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236 一支朱雀簪  
   
236 一支朱雀簪

李懷玉抱著林清回到關雎宮的時候,一眾人幾乎驚掉了下巴.

林清把頭埋在李懷玉的懷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這般衣衫凌亂的被人抱回來,簡直是毫不掩飾的告訴別人他們做了不該做的事.

一直到進了里屋,被李懷玉放在床上,她才驚慌失措的爬起來.這一身衣裳誰知道沾了多少東西,別弄髒了床啊!把躺過的地方檢查了一邊,她松了一口氣,回頭就看到李懷玉帶著笑意的臉.

一張臉刷的通,林清尷尬的轉移話題,"對了,皇上不是在參加宴會麼?"

"你現在才想到這個,會不會太晚了?"李懷玉在床上坐下,笑眯眯的看著她,"你也坐."

林清著臉坐下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什麼好.現在清明下來,她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瘋了,才會在剛才出那樣的話來,現下面對李懷玉真是不出的尷尬.

李懷玉卻是十分自然,"宴會悶得很,朕便出來走走."

"那臣妾要不要打發人去通知郝總管?"雖然這樣也很奇怪,但總比皇上找不到了強.

李懷玉點了點頭,見林清將春凝叫進來吩咐完了,才裝作不在意的問道,"你如今可能給朕解釋了?"

"解釋什麼?"林清有些莫名,這話題的跳躍性也太大了.

李懷玉眼睛一眯,"你呢?白玉簪!"

林清心虛的裝作去梳妝台上找,從空間里將盒子偷渡了出來,然後才拿給李懷玉,"這簪子摔壞了,本是打算還給秦大人的,如今……"

李懷玉眸光一閃,打開盒子看了一眼,"哦?這簪子到底是怎麼來的?你們又是怎麼回事?"

林清便將從前的事,三五句話略過,重點強調,"秦大人出門游學之後,便再無消息了.後來宮中選,奴婢便進宮來.再沒想過還能再見的."

李懷玉把玩著半截斷了的白玉簪,心頭的不悅雖然少了些,卻仍是耿耿于懷,"家傳的玉簪?這般重要的東西都送與你,怕是不止你所的那麼簡單吧?"

林清挑眉,雖然起來她是比較理虧,但也不願李懷玉抓著這個不放,便道,"什麼家傳,不過是隨口一罷了.況且臣妾本就打算還給秦大人的,既然如此,皇上幫臣妾這個忙吧?"

李懷玉這才高興起來,心頭壓了幾個月的事終于開,他只覺得不出的輕松愜意.伸手將林清拉進懷里,調笑道,"起來,你怎會以為朕將你當做木蘭的替身?"

他提起這個,林清不免又想起如更衣來.的確,雖然當時也極力反駁,但她不能否認,就是她自己也只覺得是被當做了衛木蘭的替身.與如更衣並無甚不同.

李懷玉看她神色,不由冷了臉,"是誰胡八道?"

然而面上越是這般淡然不屑,其實他卻越是心虛.這一刻,或許他是能夠理直氣壯的,林清和木蘭是不一樣的.但是從前呢?他真的沒有將林清當做是木蘭的替身的想法麼?

不是的.其實一開始,的確是想要在她身上找到木蘭的影子而已.只是越是靠近,就越是發現,她和木蘭不同.她比木蘭聰明,也比木蘭理智.她沒有木蘭的天真,但卻和木蘭一般的善良.

然後慢慢地,被這一個不同的她吸引,忍不住的靠近,直到如今.

當然這些話他不會.他是帝王,她是他的女人,愛戀他本就是應當的,他卻不能隨意吐露心聲.

不過這些,或許連李懷玉自己都不知道,所以林清並沒有看出來.聽見他的問話,她只是意興闌珊的搖了搖頭.——不管怎麼,如更衣到底是死了.人死不能複生,再去計較那些東西,有何意義?

李懷玉對她這樣的表十分不滿,轉過她的臉,逼迫她和他對視,"你記住,你是朕的女人,朕寵你愛你,都是應當的.不必去管別人什麼,嗯?"

溫熱的氣息撲在耳邊,林清只覺得臉頰越來越燙,忍不住的垂下了頭.

"呵……"李懷玉輕笑一聲,將她拉進了懷里,濕熱的吻落在她的側臉上,然後一路向下,"清兒,乖,放松,將自己交給我……"

林清靠在他懷里,呼吸急促,卻生不起一點反抗的心思.這一刻,她是全心全意的,將自己交給他.

方才不過是隨意掩上的衣襟,再一次打開的非常容易.李懷玉將她放在床上,然後整個人覆上來.

林清伸手環住他,忽然覺得,胸臆間洶湧著的,都是對這個男人的愛.

起碼這一刻,兩個人都是全心全意的.被這樣的意念支撐著,她忍不住開始回應他.

雙手落在他的背上,急切的撫弄,然後一路向下,拉開了他的腰帶,將他的衣裳扯開,肌膚相貼的感覺,讓她覺得自己和他也是十分接近的.

感覺到了她的配合,李懷玉加快動作,很快將她的衣裳全都剝了下來,一只手撫上高高的峰巒,揉捏按壓,讓林清覺得自己身體里似乎竄出了火苗.

"皇上……"她無措的將他拉向自己,似乎是祈求,也似乎是索要.

"乖,叫我的名字."輕輕的啃咬著嫣的茱萸,聲音有些黯啞,帶著些急促的緒.

"懷玉……"林清乖乖的叫出他的名字,下一秒他的唇就覆了上來,在她的唇上輾轉糾纏,然後舌頭一路攻城略地,侵入她的口腔,占領每一寸地方.

林清被他吻得暈乎乎的,忍不住閉上了眼睛,然後只感覺身下一沉,被填滿的感覺讓她整個人微微顫栗,連腳趾都蜷縮起來.

似乎被她突然而來的熱驚到,李懷玉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猛烈的動作起來.

"懷玉……皇上……慢一點,啊……"一不心叫了出聲,林清懊惱的咬住唇,隱忍著快樂的感覺.

李懷玉在她胸前用力捏了一把,"乖,別咬,叫出來,我喜歡聽."

"嗚啊……"李懷玉不經意間頂到某一個地方,林清整個人猛然一顫,身體收縮起來,連聲音都發不出了.

李懷玉只感覺到一股大力一絞,他咬緊牙關,撞擊的更加猛烈,終于在林清幾乎受不了的想要哭喊出來的時候,身體一僵,然後放松的伏在了她身上.

……

第二日林清醒來的時候,只覺得腰酸背痛.

春凝伺候著她梳洗,她才問道,"皇上什麼時候走的,怎麼不叫醒我?"

春凝抿著唇笑,"皇上一大早就走了,吩咐了讓主子多睡一會兒,奴婢們便沒有打擾."

林清聽過也就罷了.自從她正正經經的做了李懷玉的嬪妃之後,便再也沒做過那些伺候他更衣梳洗用飯的活兒了.在她看來,從前她的身份是宮女,這些自然是分內之事.如今她是嬪妃,這伺候人的活兒,自然是不必去做了.

若是做了嬪妃還屈尊紆貴的去伺候李懷玉,她何苦爬上龍床?——雖然當初也不是她自己要爬的.

至于別的嬪妃那里是怎麼樣的規矩,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李懷玉從來沒有對此發表什麼看法,她便將之當做是默認了.是以多數時候,李懷玉起床時她仍呼呼大睡.即便是起了,也不過是送他出門罷了.

用過了早膳,正要出門去請安,卻見魏忠領著人來了關雎宮.

"給珍修儀道喜!"遠遠的見著林清,他便笑眯眯的打了個千兒,"皇上吩咐奴才來給珍修儀送些東西."

李懷玉這個皇帝其實還算節儉,不是年節的時候,很少無緣無故的賞賜嬪妃,所以林清倒是有些意外,問道,"有什麼東西?"

魏忠一抬手,站在他後面的太監捧著托盤上前一步.春凝走過去揭開上頭蓋著的布,卻是個雕花描漆的盒子,做工精致巧,看樣子應該裝的是首飾.

春凝將盒子拿出來,呈給林清.她打開一瞧,果然是首飾,還是支朱雀簪.

這朱雀是四神獸之一,屬鳳凰一脈,血脈高貴,外形美麗.整只簪子用金子打造,朱雀的造型做的栩栩如生.嘴里還銜著一根長長的流蘇,下面墜著一粒圓潤飽滿的珍珠.

最難得的,乃是那珍珠呈現淡淡的藍色,雖然個頭不大,卻是珍珠之中最罕見的"藍珠",價值連城.

魏忠是最喜歡珠子的,見了那顆珍珠,忍不住感歎,"老奴這還是第一回見著這藍珠呢!"

饒是林清在宮里見了不少好東西,心頭也暗暗贊歎,李懷玉真夠大方的.

她笑著往梳妝台上睨了一眼,果然那個木的盒子已經沒了.想是被他拿走了.

也真是夠心眼的,特特的讓人送了這簪子來,莫不是想炫耀他拿出來的東西比白玉簪值錢得多麼?林清暗笑.

面上卻是喜笑顏開,將那簪子就插在發間,叫春凝拿鏡子過來照.一面對著魏忠道,"有勞魏總管了.若皇上問起,就我很喜歡這簪子."

上篇:235 月色太迷人     下篇:237 宮里的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