是要我慕容敏欠你一生嗎?

司凌宇……

慕容敏心中怒吼,無奈,喉中卻是被哽住,無聲中,一道淚珠便已落下……

慕容敏的淚珠炙的司凌宇心中一痛,臉色也更見蒼白無血色!

"是!"閉了閉眼,司凌宇蠕動著喉嚨,擠出了有些嘶啞的話,"公主殿下,還有紫青,我司凌宇不是在笑,我是真心誠意想拜紫青你為師的,請你收下我這個資質愚鈍的徒弟!"罷,司凌宇已是"撲通"一聲跪于地上……

紫青,敏敏,紫青,敏敏……

我司凌宇答應了琳兒的父親要照顧她們母女這一生一世的,怎麼能再為別的女人動心呢?

于曾經深愛過的敏敏,這是無!

于死去的琳兒父親,這是無義!

于動心動的紫青,不能給她全心全意的愛,這更是沒有資格!

如此,自己便這樣選擇吧!

親手斬斷這不該有的遐思吧!

紫青,那麼優秀迷人的紫青,那麼才華橫溢的紫青,那麼善良可愛的紫青,那麼……

有那麼多"那麼"的紫青,她會有更適合他的人去愛她的.

至于自己,以前是敏敏,現在是紫青,注定了,他司凌宇,這一生也只能是——孤獨……

呃?

司凌宇的舉動令林靜有些措手不及,甚至可以,林靜已經完全呆了……

事實上,她不認為自己真有能擔當司凌宇這個皇宮禦用琴師的能力,再者,司凌宇的表,告訴她,拜自己為師這個決定,非但不讓他開心,反倒看起來異常痛苦!

林靜知道,司凌宇這個樣子,並不是拜自己為師有多麼的屈辱,才會這樣難過.

而是……而是……似乎會為此失去多麼重要的東西似的,甚至那種重要到,可能會讓他痛苦一生……

可是,既如此,他為什麼還要拜自己為師?

這讓林靜感到震驚!

也感到——困惑!

再者,便是長公主慕容敏,對于司凌宇要拜自己為師,這位優雅高貴的公主殿下不止一次的失態,甚至到最後聽到司凌宇肯定的答案時,竟然失態到,在她這個外人面前露出痛苦而灼人的眼淚!

這一切,都是怎麼了?

老天!

好像是,她這個最關鍵的人還沒有答應來吧,你們一個兩個的干嘛就先痛苦成這樣?

終于回過神的林靜,這個時候居然很想笑!

即便是她,很清楚這個時候,不適合笑,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想笑.

而有這種感覺的原因就是——她突然想到了"杞人憂天"這個詞……

"先生,"揮去腦子里不該有的想法,忍住嘴邊不該有的笑意,林靜扶起司凌宇,並且以不容置疑的語氣對他,"紫青雖然不清楚,到底是因為什麼,你才會萌生出這樣的荒謬的想法,請你不要生氣,"見司凌宇蹙眉想要辯解什麼,林靜阻止道,"因為對我來,那樣的想法甚至是做法都是荒謬絕倫!"

罷,淡淡一笑,又道:"實不相瞞,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這些個附庸風雅的東西對我來,都只是一些生活中的娛樂,閑暇之余的調味品而已,因此,我從不會放多少心思更遑論心血在這些東西上面,于我來,與其浪費心血在這些東西上面,還不如用來多賺一些銀錢來的實惠."到這里,林靜不覺勾唇,"這樣的我,先生還會認為是一個好的老師嗎?更別單論技術,紫青還未必及得上先生十之五六?先生不放再認真考慮一下,但凡事,還是要給自己留一些後路的好……"道最後,林靜不覺又有些意有所指了,縱使她,自己也不清楚對方難過的是什麼.

林靜這番話,是在告訴司凌宇,甚至是長公主慕容敏,她林靜就是想做一個身居高位的他們都看不起的商人!

反正她貪財愛錢的性格已經從夜宴那天就流傳出去了,再承認一次也無所謂.

試問,都成這樣了,還有哪個風月之人還願意拜自己為師?

甚至,與己相交都未必會願意吧!

不過,一則是她不想收這樣的徒弟,二則,打消對方拜師的念頭!

"不過,"想起這個同樣不幸的男子是幫過自己的恩人,林靜轉了轉眼珠道,"先生要拜紫青為師,無非也是想要學些新奇的琴曲歌賦,若是不用拜師,也可以學到,先生還要執意如此嗎?"從來都沒有覺得這是什麼不可以外傳的技藝,有何須用到拜師如此繁瑣?

如此曠世絕藝竟然如此輕飄飄就奉送了!

司凌宇與慕容敏同時怔了……




上篇:公主與琴師     下篇:不要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