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148 與賢妃對質  
   
148 與賢妃對質

有了確切的目標之後,李懷玉手下的人辦事很快,證據的搜集也是有條不紊.

李懷玉這才放下了心頭的大石.雖然其中還有許多不明之處,但事已經漸漸水落石出,他去看林清的時候,總算不再覺得氣氛那麼壓抑了.畢竟只要找到張壽,林清就一定能夠醒來.

這日,郝佳德和暗衛終于將證據搜集完畢,而張壽所在的地方也已經被找到了.

——這十幾年來,他竟然一直都生活在京城,甚至還開了一家醫館,竟然都沒有任何人發現.李懷玉只能再次感歎,承恩公府果然是了不得,這種手段,至少他現在還是做不到的.

也因此讓他明白,自己雖然是皇帝,但的話也未必就那麼管用.只要這些老臣還在,對他就是一個掣肘.

但他卻不能不管不顧的就將他們全都弄走,因為他們在朝中勢大,這樣一來,必定會引起反彈,所以只能慢慢來.李懷玉為此十分憋悶.

幸而如今這些老臣們的女兒大都在宮里,從前或許還要費心去拿他們的把柄——雖費心了也未必能夠拿得到——然而如今卻只要讓他們在宮中的女兒犯錯就是了.

前朝後宮向來都互相影響,這樣一來,想要弄走這些人,可就容易多了.

所以拿到這個證據,李懷玉便立刻去了景仁宮.他沒想過這一次的事就能夠將蘇甯毓徹底的打垮,但是正如蓮妃告訴過他的那樣,只要甯賢妃還在宮里,以她的才智,還怕她不犯錯嗎?

而且越是處于劣勢,越是嫉妒心強,犯的錯也就越是無法彌補.到了那時候,承恩公府也保不住她.

到了景仁宮,甯賢妃聽皇上來了,自然是十分高興.

自從她進宮以來,恩寵就十分少.還是仗著是皇上表妹這個身份,才能夠每個月分到那麼兩天的時間.她自然是不會滿意的.畢竟有個蓮妃在那里擺著,她這個對照組也實在是太差了!

"皇上今兒怎麼有空來了臣妾這里?"她笑意盈盈的問道.其實心里在想,果然將那個林清弄死是正確的決定,看,皇上表哥這不就記起我來了嗎?要知道今兒可不是她的日子.

李懷玉神色淡淡的,看著她柔萬千的請安行禮,與自己話,腳下卻是不停,直到走進了內室,才冷然道,"朕不來,你豈不是當朕不存在,以為這後宮還是承恩公府,任由你折騰?!"

"皇上!皇上這話,臣妾不明白……"李懷玉的話一出口,甯賢妃就有些不安.但她堅信這事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查出來,所以還想嘴硬.要知道她也是打聽過的,那個碧波和那個嬤嬤都已經死了,死無對證,皇上也不能將她怎樣.畢竟她可是皇上的親表妹.

雖然她也不知道碧波和那嬤嬤為何會突然自盡,但想到或許是祖父的安排,便放下心來了.

李懷玉冷哼了一聲,"罪證確鑿,你還想抵賴?"著便將那些證據全都扔在她腳下,"你自己看吧!免得又是朕冤枉了你!你是朕的表妹,為何要這般讓朕失望?!"

甯賢妃吃了一驚,伸手將那些東西撿起來一一查看,越看越心慌,越看越害怕,她做了什麼,皇上竟然都知道!她臉色蒼白的抬起頭來,正好對上李懷玉冰凍一般的眼神,禁不住打了個哆嗦.

她是真的害怕了!她從嬌生慣養,她娘將她保護的很好,其實並沒有接觸過多少陰暗面.是進了宮以後,她才慢慢的學會了這些心機手段.但她實在是沒什麼天賦,用的也是漏洞百出.

只是因為她的身份地位,所以一直沒有受到什麼處罰.卻將她的膽子慣得越發大了,這回才敢做這種事.

而今發現李懷玉什麼都發現了,她一害怕,就又變回了原來那個驕縱卻什麼都不懂的女孩子,哭著道,"皇上,表哥……我知道錯了,我不是故意的,都怪表哥,將蓮妃那個賤人捧在手心,卻看不到我的好!如果沒有那個賤人,表哥就是我的了!"

李懷玉面色鐵青,他實在不知道自己的表妹,竟也是這麼一個妒婦!難道這後宮之中,就沒有天性善良的女子了嗎?一個個都這般急不可耐的,想要自己的親近,想要自己的恩寵,甚至為此枉顧人命!難道這就是他的嬪妃?

"莫非你覺得你自己一點錯都沒有?"他冷冷的問還在自自語的甯賢妃.

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愣愣的答道,"我有什麼錯?我只是喜歡表哥而已……都是那個賤人的錯,若不是她迷惑了表哥,表哥怎會不喜歡我呢?都是她的錯!"

李懷玉對她徹底失望,怒極之後,反而平靜下來,嫌惡"便是沒有她,朕也不會喜歡你這種妒婦!"

著又沖外邊叫道,"進來一個人,幫著你家主子收拾好了,這般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

丹白戰戰兢兢的進屋,看見甯賢妃跪在地上哭,吃了一驚,但也不敢發問,連忙將人扶起來,一邊給她擦了臉一邊勸道,"娘娘別哭了,禦前失儀可是大罪.況且哭花了臉,也不好看了."一邊指使著人去打水來給甯賢妃洗漱.

李懷玉可沒有這個耐心在這里看甯賢妃哭,冷冷的留下一句,"甯賢妃擅自與宮外傳遞消息,又禦前失儀,著收回金冊金印,禁足在景仁宮,什麼時候想通了再!"然後便離開了.

金冊金印,是封妃之時頒下的冊寶,上面印著嬪妃的名字,只有妃以上的品級才能有,是身份的證明.收回金冊金印,那她這個妃子就名不副實了,將來只會是六宮的笑柄.然而此時正哭哭啼啼的甯賢妃,顯然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等她在丹白的提示下反應過來的時候,李懷玉已經走了很久了.甯賢妃沒有法子,又派人到慈甯宮去求助.

太後收到她的求助,沒好氣的摔了一個杯子,"哀家這個侄女,倒是會給哀家找麻煩.她沒進宮前,哀家一年也沒有那麼忙,如今倒好,專門給她收拾殘局了."

她的冷淡,花嬤嬤也不敢勸,只道,"太後念著香火,就再幫這一個忙吧!不過也得讓甯賢妃娘娘知道,她若真是闖了大禍,您也保不住她.否則她只怕不曉得收斂."

她其實也看不上甯賢妃,只是從蘇家的立場來考慮,太後這個忙是非幫不可的.她也不過是抱怨一句,所以這時候自己要做的,就是給太後一個台階下.而這一點,顯然花嬤嬤一直都做得很好.

太後點了點頭,歎著氣道,"算了,誰叫哀家也姓蘇呢!不為甯丫頭,便為了承恩公,這個忙也不能不幫!"

因此等李懷玉來請安的時候,太後便又一次將他留了下來.

"母後可是有事要與兒子?"李懷玉見太後一直不話,心知肚明,便率先開口了.

他早就料到太後必定會來求,所以一直等著呢!既然太後開不了口,他幫幫忙也無妨的.

太後歎了一口氣,道,"甯丫頭的事兒,哀家都知道了.你做得很對,這樣的事,是決不能姑息的.否則人人都將皇宮當做是自己家來折騰,那豈不是沒有甯日了?只是此事其中卻還有些曲折,哀家恐怕你也不知道吧?所以才叫你來的."

"母後請,兒子一直聽著呢!"李懷玉垂下頭道.唇邊卻掛著諷刺的笑意,她是為了誰,大家心知肚明.

太後便接著告訴他,這事其實與承恩公府無關,全都是蘇甯毓和蘇夫人自己折騰出來的.蘇夫人疼愛女兒,這才背著承恩公府弄來了那種藥,下給了林清.所以希望他能網開一面.

太後倒是沒有謊,此事承恩公府當真不知,是蘇夫人自己一個人折騰出來的.

"哀家明兒就宣了承恩公夫人和她進宮,必定狠狠的教訓她,回去就讓她禁足吧!皇帝啊,你要知道,這承恩公府,是你的外家,若是他們沒了臉面,其實也就是你沒了臉面.母後知道,你必定是不願意的,但也沒有別的法子了.且忍耐著一遭兒吧!"

"這是最後一次."李懷玉沉默了半晌,終于給出了一個太後所期望的答案,"母後也需拘著甯賢妃,朕可是經不住她再折騰這麼一次了!"

這是警告了,太後的臉色也不好看,還是強忍著點頭道,"哀家知道你的難處,不會再阻止你的!"

李懷玉也就這麼板著臉告辭了.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上次和太後發生爭吵之後,每次到慈甯宮來,他都覺得別扭無比,而太後看他的神色,也再沒有過去的柔和.

一次又一次,太後讓他對母愛的期待,漸漸淡下去了.也就更加不願意留在慈甯宮.

出了慈甯宮的大門,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回乾清宮去.林清的事,已經差不多了結了,只等著承恩公府送上解藥,就能夠讓她醒來,所以李懷玉也不擔心.而他現在心很差,也不想回去批折子.

想了一會兒,他開口道,"去關雎宮."

關雎宮,那是這宮里唯一一個能夠讓他完全放松下來的地方.如果宮里還有一個人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算計他,那個人必定是蓮妃.她那麼美,那麼單純,那麼善良.他又怎麼會拋下這樣的女子不愛,反而去喜歡蘇甯毓那種妒婦呢?真是可笑!

走到關雎宮門口,聽著里面蓮妃逗著靛藍和醬紫話,李懷玉忍不住露出了一個柔和的笑意.覺得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產生的那些疲憊,似乎都在此刻消弭了.

上篇:147 怪醫名張壽     下篇:149 服下解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