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176 處置許充容  
   
176 處置許充容

跟著魏忠往關雎宮去的路上,林清方才騰出時間來問話,"皇上怎的忽然下了旨意?可是關雎宮有事?"

魏忠早知林清與關雎宮交匪淺,況且從前又是一同共事的,最要緊的是林清打點時總能送到合心意的東西,因此也不隱瞞,笑著道,"聽聞許充容冒犯了蓮貴妃娘娘,許是皇上擔憂蓮貴妃娘娘無人照看,這才讓主過去的吧!"

林清微微頷首,心里卻在詫異,這許充容為何會無緣無故的去關雎宮鬧事?因問道,"你可知許充容到底為何事冒犯蓮貴妃?皇上又是如何處置的?"

"咱家來時,皇上還未問起此事呢!不過……"魏忠抬頭看了林清一眼,繼而壓低了聲音,"奴才也是聽,不知當不當得真呢!聽許充容一直對著蓮貴妃叫孩子呢!"

林清聽了這話,心里毛毛的.她深吸了一口氣,自己聽到了尚且如此,那懷著孩子的蓮貴妃聽了,還不知嚇成什麼樣呢!腳下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這事頗為蹊蹺,也不知李懷玉會如何處置.還是要自己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到關雎宮時,李懷玉正不耐的坐在院子里,許充容被兩個侍衛按著,嘴里嘀嘀咕咕不知些什麼,太醫正愁眉苦臉的挨個給她把脈.林清給李懷玉見了禮,詫異的問道,"皇上,這是怎麼了?這般鬧哄哄的,蓮貴妃娘娘怎麼休息?"

李懷玉沒想到她一張嘴就的是這個,臉色有些尷尬,但立刻就反應過來了,皺眉道,"把許充容的嘴堵上."

想了想又道,"方才是給你收拾了個偏殿出來,不如將人帶到那邊去審問吧!"

林清點點頭,眾人便浩浩蕩蕩的往偏殿去了.李懷玉就在身邊,她也不好離開,只能給春凝使了個眼色,讓她去瞧瞧蓮妃.春凝微微點頭,身子一轉,不著痕跡的脫離了隊伍,回正殿去了.

到了偏殿,林清才抓住機會問道,"皇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的還來了這麼多太醫?"

李懷玉的眉頭一直皺著,聞便道,"許充容今日忽然沖進關雎宮,驚嚇了蓮妃.朕本欲治她的罪,然她整個人瘋瘋傻傻,竟是連朕都不認識了.是以才請了太醫過來."

林清聽得一愣,許充容瘋了?她方才聽之後,還以為許充容是受了誰的挑撥,所以將蓮妃肚子里的孩子認作了自己的,這才過來鬧事.可是……"她怎麼會瘋了呢?"

"太醫是受了極大的刺激."李懷玉聲音淡淡的道.

林清聽這話不對,抬頭去看,果然瞧見了李懷玉面上一閃而逝的愧疚.莫非他認為許充容是因為失去孩子,太過悲傷,所以才會就這麼瘋掉?

別笑了,這宮里的女人,哪里是這樣容易就發瘋的?林清回想著當初那個有些狠戾的女人,絕不可能只因為失去了一個孩子,就發瘋的.像她那樣的性子,應該努力的打起精神,將害了自己的人全都弄死才是!

便如當初的鄭婕妤,孩子沒了,自己也那般凶險,不也一樣挺過來了麼?

那麼,許充容到底是真瘋還是裝瘋,若是真的,那麼除了流產之外,她還受到了什麼刺激?

林清只覺得頭疼,又問道,"太醫診出什麼來沒有?"

李懷玉搖了搖頭,"便是因為診不出來,所以才叫了那麼多人過來."

話之間,太醫們已經挨個把過脈了,仍是什麼發現都沒有.林清不免有些失望.其實在她看來,許充容極有可能是被人用藥物控制住了.可是太醫卻什麼都瞧不出來.

——也不是太醫瞧不出來就真沒事的,她自己就曾經是那個活生生的例子.所以這種懷疑並未淡下去,然後沒有證據,什麼都沒用.

最後,李懷玉用一種商榷的語氣對林清道,"朕想著,許充容雖是犯了錯,但也算有可原.不如就將她禁足在承安宮中,位分降為婕妤.這處置可行?"

林清當然知道他問的不是自己,而是蓮貴妃.只是現在蓮貴妃不在,所以才問自己.她心里冷笑,若是蓮貴妃本人在此,當然可以反對李懷玉的決定.可她不過是個婕妤,憑什麼呢?

林清點了點頭,"皇上做主就是了."

什麼有可原,不過是因為許充容到底也為他孕育過子嗣罷了.

處置完許充容,李懷玉還有政事要處理,便帶著人離開了.林清這才放下自己的東西,往正殿去看蓮貴妃.

"你來了?"蓮貴妃正笑著可春凝話,見了她,還要起身相迎.

林清連忙三步並作兩步的走過去,"你靠著就是了,現在還有誰能你呢?我聽太醫,你三個月之前,最好都這麼躺著,等胎穩了才能做別的呢!消停些吧!"

蓮妃的神色黯了黯,"我這身子不爭氣,倒是讓你們勞累了.許充容的事,最後怎樣?"

"不怎樣,是瘋了,皇上將她位分降到了婕妤,人關進了承安宮,只怕都不能再出來了."林清笑著道.你雖然她心中對這個結果多有不滿,然在蓮貴妃面前,卻不能表現出來.畢竟事已成定局,便是讓她跟著自己一起不滿,除了徒增煩惱,又有何益.

蓮妃關心的卻不是這個,"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許充容那個流掉了的孩子……"

"那都是無稽之談,你怎麼也信這個?你沒聽太醫麼?她的孩子掉的時候,你的孩子已經一個多月了!"林清打斷她的話,微微提高聲音,斥道.

蓮妃這次啊反應過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是我多想了.只是我方才聽了她的話,這心里不踏實."

"有什麼不踏實的?兒女都是看緣分的.她沒那個緣分,與你什麼相干?這等無稽之談,也只有你關心則亂,才會信了.其實我覺得許充容必定是被人挑撥的.只是皇上已經結案了,我若再去調查,反而不好.幸好經此一事,皇上總也明白了,想護一個人周全,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林清道.

蓮妃也跟著點頭,"我再沒別的盼頭了,為了這個孩子,怎樣都行."

林清便明白了,她對李懷玉的事,仍未釋懷.只是為了腹中孩子,這才勉強自己去接受.

她心里有些難過,但也不能什麼.這本就是她拿來勸蓮貴妃的道理,如今對方聽進去了,莫非她還能去這是不對的嗎?沒有不對,她只是替蓮貴妃難過.

"算了,不這個.其實我早想讓你過來陪我了,只怕你不肯.如今好了."蓮貴妃笑著道.

林清搖了搖頭,"我有什麼不肯的?我不知多想來呢!只是娘娘一直不開口,我卻也不好主動去提."

她看著蓮妃蒼白的臉色,皺了皺眉,"不是你的身子養養就好了麼?怎的瞧著又差了些?"

"施太醫,可能是因為懷孕之後,吃下去的東西,大部分都給了孩子,所以才沒有起色."蓮貴妃倒是不在意這個,"況且你也知道的,我又苦夏,吃不下多少東西."

林清皺了皺眉,伸手從桌上那麼個杯子,佯作倒水,從空間中弄出來了一杯泉水,遞給她,"喝點水潤潤吧!"

見蓮貴妃笑著喝了,便緊張的盯著她,"你覺得怎樣?"

蓮貴妃有些莫名,卻仍是答道,"還好,總覺得精神了些,頭腦也清明了.只是……"話還未完,她就抱著肚子滾在了榻上.

林清嚇得魂都差點兒沒了,焦急的將她拉起來,"娘娘!娘娘,你怎麼樣了?來人啊!快叫太醫!"

硯兒和春凝兩個人在外間話,聞掀簾子進來,瞧見蓮妃的模樣,也都慌了神,急急忙忙的去請太醫.

林清抱著蓮貴妃,心里一個勁兒的暗罵自己,叫你隨便給人喝泉水!雖然那的確是個好東西沒錯,但不定對別人來就是毒藥呢?她不敢去想,萬一蓮貴妃出了什麼事,自己要怎麼辦……

像是過了很久,她聽到蓮貴妃氣若游絲的聲音,"林清,你抱得太緊了,我喘不過氣了……"

林清連忙放開手,將她好生安置在榻上,"娘娘,你怎麼樣?"這話才問出口,她眼中便流出了一滴眼淚.

"我無事,只是渾身力氣罷了.瞧你,嚇得都哭了.宮里這麼難,我都沒見你哭過,怎的今日反倒……"蓮妃還有心思笑著打趣她.

林清微微松了一口氣,"娘娘,剛才真是嚇死我了.若是娘娘有什麼三長兩短……"

此時太醫才終于姍姍來遲.給蓮貴妃診過脈之後,捋著胡須道,"娘娘這是滋補太過的緣故.須知身子太弱,不宜大補,若是滋補太過,反而承受不住,日後還需心些."

林清瞪眼,弄了半天,只是因為那靈泉實在是太好了,如今的蓮妃承受不住?

可是她自己喝了那麼多年,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啊!不就是跟喝水一樣,只不過更甜一點.

她卻不知,她當初才一出生,就得到了空間這個寶物,喝了靈泉水.當時身體里尚未消散的先天純淨之氣,也因此留了一絲在她的身體里,這才會覺得靈泉水並沒有什麼不同.

而普通人的身體沾染了塵世汙濁,若是隨意這麼喝,不得會爆體而亡.蓮妃只是滋補太過,已然是她用量少的緣故了.

上篇:175 搬去關雎宮     下篇:177 宴會見流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