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天朝穿越記事 第九十章 初初定(一)  
   
第九十章 初初定(一)

第九十章 初初定(一)



秦煊愣了半天,不知嫣之是什麼意思.心翼翼的問道:"你可是答應了要嫁給我?"嫣之又搖頭.秦煊急道:"你還是不相信我?"嫣之歎了口氣,寫道:"我點頭是要和你在一起,但是並不是答應嫁給你!"秦煊大為不解:"和我在一起就是要嫁給我啊!"嫣之繼續寫道:"我要對你好好考察一番,你若是對我不好,我可是會反悔的!如今我只是喜歡你,若是有一天,我愛上了你,我才會考慮要不要嫁給你."秦煊看了嫣之寫的字,猛然起身坐到床上抱住了嫣之:"你喜歡我?我不是在做夢吧?你是喜歡我的!"嫣之見他忽略了重點,在秦煊懷中翻了個白眼,推開秦煊,繼續把冊子攤在秦煊面前.秦煊仔細看了嫣之遞來的冊子,又抱住嫣之道:"只要你喜歡我就好!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的.也一定會對你好,不給你反悔的機會!你是我的!一定會嫁給我的!"嫣之微微一笑,沉浸在秦煊溫暖的懷抱中.

秦煊興奮的不能自己,半天才放開嫣之.嫣之著臉低了頭,避開秦煊的目光.他的目光炙熱的像是火焰,帶著灼人的熱度.秦煊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嫣之,她真的答應了自己要和自己在一起!看著她這樣嬌羞的樣子,若不是怕嚇著她,秦煊真想把她永遠抱在懷中.她的嗓子一定會好的,秦煊不允許她再受到一絲絲傷害!想到嫣之的嗓子,秦煊想起自己還帶著的藥,忙起身拿了出來.嫣之感覺到秦煊的離開,抬起頭看著秦煊,卻又看到他臉上的妝,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秦煊掏出了藥,正色道:"這是善堂送來的,你不在都城,管事的便把藥送了給我."接著便把自己去善堂的經過了一遍.

嫣之急忙下床接過,細細的在燈下查看了那封信,先是流淚,而後又是大喜.秦煊忙上前擦去嫣之的淚水,微笑道:"我也看了信,倒也沒看出什麼.你怎麼了這是?又哭又笑的?"嫣之拿了炭筆急急的寫道:"若是我猜的不錯,送藥的女子定是若蘭.而這藥,則是張炎做的.我是想起他們,覺得他們一定受了很多苦,卻仍是不忘了給我送藥,很是感動."秦煊看著嫣之的字,急道:"那你而後又開心是因為你的嗓子有救了?若是藥真是張炎送來的,你定是可以康複的!我相信他!"嫣之點點頭繼續寫道:"確是他做的.這字我認識,是張哥的字,他給了我一些防身的藥,上面也標注了用法用量."

嫣之急忙找出自己的百寶箱,手卻抖得都打不開鎖.秦煊接過嫣之手上的鑰匙,打開了箱子.嫣之急急找到張炎送的防身的藥,兩人拿了在燈下對比,確實是出自一人之手.嫣之驚喜的抱住了秦煊,喜極而泣.秦煊也很是開心,一手抱住嫣之,一手輕輕擦著嫣之的眼淚.嫣之哭了一會兒,覺得身上有些涼.這才想起自己一直是穿了睡裙和秦煊抱在一起.忙推開秦煊急急跑上床去,拿被子裹好了自己.秦煊看她的表現,才知道她是害羞了.此時嫣之的嗓子有救了,他也很是開心,便想逗逗她.邪邪一笑開口道:"在都城的時候我就看到過你穿類似的衣服.很是漂亮呢.只不過露的太多,以後可只許在我一人面前穿!"嫣之惱羞成怒,伸手拿過身邊的冊子便朝秦煊扔了過去,然後用被子緊緊的把自己捂住,連頭也蒙在被子里.秦煊輕松的的接了過來,走到嫣之的面前,輕輕拉開嫣之的被子笑道:"別老蒙著頭,都給捂壞了……"嫣之臉的閉了眼睛.秦煊繼續道:"時候不早了,你快些休息吧.明早起來再吃藥."嫣之這才睜開眼睛,伸手拿過秦煊手上的冊子寫道:"你也快去休息!趕了那麼久的路,定是累了."秦煊結果嫣之手上的炭筆和冊子,拿到一旁放下.轉身繼續坐在嫣之的床前微笑著幫嫣之拉好被子:"我看著你睡著再走."嫣之著臉點點頭,折騰了一晚上,她倒是也累了.一會兒便沉沉睡去.而秦煊,嫣之剛剛答應了他在一起,他是一分一毫都不願和嫣之分開.只是現在還不到時候,以後成了親,定要把她綁在身邊才是.此時秦煊看著嫣之的睡顏,實在熬不住了才起身去歇息.

嫣之睡到第二日中午才起.醒來想起昨晚的事,禁不住一個人傻笑.樂了半天才起來洗漱.臉上卻一直帶著笑意.謎兒語兒見嫣之這麼開心,也很高興.多日沒見到她這樣笑了.語兒笑道:"主子今日這麼高興,莫不是因為二皇子來了?"著跳到一邊,怕嫣之過來打她.卻見嫣之含笑點了點頭.謎兒語兒都石化在場,互相看了看,又看看嫣之帶笑的表,這才相信自己的所見.語兒試探著問道:"二皇子可是帶來什麼好消息?"嫣之又點點頭,兩人只以為嫣之是開心秦煊帶來的消息,並不是為了秦煊的到來而開心.語兒歎了口氣,還以為主子喜歡上了二皇子呢!主子被陸白師兄退了婚,和他自是不可能了.謎兒兩人也自是希望嫣之能盡快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二皇子這人對主子倒還是真的好,主子跟了他也不會受苦.兩人對視一眼,謎兒問道:"主子,不知道二皇子帶來了什麼好消息?"嫣之笑著拿了紙筆,寫道:"不是好消息,而是好東西!是治我嗓子的藥.張哥做的!"兩人都是大喜,忙央了嫣之要看.嫣之拿出那幾個瓶兒,兩人看過用法和用量之後,謎兒忙著去准備讓嫣之服藥了.語兒笑道:"定要告訴師傅他們這件事.我這就去!"著也跑了出去.嫣之慢悠悠的坐在桌旁喝著茶水,等著大家的到來.

大家還沒來,秦煊倒是先來了.他一早已經來了嫣之的院子查看了好幾次,就是在等嫣之醒來.此時嫣之端了茶杯,悠閑的喝著茶,完全沒有昨夜的羞澀.見秦煊來,也只是點點頭,舉了舉手中的杯子.秦煊陪著笑:"昨夜的事你沒忘記吧?"嫣之寫道:"我沒忘記,謎兒去准備讓我服藥了.語兒則去通知大家這件事了.想來一會兒大家都會來."秦煊一看,想著大家都要來,頓時坐立不安.嫣之笑著看著秦煊,他兀自裝了鎮定,微笑著道:"我們在一起的事也是要早早通知大家.我只是……只是怕胡伯父……和你母親……不同意……"著手中的茶杯卻微微抖著.秦煊除了和嫣之求愛的時候,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緊張,緊緊握住了手中杯子.嫣之只聽啪的一聲,秦煊手中的杯子竟然被他弄碎了.嫣之急忙上前查看,秦煊的手被杯子割出一道血痕.嫣之忙拿了隨身的帕子包住,皺著眉頭埋怨的看了秦煊一眼,心疼的朝秦煊的手吹著氣.秦煊一把抱住嫣之笑道:"你這樣關心我,我一下就不緊張了!能讓你如此心疼,別是個口子,就是砍我幾刀,我也願意……"嫣之伸手戳了戳秦煊的胸膛,白了他一眼.

兩人正在濃蜜意中,胡斐和李氏他們就來到了.胡斐沖在最前面,嫣之聽到聲音忙推開秦煊,但是兩人的臉龐還是被胡斐看出了端倪.不過胡斐顧不上問秦煊是怎麼回事,先急著朝秦煊問道:"你昨天帶來那藥是張炎送的?"秦煊點點頭,笑著道:"嫣之認的張炎的字,而且我們還和以前張炎寫給她的藥方做了比較,確是一人所寫."胡斐轉頭喜悅的看著嫣之道:"丫頭,我就你的嗓子肯定有救!可已經服用了?"嫣之搖搖頭,秦煊代嫣之答道:"有種藥是要熏嗓子用的,熏上一個時辰左右才能服用別的藥.謎兒已經去准備了!想來也快來了."胡斐點頭,大聲叫好,緊接著大家也都趕了過來,秦煊忙又替嫣之和大家解釋了一遍.大家都替嫣之感到高興,熱切的討論著.

嫣之微笑著看向大家,秦煊卻有些著急.嫣之是語兒去通知大家昨晚的事,卻沒人來問他些什麼.大家也只顧著討論嫣之的病.並無人來問上一句兩人的事.雖是著急卻也不敢些什麼,陪著大家笑.等謎兒拿來一個熏香爐放在桌上,嫣之只需坐在旁邊深深用嘴呼吸一個時辰即可.還沒等謎兒把藥放上,胡斐便趕著大家向外走,不想打擾了嫣之.秦煊見大家都要走了,還是沒人提,只有自己開口道:"請等一下!"胡斐幾人站住疑惑的看著秦煊.秦煊朝每人躬身行了個大禮,然後正色道:"胡伯父,伯母,我有件重要的事想請求你們同意!我想和嫣之在一起!我會好好照顧她,一輩子只愛她一人,絕對不會讓她再受苦的.請您們成全!"大家都愣在原地,嫣之也愣愣的看著秦煊,沒想到他這麼直接就了出來.她也有些為秦煊的話感動,見大家都愣在當場,便上前牽了秦煊的手,拉著他跪在胡斐和李氏面前.




上篇:第八十九章 求婚咯     下篇:第九十一章 初初定(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