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110 林清蘇醒了  
   
110 林清蘇醒了

"施太醫,主到底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啊?"香凝問道.

"這個我可不准,按理,退燒之後就應該能醒過來了.不過你們主之前沒有好好休息,所以多睡一會兒也是有的.放心吧,已經沒事了.不過,等她醒了一定要讓她好好吃點東西,補補身子."施良笑道.

知道他也是好意,春凝便笑著答道,"多謝施太醫了."可其實,如今林清這個位置,想吃點兒好的,談何容易呢?

林清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耳邊嗡嗡的吵得要命,腦子里像是要炸開一般.不耐到了極致,竟然就這麼睜開了眼睛.

春凝還在和施太醫話,香凝第一個發現了她,"呀,主你醒啦!施太醫施太醫!快來看看主,她醒啦!"

林清伸手揉了揉太陽穴,皺著眉坐起身,便見施良從走進來道,"醒了?先別起來,主現在身子虛得很,還是多多臥床休息才是."

林清點了點頭,問,"你怎麼在這里?我怎麼了?"

"主你發燒了,睡了一天一夜多呢!施太醫是來給你看病的."香凝在一旁答道,著便將早就備好的粥端過來,"主先用些粥,在讓施太醫診診脈吧!"

林清確實是餓極了,算上睡著的時候,已是兩天兩夜沒怎麼吃東西了,又這麼折騰來折騰去,病了也不奇怪.將那碗粥囫圇著喝了,她才對施良道,"原來你已是太醫了,恭喜.此番真是有勞你了."

施良笑著道,"並不是臣的功勞,還是主身邊的兩個宮女得用.主的身子,宜多多調養,還請不要勞累,用些補身子的東西才好."

雖然他也看出來這浣花軒里里外外一件值錢的東西都沒有,只怕補身子的東西是吃不起的.但他是個大夫,該交代的還是要交代清楚.

林清也含笑答了,又再次謝了他,這才讓春凝將人送走.

將老實的香凝留在身邊,是為了更好的探問消息,她也不繞彎子,便問道,"我發燒了,你們是何時知道的,太醫又是怎麼請來的?"

"奴婢們是第二日才發現主病了,春凝姐姐便去了太醫院,但是沒請到醫員,只開了藥回來.主吃了之後總不見好,奴婢才去請蓮妃娘娘幫忙,請了施太醫過來瞧主的病."香凝答道.

她話十分利索,將形都得清清楚楚,只是將自己那一夜的遭遇遮掩了去.其實事後想起來她都覺得自己當時太傻,那件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但當時卻是看得極重.

林清聽到"蓮妃娘娘"四個字,不由微微一怔,"竟是她."

香凝聽她語氣之中,頗多意味,有些不明白的問道,"主,可是有什麼不對?奴婢去關雎宮的時候,瞧著蓮妃娘娘像是認識主似的."

林清唇邊隱隱露出一個笑容來,"你不知道麼?我從前是在乾清宮當差的,皇上給關雎宮送東西,都是我去.蓮妃娘娘……她還是秀女時我就認識了."

"原來是這樣."香凝雖不懂其中的彎彎繞繞,但是也知道這樣似乎有些不對,所以立時便閉嘴不問了.

春凝此時也送了施良回來,林清看到她,想起施良她們二人得用的事,便道,"我沒看錯你們,還要多謝你們去給我請太醫了.起來這也是救命之恩,你們若是有什麼想法,大可以直出來."

香凝尚未聽明白其中的意味,春凝便直接開口拒了,"既是奴婢拼了命將主救回來的,如何還能讓主隨意糟蹋了?奴婢從今往後,便留在這浣花軒伺候主了.主便是奴婢們的主子,香凝,你是不是?"

"啊?是是……"香凝下意識的答道,"主當然是咱們的主子啦!"

林清也明白了春凝的意思,她沒料到,自己在最落魄的時候,竟然還能夠遇到兩個這樣的忠仆.她還以為自己一輩子就活該是被人拋棄的命呢!誰知還有時來運轉的時候.

在心里自嘲著,林清臉上卻露出了笑意,"想留就留吧!只是我這個主子,只怕前程渺茫的很."

"主還是多多休息吧!現在想這些也是無益."春凝打斷了她的話,似乎很不願意聽到這樣"沒出息"的話似的.

林清笑道,"無妨,睡得多了,也睡不著.你們跟我話吧!也好打發些時光."

春凝無奈,只能拉著香凝坐下來,"那主吧!"

這麼正經,倒是將林清噎的無話可.想了想,還是道,"你們也瞧見了,如今我就是這個樣子,只怕這一輩子就是這樣了.爭寵,我是沒有想過的.若你們有什麼心思,便直接告訴我,我放你們走.跟著我只怕難出頭."

春凝冷笑道,"怎麼,不是都主是費盡心機爬上龍床的嗎?怎麼竟連爭寵的心思都沒了?難道這一點點打擊,就讓你失去斗志了?"

她本以為這打擊會讓林清更加認清現實,然後奮力爭寵,誰知竟是相反的效果.

林清神恍惚了一下,輕笑道,"呵……原來傳是這般的.我還是第一次聽.你既然這樣以為,那就是這樣吧!我只怕要讓你失望了.我並不想……"她成為皇上的嬪妃.只是這話如今已經不能了.

"難不成你還要當什麼貞潔烈女不成?以為這樣才有所謂的風骨,不受寵的老婆才是有骨氣的高貴老婆?權勢富貴你也棄如敝履?"春凝繼續火力全開的刺激她.

香凝在一旁看得十分擔心.春凝姐姐膽子好大,竟然敢當面教訓主,只是主似乎也不很生氣似的.

林清確實沒生氣,她從不認為自己身份高貴,所以到了低谷,要接受也並不難.所以她知道,春凝的冷嘲熱諷之中,卻全是對她的關心.既然如此,為何要生氣?

"我並沒有這個意思,只是……我本人志不在此."最後她總結道.

春凝聽了這話,只能怒氣沖沖的離開了.

香凝在一旁安慰道,"主,你千萬別生春凝姐姐的氣,她……她……"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替春凝開脫,只好道,"她都是擔憂主.主不知道,當時施太醫主不好了,可是他不方便施針,春凝姐姐就自己學了來給主紮.她手臂上都是針眼呢!"

似乎覺得自己舉出來的例子十分能夠證明春凝的心思,香凝還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

林清聽了之後,十分驚訝,"竟有此事?"真看不出那丫頭真是個能豁出去的."對了,你呢?你做了什麼?"

"奴婢什麼都沒做."香凝有些臉,便轉移話題,"對了,奴婢去關雎宮的時候,還遇到了一位秋姑姑,她認識主呢!"

可惜她挑選的話題不怎麼好,反而讓林清猜出了原委,"秋姑姑?她不是住在掖庭宮嗎?難道你走錯了方向?"林清話才出口,便看到香凝透了臉.

腦子里一轉,她就猜到是怎麼回事了.想必香凝並不認得路,所以竟走到了掖庭宮.來其實很凶險,若非是遇到了秋姑姑,她只怕就要被當做賊人抓起來了.

"真是多謝你們了."林清不由笑著道.

"誰要你謝?趕緊多吃些東西,養好身子才是正經.咱們浣花軒窮得很,炭都燒不起,你再不快點好起來,只怕又要發燒了!"春凝從外頭急匆匆的走進來,手里還端著一碗粥.

"你怎知道我還未吃飽?"林清笑著接過來,一邊吃一邊問道.不知為什麼,聽了香凝的話之後,她倒是覺得和這兩個宮女之間的關系親近了許多.她自己本就是宮女出身,沒了隔閡之後,便隨意了許多.倒是讓春凝和香凝心中暗暗詫異,只是沒人問出來罷了.

春凝也沒解釋,只是一項一項的跟她彙報,"主的行李奴婢自作主張拆開了,里頭除了衣裳,只有十幾兩銀子.請太醫抓藥都花了些幾兩,去禦膳房專門要粥又花去十幾文.因主病了,炭火一直沒熄,如今領回來的炭已經不剩什麼了.不想想法子,只怕咱們這個冬天過不下去."

林清聽了,無所謂的笑道,"沒關系,用完了再去要就是了.我是皇上的嬪妃,總不成真的讓我餓死凍死.傳出去皇家的臉面還要不要?"

春凝憂愁的看著她,這話得輕巧,到時候還不是自己去跑腿挨罵?主子不知道上進,又想過好日子,哪有這麼好的事兒!不過,她轉念又想,或許苦日子多過一段時間,主子就想開了呢?

林清並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她自己卻是什麼都無所謂的,她只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出宮了.既然是這樣,在宮里也就是這麼過下去了.她真的沒有爭寵的興致,能過一天是一天吧!

其實這樣也挺好,她還沒想好要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李懷玉.就這麼過下去,不看到李懷玉,她還可以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也就不用發愁了.

上篇:109 高燒不能醒     下篇:111 冰冷的除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