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醋缸王爺:神醫寵妃不許跑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你真不是個君子!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你真不是個君子!

也虧得楚檀畫反應快,眼見著她就要吻上白朗的嘴唇的時候,她趕緊用右手捂住嘴巴,剛一捂住,兩個人就親密接觸了.

白朗算計好了的意外之吻沒發生,他最多也就是吻了她的手背,可楚檀畫的手肘卻因此碰到了他的傷處,原本不疼了的傷口一下子狠狠的疼了起來.

"啊!"白朗一聲驚叫,楚檀畫趕緊爬起來.

他疼的齜牙咧嘴的叫,可她卻也明白過來了,當下也不憐惜了,站在塌邊指著他的鼻子秀眉倒豎:"白朗!你存心的是不是!"

還好她反應快,不然就真的吻上去了.

主不繼畫.白朗這就叫自作孽,本來不疼的,這回是真的疼起來了,他見楚檀畫指著他的鼻子對著他吼,那表冷冷的,當下有些委屈:"三姑娘,對不起,剛才我是騙了你,是我不對,可這會兒我是真疼,你等我緩一緩,等我緩緩再與你話啊!"

楚檀畫冷哼了一聲,站的離塌有兩三步那麼遠,最後干脆坐到旁邊的木圈椅上去了,半晌,才挑眉道:"你真不是個君子!居然使計騙我!要是他在這里,見你這樣,非得殺了你不可!"

白朗聽了這話苦笑:"三姑娘,在下一時鬼迷心竅才騙了姑娘的,這手段確實不怎麼光明磊落,但是姑娘好歹看在我受傷的份兒上,不要那樣生氣啊,在下也沒有親,不用這麼狠到殺了在下的地步吧!再者了,在下是個商人,不是什麼君子,在商商,在下為姑娘受了傷,姑娘也得給在下一些傷藥費才是啊!"

"呸!你還要什麼傷藥費!你怎麼不我好歹也是替你殺了高士番呢!你怎麼不是你把我擄來的呢!你——"楚檀畫聽了這話生氣,可是看著白朗確實是疼的汗都出來了,她方才也確實撞到他的傷口了,她到底還是把後頭的話吞了下去,沒繼續往下,頓了一下才淡聲道,"你我男女有別,我也不便跟你擦藥,你方才也上過藥了,忍一會兒就不會疼了,你若是不疼了就跟我,我還有正事兒要跟你呢!"

楚檀畫完,便沒再理會白朗,直接出門去找那個守在院門外的丫鬟,結果沒找到,後來在院子後頭才找到那個丫鬟,拿了一點兒炭火來,進門來才在地爐里頭加上炭火,她進屋之後就覺得屋里冷得很,這才發現是地爐里的炭火快燒完了,才去尋了一點兒來親自添上,添上之後,屋子里就暖和多了.u4xd.

她是不願關門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關門不好,她便一直是開著門的,這會兒屋子里暖和了起來,她才覺得舒坦了許多,把木圈椅搬到暖爐跟前坐著,這才覺得周身徹底的暖和起來.

白朗一直都在看著她忙進忙出的,靜默了一會兒,果然傷口漸漸的就不疼了,他也不敢再胡亂動彈,老老實實的躺著,見楚檀畫都開始打瞌睡了,終究忍不住,開口問道:"三姑娘,你方才跟我要正事兒,我現在不疼了,可以了."

楚檀畫因為太暖和都差點兒睡著了,聽見白朗的話立即就驚醒了,忙輕咳了兩聲讓自個兒清醒過來,然後抬眸望著他,眸光漸漸恢複清亮:"白公子,其實冰兒去的時候,我已經准備逃出來了,我還救了寰櫻公主,就是曾經和親嫁給鄔善國王的那個大玄的公主."

白朗眸中本是淡淡的笑,一聽她這話,當下所有笑意全部斂去,微微眯眼望著她:"三姑娘這麼的意思,是事姑娘都知道了麼?"

楚檀畫斂眉,淡笑,了這麼久她還沒喝過水呢,還真是有點兒渴,當下又起身自個兒去倒水,幸而這屋子里的熱茶是剛送上來的,不用她再去找那木呆呆的丫鬟了,她倒在巧茶盅里喝了一口,然後重又坐下來望著白朗道:"白公子指的事,是你的身份呢,還是公主的身份,還是你們白家的身份?"

白朗移開視線,望向斜對著他的門口,他趴在榻上,正好能看見那天上掛著的一輪彎月,冬夜冷清,外頭也有冷風吹過,偶爾一絲風夾雜著冷意吹進來,讓那燭火也有些搖曳,外頭的竹葉沙沙作響,他卻輕輕一歎:"三姑娘這麼,那就是所有的事兒三姑娘都知道了吧?"

他當初也想過,楚檀畫被帶去密室地道里邊,不准會遇上他娘,可沒想到真遇上了,他實在不希望兩個人是這樣的見面方式,可到底天不從人願,偏偏還就是叫她二人這樣遇上了.

"你娘是大玄的寰櫻公主,在平安四年的時候,鄔善國被大玄所滅,鄔善國王死了,你娘卻被白老大擄到了這兒來,大玄起初不知,都以為你娘死在了亂軍之中,不過卻沒有想到她還活著,還與白老大生下了你."

白朗苦笑:"你怎麼知道的這樣清楚?我娘半生坎坷,自來了白老大身邊之後,再也不願也不肯提及從前的事,她在大玄的事兒還有在鄔善的事兒從來不肯與人的."

楚檀畫抿唇一笑:"你忘了我是誰麼?我是大玄的皇後,皇室的卷宗我都瞧過,這位前朝的公主我怎會不知道呢?她在鄔善被滅之前的事兒我都知道的,我下到那下面之後,料理了那幾個嘍啰,然後就各處查看一番,結果就看見了她,覺得她眼熟的很就攀談起來,這才知道她還活著,沒有死在當年的亂軍之中,不過,"楚檀畫到這里頓了一下,才續道,"不過我想不通的是,她既然與白老大生下了你,你算是白老大的兒子,又是白家的繼承人,你娘再怎麼也算是白老大的夫人,即便是擄來了也不必關在那地牢之中吧?究竟白老大為何狠心給你下毒,白老大又為何這般狠心對待她?"

這個白家,處處透著詭異,處處都有蹊蹺,楚檀畫對于大月氏的傳了解的不算很多,只知道大月氏在統治西域的那一段時期,是西域最血腥最恐怖的一段時期,大月氏的殘暴是出了名的.

白朗聽見楚檀畫這樣問,眸中泛著的光比外頭的月色還要冷,嘴角噙著的笑看著卻比黃連還要苦:"你既然見過我娘,想必那活動在地牢里的生物你也是見過的,那處處可見的蚰蜒自不必,大月氏只在傳之中出現的腹滴子你一定見到了,是麼?"

見楚檀畫點頭,白朗才又接著道:"我們白家是大月氏的後裔,大月氏並不曾消亡,而是改了名姓,一直隱藏在西域諸國之後,繼續用血腥殘暴的方式統治著他們,白家的府邸就建在當年大月氏的宮殿舊址之上,後頭的水澤地里都是大月氏的廟宇,豢養的全是腹滴子,一共有三個公蛇,其余的母蛇,數不勝數,但是若不催動它們,它們是不會從水澤地的那些地道之中出來的.西域諸國害怕大月氏的原因就在這里,任何勇猛的將士在腹滴子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的,只要是血肉之軀,就沒人敵得過那些殘暴的生物,大月氏當年太過殘暴,當時的家主知道過猶不及的道理,生怕大月氏總有一天會被消滅掉,因此才悄悄的隱退到諸國皇室之後,在幕後控制著西域,這些腹滴子也就保存了下來.——西域諸國不是不憤怒,只是沒有人能反抗,也沒有人敢反抗,畢竟苟活于世總比被這些畜生殺了要好."

楚檀畫皺眉聽著,這果真是個變態血腥的家族,居然豢養了這樣的毒蛇,世所罕見,回想自己當初對腹滴子的猜想,她簡直就覺得那個時候的自己幼稚可笑,還以為都是傳中的事兒,沒想到傳中的事兒現在都在眼前發生了.

"聽你的口氣,似乎對大月氏充滿怨憤?不過,我知道你跟冰兒,你的人好像都在籌劃著什麼事,你對白老大似乎並無一般父子之,你是想取白老大而代之麼?還是,你也想操控西域諸國,接管白家?"

白朗深吸一口氣,答道:"白老大的女人很多,可惜都被他殺了,因為那些女人都生不出他的孩子,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在白老大眼里就是個廢物,因為全讓他給殺了,之後他擄來我娘,見我娘好看,又是大玄公主,就留在了身邊,十個月之後,我娘生下了我,白老大才沒有殺我娘,卻在我九歲的時候帶我娘去了密室地道里,半個月出來活動看我一次,之後又得被關起來,你知道我什麼要耗費十年的時間去爭奪這個繼承人的位置麼?"

楚檀畫抿唇,白朗不等她回答,便又道:"因為,我要救我娘的性命,如若我不是繼承人,等到新的白家家主產生,我跟我娘都得死;若我是繼承人,或許還能挽救我娘必死的命運."

楚檀畫聽著,覺得這白朗話中有話,聽的她心生疑惑,當下便坐直了身子,蹙眉問道:"為什麼?"

白朗咬牙,深吸了一口氣,才緩緩的道:"從前大月氏皇族留下的規矩至今在白家沿用,定下繼承人之後,要殺掉所有不能繼承家主之位的孩子,包括他的母親,都不能活,不管這個孩子是男是女,一律都殺,這樣一來,就避免之後有人會威脅到家主的地位,二來,也是讓這繼承人從一開始就練就那血腥陰冷的性子,從而才能確保白家能夠立足.這一條規矩,就是暗地里默許了那些有資格繼承白家家主位置的互相殘殺,暗地里算計,比你們大玄皇族里的傾軋算計還要厲害,還要血腥和殘忍,因為他們賭上的,是他們自己和他們母親的性命.——所以,在大月氏里,沒有親,沒有感可."

楚檀畫聽了這話,已是無以對,之前還覺得白朗性子冷淡鬼心眼多得很,這會兒倒是覺得他這個唯利是圖的商人真是可愛,也慶幸他沒有變成白老大那樣殘暴的家主.

"可是,白老大沒有別的子女,你為何還要拼殺十年?這個繼承人為何要爭?"

白朗看了她一眼,語氣冷森森的,聽的人心寒:"就因為他沒有別的子女,因此這一次的選擇就擴大到了子侄之間,我不肯為此而殺人,卻也不能放棄我跟我娘的性命,因此我用了十年時間才讓所有跟我爭的人消失在白家,他們沒死,只是被逼走了再也不能回來,唯一剩下的一個就是高士番,不過如今他也死了,我是在兩年前被立為繼承人的,因此高士番不甘心,屢次想殺我,好在如今他也還是沒了,不過白老大這個人,心狠手辣,他比以往所有的家主都要多疑殘忍,他怕我奪了他的地位,便要將我娘秘密殺掉,只有這樣我才能成為大月氏真正的後裔,我不肯,他就給我下了毒,給我兩年時間考慮,所以,我只有這兩年時間,兩年之後,我必須要成功的奪下白家,救回我娘."

"你要殺了他?"楚檀畫聽的面不改色,可心底里卻已經明白過來,這個家族的殘忍的很,怪不得會變成如今這樣,簡直就是自絕生路的做法.

白朗眯眼,眸中淌過嗜血的殺意:"必要的時候,我會殺了他!白家的人都太狠,我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我從就不喜歡,我跟我娘過,要終結白家的血腥與殺戮,要讓西域諸國都重新好起來,大家各自管各自的,我要讓大月氏真正的消亡,我要讓白家只是白家,我,只是個西域藥商白朗,白家,只是個商人之家."

"你這是為了私欲還是為了公義?"

白朗哼了一聲,一眼望了過來:"都有,既有私欲也是為了公義.——我不過,只是想過正常人的日子罷了."

---------------------------------------

求推薦票票啊,大麼麼

上篇:第二百三十章 疼的不行了     下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開花無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