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學士 第三百三十六章 伏擊  
   
第三百三十六章 伏擊

第三百三十六章 伏擊



此刻,在鐵摔子胡同這間宅子的最高一處閣樓上,孫淡同韓月,馮鎮一道坐在窗前盯著外面的庭院.首發)

元朝宗的箭法還真是好得出奇,不愧,為郭勳當年的護衛,能夠擔任起保衛武,丁侯職責的武士,自然不是易已之輩.

既然決定要伏擊黃錦派來的高手,這一手箭安自然十分好用.如果能一照面就射殺幾個敵人,接下來的事就好辦了∼家三傑乃是近戰好手,再加上元朝宗的遠程打擊,一切都已布置妥當.

現在的元朝宗已經早早地坐在西廂房旁邊的一顆大羅漢松上♀棵大樹長得十分茂盛,不注意看,還真不容易看到人.

孫淡也是找了半天才看到那家伙正坐在一根手臂粗細的橫枝上,手上捏著一把射程和穿透力極強的步弓,兩個撒袋掛在腳邊,里面插滿了長矢,為了不被人現,那些長箭的尾羽都換成了黑色的雕翎.

據,雕翎是最好箭材.用大雕羽毛做尾羽的長箭,在空中掠過時,就算遇到再大的風,也能保持平直的彈道.若是換成用鵝毛或者其他羽毛制成的長箭,風一大,就會在空中亂飛.因此,做為一種軍用物資,雕翎在市面上價格極高,全靠草原民族向中原輸入♀也有所謂的"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之,估計鐵木真是想取羊鷹的羽毛制箭吧.

元朝宗藏身的松樹個于宅子大門的右手,如果他願意,整個庭院都處于他長箭的射程之內,且沒有死角.

而墨家三傑則分別藏在西廂和東廂房中,一旦敵人出現,立即殺將出去.

為了籠絡住云朝宗和墨家三傑,孫淡很大方地給這四個明朝黑社會頭目加了錢,這才將他們給穩住了.

只要干完這一票,順利將《回春堂》藥銷的二人送去南方,這四人就能賺到足以受用一身的財富.

勢利使人爭,財帛動人心,這四人雖然知道敵人都很強,可怎麼也要拼上一拼.

看了看手中陳洪從宮里傳出來的紙條,孫淡沉吟:大鷹鷹且不了,這可是黃錦手下排名第一個第二的好手,金家四兄弟則是沙場征戰多年的銳士,這六個人可以是黃錦手中最得用的打手,都不好對付.可若是將他們一舉全殲,就像是斬斷了黃錦的雙手,他將來做起事來也不甚方便.

只不過,這六人中,該先拿誰動刀呢?

孫淡想了半天,這才決定讓元朝宗先干掉金家四兄弟.起來,大鷹,鷹的武藝應該比金家四兄弟要強上一些.可是,金家四兄弟乃是從戰場那種尸山血海里打滾出來的,格斗經驗極其豐富,真到手上見真章性命相搏的時候,只怕比一般的武林高手要強上三分.

至于大鷹,有墨家三傑和郭撲對付就足夠了,大家都是好手,好手對好手,四比二,應該能贏.

再,在這閣樓上,孫淡還帶著韓月和馮鎮兩大高手坐鎮,實在不行,讓他們出手解決戰斗.六比六.敵明我暗,無論怎麼看,這一戰孫淡都是贏定了.很快,孫淡就做出了決定,將自己這個計劃傳了下去.

起來,陳洪這子還真好用,這麼重要的報居然能弄到手中,看來,自己當初將陳洪潛伏在黃錦身邊這個思路非常好.若不是呂芳,陳洪這顆暗子還真要平白無故地犧牲掉了.

看完手中的紙條,孫淡轉手遞給了身邊的韓月.韓月也不話,接了過去,放進嘴里,嚼得稀爛,一口吞下肚子.

這個時候,坐在閣樓一角的兩個商人模樣的的人渾身都在顫抖,讓樓板出一陣細微的聲響.

孫淡被這陣響聲驚動了,不為人察覺地皺了一下眉頭.

這二人正是回春堂的安掌櫃和官這二人被韓月抓來後捆得像兩顆粽子扔在閣樓上.孫淡覺得老這麼捆著也不是辦法,若真引起了他們的反抗,從北京到南方,千里迢迢,只怕會有許多變數,這事還得讓他們心甘願才好.

因此,孫淡便命人將他們松了綁,讓他們且做在閣樓里等著.

如今,見二人怕得厲害,孫淡轉過頭.溫和地:"安掌櫃.官哥

聽到孫淡這麼,安掌櫃面色煞白地翕動了半天嘴唇,卻什麼話也不出來.首發還是官二年輕膽子大些,鼓足勇氣,叫了一聲:"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啊!"

這一聲驚動了安掌櫃,二人同時跪在地上,腦袋將樓板撞得蓬蓬亂響:"大王饒命啊!"

韓月面色一變,低喝道:"都起來,別出這麼大聲,否則砍了你們."

安掌櫃二人嚇得一個骨碌站了起來.

孫淡好笑,道:"我可不是什麼大王.也不會殺你們.對了,反正我現在也閑著無事,老安,還有那個官哥,咱們聊聊吧▲坐."他客氣地朝二人笑了笑.

二人慌忙坐在椅子上.

安掌櫃喃喃道:"您抓我們過來,不就是要贖金嗎?"

韓月冷笑,低罵道:"我家老爺大富大貴,怎麼可能綁你們的票,你們又值得了多少錢?"

孫淡溫和地問:"安掌櫃,官哥哥°們在藥鋪,一個月能拿多少薪水?"

安掌櫃忙回答:"老爺,老朽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掌櫃,一咋.…過二兩月干官他是學徒』薪水

"哦,一二兩,收入還不錯呀."孫淡又道:"也不知道你們家里還有什麼人?"

安掌櫃回答:"我是河南桐拍人,家里還有老妻和四個十孩子,最大的才十二歲,最的那個四歲.我雖然一個月有一二兩月份,可孩子們眼見著一天天大起來,將來要成家立業,我這點錢怎麼夠."到這里,安掌櫃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窮家出身,有一口飯吃就可以了.我也是操心太多,兒孫自有兒孫福,真到了那時候,我也管不了那麼多."

"如果給你一家銷子,應該能順利把你老家的孩子養大吧?.孫淡輕輕問.

安掌櫃道:"如果我能開一家藥鋪,也不要多大,自然能將孩子們都養大,我們一家也可以團聚了.不像現在,天南地北,一家人分作兩撥.兩三年才能見上一面,見了面,孩子都不認識我這個做爹的了到這里,安掌櫃忍不住抹了抹眼淚.

孫淡看著官二,笑眯眯地:"官哥,你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雖然沒有薪水,可也過得逍遙,不用像安掌櫃那麼操勞,起來,我也是很羨慕你呀

官二突然有些愁起來:"卻不能那麼,我現在雖然年輕,可總有要長大一天≤不可能打一輩子光棍.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是一個孤兒,我們官家卻不能在我這里斷了根.可沒錢沒房,就算是窯姐兒,也不肯跟咱吃土喝風

"看來,都是一個錢字害的."孫淡輕輕一笑,"你們一定奇怪我為什麼要抓你們過來?"

二人心中本就疑惑,同時問:"為什麼?"

"至于為什麼,你們也不需要知道."孫淡道:"其實,最好的法子就是將你們一刀殺了.不過,聖人有好生之德,我有一個建議°們想不想聽."

二人聽孫淡要殺人,都嚇得渾身亂顫:"我們想,還請老爺你吧,但有所命—敢不從."

孫淡:"我准備在蘇州開一家貨棧,那里還缺人手♀樣,你們過去替我管理那個地方,平時也就收些生絲什麼的,絲綢生意會做不?"

安掌櫃忙道:"做生意的事一理通百理通,左右不過是進貨,算帳,運貨幾種."

官二也道:"我可以學,我識字,會打算盤."

孫淡:"那就好,你們去了之後,我會安排人買店鋪,招伙計°們去給我做大櫃和二櫃.薪水嘛,大櫃一個月五兩,二櫃三兩,年底還有豐厚的花.只不過,你們需要隱名埋姓,三年之內不能使用自己的名字,也不能回北方來."

"願意!"

"願意!"

二人既意外,又驚喜,聽眼前這人所,一年下來,起碼有上百兩銀子可拿,這可是大商號掌櫃才有的待遇,打著燈籠也尋不到的美差.再,他們也沒得選擇.眼前這群人凶神惡煞,腰上別著刀劍,一看就不是善良之輩,如果拒絕,立即就是人頭落地的下場.

"好,你們就坐在這里等著,等此間事了,就送你們出城去蘇州.不過,等下若看到什麼,還請你們不要叫嚷."安置好這兩人,孫淡心中一松△為一個現代人,他還是做不到視人命如草芥.特別是這種普通百姓,能給他們一條活路,就給一條活路吧.

"來了."身邊的馮鎮突然聲地.

孫淡忙運足目力朝前看去,為了方便元朝宗射殺敵人,院子里特意點了燈.

這一看,卻見大門口的門縫處突然有一絲亮光閃爍♀絲亮光極微弱,若不留意,還真現不了.

孫淡心中也是奇怪:這東西是什麼呢?

正在這個時候,大門無聲無息地推開了,一個手提短刀的矮漢子躍將進來,鬼鬼祟祟地觀察起四周的形.他手中的短刀在燈光下閃爍著晶瑩的光芒.

看到大門悄無聲息地被人推開,孫淡嚇得幾乎叫出聲來.他記得大門是上了門閂的,現在卻被人輕輕一推就推開了.

他這才明白,剛才這一絲亮光是敵人手中利刃的反光.原來,敵人在進院子之前悄悄將刀子插進門縫中,將門閂給切斷了.

院子的門閂有一尺來寬,就這麼被人像切豆腐一樣切成兩半,可見這把短刀有多鋒利,可見敵人的手勁有多大.

來人不是庸手♀個使短刀的漢子在動作極快,一個起落就奔至孫淡所在的閣樓之下.他躲在花木陰影中.半天也沒露頭.

不過,孫淡居高臨下還是很容易將他看清楚♀家伙光禿禿的下巴,也沒長胡子,顯然是宮中的太監.使的又是短刀,如果沒猜錯,應該是黃錦手下那個叫鷹的高手.

因為孫淡沒有下命令,郭撲,墨家三傑和元朝宗也沒有動.

院子里突然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寂靜.

良久,鷹這才從花木中直起身來,朝院門口一招手.

瞬間,就有五條人影從外面無聲地沖了進來,跑到鷹身邊.

這五人中,有一個太監模樣的人長得又高又瘦,手中提著一把三截棍,棍子一頭還裝著槍尖,應該就是大鷹了.

另外四人都是魁梧雄壯,手上都是清一色的明軍制式雁翎刀,

應該就是金力春,金古夏,金古秋和金古

六人集中在一起,大零聲對另外五人道:"人犯的相貌圖樣你們也見著了,馬上去找.若現有異常之人,也一並捉了.至于院子里的丫鬟子家丁什麼的,一概斬,不得走露任何豐盛."

孫淡聽得心中一寒:這個黃錦還真有夠狠毒的,這家宅子里上上下下起碼二十來人,他也下得去手.

還好,孫淡已事先將家丁們都疏散了,否則等下打起來,還不知道要亂成什麼模樣.

"可以動了."孫淡朝韓月點了點頭.

韓月手一伸ˉ住身邊的一根細麻繩使勁一扯.

只聽得"丁當"一陣亂響,滿院都是鈴鎖的脆響.

這突如其來的鈴聲使得閣樓下的六人同時一驚,還是大鷹機靈,一聲大喊:"中埋伏了,散開!"

可就在這個時候,"咻!"一聲,一支漆黑的長矢破空而來,正中站在最後面的金家兄弟中一人的背心.

"啊!"慘烈的叫聲傳來,那個中箭的漢子像是被人猛抽了一鞭,身體朝前一個趔趄,"碰!,一聲,驚天動地地摔在花壇之中.

元朝宗使用的是三棱破甲錐,用的有是軍中的三石步弓,敵人身上就算是穿了鎧甲,也會一箭射擊個通透.

更何況,元朝宗箭法極准,這一箭正好中敵人的心髒.

從後而入,將敵人那顆心髒直接射得粉碎.

那人也只來得及叫上一聲,就沒有了呼吸.

大鷹鷹頗為機靈,見勢不妙,也不耽擱,同時朝旁邊躍去.

金家兄弟也不敢遲疑,四面散開.

只一個大咋》的漢子滿面淚水地抱著死者,大叫:"立冬,立冬,你怎麼了?"原來,剛才被一箭射死的那人正是金家兄弟中的老四金立冬.

有人便在大喊:"立秋,快閃開,賊子箭法厲害!"

可那里還來得極.

又是"咻!"一聲,漆黑的長箭再次射來,從金立秋左太陽穴入,又太陽穴出,死得不能再死.

孫淡看著心潮激蕩:值了,值了,一個照面就殺了兩個好手,元朝宗的那一千多兩銀子真是物所值啊!

"賊子厲害!"金家剩余的兩人激憤地悲叫出聲,可他們還是緊緊地縮身在花壇下面,不敢出來,生怕被敵人一箭射殺.射了兩箭之後,敵人也是沉得住氣,見沒有機會,就不再射擊.到現在,金家兄弟和大鷹還沒有接到敵人的蹤影.

"大鷹,得把敵人找出來啊!"鷹大叫.一般來,箭手的武藝都不是很強,只要被人現躲藏的個置,自可輕易殺直.

"好,我去找人,注意觀察!"大鷹提著三節棍從暗處沖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支漆黑的羽箭射來.

大鷹也是機靈,一閃,那一箭正好從他大腿左側處射入,"突".一聲在又側露出一個血糊糊的箭頭.

這一下疼得大鷹幾乎要暈死過去,不過還好,敵人終于暴露了.

大鷹一聲長哮:"敵人在樹上,把他打下來!"只要現了箭手的位置就好辦了,以院中各人的武藝,又有了防備,敵人的暗箭也沒有任何用處.

聽到大鷹的喊聲,金立春和金立夏二人一聲怒吼,揮舞著手中的雁翎刀就撲了過去♀二人恨樹上的箭手入骨,立即分開,一左一右相互掩護.

"咻!"又一箭射了過來,目標正是金立夏.可惜金立夏在千鈞一之際將手中大刀一橫,"丁!"一聲,羽箭正好射在刀面上濺出一點火星.

"咻咻!"羽箭破空聲不斷,可無一不被金家兄弟二人擋住.

樹上的元朝宗心中大急,眼見著金立春和金立夏就要撲到樹下,以自己肉搏的本事,可不是這二人對手.他一身武藝都在弓上,同人白刃卻也不過是一個普通士卒的水准.

此刻,行跡暴露,呆在樹上簡直就是一個活靶子.

一想到這里,元朝宗心中有些慌亂.

那邊,大鷹才喊完"敵人在樹上,把他打下來!"時,身後的窗戶突然"轟".一聲碎開,一面巨大的黑影夾著猛惡的風聲朝他背上砸來.

大鷹心叫一聲糟糕,原來這房中還藏著人.

他並不慌亂,手中的三節棍甩開來,連成一條軟槍,搶尖一個回身刺,朝敵人的面部刺去.

正常況下,遇到大鷹這種同歸于盡的打法,敵人都回選擇後退,而他這突然的一擊也將就此破掉.

可惜,大鷹這一槍刺出去卻落了個空.

與此同時,一件沉重的兵器狠狠地砸在他的背上,將他的脊背都震得碎掉了.

軟軟地向前飛去,大鷹還來得及看了後面一眼.卻見,砸中自己的正是一面厚實的混元牌.而使著這件重兵器的卻是一個身高不過一米三十的像儒.

難怪這一槍會落空,原來是個沫儒啊!本應該刺中敵人面門的一槍,堪堪從這個株儒的頭頂掠過.

"老郭來取你性命!"一直躲在暗處的郭撲突然如夜梟一樣閃出,後而先至,一爪將大鷹的頸項捏成兩截.




上篇:第三百三十五章 准備     下篇:第三百三十七章 朝天一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