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131 太後的處置  
   
131 太後的處置

關雎宮和浣花軒並不在同一個方向,林清目送蓮妃上了步輦離去之後,才轉身問春凝,"方才那個宮女將你帶去了哪里?"她現在才想起來,在偏殿等候的時候,春凝明明就可以跟在身邊,卻被對方攔住了,大約也是為了讓自己獨處害怕吧?

"她將奴婢帶去了後頭的罩房里.不過那里沒有人,就只奴婢一人呆在里頭.後來奴婢瞧著時候差不多了,便出來尋主了.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春凝敏銳的察覺到了其中的蹊蹺.

林清淡淡一笑,"是啊,你也瞧出來了,可偏就有人將我當成了傻子呢!"

"可是太後為難主了?"春凝的眉間蹙起,十分擔憂的問道.雖明知自己便是知道了也無用,但總還是想問問清楚,起碼知道主遇到了什麼事.

林清搖搖頭,"太後如何會用那等不入流的手段來對付我?她直接讓我跪在慈甯宮的大殿里,也不會有人什麼.便是我自己,也要感恩戴德的."她的聲音淡淡的,但春凝還是聽出了其中的屈辱.

她有些不明就里.事實上就如主所,能給太後磕頭,是多少人求不來的福氣,為何主的話中,卻是充滿了怨憤之意?她出安撫道,"太後娘娘是皇上的生母,地位尊貴,自然對嬪妃的態度就隨意了些.主斷不可因此就心生怨恨."

是麼?她是皇帝的生母,所以就要被所有人容忍?林清微微一笑,她偏不.可能嬪妃之中,唯有她和衛木蘭這個皇上的枕邊人最清楚皇上對太後?

不過這些也不便解釋給春凝聽,她只是自自語了一句,"我不曾欠她什麼,她欠我的又如何算清?"

春凝聽得莫名,還要開口,林清已道,"我心里頭有數,你不必勸我.我自然知道自己是無法跟太後抗衡的.放心就是,你家主還沒傻呢!"

春凝舒了一口氣,這才發現她們已經走題了,她忙問道,"險些就給混忘了.主還未,在給太後請安之前,遇到了什麼事呢!"

"沒什麼,不過就是讓我一個人坐在偏殿里,沒有火盆沒有熱茶.大約是看我大病初愈,想來身子受不住,這麼一凍,可不就又是一場大病?"林青笑著道,"只是你家主也沒有那麼容易生病."

春凝有些奇怪的問道,"這是誰的手筆?若主在慈甯宮病了,那豈不是讓人疑心太後娘娘麼?"

林清唇邊露出一個譏諷的笑意,所以呢!或許甯賢妃根本就沒有想過她太後姑姑面對此事時的尷尬.她只為自己痛快,其余什麼都不顧,這般行事,在這宮里早晚都要受苦的,自己提前給她個教訓,想來太後也不會介意才是!

"你,能在太後宮中做到這一點的,還有誰呢?"她問春凝.

"甯賢妃娘娘!"春凝立刻就給出了答案.林清滿意的笑了笑,並沒有繼續再.

回到浣花軒,林清便讓香凝去太醫院請施太醫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回的果酒起了作用,施太醫來得很快,"林寶林可是身子有什麼不適?臣先給主請脈."

林清也不避諱,直接將手伸過去給她診,一面笑嘻嘻的道,"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在慈甯宮吃了兩杯涼茶回來,就覺得頭有些疼,所以才請施太醫過來瞧瞧."

真是睜著眼睛瞎話,明明脈象沉穩有力,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施太醫抬頭看了一眼林清,卻見她一點都不著急,還有閑吩咐春凝,"前兒不是新開了一壇子酒麼?這回是什麼味道的?"

"回主,是葡萄的.入口醇厚,回味甘甜,實乃酒中珍品."春凝在一旁答道,"主曾,這酒每日喝一點能美容養顏,奴婢沒有記錯吧?"

"沒有."林清笑著將自己的胳膊收回來,問施良,"施太醫,我這病可有良方?"

施良回過神來,連忙答道,"有有有!臣這里正有一個方子對症,待臣寫來."著便提筆去開方子去了.

怪道他這林寶林敢這樣明目張膽的耍自己玩兒呢!原來是有恃無恐.不過想到那"入口醇厚,回味甘甜"的葡萄酒,他忍了!

刷刷幾筆開好了方子,施良笑著遞給春凝,"這方子每日兩次,春凝姑娘可別忘了,好生照顧你家主才是."

春凝笑著點頭,林清以手扶額這才道,"哦,差點兒忘了,施太醫最是愛酒之人.我這酒新釀出來,還沒有名字呢!聽施太醫從前也是詩書滿腹,不如就請施太醫賜名如何?春凝,你去拿兩壇子酒過來,順便送施太醫回去吧!"

這回春凝拿出來的卻是一個巴掌就能拿起來的壇子.施良見她這般珍重,想來的確是難得的好久,這才滿意的點頭道,"主這病不妨事,只需吃兩劑藥就能好了."

施太醫回去之後,沒過多久,宮中就傳林寶林去慈甯宮請安回去之後,就又病倒了.有人感歎林寶林的身子太弱,但也有人神神秘秘的透露了緣由:那林寶林是在慈甯宮喝了涼茶,這才病倒的!

太後署理宮務,這種傳正是最先知道的.聽了之後,便立刻讓花嬤嬤下去調查,等她拿到結果,簡直怒不可遏,將自己平日里最喜愛的那套瓷器擺件摔了個粉碎,"真是好大的膽子,以為哀家年紀大了,吃齋念佛,管不了事了麼!"

"太後娘娘息怒啊,為這事生氣不值得."花嬤嬤在一旁勸道.看著太後將那瓷器摔碎,她也知道此事只怕是觸怒了太後了,那擺件可是承恩公府獻上來的,平日里太後最是喜歡,這回卻毫不猶豫的砸了,只怕是對蘇家也失望得很了.

"哀家不生氣!哀家怎能不生氣?!難道哀家做的還不夠多?還不夠好?為什麼要讓甯毓跟哀家作對!虧得哀家一直替他們打算,苦苦安排,誰知竟是養了一只白眼狼!"

其實太後一直都不太喜歡甯賢妃,她實在是太不懂事太不會做人了!明明自己是她姑媽,卻不見她來親近.在宮里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會與自己商量.只有惹了禍才會想起自己這個姑媽來!

如這回的杏花會,她被皇上禁足,立刻便讓人求到太後這里來.太後念著她年紀不懂事,也就應下了.為了這個,還被蓮妃拿話堵著.可憐她進宮那麼多年,何曾受過這樣的待遇?誰知這甯賢妃面上托自己求,底下卻還留了這樣一手!

"這簡直是不將哀家放在眼里!還有這群白眼狼!哀家哪里對你們不好?哀家這還沒死呢,你們就惦記著投奔新主子了!晴嵐,讓人將這些背主的奴才打上三十板子,然後送去景仁宮!既然她不認這個姑媽,日後她的事,哀家也懶得管!"

這回太後是真的生氣了.或者,她內心深處還有些恐懼.她不知道這事是甯賢妃自己一個人鬧出來的,還是整個承恩公府共同的決定.

如果承恩公府放棄了她,全力扶持甯賢妃,那她在宮中的地位,就要受到威脅了.——雖然這種可能其實根本不會出現,但危及到了自己的權位,太後會將所有的可能都扼殺掉!

她要讓承恩公府看到,甯賢妃是個扶不起的阿斗,只有她蘇瑾兒,才能保證蘇家的權勢地位!

蘇家果然很快就行動起來,承恩公夫人第二日就遞了牌子進宮給太後請安.

"太後娘娘可千萬不要為這事著急上火!臣妾來時,承恩公還囑咐臣妾,給太後帶了好些東西.這回的事兒,咱們家里是一概不知的.唉,來,那甯賢妃娘娘怎的這般不知輕重?竟鬧出這樣的事兒來!承恩公生怕太後有什麼想法,這不才催著臣妾入宮?"

太後聞臉色才好看了些,"誰知是怎麼回事兒呢?哀家本想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她不會對哀家下手.誰知偏偏就是她,讓哀家可怎麼呢?"知道不是承恩公的主意,她也就放下心來了.

承恩公夫人試探著道,"會不會是被人陷害了呢?你也知道,甯賢妃娘娘在家時就是那個樣子,她有多少陰謀詭計,那真是……她是絕做不出來的."

太後冷笑道,"冤枉她?哀家倒希望是冤枉的呢!哀家這慈甯宮,不敢水潑不進,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將手伸進來的!不是哀家對她不設防,她也不能得手!"

"來去,還是那些下人的問題,若非她們兩面三刀,也不會這樣了."承恩公夫人試圖將這責任推出去.

太後不耐道,"夫人到現在還不明白麼?若不是父親對甯丫頭做過這樣的許諾,她因何會來收買哀家手下的人?這些人又因何會投向她?夫人可不要犯糊塗,哀家是夫人的女兒,甯賢妃是孫女,這女兒和孫女,哪一個比較親?"

承恩公夫人想起府里的兒媳婦,沉默了.孫女兒自然是跟她自己的娘比較親,遂下定決心,"自然是太後跟臣妾親近.臣妾明白了,回去之後,必定勸承恩公,讓甯賢妃收斂些."

太後伸出手指揉了揉額頭,"收斂不收斂的也就罷了,讓她千萬別牽扯著哀家.再有一次,哀家可不會像這次一般心軟了!"

上篇:130 話里藏機鋒     下篇:132 浣花軒掌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