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228 林湛回來了  
   
228 林湛回來了

原來這就是傳中的"滴露".林清看著白玉碗中幾乎凝成膠質的碧色液體,神色複雜.

未曾想自己也有一日,能夠有幸嘗到這宮廷秘藥的滋味.

林清抬起頭來,對上了花嬤嬤面無表的臉,"珍修儀娘娘,這是太後娘娘一片心意,聽聞珍修儀娘娘高燒,特賞賜了這難得的'滴露’,娘娘還是快些用了吧!"

春凝驚慌失措,"嬤嬤,我家娘娘的燒已經退下了,怎麼……怎麼還會勞動太後娘娘賜下'滴露’?"

花嬤嬤斜睨了春凝一眼,淡淡道,"春凝姑娘這話,嬤嬤我倒是不明白了.這是太後娘娘的恩典,莫非你家娘娘,還想推辭不成?"雖是在春凝,眼角卻一直覷著林清.

"嬤嬤不必了."林清止住她的話,瑩白的手指握住碗沿,手背上因為緊繃而露出來的青筋分明.她抬手,含笑將一碗碧瑩瑩的藥汁喝了下去,然後對花嬤嬤微微一笑,咬著牙道,"臣妾多謝太後賞賜!"

似乎未料到她這般決絕,花嬤嬤也吃了一驚,收起白玉碗,便匆匆離開了.

"主子!"春凝和香凝撲上來抱住她,"主子,快吐出來!"

"沒用."林清神色淡淡的搖頭,"那'滴露’入口即化,散入肺腑,哪里還能吐得出來呢?"

春凝和香凝聞不禁色變,那又驚又怒,欲又止的模樣,倒是讓林清心里翻騰的緒暫時的穩定了下來,"你們也是急糊塗了,正如花嬤嬤所,這'滴露’是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好東西.白白便宜了你家主子我,還有什麼好難過的?"

"主子……"春凝微微皺眉,似乎很不理解林清的淡然.

這"滴露"的大名,她也是聽過的.聽是番邦用雪山上采回來的靈露和雪水,加上別的東西制成,是天下極寒之物.治療發燒固然卓有成效,然而對女子而,卻幾乎是絕了生育的可能了.

林清並不看她們,視線一直停在窗外某個地方,神色淡淡的,"我原本就沒有那樣的福氣,如何怪得太後?"

春凝和香凝對視了一眼,是啊,施太醫早就判定了,娘娘的身子受損,于子嗣有礙.

可那也只是有礙,並非完全不可能.如今飲下這滴露——

"行了,雷霆雨露,俱是君恩.這是太後的恩典,我已經領了,這事日後也不必再提!"林清道.

可是真的不在意麼?

不是的,手心都被掐出了深深的痕,一口銀牙幾乎咬碎,她恨!

可是她又能怎樣呢?她以為自己這幾年在宮中,已經能夠做到不論面對什麼事,都淡然處之了.

卻原來還是不行.誰都可以,誰都可以害她,誰都可以不喜歡她,為什麼會是太後?!

"清兒!"李懷玉腳步匆匆的進了門,將屋里的人都打發了出去,走過來將她攬入懷中.

他的懷抱明明是冰冷的,但這一刻,林清卻覺得,這是世上最溫暖最安全的地方.

"皇上……"她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他的腰,之前支撐著她的東西似乎在一瞬間崩塌,淚水噴湧而出.

"別哭……"李懷玉的手收的愈發緊了,"朕不會讓你白白受苦!"

李懷玉何曾見過她這幅模樣?就是木蘭死的時候,她抱著孩子跪在他面前,都沒有哭過.

這一刻,饒是那個人是他的母後,李懷玉也產生了一點怨恨的緒.

是不是他表現的太過溫和,讓太後誤以為他還是以前的他,這宮里還能任由太後想怎樣就怎樣?

縱容也縱容的夠了,為什麼他放在心上的人,她們一個個的都不願放過?

木蘭是這樣,清兒也是這樣!是不是一定要他成為孤家寡人,她們才會高興?

可她們就沒想過,他才是這天下的主人,他才是這皇宮的主人,他的事,由不得她們做主!

眼淚一流出來,林清就覺得自己太矯了.真的,從來沒有期望過,如今再失望又能有多難過?

或許只是因為,而今多了一個可以依傍的人在身邊,所以才能這般肆無忌憚的軟弱流淚.

"皇上……臣妾沒事了."她微微松開手,企圖綻放出一個笑容,讓他能夠放下心來.

可是李懷玉卻不肯放手,固執的將她禁錮在懷里."是朕的不是.朕總以為,朕是一國之君,總能護佑你們的平安,卻不曾想,那時不能,如今也不能."

他的眼中猛然迸裂出激烈的光華,一字一頓,"可是朕發誓,這是最後一次!"

他原不是這樣莽撞的人,自己心里都還未有底的事兒,是絕不會拿出來的.然而這一刻,不知道為什麼,他想給她聽.那些他曾經的驕傲,不為人知的傷感,掌控一切的決心.

他深信,若這世上有一個人能懂,那必然是她.

林清回握他的手,給予他安慰,"皇家無事,宮中的一點點變動,都會牽連到朝堂.臣妾都明白的.皇上也不必為了臣妾,就打亂了方寸.太後娘娘或許是關心則亂……"

有什麼不明白的呢?不過是將從前對著木蘭不能撒出來的氣,撒到了自己身上罷了.

其實叫林清來,太後走了一招昏棋.

今日皇後在慈甯宮當著太後的面表態,讓嬪妃們早日為皇家開枝散葉.這其中的意味,所有人都明白.

皇後不過是為了不讓大皇子專美于前,才不得不做出這種妥協罷了.

——雖然即便她不作出這個姿態,嬪妃有孕,一樣是她攔不住的事兒.但有了這句話,安了很多人的心.

對她們來,林清能不能生育,其實並不是很重要的事.

最好還是能生,還最好現在就生.若是林清生下皇子,在她們看來,不用別人動手,林清自己就第一個容不下大皇子了.這等好事,偏偏被攪了局.還不知皇後如今在坤甯宮里,何等咬牙切齒呢!

將事想開些,果然能夠有意外的收獲.林清見李懷玉仍是無法釋懷,只能叫人將大皇子抱過來給他看,"皇上,臣妾過,要將天賜視如己出,並不是隨口的.臣妾膝下有這個孩子,就已經知足了."

李懷玉見她果真眉間郁氣都散去了,只在心內一歎,附和著道,"也好,將來天賜不孝順你,朕替你罰他."

想了好一會兒,才終于找出了一件能夠讓林清開懷起來的事,"今日接到黃大將軍的奏報,是已經班師回朝.你弟弟也會跟著回來.他此次立了不少功勞,朕打算賜他個官位,你覺得什麼比較適合?"

這是想要補償她了.李懷玉終是不懂,她想要的,豈是這樣就能補償得了的?她若不想要,這些,反倒是讓人發笑的.

她搖頭道,"皇上不必看臣妾的份上,該當是什麼位置,就給他什麼位置吧!他今年才十八歲,還年輕得很,什麼樣的功名利祿,不能憑自己掙來呢?若是皇上因著臣妾的緣故給了恩典,反倒惹人閑話."

"你顧慮的很是.他是個人才,朕打算讓他在邊疆待幾年,一是磨練,二來那里立功的機會也多.本來還想問問你的意思,如今想來,你再沒有不願意的."李懷玉笑著道.

林清還真就不願意.不過這話也不可能出來,只是轉而道,"起來,阿湛到今年還尚未娶妻呢!"

李懷玉微微皺眉,似乎也才想到這處,頗有些遺憾的道,"朕此前才過今年不選秀的話,如今倒不好辦了."

"不指望皇上給指秀女.阿湛年紀輕,又沒甚功勞,入宮選秀的,皆是四品以上官家千金,想來亦非良配.臣妾一方面想等他幾年,功成名就了,什麼樣的姑娘取不得?另一方面,卻又憂心老父獨自在家,若能早早成家,生下孩子,也好讓父親含飴弄孫."林清忍不住歎道.

"真是魔障了,憑林湛的本事,也不過是三五年的事.好男兒志在四方,你如今給他取個蠢婦,將來恐怕還會拖累了他.不如等過幾年再挑."李懷玉道.

三兩語,便將林湛的終身定了下來.

永甯四年正月二十六,出征的將士凱旋歸來,從西門入,皇上派百官郊迎.一時之間,滿城沸騰.

當日黃大將軍連戰甲都未及卸下,便直接往乾清宮宮見駕.

林清估摸著林湛是黃大將軍的親兵,自然是一並跟來的.心頭按捺不住,叫春凝收拾了點心,往武英殿去.

"主子,就這樣過去,妥當麼?不若還是等皇上派人過來再去?"春凝一路勸道.

林清不耐的擺手,"什麼呢?皇上此時,自然是顧不上我的.我也不是要直接闖進去,不過是叫魏總管他們幫著遞個話兒,叫林湛出來,幾句話罷了.皇上就是知道了,也不會什麼."

到了武英殿,二人果然從後頭的門溜了進去,將在廊前值守的印子嚇了一跳,連忙請安.

"行了,免了!魏總管人呢?怎麼是你站在這里?"林清問道.

"皇上與黃大將軍忙著,可跟著黃大將軍的人不能傻站在這兒,師傅領著他們去休息了."印子道.

林清聞,面上一喜,"正好,帶我去找你師傅!"

印子被她拉著就走,心頭叫苦不迭,卻又不敢什麼.要知這珍修儀從前他就惹不起,遑論如今?

三人一路往後走,卻未看見拐角處一閃而過的碧色裙擺.

上篇:227 太後的不滿     下篇:229 如更衣被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