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156 壽宴有驚喜  
   
156 壽宴有驚喜

林清深吸了一口氣,讓春凝伺候著換了衣裳,便帶著她往設宴的蓬萊洲去了.

已經有幾個低位嬪妃到了,正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處話.林清眼睛一掃,發現沒有自己相熟的人,便徑自找了個角落做了.今日這樣的場合,她可不想出風頭.

又坐了一會兒,聽得旁邊有椅子挪動的聲響,林清轉頭,便瞧見了范才人.因問道,"才人怎的不去那邊坐?這里太偏,只怕是不容易給人瞧見.若有交好的人來了,找不著才人怎麼好?"

其實她更想,你坐在這里皇上看不見的.沒辦法,上次關雎宮杏花會,這位范才人給她留下的印象太深.

范才人微微一愕,繼而笑道,"妹妹笑了,姐姐在宮里,可沒什麼交好的人."她著臉上便露出了繼續愁容,"似姐姐這般出身,哪里敢盼望別的?倒是妹妹,與蓮妃娘娘交好,讓人羨慕呢!"

她亦是選的宮女,與鄭婕妤夏寶林一同被太後指給了皇上的.這話倒也沒有錯,宮女出身的嬪妃,在這宮里,確實是難得能夠有交好的人.便是頗有聖寵的溫美人,圍在她身邊的那些人,也未必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倒是林清,因住在乾清宮,平日里少有人上門.

不過,若是不住在乾清宮,只怕自己的恩寵還不如這些人吧?林清笑著想.便如從前在浣花軒那般,也一樣是沒人肯上門來的.

"姐姐這話,卻叫妹妹難為了.蓮妃娘娘仁慈,這才幾次幫助于妹妹,但妹妹卻是不敢自稱與蓮妃娘娘交好的.畢竟她是妃子,妹妹只是個寶林,斷斷不敢高攀的.姐姐這話若叫人聽見,只怕也會誤會妹妹是那趨炎附勢之人了!"林清道.

這最後一句話太重,范才人也不好再"蓮妃果真對你十分好"之類的話,不然便是罵她了.不過兩人之間本來沒什麼話好,這下子更是陷入沉默.林清也不在意,就垂著頭.范才人幾次想要重新挑起話題,見她淡淡的,也就罷了.

林清倒也不是故意,只是她今日心里亂的很,著實不想應付這些人,這才挑了個角落的位置.雖然范才人湊過來有些始料未及.不過好在這麼一來,林清便被她擋在了里頭,不是特別注意,不會發現她在這里,所以她也就忍了這一遭了.

又有幾個人走來與范才人話,林清就一邊聽著他們閑話,一邊想著香凝所的事.

那前頭的一句話,從前春凝就曾經過,當時林清並未在意.但現在想來,宮里早有這樣的傳,第二次出現的時候,自然會更加容易流傳.這麼來,從那時起,就有人在籌謀這件事了?這是何等樣的心機!

不過他們更幸運的在于,老天爺都給了機會,竟然春日降雪,如此一來,這句話的可信度立刻大大提高.

林清很努力的回想,第一次聽見春凝起這話,到底是在什麼時候.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這樣尋常的話,聽過也就忘了,誰會特特的去記住呢?不過能夠肯定的是,當時她還未到乾清宮來,也就是,那時她還沒什麼恩寵,應該不會有人針對她.

那就是蓮妃了.自從蓮妃入宮之後,後宮雨露,她要占去大半,雖然不是獨寵,但也差不多了.如此一來,有人不滿是很容易的.況且,"顏禍水"這個名號,她也的確擔得起.

林清忽然笑出聲來,或許當初設計這件事的人根本沒想到,到了真正實施這個計劃的時候,自己竟然能夠住進乾清宮吧?如此一來,加注在蓮妃身上的注意力,確實被自己分薄了許多.

——但也有可能,正是因為蓮妃一系的自己也能有這樣的恩寵,才讓對方這樣著急.

"林妹妹這是笑什麼呢?莫非我等的話,就這般可笑不成?"范才人看著她,不悅的道.

林清聽到"林妹妹"三個字,一個激靈,便回過神來了,見范才人和她身邊的人都對自己怒目而視,這才發現自己犯了眾怒,連忙道歉道,"並非是有意笑姐姐,妹妹只是忽然想起個笑話罷了.還請姐姐大人大量,饒了妹妹這一遭兒!"

"哼!我看啊,你就是故意的.以為自己得了寵,便能橫行無忌了麼?你不過是個寶林,拽什麼拽!"站在旁邊一個穿著水色宮裝的女子忽然開口道.

林清無語的看了她一眼,這人她還真不認識,于是又轉頭去看范才人.范才人倒是知道輕重,連忙拉住那個人的手道,"不礙事的,我並沒有在意,林妹妹你繼續在這里做,我們到那邊去了."著就急急地拉著人走了,生怕林清算賬似的.

沒想到自己現在也能嚇唬嚇唬人了,林清摸著下巴想,莫非自己也有做顏禍水的能耐?

方才的思路被人打斷,林清也理不出個頭緒來,抬頭看了看,該來的人都來的差不多了.只有上頭皇上和太後的位置還空著.蓮妃的座位就在李懷玉的下首,一眼就能夠看到.林清看過去的時候,正好蓮妃也往這邊看來.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接,然後蓮妃微微點頭,就轉開了.

看來香凝成功的將消息帶過去了,林清這才放下心來.老實,她還是覺得這事針對的是蓮妃,想必過幾日,就會有人上折子,讓皇上"除妖孽"了吧?

她的目光順著往下,從一個個嬪妃的臉上掠過,這麼多人里,誰是那個編造了流的始作俑者呢?

又過了一會兒,有太監跑進來宣布,皇上和太後要來了,眾人皆起身迎駕.

李懷玉扶著太後的胳膊,一路走上最高處的位置.太後了一聲,"坐吧."大家這才重新坐下.

林清微微抬頭,瞧見太後和李懷玉臉上的笑意十分勉強,而且有些心不在焉,心里暗自納罕.想來是壽宴上出了什麼事.不一會兒林清就想透了症結所在:莫非這傳不止在後宮流傳,甚至前朝也有?而且,應該是有人在李懷玉和太後面前提起了,不然他們不會這個模樣.

對方特別選在了太後壽辰的時候將消息散布出來,只怕是狠狠打了太後和皇上一個耳光.尤其若是在百官面前的話,皇上想裝傻都不成.難怪臉色這般難看,如今這件事只怕是沒法收場了.

林清又去看蓮妃的臉色,見她仍是淡淡的,也不知是沒發現,還是不在意.

論理蓮妃對李懷玉的了解,不少于林清,不會看不出他在強顏歡笑.還是她有什麼倚仗?

不知是不是因著太後和皇上心的影響,壽宴一直都不溫不淡的進行著,便是獻禮的時候,也沒見有什麼特別之處.那些絞盡腦汁想要在壽宴上一鳴驚人的嬪妃都失望不已.

正在眾人都沉浸在這樣的氣氛之中的時候,突然傳來響亮的打翻杯盞的聲音,眾人抬頭望去,卻是承安宮的許婕妤.她亦是潛邸老人了,在宮里頗有資曆,按理不會出現這樣的失誤.李懷玉淡淡的往那邊一瞥,問道,"怎麼回事?"

許婕妤起身道,"回皇上的話,是嬪妾一時失手.本來想喝一口魚湯,誰知……"話未完,她人卻是開始干嘔起來,讓眾人一時莫名.

只有太後眼中精光一閃,淡淡道,"快去請太醫過來,給許婕妤瞧瞧."

到太醫,眾嬪妃看許婕妤的神色都變了.許是因著宮中還不曾有皇子皇女的緣故,眾人瞧見干嘔的時候,竟都沒想起來.如今聽見太後一,細細一想,臉色便都不出的微妙.

許婕妤卻是靜靜的站在原處,嘴角含笑,顯得貞靜賢淑.

不一時太醫便到了,給許婕妤診過脈之後,便道,"回皇上的話,許婕妤這是喜脈,已經有三個月了."

聽見"三個月",嬪妃們神色各異.本來宮中孕婦流產的不少,嬪妃們為了保住孩子,多會選擇瞞住消息,待三個月過去,胎穩了再爆出來.何況許婕妤挑的時候著實是好,正在太後壽宴上.若非今日太後和皇上心思恍惚,只怕喜悅更甚.

饒是如此,李懷玉也是十分歡喜的,畢竟他登基一年多了,後宮卻是一個皇子皇女皆無.雖然因為他還年輕,並沒有大臣什麼.但也時不時會有人借此暗示他應該立後了.如今得知許婕妤有孕,雖然她品階不高,但李懷玉認識十分開心.

他當即開口道,"很好,今日雙喜臨門,許婕妤晉為充容,在承安宮好生養胎!"

許婕妤聞,面上的喜色幾乎掩不住.當初鄭婕妤有孕之時,只從美人晉了婕妤.如今她卻是連升三級,成了從四品的充容.若是誕下皇長子,位分必然還會再升.到了四品以上,便有資格撫養自己的孩子了.

其余嬪妃聞,面色各異.有人當即上前恭喜,有人卻是一臉不忿.高坐在前方的幾位高位嬪妃,更是將手中的帕子幾乎撕爛.不過是個婕妤而已,有什麼資格誕育皇嗣?為何懷孕的不是自己?

只是任他們如何想,也只能羨慕的看著一臉喜色,手扶著腰的許婕妤,被乾清宮的人簇擁著送回了承安宮.李懷玉想了想,還是跟了過去.太後回頭看了看這些嬪妃,道,"時候不早了,都散了吧!"

林清抓緊機會走到蓮妃身邊,與她一同往外走.走出去好遠,林清才輕聲問道,"娘娘不難過麼?"

"難過?"蓮妃的臉上有些迷茫之色,"我也不知道.本來是應該難過的……可你也知道,皇上對我夠好了,每個月我的日子是最多的,偏偏懷不上,有什麼法子?"

上篇:155 國之有妖孽     下篇:157 宴席散去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