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183 乾清宮跪哭  
   
183 乾清宮跪哭

永甯三年的春天來得很早.三月底的時候下了一場雨,空氣里都是潤潤的.太陽也只是出來晃了一下臉兒,並不灼人.乾清宮的宮人們進出的時候瞧見那個身影,俱都暗暗歎氣.

林清跪在武英殿前的廣場上,垂著頭,抱緊手中的孩子,對別人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視線視而不見.

郝佳德從武英殿出來,一路跑著到她身邊,低聲問道,"哎喲我的令婕妤,您這又是在做什麼?"

從林清決定那麼做開始,她就知道,這般行事,必定會招來詬病,然而她已經無法可選了.

從仁誠皇後薨逝之後,已經整整三個月了,皇上再沒有踏進過關雎宮一步.

而她手中的孩子,皇上的皇長子,至今連名字都沒有,宮里人提起來,便要一句"皇子".就連滿月宴,也因為仁誠皇後的葬儀而被所有人都忽視了.

"郝總管,可是皇上叫你來的?皇上他了什麼?"林清垂頭看了一眼孩子,問道.

的嬰兒在繈褓間熟睡,甚至連自己換了一個地方都不知道.真好,孩子就是這樣不知愁.

"皇上沒什麼,不過咱家瞧著,皇上的臉色不大好看.主跪在這里,進進出出的,給人瞧見了也不好.這……"郝佳德勸著,然而一對上林清那雙沉靜幽深的眸子,他就覺得自己那些敷衍的話,再不出來.

總覺得這位令婕妤似乎有什麼地方與從前不同了,但細細一看,又似乎是看差了.

他微微歎息.皇上似乎對此事根本不在意似的,這些話都是他自個兒揣摩著出來的.這令婕妤在這里跪著,也不過是受罪罷了.既如此,又何苦來?

他不話,林清就明白了.苦笑一聲,道,"郝總管,我不是為了我自己.若為我自己,再不會如此的.我為的是這個孩子,他身份尊貴,如今這麼不明不白的給我養著,算什麼呢?"

郝佳德如何不知道?可這孩子是仁誠皇後所出,皇上不看,大約也是不想睹物思人.因此他們這些伺候皇上的人,是連一句話都不敢勸的.

"我聽皇上兩個月前就開始恢複早朝,卻至今未召幸任何嬪妃."林清突然揚聲道,"我以為這是因為皇上對仁誠皇後不能忘.既是如此,為何又對仁誠皇後所出的孩子視而不見?這是木蘭掙命為他生下的孩子,他們之間唯一的聯系了!"

完這話,她似乎又想起仁誠皇後抓著她的手的形,眼中濕潤,連忙低下頭去.

"砰——"的一聲,是殿內傳出來的,像是摔了什麼東西.林清知道自己的話,李懷玉也聽見了.便老老實實的垂著頭跪著.

郝佳德也聽見了那聲音,自然是顧不得林清的,連忙又跑了回去.

才到門口,便見里頭伺候著的人都被皇上趕出來了.陳姑姑往林清的方向看了一眼,才道,"你進去勸勸吧!"

郝佳德進了殿內,便見李懷玉閉著眼睛靠在禦座上,聲音里透露出濃濃的疲憊,"是林清?"

這是明知故問了.然而郝佳德也只能老實的答道,"是,令婕妤帶著皇子在外頭跪著呢!雖然如今天氣還好,然外頭的石板又硬又冷,跪久了只怕有礙."

李懷玉沉默了一會兒,忽而一笑,"膽子倒不!"也不知是郝佳德,還是林清.

著便睜開了眼睛,"你倒是好心,還來為她求.怎麼,她給了你什麼好處不成?"

郝佳德立刻抱屈,惹得李懷玉開懷一笑,然那笑方在唇邊綻開,便凝住了.郝佳德見了,暗暗歎氣.

就是如此,這三個月,他們不是沒想過讓皇上高興的法子.只是皇上每每都是如此,才高興起來,便又開始難受.時日長了,他們這些人倒也習慣了.可是總這麼下去,卻也不是辦法.

不是想著解鈴還須系鈴人,他是萬萬不會給令婕妤一句好話的.瞧皇上的意思,似乎也不很怪罪.

——也是,這令婕妤畢竟是仁誠皇後身邊的人,不看僧面還要看佛面呢!皇上自己疏遠了關雎宮,可心里只怕一直都惦記著呢.

因此便笑道,"令婕妤能給奴才什麼好處?不是奴才自己誇口兒,跟在皇上身邊,什麼好東西奴才沒見過?豈會這般眼皮子淺,隨便一點東西便打發了?"

李懷玉微微側頭,透過半開著的窗欞,正好能夠看到林清低垂著的頭顱.就在方才,她還仰著臉,和郝佳德話.她,那個孩子,是木蘭掙命為他生下來的.這不能不叫他觸動.

良久,他輕聲道,"去讓令婕妤……不,請她進來."

郝佳德答應著出去了.從前皇上想什麼,他十有**都能猜中,但如今卻是連一點門道都摸不著了.

林清聽了郝佳德的話,微微一怔.她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准備,誰知第一回李懷玉就宣了.

郝佳德將她扶起來,一邊低聲交代道,"皇上近來也不好過,你可別惹惱了皇上."

林清不由好笑,她現在這模樣,哪里敢惹惱李懷玉呢?須知如今李懷玉便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後的靠山了.

然而進門瞧見李懷玉時,還是叫她心下詫異,怔了一會兒,才想起來行禮請安,"皇上瘦了."

只這一句話,便分出了親疏遠近,李懷玉想.若是其他嬪妃,見她如此,必定會心的不提到這個話題,惹他厭煩.更不敢當著他的面直不諱的出來.

可是林清就敢.也不知道是仗著她從前伺候自己的分,還是仗著她曾經與仁誠皇後交好的分?

其實李懷玉真沒有外人想的那麼好.這三個月,他夜里幾乎不能成眠,用膳時,也經常吃不下東西.還是身邊的人遮掩著,這才沒人發現異樣.饒是如此,也能很明顯的瞧出他消瘦了.

不知道為什麼,面對林清的時候,心里的話很容易就出口了,"朕過得不好."

他過得不好.林清的心很隱約的輕顫了一下.她已經看出來來了,他過得不好.滿臉疲色,眼睛下面隱隱發青,這是沒有好好休息的緣故.人也消瘦至此,只怕飯食也用的少.

她並未回應這個問題.帝王一時的示弱,是不能深究不能當真的.所以她將懷中的孩子遞了過去,"皇上看看吧,孩子已經快三個月了,皇上還未仔細看過呢!"

李懷玉伸手將孩子接了過來.家伙看起來圓潤極了.他還記得當初在產房外的隨意一瞥,當時大約是在母體耽擱久了,這孩子臉色泛青,哭聲都是細細弱弱的.

他再不忍心,心里也曾經暗暗覺得這孩子怕是不易養活的.所以他回來之後,從沒過問過這孩子的事.

或許心里隱約的有一種可笑的想法,仿佛自己不去看不去問,就可以當做那孩子就一直都是在的,健健康康的長大.雖然自己看不見,但心中也聊以自慰了.

他不曾料到林清將這孩子照料的這般好.抬眼去看她,才發現她也瘦了.

是了,她與木蘭極要好,木蘭過世,她心中的難過,或許不弱于自己.然她卻還能分心來照顧這個孩子,焉能不瘦?心中感念,他便柔聲道,"朕瞧你也瘦了."

"這孩子夜里鬧得很,總要醒個三四次.哭聲響亮,整個宮里都能聽見.奶娘哄不住,非要嬪妾抱著才成.是以一直將她養在嬪妾的屋里.因此夜里總要起來哄他,倒讓皇上見笑了."

林清深知,"你不出來你的辛苦就不會有人知道"的道理,所以並無隱瞞.而且她的尋常,便不會給人邀功或是炫耀的感覺.反而能讓人體諒她一片慈母之心.

李懷玉聽到林清那孩子養在她屋里,想斥責她胡鬧的.宮里的皇子,向來都是奶娘帶著,嬤嬤看著,沒有與嬪妃一個屋子的道理.然看到林清唇角含笑的模樣,這話卻不出來了.

"你將他照看的很好."他看著臂彎里閉著眼睛呼呼大睡的孩子,白白嫩嫩的模樣任誰看了都會喜歡吧?

林清微愣,繼而便反應過來了,似是無意的抬手理了理鬢發,笑問,"皇上也知道宮里的傳?"

"傳?什麼傳?"李懷玉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哪有精力去聽什麼傳呢?

林清垂下頭,無措的模樣,"就是皇子身子弱,只怕養不活的傳……"

她著抬起頭來看了李懷玉一眼,見他臉色鐵青,又迅速的低下頭去,"都皇上對皇子不管不顧,也不給皇子賜名,就是因為反正養不活了,索性便……便當做沒有……"

李懷玉此時的臉色已經不能是發青,應該是發黑了,"這些嚼舌根的,竟敢詛咒朕和木蘭的孩子!"

他手下用力,原本被他抱著的皇子就被他鬧醒了.這孩子現在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醒來之後,便循著本能在李懷玉的胸前拱來拱去.拱了一會兒,又開始哇哇大哭.

"他這是在做什麼呢?"李懷玉手足無措的抱著哇哇大哭的孩子,一頭霧水問道.

林清在一旁想笑不敢笑,半晌才答道,"他是想吃奶了."

李懷玉疑惑的看著林清,待反應過來之後,臉更黑了,"這臭子,奶娘沒跟來嗎?"

林清搖了搖頭,將孩子接過去,輕輕搖晃,"現在是睡覺的時辰,不能給他吃東西."

上篇:000 關于衛木蘭     下篇:184 直接的告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