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081 一盆馬蹄蓮  
   
081 一盆馬蹄蓮

好在碧波並未在這事上頭糾纏,不過隨口一,然後便道,"方才有個丫頭來找你,我也沒見過,不知是哪一宮的.瞧著她不愛話的模樣,倒看不出什麼來.我請她在後頭稍等一會兒,你快過去吧!別讓人等久了,不大好."

這就是,那人她不認識,也沒問出來是哪里來的.或許還有些探尋之意,但林清聽了這事,也沒工夫應付她,笑道,"我自進宮來,還沒認識幾個人呢,叫你過來還有人找過來!那我這就過去瞧瞧,這里還要勞你遮掩一二了."

碧波便笑,"從來哪一次不是如此,怎的你今兒反倒特特來囑咐我了?"語中雖是責怪之意,卻越見親和.

林清按捺住心頭違和的感覺,出門往後頭去了.

武英殿後頭是一間罩房.他們這些伺候人的,有時也能在這里歇一會兒,若有來訪的宮人內侍,也是在這里接待的.林清進門便見一個穿著青色宮女服飾,頭戴一支簡單的銀簪的宮女坐在那里.聽到有人進來的聲音,她抬起頭來,林清這才發現,這宮女生的著實討喜,眉目之間,隱約有些眼熟.

再細細一想,那輪廓不就和自己略有仿佛嗎?難怪看著這般面善,也難怪碧波方才的語氣有些微妙.

"是林清姑娘?"那宮女笑盈盈的站起身,行了個禮,看年紀比林清一兩歲,可舉手投足都是標標准准,著實難得.

林清連忙伸手將她拉起來,"咱們一般都是宮女,怎能讓你朝我行禮?快起來罷,傳出去,人還當我張狂呢!"

那宮女也不怵,微微一笑道,"雖然是這樣,可林清姐姐是禦前伺候的,自然比咱們尊貴有臉面些.我行個禮有什麼不成的?"是這麼,卻也順著林清的手站了起來.

兩人這才分了賓主坐下,林清又給她倒了茶,"這里沒什麼好東西,倒是這茶葉是盡有的.你別嫌棄就是."頓了頓,才問,"我瞧著姑娘面生的很,還不知道你是在哪里高就呢!"

"什麼高就?"那宮女咯咯咯的笑了起來,"我不過是在梅淑儀的院子里做些雜事罷了.若不是今兒姐姐們都不得空,這好差事哪里還輪得到我?"

梅淑儀?林清微微挑眉,真是個出乎意料的名字.——好吧,今兒不管誰在這里,都有些出乎意料.但其實也並不是完全不能理解.

畢竟選秀這就結束了,而按規矩,第二日便要去那些入選的秀女家中傳旨了,所以這時候有人來找自己,也並非無法理解.不止她,乾清宮中只要有點兒門路,有可能知道消息的人,應該都會被找去吧?

只是不知梅淑儀為何獨獨選中了自己?

"妹妹能跟在梅淑儀身邊,想來是不錯的."她微笑著誇了一句,卻絕口不問對方的來意.

梅淑儀畢竟是主子,此事或許自己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但她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賣面子的.

那宮女笑道,"哎喲,瞧我這個記性,竟忘了向姐姐介紹自己了,我叫南雪.這回回去,只怕玉珠姐姐又要罵人了,唉!"唉聲歎氣完了,才又看著林清道,"姐姐會幫我的吧?"

這般撒嬌賣癡的事,由她做來,格外惹人愛,不會叫人不悅,何況這人還有三分肖似自己.林清心頭一凜,這梅淑儀真真是好精細的算計!

見林清還不話,南雪才有些著急,想了想,咬牙道,"妹妹在翊坤宮中不過是個做雜事的,還沒有好生看過宮里呢!不知道姐姐有沒有去過太後的慈甯宮?不知那里是什麼模樣?"

"去倒是去過,不過也不能隨便亂走.所以我也不甚清楚呢!"林清耐著性子敷衍.也不知這人到底想什麼.但南雪的下一句話,卻叫她面色大變.

她道,"也不知朝云姐姐在慈甯宮如何了,自進宮之後,我還沒見過她呢!"

林清心頭微亂,不知這南雪是知道什麼才這般暗示呢?還是不過隨意胡而已?只是不論如何,她從前有疑問的事,今日卻總算解開了.

當時那個叫朝云的宮女站出來是瞧見過穿著蜀錦的人路過玉液池,不論是真是假,總算也幫她和衛木蘭分薄的嫌疑.她一直覺得這事十分奇怪,如今看來,難道那朝云是梅淑儀的人?可……梅淑儀為何要幫助自己?還是她要借著自己,和衛木蘭搭上線?

南雪見她面色微變,想著玉珠姐姐教給自己的話,便照著念道,"我們娘娘偶然聽,皇上千秋節時獻上去的那盆茶花,也是姐姐照顧的?娘娘素來最喜茶花,常歎息可惜不能走近一觀呢!"

原來是因為那盆十八學士?林清目光一閃,倒沒想到那盆花竟還有這般意外的作用.不過她總算放下心來,看來梅淑儀在自己這里,應該沒什麼所求,若她喜歡花,何妨就送她一盆?只是那秀女之事,卻是不能從自己這里透露出去的.她不知道別人知不知道秀女的位分,又是怎麼知道的.但她自己是李懷玉親自給她看過的,想來是最准的,但也是最不能出去的.

今次選秀,沒有選出皇後!這句話若是如今給人知道了,只怕又是一番波瀾.若是從自己這里傳出去,那真是幾個腦袋都不夠死了!

打定主意,林清笑道,"一點微末的手藝,登不得大雅之堂.難得梅淑儀喜歡,不如等會兒南雪你回去的是弘揚,也給梅淑儀帶一盆回去?便是淑儀不喜歡,擺在宮里也是好的."

南雪聞眼睛一亮,笑問道,"不知哪一盆是送我們娘娘的?我先去瞧瞧,若是不好,姐姐你可要給我換過."

林清自己種的花都是放在住處的,聞有些為難.但想著就這麼打發了南雪也好,免得夾纏不清,到最後反而不美.何況梅淑儀派人出來,未必沒有在等消息,若是一直留著南雪,難免會讓人覺得自己太過張狂.

想到此處,她便笑著開口道,"還要勞煩南雪妹妹跟我到住處去看才行."

兩人便出了門,往後頭走.好在這時候不早不晚的,大部分人都在當差,並沒有遇到什麼人,不然人家問起來,林清卻不好介紹南雪的身份,也不好為什麼梅淑儀的宮女竟然會來找他.

好在林清為了避人耳目,平素都要在院子里或是窗台上放上幾盆花,所以也不懼怕南雪的打探,大大方方道,"就是這些了,紫薇花不知你家娘娘喜不喜歡.不過我是屬意這馬蹄蓮的,高貴典雅,正襯梅淑儀娘娘."

其實這話純粹是瞎扯淡,她根本沒見過梅淑儀,便是少有的幾次兩人都在的場合,也因著被其他事吸引心神,所以根本沒去注意.是以林清根本不知梅淑儀什麼模樣.不過梅淑儀總算對她有恩,所以林清也不吝贊美了.

想了想,又怕人家不滿意馬蹄蓮,畢竟這種話並不稀奇,因又指著旁邊的一盆牡丹道,"這叫似荷蓮.這牡丹是我花了好大功夫,才讓它晚了那麼久開的.若娘娘喜歡,這個也不錯."

其實這盆花是預備著給李懷玉賞給新任皇後的.畢竟牡丹被稱作花中皇後,送給皇後正是相得益彰.而她自己身為皇帝的貼身女官,為皇上考慮也是自然的.

——最重要的是,她總覺得李懷玉放了太多精力在衛木蘭身上,或許注意不到這些事.皇後和嬪妃不同,萬一記恨衛木蘭就不好了.

南雪看樣子也是個懂事的,笑著挑了那盆馬蹄蓮,"既是姐姐選的,自然就要這個.到底是姐姐的一份心意,娘娘必定歡喜的."

挑完了花,南雪這才發現,自己的來意還未出來.她抱著那盆花站在原處,有些局促道,"過幾日新嬪妃就要入宮了,只怕姐姐也要忙吧?哎,只是我們娘娘,如今是宮中位分最高的,可過幾日就不是啦!"

見林清似有動容,才接著道,"來我們娘娘也沒什麼想頭,只是,聽那些嬪妃們都是天姿國色的,我們娘娘怕丟了丑呢!來,其實翊坤宮離著慈甯宮近,離著乾清宮卻遠,也不知有沒有機會見到那些娘娘們!"

完這話,卻是不等林清回答,轉身便走,"我出來的時間長了,再不回去,玉珠姐姐只怕要拘著不叫我出門了.姐姐若有空,就去翊坤宮尋我話吧."

林清鬧了半天也沒明白她是什麼意思.只好轉身往武英殿去.

走到半路,她突然猛地一頓,抬起頭來看了看澄碧如洗的天空,自自語道,"天哪!原來竟是這樣,一個姑娘話就知道繞這麼大的圈子了,差點兒沒反應過來呢!"

難怪走得這麼勤快,梅淑儀原本也沒打算知道嬪妃們的位分.不論如何,她上頭會有人,是肯定的了.如此,還不如不知道呢,知道了反而鬧心.所以她今日讓南雪過來的目的,其實是為了讓自己勸勸李懷玉,不要往翊坤宮安排主位?!

也是,沒有主位,她自己就是最大的,多麼自在,有了主位之後,每日都要去請安,不夠鬧心的.難怪要什麼"離著慈甯宮不遠"的話.

只是這事,林清覺得自己未必能夠幫得上忙.畢竟李懷玉方才並沒有提起這個.想來衛木蘭的住處一早就打點好了的.

上篇:080 分封諸秀女     下篇:082 宮殿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