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學士 第三百三十五章 准備  
   
第三百三十五章 准備

第三百三十五章 准備



潯.首發)聽君席.如撥開云霧見青天,羅峰井生果然爪,佩服.佩服!"黃錦擊節叫好,若網開始時他還自重身份,不那正眼去看張媳,如今對這個家伙卻有些佩服了.

心中也是奇怪,張貴妃從什麼地方去尋得這麼一個高人出來,這樣的人才究其能力已不下于孫淡之下,觀其心智,好象比孫淡還高上那麼一點點,至少手段夠狠,不像孫淡那麼蔫呼呼地心軟.

黃錦又問:"可知道藥鋪那兩個人如今關在什麼地方?"

"已經查到了."張媳不緊不慢地回答:"回春堂藥鋪的兩人如今正關在鐵獅子胡同的一間大宅子里."

黃錦:"可是地安門那邊的鐵獅子胡同?"

"正是."

"我知道那里."一直在旁邊聽著沒話的張薔薇突然插嘴,嬌笑道:"那地方以前是平先生的宅子,後來在錢莊一事上輸給了孫淡,如今是山西會館那群老西兒的產業."

張薔薇一起平秋里,黃錦心中有些不快,這個張貴妃還真是什麼人都收啊,連平秋里這種喪家之犬都要,也不怕有後患.上一回的奪嫡之爭乃是陛下心頭的一塊心病.提都不能提.

他冷笑:"平某人也是個笨蛋,不提也罷.他也就是個吹牛的.看起來一副名士派頭.實際上乃是繡花枕頭一包草,沒啥真本事.別比起孫淡,楊慎和張媳,只怕連我干兒子陳洪也比不上."著,他用欣賞的目光看了陳洪一眼.

陳洪忙道:"干爹謬贊了,兒子這點本事還不是干爹調教出來的."

黃錦一瞪眼:"有本事就是有本事,在咱家的面前你也不用那些虛假的話兒.還有,你的本事是孫淡調教出來,跟咱家可沒什麼關系,這點你也不需要昧心.起來,咱家還得感謝孫淡給我輸送過來這麼一個人才啊!哼,連孫淡的學生都比他平某強,我若是平秋里,一頭撞死得了."

黃錦得惡毒,張薔薇臉色不好看起來.

他指了指陳洪:"你,馬上帶著人手去抓人,把那地方連鍋端了,一個人也不許跑掉."

陳洪心中自然不願意去抓人,他想給孫淡留點反應的時間,道:"干爹,現在去抓人只怕不妥."

黃錦:"怎麼就不妥當了?"

陳洪心地回話:"藥鋪那二人如今肯定有重兵把守,孫淡手下可有不少好手,馮鎮和韓月都屬一流,我們沒任何准備就撲過去,只怕未必是他們對手.再,這事只能悄悄去辦,若驚動了北衙和順天府只怕有些不好."

"對對對,現在過去未必能拿下他們.孫淡手下有不少高手,東廠派出來的人也不弱,我們這邊也該找些好手才能行動."黃錦恍然大悟性,一拍腿對張薔薇父女道:"看看吧,這才是人才,平某人算什麼呀?"

張薔薇忍無可忍,猛地站起身來,大步朝屋外走去.

別人怕他黃錦,張薔薇可不怕.

黃錦看著張薔薇的背影冷笑.暗道:你這丫頭算什麼,不就是張妃的親戚嗎,沒有咱家張妃什麼也不是,還真當你是皇親國戚了,遲早要讓你知道咱家的厲害手機站WaP.)

也不理睬張薔薇父子,黃錦又同張憩和陳洪商議:"今天晚上的行動人不能太多,人若太多,只怕事會鬧到不可收拾.去的人既然不能多.就得派出最精干的人手看,你們手頭還有什麼可用之人?"

陳洪道:"回干爹的話°老手下的大鷹和鷹一槍一刀長短呼應,配合得當,可派他們去."

大鷹,鷹是黃錦新收的兩個干兒子,前一段日子一直在替先帝守陵♀兩兄弟六歲時進宮做了內侍.一身內家工夫很是厲害,在宮中也能排進前五十位.黃錦也是偶然的機會才現這兩兄弟,愛慕他們的武藝,就收到身邊,做了貼身侍衛.

黃錦點點頭:"這兩兄弟不錯,不過單靠他們兩兄弟只怕不成."

張魂道:"我手頭還有四人武藝也不錯,可堪大用♀四人乃是同門師兄地,都姓金,分別叫金立春,金立夏,金立秋和金立冬.原本是宣大軍中的猛士,後來因為犯了事上山做了響馬,被剿滅得無處躲藏,這才進京來投靠張妃娘娘."

黃錦:"好,我也聽你手下有四個猛士,原來是他們."宣大軍乃是明朝一等一的邊軍,長期同草原民族作戰,士卒多是武藝精良之輩♀四人能夠在宣大軍中被人稱之為猛士.應該有幾分本事.

黃錦又道:"有這六咋,人°夠了,就派他們去吧."陳洪心中一動,試探道:"干爹你不親自過去嗎?"

黃錦道:"卵子大點事,值得咱家親自出手嗎,今兒個宮里出了這麼大一件事,萬歲爺那里我得侍侯好了."

陳渴主動請纓:"要不,這事就讓兒子親自去主持吧?"只要做了這次行動的主持人,陳洪自然有辦法將這事弄成一塌糊塗.

黃錦卻道:"不成,你不會武藝,去了也沒用.還有,你是張妃的貼身太監,張妃子如臥病在床你得貼身侍侯著,這事就交給大鷹去辦吧°能夠主動請戰,倒也不失為一片忠心,咱家很是欣慰."

陳洪只地無奈地點了點頭:"謹遵干爹之命."

張薔薇怒氣沖沖地從房的里跑出來,她一張俏臉已經變得鐵青.

可等她跑上二樓,看到一襲白衣,如空谷閑云一般倚在欄杆上的平秋里時,心中那股怒火卻化作了一種絲絲的甜蜜.

"出來了?"平秋里微微一笑,問.

張薔薇柔聲點了點頭,然後:"平先生的功課複習得怎麼樣了,現在離會試還有一個多月時間°什麼也不要管,只一心讀書就是了."

平秋里點點頭,卻突然笑道:"枉羅峰先生那麼大名氣,其實也不過是一個俗人."

"張媳先生怎麼了?"張薔薇一呆:"依女子看來,平先生是臥龍∨先生是鳳雛,都是有大本事的."

平秋里也不解釋,只道:"只怕事不像他想象中那麼簡單,孫淡這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這次行動,我看懸."

"不會吧?"

"或許吧,當我什麼也沒過."平秋里再不解釋.他剛才已經在屋外偷聽了許久,總覺得那個叫陳洪的應二;不對勁,可系干什麼地方不對勁,他也不口然陳洪是孫淡的學生,這一點就不能不讓平秋里警惕了.孫淡籠絡人心可是很有一套的,這一點不能否認.

此時,在鐵獅子胡同里的一個大宅子里.

"韓師爺好."郭撲賠笑著朝韓月拱了拱手.

他飯飽酒足.又換了一身新衣裳,看起來很是精神.

韓月用奇怪的表看了郭撲半天,這才失笑:"郭大人".

"不是郭大人了,不是郭大人了,叫我老郭就成."郭撲連連擺手.

"老郭."韓月笑道:"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想當初你在房山可是同大人喊打喊殺的,怎麼搖身一變輔佐起大人來了?"

郭撲有些尷尬:"我以前那是不知道大人的厲害,不懂事不是.如今咱浪子回頭了,就不興給我一個機會?再了,我聽人,韓師爺以前在北衙的時候不也同孫大人過臉,如今不也做了他的幕僚.怎麼反埋汰起我老郭了?"

韓月被郭撲得啞口無,半天才負氣道:"郭撲,你請的人手呢?"

"早有准備.雖然時間倉促,可也來得及.不過,韓師爺還是先把你請的人叫出來給老郭我看看眼吧"郭撲反將了韓月一軍.

非月冷笑:"老郭你要考較我,自然不會讓你失望."完話,他一拍手,就有三條漢子從屋子外走進來.

這三人分別是一號,白頭的老頭,一個四十來許的中年婦女和一咋.十四五歲的童子,看起來無甚出奇的地方.

白老頭身體倒也壯實,如果再年輕個二十歲,倒不失為一鐵塔般的漢子.只可惜老了.看起來懵懂昏聵模樣.起話來也有氣無力.中年婦女倒是滿目精光,只可惜實在太丑,看得人提不起精神.至于那個孩童,卻可忽略不計.

郭撲:"這就是你請來的三人,行嗎?.

"還行馬?"韓月有些不高興:"知道這三人是誰嗎?可是京城打行里排名前三的好手,墨五,墨大娘和墨珍寶."

"啊,你們就是山東即墨的墨家三傑?.郭撲吃驚地張大嘴,這墨家三傑乃是夫妻父子關系,墨五和墨大娘是夫妻,墨珍寶是兒子∼珍寶看起來只有十四五歲,其實他本是一個體儒,真實年齡已經二十六七了♀三人自從前年入京求生以來,打遍京城打行無敵手,可是威名赫赫.

墨五和墨珍寶都是不愛話的人,墨大娘話卻多,性格也不好.立即怒嘯一聲:"怎麼.信不過我們?"

郭撲連連拱手:"有你們三傑在,我自然是信得過的."

墨大娘:"廢話少,你們的銀子准備好沒有,先給錢.等天一黑.我就同你們一道將你們手頭的兩人送去南方.從這里去嶺南,來回得半年時間,錢少了我們可不干."

韓月笑道:"早就准備好了,不用擔心."著就將一疊錢票放在桌上.

墨大娘接過錢票數了數,全是一水的6家錢莊開出來的十兩級兌大票,一共十六張,足足一千六百銀子.

墨大娘眼中大精光更盛,道:"你們的主人還真是大方啊,這麼多錢°夠我們吃用一生了∩完這一票,我們一家三口也可以回山東老家了."

見墨家三人收了錢,韓月松了一口氣,看著郭撲:"老郭,這次可是你帶隊,別告訴我你是只身前來的?,

"不會不會,一咋,好漢還得三個人幫,老郭我還是有准備的郭撲朝外面喊了一聲:"元朝宗快出來,有銀子拿."

"來了."一個身著無短皮鎧,背負弓箭的軍漢走了出來.

這個軍漢一身戎裝,看模樣是一個久經沙場的銳士.

他身材不高,相貌普通,屬于丟在人堆里就會立即消失的那種.

"元朝宗是誰,怎麼沒聽過?"韓月不以為然.郭撲忙介紹道:"這為元兄以前薊縣做過幾年邊軍,跟了家兄做了許多年侍衛,後來因為犯了事被趕到西山大營做了一個普通軍漢.元兄平日同我老郭也熟,他的武藝也是不錯.既然都是花錢請人,干脆就便宜了自家兄弟."

韓月:"武藝不錯?我以前怎麼沒聽過元兄的名字.不過,能夠給郭侯做貼身侍衛.應該有幾分真本事."

元朝宗見韓也不相信自己的武藝,心中不快,冷冷道:"我武藝好不好可不由你了算,我知道你以前在北衙干過.可北衙抓人,別人也不敢反抗.不像我們.得一刀一槍在沙場上搏殺°武藝不成也活不長.廢話就別了,拿錢吧,有錢好商量]這段時間逢賭必輸,窮得渾身虱子."

韓月還是不相信他的話,從懷中掏出一塊十兩重的銀子在手中上下拋動:"要錢,可以啊,自己過來拿.我家先生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若你有本事,幾百兩銀子終歸少不了你的."

"此去南方,一來一回就得半年,幾百兩你打叫花子呀.我同墨家三人一樣,也要一千六百兩."元朝宗指著墨家三人.

墨大娘大怒:"元朝宗,你是來找茬的?怎麼手下見真章

"還怕了你不成?"時遲那是快,元朝宗手一翻,也不知怎麼的就把大弓抽子出來,搭上箭,"咻!"一聲就射了出去,正好射穿韓月手上那枚銀子.

"丁!"長箭帶著銀子釘在牆上,尾羽尤自顫個不停.

"好!"韓月一陣狂喜:"好箭法,有元兄這手箭法,今晚伏擊大鷹鷹和金家四人又多了幾分把握.銀子的事好▲你一千六百兩

原來,陳洪已經將黃錦今天晚上要從到鐵獅子胡同來搶人的消息傳了出來,孫淡決定也不急著送人走,索性在這里伏擊黃錦手下的那群打手.以絕後患.

"一千六百兩,干了".元朝宗將弓收了回去.

墨家三人卻不高興了,同時喊到:"他只孤身一人,我家出了三人,憑什麼同他拿一樣多的錢?.




上篇:第三百三十四章 厲害關節     下篇:第三百三十六章 伏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