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學士 第三百四十章 故事里的人  
   
第三百四十章 故事里的人

第三百四十章 故事里的人



4想到眾此,孫淡有此愁手機站WaP.)(.)不貨道!,"孫淡不討是山引口,去禁中侍奉張妃娘娘恐有不妥吧?"

司大成曬然道:"有什麼不妥當的,這也是陛下對孫大人你的榮寵,別的外臣求還求不來呢!若你真覺得不太方便,可到陛下那里請一道旨意,索性在錦衣衛那里掛個職銜,如此,出入宮豐也便利得多."

"那還是算了,我也6炳平輩論交,如今卻要去做他的下屬.大家見了面也尷尬孫淡郁悶地.

一般來,皇宮的護衛工作並不全由太監負責,還需另派侍衛進駐,掌管宮禁各門.漢朝時,皇宮的治安由司隸校尉負責,唐朝的時候是內衛,明朝則是錦衣衛,也就是所謂的禦前都指揮司.到清朝的時候,國家不再設置錦衣衛指揮衙,宮廷安全工作就落實到勳貴大臣的子弟頭上,另外成立了一個叫禦前帶刀侍衛的機構,侍衛頭目稱之為領侍衛內大臣,一品官秩,軍機大臣兼任.

錦衣衛雖然威風,可名聲卻不太好,真讓他去那里掛個名,孫淡還真有些不願意.

"那也是.

"司大成笑了笑:"孫大人你是名滿天下的大各士,本就該沿著科舉正途出身,去錦衣衛衙門做什麼,沒得讓人笑話

話間,馬車轆轆動了起來.

孫淡心中有事,也不再話.

也不知過了多久,車就到了皇宮.孫淡便在司大成的帶領下朝皇宮里走去,在後世,孫淡也去過一次故宮♀次故地重游,倒也多了幾分新鮮.雖然太和殿,金水橋還是那樣,卻新了許多.皇宮中的許多地方同後世也有些細微差別.

原來,後世的故宮很多地方都是在清朝時候改建過的,孫淡眼前的皇宮可謂原滋原味,也多了不少看點.

皇宮實在太大了,走得人腿軟,好不容易到了一個地方.看模樣是一個規模極大的花園,一眼望過去也看不到頭.周圍都是荒籠的花木,左手處有一個用太湖石堆起的山丘,上面屹立著一角涼亭.

孫淡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人了,可一到此出卻為其規模而暗自心驚…實在是太宏偉了.

如果是西苑是國家政治中心一切都顯得古樸肅穆∏此處的曲徑通幽橋流水,胸有溝壑,卻別有一翻繁複到極至的美,也與西苑形成鮮明的對比.

不肯讓司大成看出自己心中的震撼,孫淡還保持著尋常的神態,讓一旁的司大成暗暗心折.在以前他也曾帶過外臣來這里覲見天子,即便是內閣的閣老們也被眼前的皇家氣象驚得目瞪口呆.看孫淡的模樣,卻一臉平靜,果然是一個沉得住氣的人.

領著孫淡在院子里穿行了半天,終于來到一片空地上,迎面是一座色的殿堂,雖然沒有前三殿後三殿那邊宏偉巍峨,就那麼平平地排在空處,卻也有一種不出的大氣.大殿門口旁邊的漢白玉欄杆旁邊還長著一棵高大的喬木,有一人環抱粗細☆讓人驚奇的是,那棵樹從中分開,像是個大彈弓.孫淡抬頭看去,大殿的匾額上寫著《欽安殿》大個大字,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里就是禦花園啊.

實際上,這個院子在明朝時的名字叫宮後苑,禦花園這個名字還是在清朝雍正年改的.

既然是花園,也就是皇帝的休閑娛樂場所∨貴妃因為深得嘉靖皇帝寵愛,自進宮以後就住在這里,霸占著皇宮里風景最好之處.

正當孫淡在看著風景,見看到一個宮女氣沖沖地跑過來,對著司大成一就一通怒喝:"司公公,你怎麼搞的,讓人叫孫淡,怎麼磨蹭了這麼長時間?"

孫淡聽得不住搖頭一個宮女竟然敢在禦馬監的管事牌子面前大呼叫,仗的不過是張妃的勢而已.首發如此看來♀個張妃也不過是個俗物,同陳皇後根本就不是一個級數的對手∨妃,黃錦一系中也就張媳和平秋里是個人物.不過,老平最近應該在複習功課,也沒怎麼出來搞事∨媳手段狠辣,是個厲害角色,不過好象黃錦對他頗不以為然,如果能將張現給離間了到是一個打擊黃錦和張貴妃的好法子.

孫淡笑嘻嘻地看著司大成:"老司,這位姑娘是你家娘子還是胰子,好凶哦!"

司大成即便知道孫淡是在挑撥,可面上還是忍不住青氣一閃.苦笑道:"這位姑娘是張妃的貼身宮女.

還沒等司大成完話,那個叫的字女耳朵尖,聽到孫淡的調笑,氣得鼻子都歪了,呵斥孫淡:"你就是那個書先生孫淡了.怎麼遲到了?你亂什麼,這里可是皇宮,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亂嚼舌頭的地方."

這話聽得孫淡也怒氣沖頭,他好歹也是一任知縣,又身份特殊,即便是內閣閣臣們見他也是客客氣氣餓,什麼時候被人這麼過.當時他就想作,可轉念一想,張貴妃招自己過來,本就是來尋他孫某人晦氣的,這一切都在預料之後.若生氣,還真正中了人家下懷.

于是,川雙不怒.反道!姑娘,老司可是個老實人.眾巡引旨任在我,你也不要怪他.話,女人不可太凶,一凶,將來可不好找婆家‰老司這種老實人可不好找,老司,你我得對不對?"

完話,孫淡一轉頭,卻現司大成已經逃得不見了蹤影.估計那老子也是害怕張妃那群女人,以前在這里就吃過虧,這才腳底抹了油.老實人也有被人整精明了的時候,吃一虧長一智,著不起躲不起.

可孫淡卻不能像司大成那樣躲藏開,聽到孫淡帶著調笑的話,一張臉漲得通,嘴唇一嘟,就要再次大聲喝罵.

孫淡心中好笑:樣,既然敢罵我孫某人,雖然男子漢大丈夫好男不與女斗.可女人好男人起了沖突,不管怎麼,最後吃虧的總是女人.我孫淡肚子里的葷段子多著呢,同我吵,罵不死你也要羞死尷尬死你.

的罵聲還沒有響起,就聽到殿中傳,"叮".一聲脆響,好象是有人把杯兒盞兒摔破了.

然後就是一個潑婦般的罵聲:你這騷蹄子在外面浪什麼,今天的雞湯里怎麼放了白果,不知道我不吃銀杏的嗎,你想毒死我啊,滾進來跪死在這里

面色大變,一臉驚慌地叫道:"貴妃娘娘,人該死,人該死,我這就進來跪著."

孫淡這才知道話這人就是張貴妃,聽那聲音,還有些虛弱.可依舊火暴潑辣,估計是一個尖酸刻薄的女人,也不知道長得如何?

正想著狠狠地瞪了孫淡一眼,柳眉到豎:"你還愣著做什麼,不見娘娘傳我們進去嗎?.

反正已經到了這里,老躲著也不是辦法∨妃也不過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姑娘,我孫淡好歹也是酒精考驗的革命干部,辦公室老油條,還怕了一個高中女生?

進了大殿,又穿過一道側門,就進了張貴妃寢室.

里面正有兩個太監手忙腳亂地收拾著地上摔破的碗,還有兩個宮女嚇得跪在地上不住喊,"饒命

在屋中,孫淡看到老熟人陳皇後正坐在饒邊的椅子上聲地安慰這躺在床上的病人:,"張妃妹妹,這罐雞湯是我親自炎的,卻不知道妹妹不吃白果,責任在我,你也不要怪了.

躺在炕上的那個女人面色還有些蒼白,她武官到也端正,尤其是一雙單鳳眼,雖然顯得有些浮腫,可卻別有一番韻味,依稀有點張薔薇的模樣.只不過那下巴比張薔薇要尖上幾分,看起來很是刻薄∨貴妃頭上還裹著一張手帕,眼睛里全是憤怒.她嘴一撇,冷笑著對陳皇後道:"姐姐,你可是在我指桑罵祝?我被人有的人害得只事半條命,也沒辦法走動,又不像楊二郎長了三只眼,就算別人要在我飲食里下藥,再害我一次,我也只能生生受了張貴妃這話得惡毒,明自著是陳皇後要害她.

陳皇後也是個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心中如何不怒.她一張臉氣得通,再也忍不住了,立即就作了:"妹妹你的意思是本宮要害你?"

張貴妃"哼了一聲:"這話可是姐姐你的呀."

陳皇後畢竟是六宮之主,這段日子在張貴妃這里裝出一副後宮和諧的姿態,暗地里不知道吃過張貴妃多少氣,此刻再也忍不住了.

孫淡忙伸出雙手,悄悄向下壓了壓,示意陳皇後忍耐.

陳皇後見是孫淡,這才強忍著氣,只緊咬著嘴唇,但一雙手卻已經在微微顫抖.她也知道這次來照顧張貴妃日常起居,乃是擺脫嫌疑,重獲皇帝歡心的大好機會,卻不可為山九仞,功虧一匿.

眼見著陳皇後下不來台.孫淡忙上前一步,道:"其實,張妃娘娘產只後吃些白果雞湯也是有好處的,白果能清肺胃濁氣,化痰定喘,止咳.《本草便讀》上銀杏能上斂肺金除咳逆,下行濕濁化痰涎.經常食用白果,可以滋陰養顏抗衰老.擴張微血管,促進血液循環,使人肌膚,面部潤,精神煥,延年益壽.皇後娘娘給貴妃娘娘燉白果雞湯,正好對症啊!"

但凡是女人,莫不消自己青春長♀麼,應該能打動張貴五已.

果然,張貴妃一呆,不覺問:,"真的,你是誰?"她也知道眼前這個男子應該是孫淡,故意這麼問.

陳皇後這才順過氣來,道:"張妃妹妹,好叫你知道,這位是天下間有名的大名士孫淡先生,也是個養生聖手.前一段時間宮里人手一本的把吃出來的病吃回去二一書就是他寫的,飲食調理上,你可以問問他."她笑著站起身來,接過太監們收拾好的破碗:,"既然妹妹不喜歡白果純雞湯,那我去替你熱一碗**過來

完,就在兩個太監和宮女才簇擁下走了,將孫淡一個人留在屋里獨自面對張貴妃和主仆.

孫淡連連點頭:"這女人月里的病,喝盤是最好不過.月子期間的飲食也沒多少講究,不外乎是兩忌二少

張貴妃不知不覺地問道:"何為兩忌二少?.

孫淡拉開了話匣子:"所謂兩忌,就是忌生冷,忌燒,油炸,辣子,蔥姜韭蒜.二少,就是少吃酸味食品,比如楊梅,酸菜,醋.少吃鹽,事物以有淡為主

"卻也是這個道理,宮里不比家中,也沒有老人提醒張妃覺得孫淡的話得非常有理,不覺微微頜:,"以前本宮只知道要吃清淡些,卻不知道連酸的也不能吃,聽你今天這麼一,這才茅塞頓開

見張妃聽得不住點頭聽得心中著急.她和張妃先前本就商量好了,一但見了孫淡就要給他點厲害瞧瞧,可想不到一見面,孫淡就將張女珊娘給忽悠住了剛才吃孫淡的調戲,心中正恨,不覺咳嗽一聲.

聽到個的提醒,張貴妃這才醒悟過來,面容僵硬下來,喝道:"你就是孫淡

孫淡大喇喇一施禮:"臣孫淡拜見貴妃娘娘張貴妃不住冷笑:"人孫淡乃是黑有名的才子,我還以為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今日一見,這才現也不過是一個獐頭鼠目,形容猥瑣之人

孫淡聞不住苦笑,雖自己五官長相都很普通,可舉手投足中比起古人多了一分鎮定從容,自有一種古人所沒有的氣質.而且又有個大才子大名士的名頭,其他人見了自己都是一臉的崇敬,像這樣被人罵做獐頭鼠目還是頭一糟,卻有些不習慣了.

"你笑什麼?"張貴妃氣哼哼地看著孫淡.

孫淡忙收起笑容:"貴妃娘娘不讓臣笑,臣就不笑立即閉上嘴,一句話也不.

張貴妃想挑孫淡的錯,然後找個機會痛打他一頓,如此也好駁了他的名士面子♀也是她先前與黃錦商量好了的,如今陳皇後不在這里↓是下手的機會.

想到這里,張貴妃眼中有凶光閃動.

會意,立即大聲對孫淡罵道:"孫淡,皇宮里的膳食,該吃什麼不該吃什麼自有規矩,用得著你來廢話°現在閉口不語,分明是理屈辭窮.宮中碰上像你這種胡亂語之人,都是先打一頓亂棍再,來人了".

"奴才們都候著呢!"外面便有幾個太監回應著的狐假虎威.

孫淡吃了一驚,知道這是她們的蓄意所為,心中雖怒,卻不畏懼.笑道:"貴妃娘娘宣微臣進宮不就是問問日趁如何保養嗎,臣剛才也已經了呀."他想了想,又道:,"對了,娘娘還讓臣來書解悶,臣倒是忘記了

張妃也覺得拿這件事責罰孫淡有些理屈,便冷冷道:"你要故事,好,你就吧,若不能讓本宮開心,搏本宮一笑,立即拉出去打二十棍."

孫淡心中冷笑,我孫淡好歹也是舉人功名,一縣的父母官,你張妃打便打,好跋扈啊!不過,要想讓孫淡逗你笑,卻沒那麼簡單.

葷段子聽不,羞死你.

想開心,好,我就專挑悲劇講,還讓你聽得欲罷不能,下不了那個手.

"在遙遠的極西之地,有一個港口叫貝爾法斯特孫淡緩緩地開講.

"那里有這樣取地名的,什麼貝?"冷笑.

孫淡:"了是極西之地了那里的人都長著黃頭,藍眼睛,皮膚也白如牛乳

"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人.繼續打斷孫淡的話.

張貴妃卻緩緩道:"這種人不就是毛鬼子嗎,我聽人過,你先不要插嘴,聽孫淡下去她冷冷道:"若他的故事沒有趣味兒,本宮自然不會放過他."

孫淡也懶得理睬她們,徑直道:"且,這一年,在貝爾法斯特生了一件大事,一艘名字叫泰坦尼克號的大船就要航了♀艘船大得驚人,長兩百米,寬二十八米,可運送兩千人

沒錯,孫淡要講的就是電影泰坦尼克二號的故事,這部電影乃是當年的票房第一,播映的時候,很是抹殺了不少男男女女的眼淚.當年孫淡也被里面的愛故事感動得熱淚盈眶,後來年紀大了,倒不覺得怎麼樣.

不過,不可否認,這個故事對如張妃這種十六七歲的花季少女,或許是少*婦吧,有極大的殺傷力.

孫淡就不信吸引不了她們.

本來,在描述這艘大船的時候,他還以為又要被打斷話頭.卻不想和張妃都是一臉的平靜,並沒有為泰坦尼克的大塊頭而驚訝.

孫淡微一思索,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明朝也不缺少這種大船,如鄭和下西洋的時候所駕駛的寶船,長四十四丈四尺,闊一十八丈;中者,長三十七丈,闊一十五丈.換算成今天的尺寸,也有一百三十九米長,五十六米寬.雖然沒鐵達尼號長,可比它卻寬了不少.

因此,張妃二人並不覺得這艘什麼泰什麼船有什麼了不起.,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肌凶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三百三十九章 潛藏爪牙忍受     下篇:第三百四十一章 我的心依舊在跳動(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