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064 升一等宮女  
   
064 升一等宮女

李懷玉會關心嬪妃們住的宮殿,無外乎是因著格外看重衛木蘭罷了.聽郝佳德完,心中卻有了不同的決定.衛木蘭的美好純真,是他生平僅見,他想給她最好的.

"先這樣吧,流華殿也讓人收拾著."他一句話結束了這個話題.想了一會兒,又道,"讓人去請二皇子來."

李懷恩來得很快.

就如李懷玉對自己這個二弟感複雜一樣,李懷恩對自家皇兄的感覺其實也十分複雜.而這一切的起源,都是因為他們的母後,當今太後蘇瑾兒.

民間十指各有長短,又"兒子大孫子老太太的命根子".做父母的總會有些偏頗,不可能對所有的孩子都一視同仁.李懷玉是長子,當年先帝因著身子不好,對這個兒子的教育十分上心,因此時時帶在身邊教導.也因此李懷玉和太後的感並不深.

李懷恩卻不同,他生下來時自己的兄長就已經是內定的繼承人了.而他自己則是被太後嬌養著長大的,母子分自然不是李懷玉可比.所以太後偏疼幼子,這事宮里許多人都知道,但大家也都不以為意.

就連李懷玉自己也覺得,二弟代替自己承歡母後膝下,比自己受寵也是應當的.

只是眾人卻都忽略了李懷恩的想法.先帝的後宮頗有些特別,皇子只得他們兄弟二人.也因此他們二人時常便被大臣們拿出來作對比.而驕縱任性的李懷恩怎比得上從就受著精英皇室教育的李懷玉?如此一來,他難免心氣不平.

若是兩人身份差別很大也就罷了,偏偏兩人是一母同胞,起點完全相同.不過是因為李懷玉大上兩歲,便占盡了天時地利.如此一來,李懷恩自然更加不忿.

這種不忿,只被太後注意到了.而她偏疼幼子毫無理由,自然在心底也怨怪上了長子,時不時便要給長子弄出點兒事來,給幼子出氣.時間長了,李懷玉焉能不察?又焉能不委屈?

如果李懷玉做皇子的時候,這種打鬧無傷大雅,他即便是心里委屈,也不願因此與自己的生母離心.但登基之後,李懷玉權柄日重,卻再也不能容忍母後這般毫無理由的偏心了.

這一回太後會突然之間插手鄭婕妤的事,他不用問就知道必定和自己的好弟弟脫不了關系.心中著實不悅,因此才將李懷恩叫來.縱使他明知即使知道了事的真相,自己也還是什麼都不能做,但他卻忍不住.

但這事也不能直接開口問,因此李懷玉便先了些別的話題,"二弟近來都在做些什麼?朕聽上書房的先生,二弟近日沒怎麼去上課?"

李懷恩眉毛一揚,毫不在意的道,"皇兄,弟弟也大了,不必再去上書房了吧?"其實先帝只有兩個兒子,如今李懷恩一個人去上課,早就不耐煩了,這不是明他還沒長大嗎?他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也不是第一次,根本不怕李懷玉他.

李懷玉沉吟了一笑,笑道,"的也是,前兒我還與母後,此番選秀,也該給二弟指一個側妃的.既然是要成家了,自然不必再去上課.真沒想到,轉眼你也成大人了!"

他的和顏悅色,李懷恩心頭卻益發不悅.明明李懷玉只比他大兩歲,卻的好像比自己大了許多似的.尤其是這種長輩教訓晚輩似的口吻,著實讓他心煩!"皇兄的是."

"你既然大了,就該正經的做些事了.前幾日宮里發生了些事,不知下雨那日二弟在做些什麼?"李懷玉裝作不經意的問起.

但李懷恩焉能不知他是故意試探?他本以為這事母後出手便能了結了,誰知李懷玉竟還來試探于他!"皇兄這話可是疑心弟弟?"

"你這是什麼話!"李懷玉斥道,"朕不過是想著母後年紀大了,朕看著你些,也別讓母後她老人家操心了.難道朕這個做皇兄的,還管不得你麼?"

他拿出皇帝的威嚴來,李懷恩再多不滿也只能壓著,"那日弟弟在自己的宮里看了一日的書,並未出門."他答道,語氣之中,卻還是能聽出來一股挑釁的意味.

李懷玉不由笑道,"好了,別與皇兄置氣.皇兄並非疑你,不過是以策萬全罷了.既然你有心在宮里讀書,皇兄難道還會不允不成?"

心中卻是在冷笑.他安插在李懷恩那里的人也李懷恩是在宮里讀了一日的書,如今看來,這人只怕早就被收買過去了吧?的確那一日他的宮門都未開,但李懷恩或許是忘了,關上宮門然後從翻牆出去,這還是時候自己想出來的法子呢!

確認了這件事,李懷玉卻又為難起來.畢竟沒有證據,況且也不可能真的狠罰李懷恩,也只得罷了.倒像是自己今日故意找李懷恩的麻煩一般.

不過,這個弟弟這般不安分,看來是該給他找些別的事來做了.想了想,他便開口道,"二弟今年便十三了,既然娶了側妃,也算是成家了.可有打算跟著皇兄上朝聽政?便是一時不能接手工作也無妨,先去瞧著,慢慢就學會了.皇兄只你這一個兄弟,還盼著你來幫忙呢!"

著十分和善的拍了拍李懷恩的肩膀,"就這麼定了,等你側妃進門之後,就先到戶部行走."

李懷恩讓他這麼一,心中憋氣,卻也沒法子發泄出來.畢竟李懷玉的話,處處都是為他好,多麼兄弟深.可……可這些,他本來都有資格得到的,如今卻要李懷玉來施舍!

轉身出武英殿時,他心氣著實不順.轉眼卻看見一個丫頭跪在大殿門口,那窈窕的身姿,看起來著實楚楚動人.再定睛一看,竟是乾清宮主管宮女晚晴.

李懷恩心頭一跳,繼而又露出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模樣,笑著向李懷玉道,"皇兄,你這宮女是犯了什麼錯?怎的就罰她跪在這兒?女孩家面皮薄,讓人瞧見了多不好."

李懷玉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讓二弟見笑了.只是這丫頭不合打碎了宮里一件貴重的東西,這才罰她在這里跪著."

"話雖如此,只是終究不甚好看."李懷恩又道.

李懷玉沉吟一番,才點頭道,"果真.只是這宮女卻不好處置.若是二弟喜歡,不若皇兄便將她送給二弟吧!"著抬了抬下巴,用眼神示意魏忠.

魏忠收到自家主子的眼色,連忙上前一步道,"晚晴,你還不快多謝二皇子的救命之恩?行了,趕緊回去收拾收拾東西,今兒就到二皇子那里伺候著吧!只是你須得記著自己的本分,別給乾清宮丟臉才是!"

晚晴眼中迅速的迸發出一抹光,磕了一個頭,便利落的起身回去收拾東西了.

魏忠回了殿里,李懷玉問道,"她去了?"

魏忠點了點頭,語中難憤恨,"真是養不熟的白眼狼!虧得皇上這般看重她,誰知竟是個扶不上牆的!"

李懷玉不在意的笑了笑,攤開一本新的奏折,"這些做什麼?總是她自己選的路,將來也怪不到朕身上來."

陳姑姑在一旁看了半天,這會兒才開口道,"到底皇上還是太過看重她,不然何必非要用這種法子?到底于名聲有礙.——不這個,如今晚晴去了,這人手安排,皇上可有中意的?"畢竟是重要的位置,總要主子稱心才好.

李懷玉微微一頓,道,"將采藍提上去做主管宮女,至于朕身邊……將茶水房的那個林清提上來吧!"

于是才成為茶水房宮女沒多久的林清,再一次榮升為乾清宮一等宮女,能夠入殿在皇上身邊伺候.

不別人,就是林清自己都嚇一跳,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後來又聽聞,是二皇子將晚晴要走了,這才將大宮女采藍補上去.于是就空出了一個位置,正好便宜了她.

林清心知自己有這些好處,和前幾日鄭婕妤的事脫不了關系.只不知這晚晴在乾清宮地位不低,怎會這般容易就送去給二皇子?畢竟兩位皇子不和的事雖然大家都不,但都心里有數的.

還是後來魏總管私下里提點了她一番,林清這才知道,原來上回含香給皇上下的催藥,竟是從晚晴那里來的.而她的猜測也沒錯,裕太妃本只是打算用木槿花的迷幻作用控制皇上,誰知含香貪心不足,這才提前暴露出來.

晚晴的事皇上也是早就知道的,只是一直沒有查出後面的人,這才按兵不動.此次用她來試探二皇子,果然二皇子替她話,因此皇上便順水推舟將她送出去.

為著自己能夠這般好運的升職,林清十分高興的在乾清宮廚房尋摸了一份點心,帶著去長春宮瞧衛木蘭去了.不管怎麼,總是承了別人的好處,自然要回報萬一.

衛木蘭得知她升了職,表現的比她還高興些.——沒錯,林清根本不高興自己這麼快的升職.雖然在她的斡旋之下,並沒有造成什麼影響,但暗地里總會有些人看不慣的.畢竟人家做了好幾年,她才來了不過兩個月,根本不能比.

上篇:063 背後的隱秘     下篇:065 適應新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