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天成 248 出發的日子  
   
248 出發的日子

皇後聽了消息大怒.這名單是今兒她才公布的,現在就有人動手,那是不將她這個皇後放在眼里.

她立刻下令徹查此事,誰知查來查去,卻是周才人動的手.

李懷玉一怒之下,便取消了這兩人隨駕的資格,將周才人貶去了辛者庫.並且在皇後詢問是否再補入兩個人的時候,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皇後也不是真的想加人.畢竟她自己這邊兒的蔣美人並沒有被拉下來,她也沒什麼可擔心的.

誰知就有那麼碰巧,蔣美人卻在出行的前一天晚上,臉上起了疹子.雖不是什麼大事,可卻是不能再伺候李懷玉了.皇後聽到消息,暗恨蔣美人不當心,這怕是又中了別人的計策了.

而此時,蔣美人正在自己的宮里,悠然的往臉上擦藥.她身邊的宮女霽雨見了,不由有些疑惑,"主子,能跟著皇上出巡,這麼好的機會,主子怎的反而……"

"你懂什麼?皇上眼里心里都是珍修儀,別人不知,我還不知麼?既然跟去了也不過是個擺設,還不如在宮里,起碼能夠知道這里都發生了什麼,不至于到時候手忙腳亂.況且……鄭淑儀也快生了."蔣美人擦完了藥,對著鏡子開始拆自己的發髻,霽雨連忙過來幫忙.

自家主子做事一向都很有分寸,霽雨聽了自然沒有異議.想了想,便換了另一個話題,"二皇子如今養在皇太後那里,咱們就這麼看著麼?"

到這個,蔣美人也有些不悅,"本打算讓皇後娘娘抱養這個孩子,誰知竟會讓太後得了去?也不知皇上來這麼一出兒,又是個什麼意思?莫不是瞧出了皇後的打算?"

"奴婢倒覺得,怕是皇上也不願讓二皇子跟大皇子爭呢!若是二皇子養在皇後娘娘膝下,那算誰更尊貴呢?"霽雨一邊慢慢給她梳開頭發,一邊猜測著道,"畢竟大皇子如今更得寵些."

"你的有道理."蔣美人不由透過鏡子,贊許的看了霽雨一眼,忽然問道,"霽雨,你聰明伶俐,跟著主子我,會不會覺得委屈了?你若是有那個心思,你主子也不是氣的人……"

"主子!"霽雨連忙跪下來,賭咒發誓,"奴婢再不會有那樣的心思.奴婢一直都知道主子想要的是什麼,是怎麼會做出對不住主子的事來?主子這麼,真是讓奴婢沒臉活了!"

"我的是實話,你跟了皇上,未必沒有前程,何苦在我這里熬著?"蔣美人歎息道.

霽雨臉上露出一抹惶恐,"憑主子的能耐,想要得寵,也不是什麼難事,可主子至今都只是個美人.主子的用心,奴婢焉有不明白的?主子放心,奴婢可不是那些沒眼色的糊塗人!"

蔣美人這才滿意的點頭,伸手將霽雨拉了起來,"你知道就好."

想了一會兒,直到頭發全都梳開了,她才淡淡的開口,"二皇子的事兒,先看著吧!等鄭淑儀也生產了,再別的.到底,抱養的孩子總及不上親生的,一時或許能夠應付,終不是長久之計.咱們的人也去打聽打聽,有什麼好的方子吧!"

"是."霽雨答應著,伸手扶了她起身,鋪好被子,伺候她歇下了,這才熄了燭火離開.

……

第二日一早,鑾駕停在乾清門前,皇後帶著留守後宮的嬪妃在這里為他們送行.

林清站在李懷玉身後,身上裹著厚厚的裘衣.白衣黑發,顯得越加蒼白單薄.

皇後憂心的看了她一眼,眉尖微蹙,"珍修儀妹妹身子還未大好,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了路途顛簸……"

李懷玉回頭看了林清一眼,臉色沒變,卻是對她道,"外頭風大,你去車里等著."

皇後聞,面色微變.皇上這意思,莫不是想讓珍修儀跟著自己稱作鑾輿?要知道那帝王鑾駕,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坐上去的!看著珍修儀的目光,越發深邃難辨.

林清也有些驚訝.事實上,考慮到她的身體狀況,李懷玉給她准備了一輛馬車的.不知用了多少好東西,極盡奢華之能事,決不至于叫她坐在里頭不舒服.

然而郝佳德已經邁步走到了她身邊,"珍修儀娘娘,請隨奴才來吧!"

林清這才給李懷玉和皇後行了個禮,轉身離開.身後跟著的,是春凝香凝和大皇子的奶娘嬤嬤.

皇後看著她們一行人遠去的背影,忍不住道,"起來,大公主與大皇子一般大,也該出去見見世面的.倒是本宮這個做娘的耽擱了她了."一邊,一邊用眼角掃過慧淑容,果然見她神色激動起來.

李懷玉卻仿佛根本沒有理解其中的深意,淡淡道,"下次再去就是了.況且女子貞靜,走動多了也不好."

"皇上的是."皇後答應了一句,又轉向慧淑容,"跟著皇上出去,要好生照顧皇上,知道嗎?"

其實皇後是不滿意的,下面三個人都出了事,等于是跟去的人只有慧淑容和珍修儀兩個.

一方面,她覺得光是這兩個人,怕是不夠照顧李懷玉,尤其珍修儀還病著,不讓皇上照顧就不錯了.另一方面,也怕沒有競爭和壓力,慧淑容和珍修儀能夠更進一步.

想了想,仍是開口道,"皇上,這隨駕的人,只剩下了兩個人,都是臣妾的疏忽."

"不妨,朕出去本就是有要事,去的人多了反而不美."李懷玉淡淡道.

話間便有官員過來回稟,是時候不早了,請皇上起駕.

李懷玉這才囑咐道,"朕便將宮中之事交予皇後了,皇後切莫讓朕失望."轉身之際,看到鄭淑儀挺著大肚子站在人群中,難免生出些憐惜,"鄭淑儀生產了,就派人給朕送個信兒!"

"皇上放心,臣妾必定會照顧好宮里的事,等著皇上回來."皇後領著眾嬪妃給李懷玉行過禮,才目送李懷玉上了鑾輿.宣布出發.

天子出行,所乘坐的車叫做"玉輅",內部空間很大,幾乎算得上是一個移動的房間了.

李懷玉上車的時候,正聽到林清在教大皇子背詩,"彤闈曉辟萬鞍回,玉輅春游薄晚開.渭北清光搖草樹,州南嘉景入樓台."母子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十分熱鬧.

大皇子第一個看到李懷玉,從林清懷里掙出來,跑到他身邊,抱著他的腿,"父皇,車車!"

李懷玉在林清旁邊坐下,才伸手將他抱起來,"嗯,天賜喜歡這個車車麼?"

"皇上問他這個做什麼?孩子什麼都不懂."林清給李懷玉倒了一杯茶,打斷了這個話題.

這是天子鑾輿,可不是隨便什麼東西.若是天賜喜歡,李懷玉又當如何?會不會以為是自己這個做姨母的教他的?會不會因此而在心里厭棄天賜?

天賜卻是興致勃勃的給李懷玉背方才林清教的那首詩.可惜年紀太,又聽不懂意思,所以記不住,背的磕磕巴巴的,到最後索性將臉埋在李懷玉的脖子里,不肯出來.

饒是如此,李懷玉還是大笑著誇贊道,"不錯,天賜真聰明!"

"皇上別這樣誇他,天賜該驕傲了.天賜,姨母方才是怎麼跟你的?"林清開口道.

天賜悄悄地將臉抬起來一點,漏出一個縫隙,往林清那里看去,誰知正好碰見了林清的視線,嚇得他又將臉埋了回去.然而下一刻卻老老實實的抬起頭來,看著林清道,"背不出來,不許吃糕糕."

李懷玉之所以要帶著天賜出來的原因,就是因為林清只有在天賜在的時候,才表現的比較正常,有人氣.所以見天賜能逗笑了林清,便伸手拿了一塊糕點放在他手里,"姨母不給吃,父皇給你."

"不行."天賜將點心放回李懷玉手里,"天賜不吃,背詩才能吃."

李懷玉無奈,一句一句的教他背方才的那首詩,直到天賜學會了,這才松了一口氣.

轉過頭,就看到林清坐在一旁正看著他們兩個,唇角勾起,臉上掛著柔和的笑意.

"你將天賜教得很好."他低聲道.

……

宮里,許是因為今日累著了,李懷玉的鑾駕才離開,鄭淑儀便發動了起來.急得皇後連忙叫人將她抬回去,又傳召了太醫過來.幸而穩婆嬤嬤都是早就備好的,雖然有些倉促,卻並不慌亂.

鄭淑儀自從懷上了這個孩子,固然十分歡喜,但心頭卻也有些憂慮.因她第一個孩子,就是莫名其妙的沒了,所以這個便有些心過度.幸好梅修容是個和善的,時常過來開她.

此番發動之後,她便將梅修容請了進來,直道,"姐姐,如今皇上不在宮里,妹妹心頭亂的很,拿不定主意.請姐姐幫妹妹照看著,若是這孩子能平安生下來,妹妹願意將他給姐姐養."

梅修容是翊坤宮位分最高的,鄭淑儀生下來的孩子給她養,便是皇後娘娘,也不出什麼.

梅修容臉上卻也沒見有什麼喜色,"這事且不急呢!你如今是淑儀,只需再進一步,就能自己養著孩子了.我想皇上不會不給這個恩典的.何況宮里有皇後娘娘做主,你只管放寬心."

有個孩子養在膝下固然好,但如果這個孩子,是皇後看重的,梅修容卻也不願意為了這個去爭.

只是她和鄭淑儀,也算是有些干連,保她平安生產,總是能的.遂道,"你放心,我就在外頭看著."

上篇:247 隨駕的名單     下篇:249 春風花草香