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127 晉位為寶林  
   
127 晉位為寶林

蓮妃一場杏花會,最後鬧劇一般收場,只是讓眾人再一次見證了蓮妃受寵的程度.

而這其中最得利的人,應該是浣花軒的林更衣.因為杏花會後,皇上回了乾清宮,第一件事就是讓魏總管去浣花軒宣旨,將林更衣從末等更衣,晉為寶林.

雖然只是從從八品晉為從七品,但是也可以從中窺見皇上對蓮妃娘娘的重視.——不過是因為蓮妃抱病為她辦了一場杏花會,就能夠得到皇上的關注,甚至晉了位份,可見一斑.

林清對此只能苦笑.原來李懷玉的話,是這個意思.呵……他以為她跟蓮妃來往,為的就是能夠借著蓮妃的勢上位麼?所以直接給了自己這個位置,換自己不去打擾蓮妃?

不知道他有沒有想過,若是一個貪心不足的人,或許不會就此退卻,反而得寸進尺.

"主……"最明白林清心的那個人,竟然是春凝.她看著林清從杏花會回來之後,便一直保持這樣沉默的狀態,十分憂心的跟在一旁,想要勸,又無從起.直到聖旨來的那一刻,才明白主一定是和皇上發生了什麼.

她還記得,主曾經笑著過,我就算要爭寵,也不會利用她.

的時候無比斬釘截鐵,誰又能想到如今的形?春凝想了想,還是開口勸道,"蓮妃娘娘必定知道這是皇上的意思,與主無關的."

"那又如何呢?在別人眼中,始終是她給了我這份臉面.況且,這次升位,本來就是因為她的緣故,一點都不冤.我知道她不會怪我,我只是過不了我自己心里這一關."林清道.

……春凝一直不明白主到底在糾結些什麼.如今主已是皇上的嬪妃了,又有天時人和,在這宮里不爭寵不是很奇怪麼?到底主就是想得太多了,可是想了那麼多,最後的結局不也是一樣的嗎?

她轉而起別的,"主這個位分可真是不好稱呼,叫林寶林,聽起來有些奇怪呢!"

是很奇怪,林清笑著道,"無妨,你叫主又不出門,也不會有人稱呼我.況且……"她不會讓自己在這個位分上待太久的.想要在這宮中立足,起碼也要四品以上才夠.不趁著如今,難道要等兩年後的大選麼?

林清站起身,對春凝道,"起來,今兒是杏花會,其實根本沒怎麼瞧見杏花什麼樣子,一大群人坐在一塊兒話,誰有興致看花?咱們這附近,可有什麼花如今還開著的?"

"前兒香凝是瞧見過一株蠟梅,不知如今可還開著.主要去瞧瞧?"春凝問道.

林清點點頭,"嗯,你叫上香凝,咱們去瞧瞧.這丫頭到哪去了?我回來也沒見人影兒!"

"她啊,聽過幾日是觀音菩薩誕生日,一錯眼兒就不見人影了,奴婢也不知她是去做什麼.應該是去內務府了吧?好在咱們這兒離著內務府不遠,不然讓人瞧著了,又是一段官司."春凝回想了一下,才道.

正著,香凝便從外頭進來了.春凝忙叫住她,"做什麼呢?這般急急惶惶的?見著主也不過來問安,你規矩都吃到肚子里去了吧!"

香凝撓著頭過來,林清忙勸道,"算了,由著她吧.我就喜歡她這個性子,若是太過拘束,反而不好了."

香凝這才恢複喜笑顏開,對林清道,"主,奴婢聽二月十九是觀音菩薩的誕辰,就將主前些日子抄寫的經書拿去內務府,請人送去供上了.菩薩瞧見了,也必是喜歡的!"

從前在家時,林清每年過年的時候都會抄一卷經書給林雪祈福的.後來知道林雪沒了,便將那些經書全都燒了.香凝的是上回林誠來看過她之後,她心血來潮抄的一卷,因覺得自己大不孝,又讓弟弟為了自己的事兒上了戰場.

因此聽到香凝拿去供了,便笑著抓出一把銅錢,塞在她手里,道,"不錯,我還沒想到呢!"

不是沒想到,只是宮里專門供奉這些東西的清甯殿,也不是什麼人的東西都能夠送進去的.況且真的送去了,也太過張揚.許多嬪妃都愛用這一招來爭寵,時間長了,皇上也不是傻子,會什麼都不知道.她抄這經書,是為了父親和弟弟祈福,可不願意讓人以為是給李懷玉抄的.

不過既然送去了,能在佛前供奉,那自然是最好的.所以也沒有解釋其中的不同,免得打擊了香凝的積極性.伸出手搭在她的肩上,笑道,"春凝和我,你前兒瞧見了一株蠟梅,咱們過去瞧瞧去."

香凝歡喜的在前頭引路,春凝聲對林清道,"主別太慣著她!這樣大的事兒,不跟主一聲,就將東西送去了,誰知是個什麼心思?這般自作主張,主不罰,只怕她日後行為更加不謹."她作為大宮女,主想不到的地方,就需要她來提點.

林清聞心中也是一凜.一直以來,香凝表現出來的就是這樣天真懵懂的模樣,所以她竟然沒有察覺到香凝的變化!一開始的時候,香凝十分老實,主子吩咐什麼就做什麼,便是不對,也不知道反駁.

可如今經春凝一,林清才忽然想到,香凝如今是越來越肆無忌憚了.是不是自己這個主實在管得太松,所以她已經忘記了誰是主子誰是奴才了?

要知道,這宮里越是親近之人,越是能夠抓住你的七寸,將你狠狠地踩下去!若是就這般栽在一個自己從沒防備的宮女手中,只怕就真是個大笑話了!

林清深吸了一口氣,在心里告訴自己,如今已經和之前又不同了.她現在要爭寵,除了要想辦法讓皇上記住自己之外,還要心著別人陷害自己.而身邊的人,也是時候嚴加管束了.

想畢,她對春凝道,"我知道了,是我的疏忽.這樣,你回去之後,私下里她.瞧瞧她真是沒有心機才無意犯了這個錯,還是真是覺得主子不管,所以就能夠自己做主了!"

若香凝真是那樣的奴才,她可不敢用,必要找個法子,將人攆出去才安心的.

春凝點點頭,扶著她往前走,視線掃過前面那個蹦蹦跳跳一點都不莊重的身影時,心頭不由喟歎.這宮里始終不是在家,香凝也實在是太過輕率了,便不是故意的,也該受些教訓.不然將來必定會連累主子的.而她們和主子,可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走了一會兒,香凝停了下來,笑著對林清道,"主,就是這里了!"

林清這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抬頭去看,果然是幾株蠟梅.這花她並不愛,因此挑了兩枝折下來,交給春凝拿著,便打道回府了.春凝和香凝齊齊詫異的問道,"這就回去?主不再看看了?"

"有什麼好看,我本就是來折花的,目的達到了,自然要回去."林清笑著道,看春凝欲又止的模樣,便問了出來,"你那是什麼表?"

"哦,不是."春凝回過神來,還沒來得及話,香凝就已經笑嘻嘻的開口道,"主,咱們不是笑你.只是春凝姐姐從前也伺候過一位主,那位主每次見了這些花兒草兒的,必定要吟上一兩首詩來應景兒,有時還要哀哀哭泣,反正奴婢也不太懂!"

春凝連忙拉住她道,"胡扯甚麼呢?主子們的事兒,是你應該嘴的麼?!"

香凝朝林清吐了吐舌頭,"奴婢知錯了,以後再不會胡八道了."著還像模像樣的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

林清倒是很感興趣的問道,"她的那位主是誰?怎的我沒聽過?"

"那位主是蔣才人,她是從潛邸時候就跟著皇上的.只是一直深居簡出,聖眷也就那樣,所以在宮中反倒沒什麼名氣,也很少有人提起來."春凝道.

這麼有特色的人,真的會不被人提起來麼?林清表示懷疑.她突然想起,她其實也是見過一次這個蔣才人的!當時鄭婕妤落水,所有的嬪妃都來探望,當時這蔣才人就在其中.

林清還記得她當時捏著帕子,十分緊張的模樣呢!瞧著並不像是春凝所的那種性子呀!難不成其中還有什麼隱不成?她便問道,"你伺候了蔣才人多久?她每日除了吟詩還做什麼?"

春凝似乎也詫異自家主對蔣才人的關注,苦笑道,"奴婢就跟了兩日,蔣才人嫌棄奴婢不會吟詩,就將奴婢遣回去了.她的事兒,奴婢也不十分清楚.不過奴婢認識她身邊的霽雨,主若有什麼疑問,奴婢也可過去問問的."

林清搖了搖頭,"不過隨口問兩句罷了,誰還專門去打聽別人的事兒呢?讓人知道了,沒准以為你家主心懷不軌呢!咱們快回去吧!"

回到浣花軒,林清讓香凝找出來兩個插瓶,將自己帶回來的蠟梅插進去.瞧了半天,又不滿意.索性自己去找東西來插.誰知竟叫她在浣花軒後面的雜物間里找著了許多陶器.問了春凝,她也不知道這東西是做什麼用的.

林清想著,不管從前是做什麼用的,反正如今歸了她.便從里頭挑了兩個,拿回去插瓶了.

弄完之後,將其中一只交給香凝,"你把這個送到乾清宮去.就交給外頭守門的印子或者泉子就行了,讓他們送進去給陳姑姑."

香凝雖不大明白是怎麼回事,卻還是認真的記了,然後便捧著那蠟梅花去了乾清宮.

上篇:126 天大的恩寵     下篇:128 虛無的寵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