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198 邊疆戰事起  
   
198 邊疆戰事起

"哀家早就過了,這皇後是個沒用的,不過是個計策,竟然也會栽進去,真是可笑!"太後端坐在上首,一邊端詳新染的指甲,一邊淡淡道.

云妃聽得暗暗心驚,計策?那布匹之事,竟是有人在暗害皇後?那又會是誰?

"瞧你那點兒出息."太後瞥了她一眼,"這宮里你來我去,還不都是這些東西?見得多了也就慣了."

云妃垂下頭,臉上出現一抹羞慚,"是臣妾無狀了,請太後指點."

她雖然笨,雖然傻,但也不是什麼都不明白的.進宮這一年多,她早看清了,這宮里,恩寵太過難得,沒有背景的人,就只能老老實實的待著.可是她如何能夠甘心老老實實的待著?

太後能幫她.雖然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太後偏偏看中了自己,然這亦是機緣,放過了可就再遇不到了.

當初是她自以為是,才會以為太後幫不了自己,而去疏遠太後.過了這一年多,她已經明白了,這宮里自己唯一能依靠的,也就只有太後罷了.

瞧,不過才多久,自己就從充儀,一躍成了四妃之一.便是當初的蓮妃,也就是這樣了.

所以她如今對太後聽計從.——起碼太後在宮里時日比自己長久的多,經驗也都是有用的.

太後本就是要提點她的,也就不遮掩的道,"內務府該采買什麼樣子的東西,去誰家買,都是有成例的,豈可隨意更改?這就是不知死活的下場!以為自己當了皇後,就當真高枕無憂了麼?"

云妃瞪大了眼睛,仔細的聽著,生怕漏了一個字.太後對她的行為還算滿意,微微點了點頭,"你也要記住這一點.如今你已經是妃位,日後未必就沒有協理後宮的時候.只記得按著成例去做就是了.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可聽清了?"

"是,聽清了."云妃恭敬的應道,又問,"那皇後娘娘為何這般著急?她……臣妾是,她是皇後……"

"知道問了,倒是不枉費哀家這份心思."太後微微迷了眼,透過窗看著外頭的景色,一字一頓道,"花無百日好,她能當上皇後,不過是因緣際會.若是不早早做出成績來,只怕不能服眾.可惜的是,太過著急了些,不然,倒也算是不錯了."

不知道為何,云妃聽著這些話,總覺得太後即便沒有往里面伸手,也是看得十分清楚的.然而她竟是不動聲色的在一旁看著皇後出丑.這份心計,著實讓人心驚.

太後似乎瞧見了她的神色,淡淡道,"她這權利,還是從哀家手里奪過去的.哀家須得讓她記住這個教訓!實話告訴你,這里頭,可不只是哀家一個人的事兒.你可知,多少人伸了手?"

云妃驚愕的抬頭看了一眼,又垂下頭去,搖頭道,"臣妾愚昧,看不出來."

太後似乎也沒打算的太清楚.聞冷笑了一聲,也不知是在笑什麼,倒讓云妃惴惴了半晌.

"這件事,你只瞧著,最後誰得利最多,那就是誰做的."太後完揮了揮手,閉上了眼睛.

花嬤嬤便給太後蓋上了一條輕便的毯子,輕聲道,"太後累了,奴婢送云妃娘娘出去."

兩人出了門,云妃便一直沉默著想太後最後的話,誰得利最多,便是誰動手.這件事,皇後丟盡臉面,宮權也移交給了于貴妃和惠妃.惠妃此人看不出深淺,但一向不與人爭的.莫非此事是于貴妃做的?

她轉頭看了看花嬤嬤,她是太後心腹,此事必定也是知曉的.只是太後不肯告訴自己,也不知她肯不肯?

她試探著道,"嬤嬤伺候太後十分辛苦吧?本宮當年在家時,府里的太太倒是也與太後娘娘一般年紀,也一般的慈和.因此本宮見著太後娘娘,便十分親切呢!"

花嬤嬤眼中精光一閃,笑道,"太後娘娘也是疼愛云妃娘娘的."卻絕口不提別的.

云妃不敢再,只能略顯失望的告辭離開了.花嬤嬤看著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

這幾日李懷玉日日下了朝都會過來瞧瞧孩子的.林清便一早叫人將大皇子抱到自己正屋來.

李懷玉今兒來的時候,怒氣沖沖的.林清先還有些疑惑,轉念一想,布料只是,宮里已經傳遍了,只怕李懷玉才從坤甯宮來?想是這麼想,她卻也沒有傻到出來.窺伺帝蹤,那可是死罪!

"皇上臉色不大好,可是發生了什麼事?"她親自奉了茶盞給他,"喝口水,潤潤喉."

李懷玉喝了一口,皺眉問道,"這是什麼茶?怎的味道這般奇怪,還有些發苦.你哪里來的?"

"這是竹心茶.前幾日臣妾帶著春凝和香凝在禦花園采回來曬的.喝了去火."林清笑著道.

李懷玉搖了搖頭,又喝了一口,"你倒是膽子大.敢拿這樣的東西來敷衍朕.也沒什麼大事,皇後鬧的笑話,只怕東西六宮都傳遍了吧?到明日,宮外也該知道了."他顯得十分無奈.

林清想了想,勸道,"皇後娘娘或許也不是故意的."事到底如何,她也不是很清楚,也不能隨便開口.

李懷玉冷笑,"她倒的確不是故意的,這是想給朕省銀子呢!可是這事辦的也太過……朕真不知怎麼好.她是一國之母,何必如此斤斤計較,眼皮子淺?"

林清便明白了.白了,皇後做的是好事,若真成了,只怕李懷玉也會高興.

然而如今丟了臉,便是她的錯了.她想了想,道,"起碼皇後並不是為了中飽私囊.此事也實在是太過蹊蹺了些,未必沒有別的原因.皇上何不仔細的查一查?"

其實林清也懷疑于貴妃.這件事她的確是最後贏家,而且,在坤甯宮,也是她先提起來,天氣很熱的.讓人想不懷疑都不行.何況,人人都知道,她從前對皇後這個位置是志在必得的.

李懷玉隨口應了一聲,臉色仍是不好.林清有些不解,"皇上,可是前朝有什麼難事?"

雖然後宮不得干政,但是林清卻是個例外,從前她在李懷玉身邊伺候,算不得後宮,政事也知道不少.所以這時候才敢直接開口問,李懷玉也沒怎麼瞞,"邊疆只怕又要不安甯了!"

"可是西北的羌人又鬧出了什麼事?他們不是秋季才會過來打草谷麼?如今可是春天."林清追問.

李懷玉搖了搖頭,"朕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今日收到急報,是羌人在兩國交界處血洗了好幾個村莊.如今正向著北定城去呢!北定城是要塞,若是真叫他們奪下了,可就不妙了!"

林清大驚,這才明白,原來竟是真要打仗了!她猶豫了一會兒,仍是問道,"皇上可是要增兵?"

李懷玉的眉頭皺著,似乎正在苦苦思索,聞道,"這個且不急.固州城有五萬人馬,必要時也可以增援北定城.如今最要緊的,便是弄明白,羌人到底為何會在春日忽然南下,燒殺劫掠."

林清想了想,道,"去年冬天是個冷冬,咱們成國也有許多房屋垮塌.羌人住在西北,只怕況更加惡劣.況且每年冬日,他們都會凍死一匹牛馬.只怕今年春天比往年都更加難捱,所以才會南下劫掠."

這個推測很有道理,李懷玉點頭道,"朝上也是這麼的.可到底怎麼回事,還需等下一批戰報送來,才能知道.如今最要緊的,便是不知道到底來了多少人.若是人少,自然不必擔憂.若是人多,只怕要派兵了!"

林清想到林湛送來的信,心下已是信了**分了.若是林湛真被派出去對付羌人,再見面真不是要到哪年哪月了.想到此處,不由有些擔憂.

李懷玉誤會了她的擔憂,寬解道,"你也不必太過擔心了.我成國男兒豈會讓人侵入國內?"

話雖如此,但其實成國偏安南面,國中重文輕武,真要打起來,結果是什麼,誰也不能預料.

因為這個消息,氣氛一直比較壓抑.李懷玉本是過來散心,然而林清分了心,自然是注意不到他的狀態,因此只能坐了一會兒便離開了.

春凝埋怨道,"娘娘方才在想什麼?也不知兩句好聽的安慰皇上.如此一來,皇上自然是不滿了."

林清心里亂的很,哪里聽得進去,胡亂道,"皇上也不缺我一個人來安慰,有什麼可擔憂的?"

一日無話,第二日一大早,宮妃們便收到通知,皇後娘娘病了,請安暫免.

不一時便來了一個太監,笑眯眯的稟報道,"珍修儀娘娘,于貴妃娘娘派人重新采買了一批新的布料,昨兒連夜便送了來.還請珍修儀娘娘派個人去領."

林清心里不免有些犯嘀咕.要這事兒是于貴妃做的吧?如今已經有了七八成的准兒了.要不她怎麼就能那麼快就找到了新的布料?那麼巧的事,誰也不是傻子.

可是她既做了這樣的事兒,怎麼竟是肆無忌憚,一點兒都不怕被人揭出來呢?

仍是香凝去領了布料回來,對于貴妃的行事贊不絕口,"娘娘您不知道,于貴妃娘娘連夜將所有布料弄了來,也仍是滿滿的一倉庫.不僅料子好,奴婢聽,價錢與皇後娘娘買的,是同樣的呢!如今都在傳,于貴妃娘娘能干呢!"

林清這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即便如今大伙兒都知道是怎麼回事,然而相比較一個做錯了事的皇後,一個干脆利落的貴妃自然是更受歡迎.就算在皇上那兒,她也得過去.

——能夠隨便就被人算計去了的皇後,不要也罷!

上篇:197 神秘的來信     下篇:199 狀況又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