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天朝穿越記事 第二十九章 胡斐相托  
   
第二十九章 胡斐相托

第二十九章 胡斐相托



有了濟州的經驗,這店開起來倒不算麻煩.不過由于嫣之嫌以前的店鋪後院太,干脆尋了一處大院子買下.又加上員工的招聘和培訓,新店鋪的裝修等等.彩霞和凳子忙的是團團轉.嫣之和耿修睿夫婦也沒閑著.耿修睿把找院子和裝修的活計攬了下來,凳子忙著招人,這邊院子大了也需要人打理不是.彩霞則和新招的人一起接受嫣之的培訓.胡黎姐姐會功夫,打算親自訓練一批女護院.想著這里天涼,她又在地下挖了煙道.濟州天氣不算冷,倒是用不著.以後在別的地方開店,一定要把這個弄好.就這樣,一個月過去了.嫣之只能等十月份再開業.

幸好不久幾人的忙碌就有了報答.漱芳齋終于擴大規模重新開業了.由于漱芳齋本來就有不錯的口碑,這次倒比在濟州更順利.短短一個月,就已經把嫣之所有的本錢全收回來了.人就是貪心,嫣之最早穿過來,也就想顧著家人溫飽,後來想法滿足了願望開了服裝首飾店.現在又擴大經營開了美容院.現在開了分店之後,嫣之甚至想著把漱芳齋這個品牌做遍天朝領土.不過她及時勸住了自己,以後都城是肯定要開的,那里有勿哥哥和大娘他們.其他地方如果再開,也等以後再.還是好好歇息下,等兩年也好.

由于答應了李氏到濟州一起過年,嫣之在漱芳齋重新開張後,也就待了一個多月.就和耿修睿胡黎一起回濟州了.以後齊州的店鋪有彩霞,家里有凳子管著.嫣之其實覺得只讓凳子管理家里太屈才了,桌子在作坊忙著,凳子那麼機靈能干卻委屈了他.不過這邊兒暫時還真離不了他,也就只能暫時這樣放著.和凳子明嫣之的心意後,凳子也表示理解.嫣之這才好受些.

再次回到濟州,已經是十一月下旬了,嫣之回店里安頓了幾天,就上山了.畢竟李氏和胡斐陸白他們都在山上.再次回到山上,嫣之心中很開心.現在店鋪可以是日進斗金.一家這麼幸福在一起過年,嫣之也別無所求了,只求一家人能平平安安就好.

過完了年,耿修睿就和胡黎先回齊州了.畢竟那邊的店鋪也需要他打理.嫣之則不急著去都城開店,就在山上留了下來,每日里和李氏學學針線,和胡大俠斗斗嘴,調戲下陸白.偶爾興致來了,就下廚做幾個菜,邀了大家一起吃喝.這時她穿來之後難得很輕松愜意的一段日子.

陸白生日那天,嫣之實驗了幾次的蛋糕還是失敗了.在現代就不會做,到了古代,只能憑記憶中的口味摸索.又沒有奶油,最後做成一個稍微好些的,但還是很難看.嫣之想法設法裝飾一下,把那蛋糕上面鋪上了各色水果,看起來倒是還好了.就又熬了些糖汁澆上.陸白想起去年嫣之過,每年生辰都會陪他過,今年嫣之就和他在一起.真希望每年都是這樣.這次生辰陸天也送來了禮物,又再次邀請嫣之去都城.不得不陸天耍了個心眼,想到上次是嫣之把陸白拉回來,也看明白了兒子對人家姑娘的心意.就想著把嫣之忽悠過去,陸白自然而然也就跟去了.

當晚,嫣之拉了胡斐和富貴幾人幫陸白慶祝生辰,當嫣之和富貴端出那個還是很不滿意的蛋糕時,陸白的眼睛明顯濕潤了.他聽嫣之在她們那里生辰必須吃這個東西,明白這時嫣之的心意.此生有她,就足夠了.嫣之則很得意,因為陸白和富貴把她做的那個蛋糕吃了個精光.當然,李氏和胡大俠也嘗了幾口.

陸白生辰過後,嫣之繼續混吃等死,胡大俠卻找嫣之談話了.嫣之難得見他那麼正經的表,也收起嬉皮笑臉鄭重聽著.胡大俠道:"丫頭,為父有一事相求……"嫣之急忙道:"爹爹有什麼事只管吩咐就是,女兒定當盡力."胡斐點點頭:"知道你是個好姑娘,但是此事非同可,事關當今的社稷."嫣之嚇了一跳,還是耐心的聽胡斐下去."當今聖上有兩個兒子,其中皇上最是疼愛二子秦煊,不光是因為他是皇後所出,還因為他的性格最像當今聖上,也最適合做皇帝.而大皇子秦宙,給人的感覺雖然溫文爾雅,但是內心狠厲陰沉,又糾結了一幫支持者,尤其是他的舅舅,在邊關駐守.皇上念及和秦宙之母淑妃多年的分,他專寵皇後一人,總覺得是愧對了淑妃,對大皇子也就沒多加限制.但如今大皇子勢力做大,他擔心如果等立儲,必有一番混亂.皇上此次不光是來參加黎兒的婚禮,更是囑托我能像以前幫他一樣幫秦煊.我無心再入官場,而今陸白也已滿十八歲,為父就想讓他回去代我幫助二皇子.我這徒弟雖性格倔強,但是還是很有幾分才能的.他對你的心意我和你秦伯父都看在眼里,所以央了你陪他進京,這孩子的心結還未打開,到京城見了你陸伯父和煙雨,哦,煙雨就是你陸伯父現在的夫人.我恐陸白又生出什麼事端,有你在,也好有個照應.而且你和勿那孩子也有一番淵源,勿那孩子也很有能力,能勸他也幫助二皇子那也最好.丫頭,還有一事,就是我那徒兒和他父親的誤會,我雖答應陸天不向陸白提起,但是事態緊急,我還是告訴你吧.以免我那徒兒生事.迫不得已的時候,你就告訴他."

胡斐了一段話,嫣之忙遞去一杯茶水,胡斐喝了兩口,繼續緩緩道:"當時我和陸天一起輔佐當今聖上,由于年輕氣盛,也得罪了不少人,當今的鎮西將軍張武就是其中之一.皇上為了均衡勢力,就命我和陸天兩人娶朝中大臣的女兒為妻.當時我已娶了黎兒的母親,所以聯姻的重任就落在陸天頭上.他和煙雨青梅竹馬,正要成親,自是不從.拗了好多天,想明白其中的利害之後這才答應娶了陸白的娘親吳玉.但也提出了條件,他一定要和煙雨在一起,就納了煙雨為妾.他一直覺得委屈了煙雨,自然對煙雨很好.而吳玉則對陸天一往深,她生下陸白之後,身體一直不是很好.又見依舊得不到陸天的心,沒幾年便抑郁而終.煙雨和陸天覺得甚是對不起吳玉,甚至煙雨決定再也不生育,好好對陸白.沒想到年紀的陸白認為是他們害死了吳玉,這麼多年都沒有原諒他們."

嫣之聽完,覺得思緒很亂,開口提道:"爹爹,女兒一個女子,除了賺了點錢又沒有別的本事,爹爹覺得女兒能當此大任嗎?"胡斐笑道:"丫頭你雖年紀,爹爹卻能看出你的非凡,爹爹相信你,一定能處理的很好的."嫣之思索半天,方開口道:"女兒平生沒有多大志願,對江山社稷也不敢興趣,如今只當是為了爹爹,女兒定當不辱所命."胡斐和嫣之又商量了幾句,想著嫣之還要好好想想,就讓嫣之下去休息了.




上篇:第二十八章 新店開業     下篇:第三十章 雙喜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