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239 怪異于貴妃  
   
239 怪異于貴妃

第二日李懷玉起得很早.雖然不必上朝,卻要去太極殿接受群臣朝賀.

二十歲,男子加冠,象征著成年.是以這個萬壽節,對李懷玉來,意義有些特殊.

成國的天子普遍都並不長壽,多的是四十幾歲駕崩的皇帝.所以二十歲,對一個君王來,正是心智成熟,手段圓滑,精力充沛的一段時日.過了二十歲,朝臣們對他的看法也會有些改變.

所以他心里不是不激動的.不過是習慣了面上波瀾不驚,所以並未表現出來罷了.

見林清還睡著,他放輕了動作,換了衣裳,出門的時候,還特意囑咐春凝,"你主子嗜睡,別驚醒了她.准備些溫熱的粥,等她醒了好喝.她又怕涼,白日便不要出去了,到時候直接去蓬萊洲就是."

春凝聽得皇上對主子這般上心,歡喜不已,連連點頭.又道,"皇上,昨兒主子吩咐廚房做了面,皇上可要用過了再走?東西都是主子備好了的,香凝親自去廚房下的鍋."

李懷玉猶豫了一下,便道,"端上來吧!"難得林清這般渴睡,還能記得要給他准備這個.

等林清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照例問了李懷玉什麼時候走的,然後嗔怪道,"今兒是皇上的生辰,你怎麼不早些叫醒我?我還准備了面條呢!"

"主子放心吧!那面奴婢叫香凝煮了,呈給皇上用過了.皇上還贊了好呢!"春凝忍不住笑道.

林清驚訝了一番,也就將這事拋開了.春凝伺候她梳洗了,然後端上粥來,"這也是皇上叫預備下的."

見林清不置可否,她不由道,"奴婢瞧著,皇上對主子是極上心的.主子可放心了吧?"

"我有什麼不放心的."林清拿著勺子,專心致志的將粥里頭的花生挑出來吃掉,語氣滿不在乎.

春凝一噎,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何況主子的事,她做奴婢的,本來就不該多話,也就閉嘴了.

林清卻是因為這話,難得的失神了.意興闌珊的放下手中的勺子,低頭擺弄著昨夜系上去的那一枚同心環.

春凝這時候才注意到,不由問道,"主子何時多了這個飾物?瞧著真好看,晶瑩剔透."

"皇上賞的."林清微微一笑,繼續拿起勺子挑花生.

用過了早膳,林清便開始發愁.無他,李懷玉送了她這麼有意義的生日禮物,她卻沒准備好回禮.

原本准備的東西,都是按照修儀的位分置辦的,一點都不顯眼.但既然收了人家的東西,怎麼也該有些表示吧?急切之間,叫她到哪里去找一個能和同心環價值相等的東西?

春凝拉著香凝在一旁幫著出主意,可惜都是些餿主意.實在想不出來,林清難免有些暴躁.她忙安慰道,"皇上賞賜東西,本也沒有想著要主子的回禮.依奴婢看,主子不管送什麼,皇上都是喜歡的."

林清啐了她一口,到底還是罷了.她有的東西,大部分都是李懷玉給的,想來他應該知曉.

入夜,春凝和香凝一同跟著她出門,誰料才出了宮門,便遇到了于貴妃的儀仗.

林清連忙叫人停下來,下了步輦,給于貴妃請安.

于貴妃似乎本也沒有在意,見是林清,才停下來,打量著她,笑道,"原來是珍修儀.本宮這幾個月身子笨重,便少出門,許久未見珍修儀了.瞧著珍修儀氣色越來越好呢!"

"多謝娘娘贊譽.娘娘的氣色也很不錯,看來腹中的皇子很是康健."林清也笑著恭維回去.

于貴妃聞得意的一笑,瞥了林清一眼,"倒真是會話,難怪皇上喜歡呢!珍修儀與本宮一道吧!"

沒想到她會突然發出這樣的邀請,林清臉上露出一抹驚訝,然後才尷尬的答應道,"貴妃娘娘先請,臣妾在後面跟著就是了.不敢耽擱了貴妃娘娘."

"行了,客氣什麼?不都是去同一個地方?這路寬得很,走兩個人也不妨."于貴妃不耐道.

林清聽聞孕婦的脾氣有些古怪,所以雖然不願,但也從善如流的上了步輦,跟在于貴妃身邊.

這麼一來,她倒是瞧見了,于貴妃手中抱著個精巧玲瓏的盒子,也不知是做什麼用的.

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視線,于貴妃低頭看了一眼那盒子,笑道,"這是本宮娘家送進來的零食,是京里新開的一家店,蜜餞做的極好.聽聞本宮不愛吃東西,便送了進來.本宮吃著還成,珍修儀妹妹可要試試?"

著將那盒子往林清這邊揚了揚.站在一旁的淨月連忙上前,接過盒子,奉給林清.

林清本以為她不過是客氣一聲,誰知竟真的送過來了.到這地步,要是不吃,反倒是不給面子了.

她伸手拈起一個蜜餞,也不知是用什麼東西做的,碧瑩瑩的瞧著十分喜人.放進嘴里,似乎有些酸,不過也還能忍受.吃起來十分爽口.林清不由贊道,"味道果真好,難怪丞相府要送進宮來呢!"

而于貴妃看著她笑盈盈的臉,目光中似乎閃過一抹驚奇,卻並未什麼.

倒是淨月,快嘴的嚷了出來,"珍修儀竟覺得味道不錯?奴婢們都不敢吃呢!這東西酸的緊."

林清微微一愣,"本宮吃著還好.可能每個人胃口不同吧?——不是于貴妃娘娘喜歡吃辣?怎麼如今又換成了酸的?"這後一個問題,她原不准備問,畢竟酸兒辣女,提起來萬一對方不高興就不好了.

只是這時候氣氛似乎有些奇怪,是以她才隨意的扯了一個話題出來.

"可不是?"淨月笑嘻嘻的,"娘娘的胃口變來變去,奴婢們如今都拿不准了."

"想來一開始是不能作准的,人家酸兒辣女,既是如今喜歡吃酸的,想必一定是個皇子."林清道.

"承你吉."于貴妃微微一笑,並沒有什麼.

這一胎,她早請有資曆的老太醫瞧過了的,必是一個兒子,所以別人什麼,都影響不了她.

林清見她淡淡的,也就不再話.心里卻嘀咕著,果然孕婦的脾氣難以捉摸.明明是她邀請自己同行,如今似乎又有些嫌棄似的.

幸好蓬萊洲並不遠,這一會兒已經到了門口了.因著于貴妃有七個多月的身孕,林清便也不急,站在後面看著一群人心翼翼的簇擁著于貴妃進去了,這才往里走.

于貴妃幾乎每次都是來的最晚的,今次林清與她一道,自然也是最晚的了.

惠妃見她坐下了,不由低聲問道,"妹妹怎的和于貴妃一起來了?大皇子怎麼沒有帶來?"

"大皇子冬日畏寒,這幾日又有些不舒服,妹妹便沒有帶來."林清笑著道,"出門就遇上了于貴妃娘娘."

起來,她和惠妃的關系算是不錯,而惠妃雖然對什麼都淡淡的,卻意外的十分喜歡大皇子.每每見到林清,都會提起.這時候也道,"生病了?那姐姐得空了去瞧瞧他."

"那自然是求之不得.大皇子也念叨著姐姐呢!"許是惠妃並無惡意,所以大皇子也十分親近她.

兩人又了幾句話,李懷玉和太後皇後便也到了.

林清敏銳的捕捉到了李懷玉投過來的眼神,回以一笑,收回視線時,卻看到慧淑容有些僵硬的面容.

她想了想,還是沒有開口關心.對于慧淑容的利用,她真是記憶深刻,這樣的人,招惹不起.

宮里總有大大的宴席,林清百無聊賴的看著嬪妃們笑晏晏,只覺得自己又困了.

"怎麼了?可是覺得透不過氣來?要不要出去走走?"惠妃注意到了她的臉色,不由開口問道.

林清搖了搖頭,"不必了,外頭冷得很.也不知宴會什麼時候結束.是有些犯困."

惠妃不由一笑,"也就是你,這樣的時候,還不想著博皇上的恩寵,反而只顧著犯困.若是叫那些人聽見了,怕不要罵你不知好歹,身在福中不知福?"

這時忽然有個宮女走到林清的桌子旁,將一盞魚羹呈了上來,"珍修儀娘娘,于貴妃娘娘,這魚羹她用著很不錯.請珍修儀娘娘也用一盞."

林清有些莫名,抬起頭往對面看,便見于貴妃正朝著她微笑.

今日于貴妃許多行為,林清都有些摸不著頭腦.是以這時候,也並沒有特別的在意.咕噥了一句,"這里也有魚羹."卻仍是示意春凝將那魚羹端過來,朝那宮女道,"你回去替本宮多謝于貴妃娘娘."

"主子,于貴妃這是什麼意思?"待那宮女離開,春凝聲的問道,"巴巴的送一盞魚羹過來?"

"眾目睽睽,總不會是要害我就是了."林清也想不明白她的意思,但是這好意不能不領.她舀了一勺子魚羹,放進嘴里.這魚羹不知用的什麼法子熬得,鮮美清甜,但林清吃著卻有些膩.

她皺了皺眉,放下勺子,捂著嘴將口中的魚羹咽了下去,神色如常的將那魚羹推到一邊,再沒看一眼.

抬頭的時候,于貴妃的視線並不在這里.她松了一口氣,也就沒有在意了.

心不在焉的坐了一晚上,宴席終于結束的時候,林清走的比誰都快.奈何才走出去不遠,便被動作更快的魏忠攔了下來,"皇上讓珍修儀稍等一會兒."

林清回過頭,李懷玉正往這邊走,于貴妃站在他身邊,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意,似乎在什麼.

等了一會兒,李懷玉徑直越過了林清往前走去.林清有些莫名,快步趕了上去.

誰知今日于貴妃穿著的卻是一身曳地長裙,林清因著著急的緣故,並未細看,一腳踩在了她的裙擺上.

眼看于貴妃往前跌倒,搖搖欲墜,林清連忙要上前去救.誰知她的腳陷在于貴妃的裙擺里,急切之間,竟是將她自己也絆倒了.

上篇:238 夜半私語時     下篇:240 臣妾沒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