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234 冰點的關系  
   
234 冰點的關系

許是在慎刑司受了些驚嚇,林清回到關雎宮,便開始發起低燒來.

關雎宮應對發燒這件事,也還算是有經驗,春凝指揮著眾人各司其職,忙而不亂.

香凝在一旁猶豫著問道,"春凝姐姐,要不要派人去告訴皇上一聲?"

春凝搖了搖頭,想起林清拉著自己的手,囑咐"千萬別讓皇上知道"的模樣,低聲道,"並不是什麼大病,還是先看看吧!萬一不好,再去回稟,也來得及.我聽主子,皇上最近忙得很,怕是沒工夫過來的.何況,宮里那麼多雙眼睛盯住咱們呢!"

香凝似懂非懂的點頭,眼見著施太醫開好了方子,便送他出門去了.

反倒是坤甯宮,沒多久就聽了這件事,皇後還特意派人送了東西過來.

來的是滿,也算是皇後對關雎宮的重視了.因此林清饒是身子不舒服,仍是支持著起來見了.

滿對她的態度倒是十分滿意,口里卻謙遜道,"珍修儀娘娘何苦又起來?皇後娘娘原就是擔憂珍修儀,才派了奴婢過來.若是知道因著奴婢的關系,又叫珍修儀這般折騰了一次,怕是該罵奴婢了."

"皇後娘娘的好意,臣妾再沒有不知道的.就是因此,才須得起身來見滿姑姑."林清微笑著道,"請滿姑姑回稟皇後娘娘,待臣妾身子好了,便去坤甯宮謝恩."

"珍修儀不必著急,且慢慢的將養著就是了.皇後娘娘怕珍修儀這時節出門,反倒加重病,讓奴婢轉告,這幾日便不必過去請安了.只管放心養著.若是缺了什麼,便派人到坤甯宮去."滿道.

林清聞,支持著坐起身,微微躬身道,"恕臣妾不能行全禮了.春凝!"

春凝早已備好了封賞的荷包,聽見叫她,便挽著滿的胳膊道,"滿姑姑難得來一次,本該留你喝茶的.只是如今這宮里亂的很,又怕耽擱了滿姑姑的事兒,這點子東西,姑姑別嫌棄,收著把玩吧!"

"你倒是個機靈會話的,珍修儀真有福氣."滿打量了春凝一下,接過荷包,這才告辭了.

等她走了,春凝不免抱怨道,"皇後娘娘明知主子病著,還派了這麼個人來,倒是是什麼意思的?"

"這回你倒是冤枉了皇後娘娘了,她讓滿親自過來,不過是給我臉面罷了.怕是以為我沒有那麼嚴重呢!"林清似笑非笑,轉著手指上的墨玉戒指,心頭卻飛快的盤算.

如更衣的事,皇後必定是第一個得到消息的.或許還會以為是自己動手,排除異己.然後又裝病不出.她此番派人過來,也是示好的意思了.非要自己見滿一面,不過是個下馬威.

林清倒並不是很在意這些,皇後能夠對自己示好,她只管接著就是了.

不過……看起來,這位菩薩似的皇後,到底還不是菩薩,這是打算要動手了!

這宮里,滿打滿算,高位分的嬪妃就那麼幾個,云妃是太後的人不能動.自己……勉強算是皇上的人吧,現在看來,也沒打算動.至于惠妃,不管是誰,向來知識趣,想必都想將她留下.這麼一看,皇後怕不是要對于貴妃動手了?

倒也難怪,若這宮里,如今還有人對皇後的絕對地位有威脅的話,那就是于貴妃了.

既然想到了這一點,林清自然是更加放下心來.只要自己沒什麼動作,不礙著皇後就是了.

繼皇後之後,倒是有許多嬪妃送了東西過來.更有幾位低位嬪妃,親自前來.

可惜林清並無見她們的興致,都讓春凝打發了.只有一個人,林清也不能不見,那就是惠妃.

惠妃既然已經知道了,那麼想來李懷玉自然也不會沒有聽.然而他卻是一點消息都沒有,仿佛不知道.

鬧到現在,原本是想低調的,如今倒是有了一點兒鬧別扭賭氣的感覺了,林清對此深感無奈.

就是惠妃也勸她,"與皇上還能有什麼講不開的話呢?起來,咱們是伺候皇上的人,皇上高興,也就是了."

林清苦笑,"惠妃姐姐,妹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錯了."

她雖是隱瞞,但相信李懷玉不會不知道.從本心來,她對秦玉笙,並無什麼特別的感,也不上有什麼錯.何況這種事,難道是可以拿出來解釋的麼?

既然不能,她自然就只能裝傻.好比之前,兩個人都知道這事,但兩個人都回避.

林清不知道李懷玉為什麼忽然之間就冷淡了下來,但她覺得自己心頭的疙瘩也還在,冷靜一段時間,未必不好.所以也就那麼悠然的養著病,什麼都不去想.

惠妃連連搖頭,"本宮雖不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也瞧得出來,皇上心里不痛快.若是有什麼事,你服個軟就是了.何必鬧成這個樣子?如今還只本宮知曉,若是傳將出去,妹妹的名聲也不好.何況皇上愛面子,哪里是拉的下臉來和的?"

林清這才回過味來,惠妃哪里是在勸她?分明是要做中人,讓他們和好了.

一時間,她看著惠妃的神色,也有些複雜起來.不管她心里怎麼想,李懷玉畢竟也是惠妃的丈夫,難道她就真的能夠心無芥蒂的將自己的丈夫推給別人麼?

惠妃會這種話,絕不可能是自作主張,必定是得到了李懷玉的暗示了.

這是想讓她先低頭,李懷玉才好順著台階下來了.林清自然是不能不答應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心里不痛快,在腦子反應過來之前,嘴里已經沖口而出,"皇上哪里是想和?分明是讓我認錯去呢!妹妹自覺並無什麼錯處,卻是斷不敢認的!"

惠妃似乎也有些驚訝,又草草的了幾句話,就告辭了.

之後便徹底清靜了.李懷玉似乎將關雎宮遺忘在了腦後,許久都未曾來過.與之相反的,是他召幸別的嬪妃的頻率.聽皇上如今真是隨便的翻牌子,翻到誰就是誰了.後宮進入了一段真正"雨露均沾"的時期.

宮里也開始傳,關雎宮如意殿的珍修儀,終于失寵了.也有人嚼舌頭,不過是仗著仁誠皇後的恩德,自然是走不長的.

一開始,關雎宮的人並沒有將這些傳放在心上.也是,關雎宮失寵的話,宮里也不知傳了多少次了,不是一樣好好的麼?得多了,他們便也不在意了.

就是春凝和香凝,瞧著林清老神在在的模樣,也以為她是成竹在胸.

一開始的確是的.林清總覺得,不過是鬧別扭罷了,時間長了,自然就好了.

誰知李懷玉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竟是認真了,不來就不來.林清一開始或許還心懷忐忑,到後來索性破罐子破摔,對李懷玉也不滿起來.

幸而她還有個大皇子帶著,整日里逗著孩子玩兒,倒也不覺得寂寞.

一連好幾個月,都這麼安安靜靜的過了下來.有時候春凝瞧著主子靜靜的想什麼的時候,真想開口勸一勸,讓主子想個法子,對皇上服軟.可是這話她總是不出口來.

轉眼到了八月十五,中秋佳節.因著心緒不好,所以林清推辭了宮宴,叫春凝和香凝收拾了一桌子菜,就在院子里擺出來,一邊賞月,一邊飲酒,倒是頗有些意趣.

大皇子已經一歲半,能夠走路了.只是有時候走得快了,還是會左腿絆著右腿,摔倒在地.

林清將他放在一旁,讓宮人帶著他玩兒,自己就一杯接著一杯的喝酒.

春凝見了,不由勸道,"主子也少喝些,當心醉了.況且飲酒傷身,主子也當注意些才是."

"怕什麼,這酒不傷身的,反倒是養人.你們也過來喝點兒."林清晃著手中的杯子,輕笑著.

春凝搖頭,倒是大皇子,十分感興趣的撲過來,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盯著林清,口里叫,"姨母!"

"乖,你也想喝?"林清笑著點了點他的鼻子,用筷子沾了酒,然後給他含在嘴里.

桂花酒的味道清香之極,但實際上酒的味道還有些辣,孩子味覺敏感,沾到酒,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大,張著嘴巴,把舌頭伸出來,一副被辣到不行的模樣,看得林清哈哈大笑.

大皇子雖然年紀,卻也十分知道好壞,見林清笑,似乎也知道是笑他,撲過來抓住她的胳膊不放,一雙眼睛寫滿控訴,"姨母壞!壞姨母!辣辣!"

"不是天賜要喝酒的麼?"林清將自己的酒杯湊過去,在他的鼻子下頭輕輕一晃,清甜的味道飄出來,大皇子立刻忘記了剛才的教訓,兩眼發光的看著酒杯.

"主子!"春凝這才嗔怪的開口,"大皇子才多大的人,怎麼就能讓他沾酒?"

"不妨的.這酒沒什麼壞處,喝一點沒什麼事."林清不在意的擺擺手,又喝了一杯.

"主子,別喝了!"春凝將林清手中的杯子搶走,想了想,道,"今兒香凝,禦花園里的桂花開得很好,主子去看看吧!"她心里也打著九九,有時宴席悶了,皇上也會出來透氣散心,若是主子能夠遇到皇上,趁機開了,也是一件好事.

林清想了想,自己已經好幾個月沒怎麼出門了.何況這時候宮宴還未散,也不會遇著人,就點了頭.

出了門,沿著香凝的路走,沒一會兒就聞到了一陣幽馥的桂花香氣.

上篇:233 如更衣之死     下篇:235 月色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