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061 鄭婕妤蘇醒  
   
061 鄭婕妤蘇醒

"奴婢和衛主是雨後才從紫藤花架那里拐上玉液池的,想來路上也應該留下了痕跡.那枯井奴婢也知道,和紫藤花架卻不是在一個方向,既然那春是雨後被推下井,那就與衛主和奴婢無關了."林清微笑著道.

雖然不盡人意,但到底還是給她找到了破綻.現在雖然不能證明不是她們將鄭婕妤推入湖中,但卻也沒有證據證明是她們做的.尤其是春已死,衛木蘭卻擺脫了殺死春的嫌疑,如此凶手自然另有其人.

李懷玉聞贊許的笑道,"果真如此,那春想來也不會自己跌進井里去,必定另有人將她推入.此事朕會讓人去查,你二人還是回去照看鄭婕妤吧!"

回到佳宜宮,衛木蘭似乎舒了一口氣,林清卻還是憂心忡忡.

雖然今日解除了兩人殺死春滅口的嫌疑,但這不過是細枝末節,最根本的鄭婕妤的事卻還是個死結.

幸而雖然沒有證據證明自己,但也沒什麼人跳出來指責.但也就是因為這樣,林清心頭十分不安.

對方設局的目的是什麼呢?自然是想將鄭婕妤和衛木蘭都弄死.既然如今事已經發生,對方為什麼還不站出來要求嚴懲衛木蘭?

要麼就是對方胸有成竹,要麼就是還有更大的謀劃.但不管是哪一個,都讓林清不能安心.

不知道自己今日的作為,或不會引起對方的一些警覺,繼而做出一些反應?不怕他們不動,如今李懷玉既然已經關注這件事了,只要有人一動,他一定能夠發現.

不過,如今這局面雖然看著是個死結,但也不是不能解開.對方不出面,自己雖然處在被動,但不論如何,總是引起了皇上對她的警戒.這比什麼都重要.

其實李懷玉對此事也十分惱火.

他作為掌控天下的皇帝,對自己的後宮自然不會放任自流一無所知.實際上他手底下有一批人就是專門盯著後宮的.畢竟前朝後宮息息相關,一點點的疏忽就有可能釀成大禍,他不得不防.

可饒是這樣,發生了鄭婕妤的事之後,他著手去查這件事,卻發現什麼都查不出來.

事既然發生了,怎麼可能一點痕跡都沒有?自然是因為有人將這些痕跡都收拾乾淨了.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這是對他這個帝王的挑釁.

但最讓他難堪的卻是,對方做了這麼多事,自己卻什麼毫無所覺.如果有一日他們要弑君奪位,自己是不是也要等到刀架在脖子上才能發現?

君王都是多疑的,因為這樣的陰謀論,李懷玉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將自己手中的大部分勢力都投入進去,務要將此事徹查清楚.

……

"皇上那里查出來什麼沒有?"梅淑儀斜靠在引枕上,問在一旁給她打扇的玉珠.瞧見玉珠汗涔涔的模樣,又道,"別扇了,你也歇會兒吧!我份例的冰又不是不夠用,這殿里多多的擱上就是,熱不到哪里去."

玉珠笑道,"奴婢不累.主子身子弱,受不得冰,放多了寒氣入體可不好.雖則如今瞧不出什麼來,卻到底傷了身子,奴婢聽,于子嗣上也有妨礙呢!"

著將手中的扇子換了一只手,繼續道,"奴婢聽,今兒一大早,侍衛們就在玉液池旁邊兒的一口枯井里發現了春的尸體.皇上請了太醫們去驗看呢!"

"那驗出什麼來了?"梅淑儀懶懶的問.

玉珠卻忽然一笑,"驗倒是沒驗出什麼來.可娘娘您猜,最後怎麼著?"

"你這丫頭,跟我也打起馬虎眼兒來了!都怪我平日里縱的你!"梅淑儀伸出套著常常護甲的手指,在玉珠額上輕輕一戳,調笑道,"還不快如實招來?"

"娘娘!"玉珠也不敢很放肆,忙道,"奴婢聽,乾清宮那個受牽連的宮女,竟是從侍衛們的話里找出了破綻,生生將衛主殺人滅口的嫌疑給洗去了呢!"

"哦?她怎麼的?"梅淑儀興致滿滿的問道.

"侍衛們,之所以這樣快找到尸體,乃是因著井邊留下了痕跡.那林清便道,能留下痕跡,那春只能是雨後被推下井的.而雨後她與衛主也一路留下了痕跡,一看就知道了.自然此事就與她們無關了."

梅淑儀微微一怔,繼而若無其事的道,"真真機靈,她倒是個有福氣的."也不知的是林清還是衛木蘭.

玉珠只當她的是林清,"主子的是.來,那丫頭是與鄭婕妤一同入宮的呢!雖然沒有做主子的福分,頗受了些波折,卻還是順順當當的進了乾清宮."

著忽而想起一事,又道,"前兒還是聽乾清宮的人漏了嘴,奴婢才知道,原來太後壽辰那日皇上進獻的十八學士,竟是那個丫頭種出來的.偏她不認識,就送去討好魏總管,這才讓皇上得了!可不就是個極有福氣的人?"

梅淑儀倒沒料到竟還有這樣的秘事,"那丫頭竟精通種花之道?"要知道培育十八學士這種名品,不知要費多少工夫,便是經年的老茶農,也未必能夠種出來.不然這種花何以成為國粹,每一出現,必然引起轟動?

玉珠搖了搖頭,"怕是要讓娘娘失望了,那丫頭不過是碰巧罷了.來也怪,這禦花園的水土,什麼時候也能隨便就種出這樣的珍稀品種來了!"她知道自家主子也是愛茶花的,想必還打著主意呢.只是若真是這樣人才,怎麼會去了乾清宮還只是做個端茶送水的宮女?

不過此事還是讓梅淑儀對林清印象大好,"不論如何,總是與花有緣.若我想幫幫她,你可有法子?"

這件事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插手的.這時候出頭幫忙,不得還會被認為是幕後主使.梅淑儀雖然欣賞林清,也不會願將自己手下的人折進去.

"主子放心吧,那日朝云不是也曾路過過玉液池?正好將這事兒推到太後那邊去,與咱們什麼相干?"

"嗯,你去安排吧."梅淑儀著閉上眼睛.玉珠朝外面招了招手,就進來了一個丫頭.她將手中的扇子交到丫頭手中,讓她繼續扇風,這才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

……

"你是,母後宮里的一個宮女那日路過玉液池,瞧見一個像是穿蜀錦的影子,但是沒看清?"李懷玉抬頭看著魏忠,神色未明的問道.

魏忠心中更是叫苦不迭,這事好端端的,忽然牽扯到了太後的人,這不是讓人為難麼?況蜀錦是貢品,也不是什麼人都穿得的,今年進的那麼些,大多賞給了溫美人,這宮里誰不知道?

如今這宮女出這樣的話來,也不知是個什麼意思.至于她是不是真的路過的玉液池,誰知道呢?那是太後的人,她既這麼了,太後信了,那就是真的.這樣一來,雖然衛主是洗清了嫌疑了,可溫美人卻被扯了進來.一個是皇上寵妃,一個是未來的寵妃,魏忠可著實有些為難.

"正是.她了這話兒,太後就將人送過來了,正在外頭候著呢,皇上要不要見見?"

李懷玉把玩著手中的玉紙鎮,心中卻是在飛快的盤算.論理這件事太後肯定早就得了消息,畢竟如今宮里是她在管事.但她當時也不過是讓人過來問一聲罷了,並沒有要將事接過去的意思.

而李懷玉,他自己接手此事,就是不欲讓太後插手,也是想要保住衛木蘭的意思.因此太後不,他也裝作不知.兩人也算是達成了默契.但如今太後的人忽然站出來指證,又是什麼意思呢?雖然事的確是對衛木蘭有利,卻將如今自己最喜歡的妃子扯了進來.他可不信太後一點兒目的都沒有.

"她只了蜀錦,真沒別的了?"他又確認了一遍.

"是這麼的.是也就是因著沒看明白,先前才不敢出來.只是如今見死了人,事越發大了,不敢再隱瞞,所以才出來的."魏忠道.

李懷玉意味不明的"唔"了一聲.原來是這樣,雖然是要牽扯溫美人,卻並沒有之鑿鑿,而是留下了極大的空間.畢竟蜀錦的確難得,但若有人故意陷害,處心積慮也不是弄不來一匹蜀錦的.

看樣子到像是想把水攪混了,倒與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這是要幫忙?可母後為何出手會幫自己?

李懷玉皺著眉,還有個想法他沒出來——太後真能夠想出這種辦法來?這件事,自己那個好二弟又知道多少,有沒有插手呢?

一件事卻越來越麻煩了.李懷玉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初坐上皇位時他意氣風發,如今不到一年,他卻已經開始覺得有些疲憊了.不管前朝後宮,那些人無時無刻不想著算計自己這個天子之尊,當他是死人麼?!

"不見了,你將她也送去佳宜宮,在事查清楚之前,就先待在那里吧!"他煩躁的揉了揉額角,"再問問太醫,鄭婕妤的身子到底如何了?怎麼不過是失血,就能昏睡這麼多日子?"

魏忠答應著出去了,卻沒過一會兒又急匆匆的走了進來,"皇上,佳宜宮方才來人,是鄭婕妤已經醒了!這事兒總算能了結了,皇上要不要過去瞧瞧?"

上篇:060 事又起波瀾     下篇:062 自己跌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